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不灭战神 >

第1874章 老夫会亲手杀了他

    看着眼前这面目全非的一幕,秦飞扬脸色无比惆然。

    心魔安慰道:“都已经是过去的事,别再伤怀。”

    秦飞扬点头,笑道:“我还是比较喜欢这里。”

    心魔道:“那你就在这里参悟重生之门吧!”

    重生之门必须参悟到圆满之境,才能复活亿万生灵。

    “你不阻止我?”

    秦飞扬诧异的看着心魔。

    “我阻止你有用吗?”

    “不过我还是想说一句。”

    “如果现在你就开启重生之门,最多只是彻底失去修炼的天赋,还能再活几十年。”

    “但倘若,你将重生之门,参悟到圆满之境,到时不出意外,你肯定会丧命。”

    心魔道。

    “我知道。”

    “但现在开启重生之门,根本无法复活所有人。”

    “这样做,有意义?”

    “没有。”

    “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开启重生之门,那自然就要复活所有的人。”

    秦飞扬笑道。

    “随你吧!”

    心魔无奈一叹。

    秦飞扬道:“那就帮忙吧,把这里恢复成以前的模样。”

    心魔点头,转头看向血麒麟,道:“来帮忙。”

    血麒麟瞧了眼秦飞扬,暗中一叹,跟着心魔忙碌起来。

    它也不想秦飞扬死。

    可连心魔都劝不动,更别说它。

    秦飞扬则进入凌云飞的空间神物。

    这里,一切如旧。

    在一株老树下,一头巨狼趴在地上,浑身散发着一股飘渺的气息。

    它就是白眼狼!

    因为它一直在这参悟成神的奥义,所以反倒躲过此劫。

    秦飞扬默默地观察了会,没打扰白眼狼,又去看望了下噬血蜂,便进入玄武界。

    魔鬼之地的上空,悬浮着两片血海。

    一片血海,正是九大州生灵的鲜血。

    另一片血海,则是玄武界生灵的鲜血,是心魔刻意留下的。

    “少主。”

    守护药田的九大神兽,感应到秦飞扬的气息,纷纷腾空而起,落在秦飞扬身后。

    秦飞扬一挥手,古堡内的尸山血海,也浮现而出。

    这里面有他的母亲,外公,爷爷,小皇子,任老爷子,任无双,闫魏等等。

    秦飞扬看向九大兽皇,叮嘱道:“你们一定要守护好这些血液和尸首。”

    “是。”

    九大兽皇点头。

    秦飞扬又一个闪烁,落在大漠上空。

    下方风暴之内,一个模糊的身影站在虚空,正不断地吞噬着四周的亡灵。

    那身影,正是那个女性亡灵!

    秦飞扬道:“还没有凝聚出血肉吗?”

    亡灵抬头看向秦飞扬,笑道:“等吞噬掉这里所有的亡灵,我应该就能凝聚出血肉。”

    “那你继续吧!”

    秦飞扬一笑,便离开玄武界,进入古堡。

    古堡的时间法则,已经和以前不一样。

    现在。

    一天等于一年。

    也就是说。

    就算他在古堡里面,闭关一百年,外面也仅才过去十天而已。

    没多想,秦飞扬盘坐于地,沉心静气,开始领悟重生之门。

    当天晚上。

    心魔和血麒麟便完成任务。

    消失的湖泊,又一次出现。

    一座崭新的小院子,坐落在湖泊旁边。

    黑夜,残月悬空,寒星点缀。

    血麒麟站在院子前,摇头道:“没想到我们堂堂战神,居然会来干这些俗事,真是大材小用啊!”

    心魔道:“但你不觉得,看着这一切,很有成就感吗?”

    “是有点。”

    “并且还有一种很温馨的感觉。”

    血麒麟点头。

    “这就是家啊!”

    心魔喃喃。

    “家……”

    血麒麟沉吟不语,片刻后,感概道:“以前跟着魔祖,家对于本皇来说,实在太遥远,也从来没奢望过,能真正拥有。”

    “现在不是已经有了吗?”

    心魔笑道。

    “是啊!”

    “本皇一定会珍惜现在所拥有的这一切。”

    血麒麟道。

    心魔大笑道:“不错,觉悟很好,你身上有没有酒?我们来喝几杯。”

    “酒?”

    “没有。”

    血麒麟摇头。

    “你们没有,老夫有。”

    一道沙哑的笑声,在夜空中响起。

    “恩?”

    心魔和血麒麟抬头看去,便见一个黑衣老人,站在上方虚空。

    心魔诧异道:“你不在帝都享福,跑来这里做什么?”

    来人正是秦老!

    “这不是怕你们寂寞,所以专门给你们送酒来了嘛!”

    秦老一步落在心魔旁边,笑道。

    “少来。”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肯定是受父亲之托,来劝说我们的。”

    “还是那句话,什么大秦的太子,什么帝王之位,我们不感兴趣。”

    心魔道。

    “这次你还真猜错了,老夫来灵州,陛下完全不知情。”

    “并且,陛下也已经放弃了,不会再劝你们。”

    秦老笑道。

    “真的?”

    心魔问。

    “比真金还真。”

    秦老道。

    “那我们就欢迎了。”

    “血麒麟,赶紧的,去弄点野味。”

    心魔道。

    “我的心魔大人,九大州被屠杀殆尽,我上哪去给你弄野味?”

    血麒麟无奈道。

    心魔道:“那些凶兽的尸体,不是还在吗?”

    血麒麟连忙摆着爪子,道:“别别别,吃着膈应。”

    “膈应个屁,连我们人类你都敢吃,还怕这些?”

    心魔白了眼它,喝道:“快去,弄几头肉质好点的野兽过来,不然我就剁了你的爪子,拿来下酒,麒麟的爪子,味道应该不错吧!”

    “马上去!”

    血麒麟一听这话,身体一个抖瑟,立马腾空而起,眨眼就消失在夜空。

    看着那像是在逃命一样的血麒麟,秦老忍不住摇头失笑,扫了眼四周,看着心魔问道:“飞扬呢?”

    “他在古堡领悟重生之门。”

    心魔瘪嘴。

    “这傻孩子。”

    秦老摇头一叹。

    “管他干嘛?想死就让他去死。”

    心魔淡淡道。

    秦老直翻白眼。

    “别废话,快把酒拿出来,这还是我凝聚出肉身后,第一次喝酒。”

    “今晚,咋们一醉方休。”

    心魔嘿嘿笑道。

    “行。”

    “老夫舍命陪君子。”

    秦老笑道。

    “喝酒怎么能没有我呢?”

    又一道声音响起,卢正破空而来,落在两人面前。

    “你这小子怎么也来了?”

    心魔错愕。

    “喂喂喂。”

    “我是秦飞扬的表哥,自然也是你的表哥,能不能放尊重一点?”

    卢正怒道。

    心魔不屑道:“我叫你小子,已经是给你面子。”

    “这面子,我不稀罕。”

    卢正白了眼心魔,对着秦老躬身行礼:“见过老前辈。”

    秦老笑问道:“卢家现在还好吗?”

    “大家挺好的。”

    “结界也已经消失。”

    “二姥爷说,以后有空,让您多去卢家坐坐。”

    卢正道。

    “来日方长,会的。”

    秦老笑道。

    心魔贼兮兮的盯着卢正,道:“小子,关于陆虹……”

    没等心魔说完,卢正恼道:“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行不行?”

    “好好好。”

    “我不提我不提。”

    “不过,这次等陆虹复活之后,你小子可要好好抓住这个机会。”

    心魔意味深长的道。

    “用你说?”

    卢正恼怒的瞪了眼他。

    不久。

    血麒麟回来,扛着一头山猪。

    这一夜。

    无论心魔,还是卢正,都已经喝得是喝酩酊大醉。

    尤其是心魔。

    第一次接触到酒,立即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真是想不通,酒这么好的东西,本尊为啥不喜欢呢?”

    “这还不明白,我这个小表弟,就是一个没有情调的人。”

    “这句话,我是非常赞同,那些不喝酒的男人,那根本就不算男人,以后我们兄弟两个要一致对外。”

    心魔吼道。

    “对,一致对外,等等,不对不对,他才是正宗的小表弟,你……是一个冒牌货……”

    “不过,我很喜欢你,以后你是正宗的,他是冒牌的。”

    两人摇头晃脑,浑身都是酒气。

    “我是正宗的?”

    “他的是冒牌?”

    心魔醉意朦胧的问道。

    “对。”

    “我跟你说,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他一天没事,老是去勾搭虹儿。”

    “要不是看……看在虹儿的面子上,我不揍死他才怪。”

    卢正气愤道。

    “我支持你。”

    “不过小小小、小表哥,你你……真的喜欢陆虹吗?”

    “那是当然。”

    “我对她的爱,比天高,比地厚,比海还要大……”

    “那你吼吼吼……吼几声,让我听听。”

    “吼就吼。”

    “虹儿,我爱你……”

    “虹儿,我真的不能没有你,你快回来啊!”

    “……”

    看着两人勾肩搭背,在那鬼哭狼嚎,秦老和血麒麟都忍不住摇头失笑。

    “本皇有种预感,这心魔以后,会因为喝酒,闯不少大祸。”

    血麒麟道。

    “同感。”

    秦老点头。

    血麒麟瞧了眼心魔两人,道:“秦老头,有件事,得给你提前说一声。”

    “什么事?”

    秦老狐疑。

    “国师虽然死了,但诸葛神风还没死,被秦远封印在轮回之海。”

    “这是少主,专门留给小皇子的垫脚石,以后你要留意一下。”

    血麒麟道。

    秦老沉默少许,叹道:“为了小皇子,飞扬可真是用心良苦啊!”

    “没办法,谁叫小皇子现在是帝位唯一的继承人?”

    “只希望将来,小皇子不要被仇恨蒙蔽心智,将大秦带入歧途。”

    血麒麟道。

    “放心吧,老夫会好好教导他。”

    “泓帝和陛下,也肯定会努力解开小皇子心中的心结,若真有一天,他变得不可理喻,老夫会亲手杀了他。”

    秦老笑道。

    血麒麟点头。

    有秦老这句话,大秦的未来,必然无忧。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