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战神 >

第2762章 面见二老

    帝王笑道:“算你这小子还有点良心。”

    秦飞扬微微一笑。

    “你们去吩咐一下御膳房,让他们准备准备,晚上朕要在秋雨楼设家宴,必须在天黑之前完成。”

    “另外,再通知各位皇子和公主一声。”

    帝王看向那两个侍女,吩咐道。

    “是。”

    两个侍女恭敬的应了声,便转身快步离去。

    “父亲,母亲,你们究竟给我生了多少个弟弟妹妹?”

    秦飞扬好奇的看着帝王和卢秋雨。

    “这……”

    听到这话,夫妇俩脸都是不由一红。

    白眼狼眼珠子一转,贼笑道:“不得不承认,你们真是厉害,都是当外公外婆的人,居然还……”

    夫妇俩更加尴尬。

    “狼舅舅。”

    “你这话我们可不赞同。”

    “当了外公和外婆,就不能再生小孩?”

    “再说。”

    “外公和外婆都还这么年轻呢!”

    卢小飞道。

    卢秋雨和帝王无奈。

    卢小飞还帮他们说话还好,一帮忙更尴尬。

    年轻?

    按照岁数来讲,他们可都是老古董了啊!

    不过在修为一途,年龄倒也不是重点。

    比如秦飞扬,在别人眼里,也已经算是老古董。

    最关键到现在,还没成亲,更别说孩子。

    等他结婚生子的时候,估计卢小飞兄妹的孩子都已经是成人。

    “到底有什么啊?”

    秦飞扬好奇。

    帝王道:“你在卢家,陆虹他们没告诉你?”

    “没有。”

    “他们就说过一大群。”

    秦飞扬道。

    “一大群?”

    帝王无语,这也太夸张吧,道:“等晚上见到他们后,你会知道的。”

    “那还真是期待。”

    秦飞扬笑道。

    接下来,自然免不了一番嘘寒问暖。

    但关于古界的情况,秦飞扬没有提过一个字。

    因为他不想让家人为他担心。

    ……

    中午。

    卢秋雨亲自下厨,为秦飞扬做了一大桌可口的饭菜。

    这种在家的感觉真好。

    尤其是吃到母亲亲手做的饭菜,前所未有的幸福,满足。

    下午。

    卢小飞兄妹留在了秋雨楼。

    秦飞扬和白眼狼则进入帝宫后山。

    后山,几百年过去,除花草树木外,变化也不大。

    一个个麒麟军,严守入口。

    当看到秦飞扬的时候,他们也是惊疑不已,一度怀疑是在做梦。

    ……

    后山最深处。

    这里是一个生机盎然的地方。

    草木葱茏,野花盛放。

    一条条清澈的河流,犹如巨龙般,贯穿东西南北。

    并且这里,有很多凶兽。

    每一头凶兽的修为,几乎都有战帝的修为。

    但它们,却非常安分,默默地修炼,让这个地方显得特别安宁。

    秦飞扬和白眼狼穿过山林,很快就听到瀑布的声音。

    再行一段距离,一座高达千余丈的巨峰,进入视线。

    巨峰四周,白雾缭绕,瑞兽飞腾。

    一片壮丽的瀑布,从山巅倾泻而下,于山脚下汇集成一个数百丈左右的湖泊,连接着四周的河流。

    湖面,波光荡漾,荷叶玉立。

    就在湖泊旁,坐落着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子。

    院子颇为陈旧。

    四周围着一圈一米多高的木栏。

    院子里面,除一栋两层高的小楼外,还有花圃,菜园,凉亭,小溪……

    这里充满朴实,以及一种宁静的味道。

    并且。

    在湖泊的中央,矗立有一个石台。

    石台之上,赫然有着五尊雕像。

    每一座雕像,都有三米多高,栩栩如生。

    其中。

    最中央的雕像,就是大秦的开国帝王,秦霸天!

    其后,分别是泓帝,辰帝,当今帝王。

    最后一个雕像,就是秦飞扬!

    这五个雕像,是秦飞扬当初亲手打造,这里也就是他打造出的传承之地。

    当年。

    他留在这里的传承,有蚀日之月,归元剑诀,归墟决,神龙决,还有当时他拥有的最强大的神诀,神龙决。

    至于三千化身,当时他还没有完全掌控,所以无法留下。

    奴役印,傀儡术,考虑到种种,也没有留下。

    至于六字神诀……

    当时他有这个念头,不过可能因为还没有悟透六字神诀,所以也没有留下传承。

    但尽管如此,凭着神龙决这些神诀,也足以造福大秦的后人。

    ……

    而此刻。

    湖边。

    两个老人相对而坐。

    两人一边喝茶,一边下棋,神态无比悠闲,惬意。

    黑衣老人拿着一枚棋子,放在棋盘上面,笑道:“父亲,你还真忍得住啊!”

    “不然怎么样?”

    “难道跟那些年轻人一样,争先恐后的跑去找飞扬?”

    “好歹也一把年纪,丢不起这个人。”

    坐在对面的白衣老人,摇头笑道。

    没错!

    这两个老人,正是秦飞扬的太爷爷和爷爷,泓帝,辰帝。

    两人也已经从秦老四人口中得知,秦飞扬已经回来。

    不过。

    他们倒很淡定,没主动去找秦飞扬。

    一来是面子的问题,二来他们知道,秦飞扬会来看他们的。

    “爷爷,太爷爷,你们这惬意的日子真是让人羡慕啊!”

    突然。

    一道笑声传来。

    “看吧,这不就来了嘛!”

    泓帝听到这声音,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笑意,看着坐在对面的辰帝,笑道。

    辰帝也微微一笑。

    随即。

    二老便起身,循声看去,便见不远处一条小道上,一人一狼正慢步朝这边走来。

    “这臭小子,比我们还淡定啊!”

    辰帝笑骂。

    “这才符合他的性格嘛!”

    泓帝摇头一笑。

    少顷后。

    秦飞扬和白眼狼走到两人身前。

    秦飞扬打量二老少许,微微一笑,躬身道:“孙儿给爷爷,给太爷爷,请安。”

    “两位老爷子,身体可好啊!”

    白眼狼也挥着爪子,打了声招呼。

    “老当益壮,好得很。”

    泓帝用力拍了下胸口,随即指着旁边的石凳,笑道:“都坐吧!”

    “好的。”

    秦飞扬坐在一旁,看了眼桌上的棋局,便抬头看向湖泊中央的石台。

    白眼狼则一直看着棋局,这什么玩意,完全看不懂。

    “你这臭小子,看到爷爷和太爷爷就不能稍微激动点?”

    辰帝无语的看着秦飞扬。

    “这不是跟你们学的嘛!”

    “心态最重要。”

    秦飞扬嘿嘿一笑。

    辰帝白了眼秦飞扬,笑道:“怎么会想到回来看看?”

    “恩?”

    秦飞扬微微一愣,看着辰帝,好奇道:“爷爷,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已经知道我还会离开?”

    “这还不简单?”

    “如果你打算留在家里,那肯定会带上孙媳妇来见我们。”

    “但现在没有。”

    “这说明什么?”

    “说明,你只是暂时回来,看望我们。”

    辰帝一笑。

    秦飞扬恍然的点头,笑道:“爷爷还真是慧眼如炬啊!”

    “少拍马屁。”

    “说吧,这次回来,能呆多久?”

    辰帝道。

    “还不知道。”

    秦飞扬摇头。

    “没事。”

    “家里有爷爷和太爷爷看着,你完全不用担心。”

    辰帝微微一笑。

    “恩。”

    秦飞扬点头,沉吟少许,看着两人,道:“我已经找到先祖。”

    辰帝和泓帝一听这话,处变不惊的神色,当下便发生变化。

    秦霸天是泓帝的生父,那也就是辰帝的爷爷。

    两人自然关心秦霸天的安危。

    泓帝深呼吸一口气,问道:“父亲大人他现在如何?”

    “挺好的。”

    秦飞扬点头。

    “那就好。”

    “我以为这辈子也不可能再见到他,但现在看来……还有希望。”

    泓帝笑了下。

    “有的。”

    “等下次,我会带着先祖一起回来。”

    秦飞扬道。

    “恩。”

    泓帝点了下头,笑道:“回来也好,认识认识你的那些弟弟妹妹。”

    秦飞扬道:“听外公说,这可都是您们二老的意思。”

    “不然呢?”

    “指望你和皓天?”

    “看看你们两个,到现在没有一个结婚生子。”

    “你就不说吧,毕竟在外面闯荡,情有可原。”

    “但皓天,他也是一根筋。”

    “每次跟他聊天,他都说,对帝位,对成亲没兴趣……”

    “你说,我们能怎么办?”

    “总不可能让我们秦氏一枚的香火,断在你们两个手里吧!”

    “既然指望不上你们两个,那只能让你们的父母继续努力了。”

    “所以,你不能怪我们,要怪就怪你们自己。”

    泓帝笑道。

    秦飞扬苦笑。

    搞半天,最后还是他和秦皓天的错。

    “行吧!”

    “古界的情况,你就没必要告诉我们,毕竟就算我们知道,也帮不上什么。”

    “你就说说,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泓帝问道。

    秦飞扬想了想,笑道:“虽然多灾多难,但也活着挺了过来。”

    “不错。”

    “没让我们失望。”

    两人点头。

    在秦飞扬离开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想到,以后秦飞扬要面对的问题,肯定比在大秦的时候更艰难。

    心里,还是挺担心的。

    而现在,看着秦飞扬活着回来,也算是彻底放心了。

    秦飞扬再次看向湖泊中央的雕像,好奇道:“爷爷,太爷爷,这些年有多少人得到这里的传承?”

    “没几个。”

    “并且也只有一个人,得到了完整的传承。”

    泓帝道。

    “秦皓天吗?”

    秦飞扬问。

    “恩。”

    泓帝点头,问道:“听秦老说,你已经在金銮殿见过他?”

    “对。”

    秦飞扬应道。

    “感觉如何?”

    泓帝笑问。

    “很不错。”

    “比我想象中的好很多。”

    秦飞扬笑道。

    “皓天的各个方面,确实都挺不错的,以后有机会,你多教导教导他。”

    泓帝道。

    “我会的。”

    秦飞扬点头。

    “那陪我们下两局?”

    泓帝指着棋盘。

    “这……很久没下过了,怕被你们笑话啊!”

    秦飞扬笑道。

    作为大秦的皇子,他当然会下棋,只是自从被逐出帝都后,就很少再碰了。

    “又不是大事,我们笑话你干嘛?来吧!”

    泓帝无语的摇头。

    “那行,就陪您们二老下几局。”

    秦飞扬一笑。

    接下来,这个幽静的地方,便是笑声不断,显得无比融洽。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