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 突然。 一道低沉而嘶哑的声音响起。 “恩?” 大家立马看向秦飞扬,因为说话的正是秦飞扬。 千年? 什么意思? 小兽也是狐疑的看着秦飞扬。 秦飞扬低着头,面色阴沉,似是在挣扎着什么? 猛地! 他抬头看着小兽,吼道:“放过他们,给我一千年的时间,如果到时我还打不过你,不用你动手,我自己自爆在你面前!” “一千年?” “打败我?” 小兽一愣。 “没错!” “堂堂兽神,不会连我这个蝼蚁的挑战,都不敢答应吧!” 秦飞扬冷笑。 “哈哈……” 小兽大笑,好像听到天下间最好笑的笑话。 “千年……” “我只要千年,必定将你踩在脚下!” 秦飞扬吼道。 “哈哈……” 小兽笑得越发猖獗,眼泪似乎都快笑了出来。 “不敢吗?” 秦飞扬咆哮。 “好!” 小兽笑声一收,那两缕杀向秦远和白龙的神力,也停顿在虚空,随即低头看着秦飞扬,道:“别说一千年,蛙爷给你一万年的时间。” “一言为定!” 秦飞扬沉声道。 时间越长,自然越好。 “但你给蛙爷听好。” “若万年后,你还无法打败蛙爷,那到时不止你要死,整个大秦和遗忘大陆都要跟着你陪葬。” “还有玄武界!” “总之,凡是和你有关的,到时都要灭亡!” “这样的赌注,你敢赌吗?” 小兽森然一笑。 听到这话,秦飞扬的目光顿时一颤。 这已经不是在赌他一个人的身家,是在拿亿万万生灵的命运去赌。 “怎么?” “刚刚不是还挺牛的嘛,一下就把你吓到?” 小兽满脸不屑。 秦飞扬怒道:“明明是我们个人的恩怨,为什么非要把这些无辜的人也牵连进来?” “这就是代价。” “玩得起你就玩,玩不起你就给我老实点。” “快点决定吧!” “不然,秦远他们可都要死!” 金色小兽淡淡道。 秦飞扬转头看向远伯。 秦远呼道:“飞扬,别为了我,拿三片大陆的生灵去赌啊!” “可如果,我连您老都救不了,又谈何去拯救三片大陆的生灵?” 秦飞扬喃喃,抬头看向金色小兽,吼道:“我跟你赌,但我也有一个条件!” “爽快!” 金色小兽大笑。 “哎!” 秦远当即发出一声低叹。 为救他,赌上三片大陆的命运,值得吗? 白龙也是复杂的看着秦飞扬。 虽然是为了救秦远,但同样也是为了救她。 三片大陆…… 亿万万生灵…… 这个赌注,堪称惊世骇俗。 放眼世间,恐怕也只有秦飞扬才敢答应。 金色小姐看着秦飞扬道:“说出你的条件吧!” 秦飞扬道:“让远伯和白龙,继续担任大秦和遗忘大陆的守护者。” “什么?” 众人惊疑的看着秦飞扬。 小兽为何而来? 不就是因为他们打破诅咒? 为了这一切,还堵上三片大陆的命运。 可为什么现在,秦飞扬又要让他们继续当守护者? 这样做,之前所做的一切,不就等于白做。 金色小兽也是颇为诧异,显然也没想到,秦飞扬会提出这个条件。 “你们别着急,我自有分寸。” 秦飞扬安抚一句,抬头看着金色小兽,继续道:“但这次不一样,他们应该享受到守护者应有的权利。” “蛙爷不是已经赐给他们半步神君的修为,以及统治两片大陆的权力?” 金色小兽皱眉。 “这也算守护者的权利?” “真正的守护者,就该跟火蟒一样,操控规则之力,并且不能给他们下诅咒!” 秦飞扬沉声道。 “你懂得还挺多的嘛!” “但你就不怕,若真给他们操控规则之力的权限,野心膨胀,为祸两片大陆?” 金色小兽玩味的看着他。 “这不需要你操心。” “既然是守护者,那就应该享受这些权利。” “不然,谁愿意?” “即便刚开始有人愿意,但等时间一久,照样也会对你产生怨念。” “如今天的事,还会再次发生,这是你想看到的?” “当然。” “凭你的实力,杀他们易如反掌,但我相信,你应该不喜欢这样的麻烦吧!” 秦飞扬沉声道。 金色小兽沉默不语。 “远伯,白龙,火蟒,虽在不同的地方,但同样都是守护者。” “他们享受的待遇也应该一样。” “这是我唯一的条件,相信对你来说,也只是一件小事。” 秦飞扬道。 “哈哈……” 小兽一声大笑,点头道:“好,蛙爷就依你,给他们权利。” 说罢爪子一挥,两道神光没入秦远和白龙的眉心。 “但你要记住,你只有一万年的时间,努力吧!” “另外,再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三天之后,你还留在这,我会毫不留情的来杀了你。” 小兽阴冷一笑。 秦飞扬微微一愣,顿时大怒,吼道:“凭什么?这里本来就是我的家,我连回家的自由都没有?” “自由?” “等你打败蛙爷,你随便去哪都没人管。” “但现在……” “哼!” “一切都是蛙爷说了算!” 金色小兽眼中寒光一闪,便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 大家这才松了口气。 秦飞扬阴沉地看了眼小兽消失的地方,也连忙跑到白眼狼的神魂面前,问道:“没事吧!” “你来试试?” “差点老命就没掉,怎么可能会没事?” 白眼狼愤怒地声音,从那半个神魂里面传出来。 秦飞扬微微一笑,将白眼狼送去古堡。 一天千年的时间法阵,要不了多久,白眼狼就能凝聚出神魂,重塑好肉身。 “飞扬,你也太傻啊!” “一万年的时间,怎么可能打败它?” 秦远无力的叹道。 秦飞扬沉默一阵,转身看着秦远,笑道:“远伯,你放心吧,我能做到。” “别这么自信,即便你有一天千年的时间法阵,想要打败它,估计也难。” “因为我们都不知道,它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董正阳摇头。 “一天千年的时间法阵!” 闫魏,王小杰,王阳风听到这话,顿时目瞪口呆。 秦远也是满脸震惊。 一天千年,这可是传说中的时间法阵。 难怪秦飞扬敢答应。 甚至一开始还说,只要一千年就能打败小兽。 “难……” 秦飞扬喃喃,淡笑道:“难也要走下去。” “谢谢。” 白龙看着秦飞扬,脸上满是感激。 “不用。” “就算没有今天这事,我和它也迟早会有一战。” 秦飞扬摆手,随后看着一脸忧心忡忡的秦远,苦笑道:“远伯,对我有点信心好吗?我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 “再说。” “不是还有一万年的时间?” “想想凡人的一生,才几十年,而我们还能潇洒一万年,即便到时,我败在它手里,也算是赚到。” 秦飞扬又补充几句。 “你这小子。” 秦远摇头笑骂,点头道:“远伯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 “谢谢。” 秦飞扬感激一笑,又道:“您快看看,能不能控制规则之力?” 秦远看向天空,抬起苍老的手臂,轻轻一挥。 轰! 一股规则之力,顿时从天而降。 “真能操控?” 闫魏等人错愕。 能操控规则之力,那秦远和白龙以后就算是真正的守护者了。 秦飞扬也是微微一笑,转头看向白龙道:“这份收获,来之不易,希望你能好好利用,造访遗忘大陆。” “你放心吧!” “现在我已经没有怨念。” “再说。” “这也是你帮我争取来的,我会用规则之力,守护好遗忘大陆。” 白龙郑重的点头。 “那行吧!” “就剩下三天的时间,回去好好陪陪母亲。” 秦飞扬一叹。 原本还在想,这次回来先呆个几百年,等冥王地狱结束再回去。 可没想到,这一转眼就剩下三天。 “是该去好好陪陪她。” “毕竟这一次离开,也不知道要等到多少年后,才能回来。” 秦远点头。 “那您就随我一起去帝都吧!” 秦飞扬看着秦远,眼中满是期待。 他也想好好跟远伯说说话。 “好。” 秦远点头一笑。 秦飞扬转头看向董正阳,问道:“如今白龙的诅咒已经破解,你还要再去古界吗?” “你觉得呢?” 董正阳淡淡一笑。 “随你吧!” 秦飞扬一笑,又看向王小杰,问道:“你姐姐现在怎么样?” “已经恢复不少。” 王小杰点头。 “那行,你现在去玄武界。” “记住,你只有三天的时间,这三天你能收获多少,就看你自己的造化。” 秦飞扬道。 “弟子一定努力。” 王小杰点头。 秦飞扬又对丹王财传音道:“你等下转告火莲,别让王小杰和秦臣见面。” “为什么?” 丹王财狐疑。 “如果让小杰知道,我要带着秦臣去古界,他会怎么样?” “他肯定也会缠着我。” 秦飞扬传音。 “那就带上呗!” 丹王财暗道。 “不行。” “他还有他母亲和姐姐要照顾,我不会让他死在外面。” 秦飞扬传音道。 “行吧!” 丹王财暗中应了声。 秦飞扬一挥手,将王小杰和丹王财送去古堡。 随即。 秦飞扬又看着王远山和闫魏,笑道:“回来也没和你们好好聚聚,就一起去帝都吧!” “好的。” 两人点头。 “但等下回到帝都,这里发生的事,不要对任何人提起,尤其是母亲。” 秦飞扬对着大家叮嘱。 “这不用你说,我们也知道。” 大家点头。 因为这就是秦飞扬的性格,有什么都是自己扛着,不希望大家跟着一起担心。 “那走吧!” 秦飞扬微微一笑。 白龙看着秦飞扬,道:“我先回遗忘大陆,等大后天我再来为你送行。” 董正阳也看着秦飞扬,笑道:“我也去遗忘大陆,好好陪陪她。” “随你。” 秦飞扬笑了笑,随即看向秦远。 秦远一挥手,卷起秦飞扬等人,瞬间消失无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