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战神 >

第2690章 捅破天!

    “十层的血魔塔……”

    “难道……”

    “这才是血魔塔完整的模样?”

    秦飞扬低语。

    “也就是说。”

    “我这空间神物,其实就是血魔塔的一部分?”

    疯子怔愣。

    “如今看来,应该是这样。”

    “可奇怪啊!”

    “血魔塔是血魔族的圣物,就算遗落,也应该是在遗落在冥王地狱。”

    “可怎么会跑到古界,并且还被你得到?”

    秦飞扬皱着眉头,满脸不解。

    “你问我,我问谁去?”

    疯子直翻白眼。

    血魔塔在融合之后,一股更加恐怖的气势爆发了出来。

    “这是……”

    “逆天神器的气息!”

    “这血魔塔什么情况?居然还放出气息?”

    “在挑衅规则之力吗?”

    疯子脸色骤变。

    轰隆!

    下一刻。

    苍穹之上,风起云涌。

    一片片陨落之力,如瀑布般倾泻而出,携带着灭世般的气息。

    “果然还是引来了规则之力!”

    秦飞扬和疯子目光一颤。

    “快撤!”

    幽王喝道。

    一群人顿时朝后方退去。

    然而!

    没退几步,疯子便停下来,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干嘛?”

    秦飞扬惊疑。

    疯子望着从天而降的规则之力,喃喃道:“这规则之力的气息,锁定的是我。”

    “什么?”

    “是你?”

    秦飞扬神色一呆。

    为什么气息锁定的是疯子?

    不应该是血魔塔吗?

    难道……是因为疯子那空间神物的缘故?

    疯子是空间神物的主人,规则之力也就针对了他这个主人?

    “这下怎么办?”

    王明两人心急如焚。

    “哈哈……”

    “这就是背叛我的下场!”

    “你们都去死吧!”

    血衣老人一边后退,一边狂笑,眼中满是幸灾乐祸。

    秦飞扬瞧了眼血衣老人,看着王明两人道:“你们先走!”

    “那你们呢?”

    两人看向秦飞扬和疯子。

    “规则之力……”

    秦飞扬深呼吸一口气,道:“我们不会有事,快离开。”

    “好吧!”

    王明和杨立深深的看了眼秦飞扬两人,转身闪电般的逃离此地。

    有时候。

    他们真觉得这个少尊主很傻。

    但有时候,又很敬佩。

    明明知道有危险,但为了朋友,为了兄弟,却不顾一切。

    如今这勾心斗角的世道,像这样的人,已经很难找到。

    ……

    轰隆!

    说时迟,那时快!

    规则之力已经降落在半空。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敢肯定,你和血魔塔一定有着什么关系。”

    “你快它收起气息,进入自我封印的状态!”

    秦飞扬沉声道。

    轰!

    铿锵!

    紧随着。

    九叶火莲和赤色剑魂出现。

    “拜托你们了。”

    秦飞扬躬身一拜。

    “他是不是傻?”

    “居然拜自己的战魂?”

    血衣老人嗤笑。

    幽王眉头一皱,吼道:“父亲,你闭嘴行吗?”

    “你干什么?”

    “居然敢吼我?”

    血衣老人怒道。

    “你根本不了解秦飞扬……”

    “你根本不知道这两种战魂有多可怕!”

    “告诉你!”

    “秦飞扬的这两大战魂,连龙神都是很忌惮的!”

    幽王咆哮。

    “什么?”

    “连龙神都忌惮!”

    血衣老人神色一呆,皱眉道:“你是在糊弄老夫吧?”

    幽王道:“是不是糊弄你,等下你就知道。”

    他懒得再解释。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父亲会变成现在这样?

    以前那位德高望重,宅心仁厚的父亲去了哪?

    感觉,好陌生。

    ……

    锵!

    随着秦飞扬话音落地,两大战魂冲天而起,神威粉碎八方。

    轰隆!

    刹那间。

    两大战魂便和规则之力轰然相遇。

    当即。

    在血衣老人那惊骇的目光之下,规则之力竟是瞬间湮灭!

    “这……”

    叶忠和兽皇也是震惊无比。

    其实他们都知道,这两大战魂很逆天。

    因为当初在内海,连主宰神兵的剑光,都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挡住。

    但他们没想到,这两大战魂竟能摧枯拉朽地粉碎冥王地狱的规则之力。

    疯子也在同时,看向血魔塔,喝道:“还不快进入自我封印的状态!”

    似乎真有用。

    血魔塔沉浮在虚空,迅速收敛掉气息,随即便一瞬间,没入疯子的体内。

    “恩?”

    疯子愣了愣。

    原以为,空间神物和血魔塔融合,会从此失去这件空间神物。

    然而没想到,反倒还把血魔塔给拐了过来。

    也就是说。

    血魔塔,选择了他。

    以后他就是血魔塔的主人。

    “你这算不算是因祸得福?”

    秦飞扬也是错愕的看着疯子。

    “显而易见。”

    疯子呲牙一笑,道:“老子现在也是有逆天神器的人,看以后谁还敢在老子面前狂!”

    轰隆!

    苍穹,再次炸开一道巨响。

    疯子神色一僵,抬头看向苍穹,便见又一片片规则之力降落。

    并且。

    气息,依然锁定着他。

    “看来你要带走这件逆天神器,没那么容易啊!”

    秦飞扬摇头。

    疯子道:“那就要看你了。”

    秦飞扬苦涩一笑。

    这次进入陨落之谷,他根本没得到什么好处,都进了疯子的口袋。

    而现在,他还得帮疯子擦‘屁’股。

    难受。

    “瞧你这德行,好像吃了很大的亏一样。”

    疯子白了眼秦飞扬,道:“有这血魔塔,老子已经不再需要别的神物。”

    “恩?”

    秦飞扬狐疑。

    “咋这么笨呢?”

    “意思就是,那个铁盒里面的神物,老子就送给你了。”

    疯子直翻白眼。

    “当真?”

    秦飞扬道。

    “废话。”

    “我会跟你开这种玩笑?”

    “再说。”

    “那铁盒现在不就在你的乾坤戒里面?”

    疯子无语。

    秦飞扬乐呵呵的笑道:“疯子师兄果然大气呀!”

    “少拍马屁。”

    疯子瞪了眼他,抬头看向苍穹,沉声道:“赶紧想办法!”

    血魔塔都已经进入自我封印的状态,规则之力还在继续降临,这说明,不将他轰杀,绝不会罢休。

    所以必须得彻底解决。

    否则!

    规则之力一直降临,那他们就要一直被规则之力轰击。

    短时间还好,等时间一长,恐怕就算是两大战魂,也未必能坚持住。

    “是得彻底解决才行。”

    秦飞扬点头,抬头看向两大战魂,能行吗?

    吼!

    伴随着一声震天般的兽吼,火焰兽影猛地从剑魂里面冲出。

    铿锵!

    紧接着。

    赤色剑魂就带着火焰兽影,朝苍穹轰去。

    那一片片规则之力,便如枯木般瞬间瓦解,粉碎!

    远远看去……

    赤色剑魂,便如一把主宰神兵,锋芒灭世。

    火焰兽魂,则如一头洪荒巨兽,凶威震撼诸天!

    轰隆!

    刹那间。

    剑魂和兽魂轰进苍穹,天空顿时出现一个巨大的窟窿。

    那真是要捅破天的节奏啊!

    “好可怕!”

    血衣老人看着这一幕,身体忍不住瑟瑟发抖。

    想当初,即便是巅峰时期,圆满不灭境,他也无法粉碎冥王地狱的规则之力。

    而这个人类……

    仅仅只是小成九天境的修为,居然就能碾压规则之力。

    他究竟是个什么怪物?

    “哎!”

    兽皇看了眼天上的窟窿,又看向秦飞扬,眼中有着一丝惆怅。

    这个年轻人,已经崛起。

    甚至,他都能预料到,未来古界的格局。

    此子,必将影响到整个古界。

    或许……

    跟此子为敌,真的是一种错误吧!

    ……

    吼!

    铿锵!

    天上。

    剑魂和兽魂气势如虹,似乎要杀到天外,找到冰龙!

    唰!

    也就此时。

    一道模糊的身影,从那窟窿里面走出来。

    “龙神!”

    幽王目光一颤。

    血衣老人也是一惊。

    但随即,眼中便爬起满满的怨恨之色!

    “拜见龙神大人!”

    叶忠和兽皇也立马躬身行礼。

    王明两人相视,也是低着头,神色极为恭敬。

    甚至就算是疯子,眉宇间都有着一丝敬畏。

    唯独秦飞扬,没有任何敬意。

    等等。

    还有青年。

    青年看着冰龙,眼中似乎还藏着一丝笑意。

    “不好意思啊,一个不小心弄出了点动静,惊到了你。”

    秦飞扬看着冰龙淡淡一笑。

    也就在秦飞扬开口的同时,悬浮在高空的九叶火莲,嗖地一声飞到秦飞扬身旁。

    九片火莲叶脱落,化为九面火红的盾牌,将秦飞扬和疯子保护在里面。

    “一个不小心?”

    冰龙闻言,脸色顿时一黑,恼道:“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怎么可能?”

    “要不是这什么狗屁规则之力,我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秦飞扬道。

    “狗屁规则之力?”

    幽王和兽皇等人忍不住苦笑。

    这种透着轻蔑的话,恐怕也就只有秦飞扬敢说吧!

    冰龙沉默不语,也看不到他的表情,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这亲自跑过来,却一声不吭,有些不符合你的性格啊!”

    秦飞扬道。

    “我忍!”

    冰龙长长地吐了口气,沉声道:“你不该来陨落之谷,更不该管血魔族的事。”

    “这话有意思。”

    “难道就允许你屠杀他们,不允许我帮助他们?”

    秦飞扬挑眉。

    冰龙挑了挑眉,道:“不跟你扯这些没用的,只要你别后悔就行。”

    “他这话什么意思?”

    疯子狐疑。

    “我哪知道?”

    秦飞扬暗道。

    怎么感觉冰龙话里有话?

    “本皇言尽于此,你就好自为之吧!”

    冰龙说罢,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就走了?”

    一群人错愕。

    他们都以为,冰龙肯定会生气,甚至大打出手,可整个过程下来,都没见他动怒,也没说几句话,然后就一走了之。

    什么情况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