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战场! 白凤神剑已经是支离破碎,但它还在坚持,没有退缩一步。 尽最大的努力,帮秦飞扬争取时间。 铿锵! 伴随着一声巨响,方天画戟和聂子阳的奥义神通,联手杀向白凤神剑。 这一刻。 白凤神剑也感受到致命的威胁。 但它也仅仅只是犹豫了下,便迎向方天画戟和奥义神通,伴随着咔嚓一声巨响,白凤神剑终于撑到极限,当下四分五裂。 “我要让你神形俱灭!” 聂子阳狰狞的吼道,一把抓住方天画戟,便朝白凤神剑的碎片斩去。 “秦飞扬,我已经尽力……” 白凤神剑的器灵喃喃一句,便静静地等死。 轰! 然而就在这时,一把血色巨剑撕裂长空,闪电般杀来。 “恩?” 聂子阳顿时一惊,连忙凌空一转,迎向血色巨剑。 伴随着铿锵一声巨响,血色巨剑和方天画戟碰撞在一起,方天画戟直接裂开,聂子阳也当场被轰飞出去,鲜血直涌! “什么?” “这好像是杀戮法则的第五奥义?” “难道是……” 聂子阳抬头看向远方。 下一瞬,他瞳孔猛地一缩,因为在他的视线里面,有一道白色身影,一步步踏空而来。 他不是秦飞扬又是谁? “他成功突破?” 聂子阳有些难以置信。 “很显然!” 方天画戟的器灵开口。 现在秦飞扬的气息就是小成主宰! “不枉我坚持这么久。” 白凤神剑的器灵喃喃。 掌握着最强法则的秦飞扬,一旦踏入小成主宰境,那同境界根本没人是他的对手。 “聂子阳,做好觉悟吧!” 秦飞扬看了眼碎掉的白凤神剑,眼中杀机暴涌,因果法则第五奥义现世,散发着滔天神威,五彩神光映染着诸天,朝聂子阳杀去。 “我不信,这么短的时间内,你能悟出杀戮法则的第五奥义!” 聂子阳怒吼,雷之法则和剑之法则的第五奥义齐齐出现,杀向因果法则。 轰隆! 那画面,便如三枚彗星碰撞,一股灭世的气浪顿时滚滚而出。 也就在碰撞的一瞬间,雷之法则和剑之法则的第五奥义双双粉碎,连半点抵抗之力都没有! “好强!” 聂子阳目光颤抖。 这就是最强法则的威力? 同样都是第五奥义,察觉竟然如此之大。 也就是聂子阳震惊之际,五彩神莲如一道惊鸿,杀到聂子阳面前。 感受到致命的危机,聂子阳一个激灵,连忙横起方天画戟,挡在身前。 咔嚓! 方天画戟也当场破碎,聂子阳也再次被轰飞出去,身上龟裂出一条条触目惊心的血痕! “秦飞扬,对方天画戟手下留情。” 突然。 白凤神剑的声音在秦飞扬脑海中响起。 “恩?” 秦飞扬狐疑地朝白凤神剑的器灵看去。 “最初我去救你的时候,是它故意放水的。” “不然凭它的实力,我没那么容易摆脱它的纠缠。” 白凤神剑传音。 “这样啊!” 秦飞扬恍然大悟,看来方天画戟确实有跟随他的意愿。 唰! 紧随着。 秦飞扬便看向聂子阳,眼中杀机闪烁。 “该死,该死!” 聂子阳咆哮,带上破碎的方天画戟,便开启至尊级逆天辅助神诀,头也不回的开始逃窜。 “逃?” 秦飞扬冰冷一笑,抬起手臂,弹指间一道血色惊鸿掠出,瞬息便杀了过去。 没错! 这也是杀字诀的所化! 看着这血色惊鸿,秦飞扬眼中有着一丝喜色。 虽然一缕血色所化,威力比不上血色长剑,但现在这道血色惊鸿的威力,差不多已经到至尊级的层级。 也就是说! 他的猜测属实。 领悟法则奥义后,四大神诀就会自动提升一级。 这就是六字神诀吗? 果然不一样! “这不可能啊!” 同一时刻。 逃窜中的聂子阳,感受到杀来的血色惊鸿,又是一脸难以置信。 这好像是至尊级逆天神诀所化。 可之前在天云岛的战斗那么危险,也没见他开启过。 难不成在突破修为的同时,他又习修了一种至尊级逆天神诀? 不可能! 至尊级逆天神诀,哪有这么容易就习修成功? 不假思索,聂子阳开启那副至尊级逆天铠甲,铿锵一声,血色惊鸿轰在聂子阳的背上,聂子阳又是一口血喷出,脸色发白。 其身体,也飞扑了出去。 “至尊级逆天铠甲……” 秦飞扬冷哼,手一挥,将白凤神剑送去玄武界,随即脚踏时空步,几步便追了上去。 因为一个人在飞扑出去的时候,是不会开启至尊级逆天神诀的,所以趁着这空挡,秦飞扬靠着时空步,完全可以追上聂子阳。 这就是主宰境的战斗,稍微有一点失误和空隙,都是致命的。 铿锵! 随着杀气和血光涌现,血色长剑出现,散发出的锋芒,赫然已经踏入至尊级逆天神诀的层次,甚至比一般的至尊级逆天神诀还要强上一分。 看来六字神诀,也能做到同境界无敌。 “不要!” 聂子阳稳住身体,转头一看顿时亡魂皆冒,连忙开启至尊级逆天辅助神诀,继续逃命。 秦飞扬冷漠一笑,血色长剑闪电般出击,铿锵一声巨响,聂子阳身上的铠甲,当场就出现一条裂口,也就在裂口出现之际,秦飞扬一拍剑柄,血色长剑当即如一支箭矢般,没入聂子阳的气海。 “啊!” 本随着一声痛苦的惨叫,聂子阳一身气势当下就荡然无存,气海被废,即便他有至尊级逆天辅助神诀,也毫无作用。 “完了……” 聂子阳看着鲜血直流的小腹,眼中已然剩下绝望。 如果气海还在,他还有逃走的希望。 可现在,气海破掉,就算有一身逆天的本领,也无济于事啊! 更何况他本身并没有什么逆天的本领。 ““之前你对我说的话,现在我一字不漏的还给你。” “绝望吧!” “嘶吼吧!” “做最后的挣扎吧!” 秦飞扬一步步走到聂子阳身前,转身看着他。 聂子阳抬头看着此刻的秦飞扬,顿时不由得感到头皮发麻! 在这么危机的时候,居然能静下心来,悟出杀戮法则的第五奥义,他到底惹到了一个何等可怕的存在? 突然! 聂子阳身上的铠甲,绽放出夺目的神光。 紧随着。 这件至尊级逆天神器,便带着聂子阳转身遁空而去。 “一件神器也敢造次!” 秦飞扬冷哼,三大法则的第五奥义瞬间出世,携带着滔天气势,瞬间便将聂子阳淹没。 咔嚓! 伴随着一声声巨响,铠甲不断崩碎,而聂子阳更是绝望! 三大法则的毁灭力,疯狂地绞杀着他的肉身,鲜血印染八方。 “不要……” “别杀我……” “饶我一命,我给你当牛做马……” 他惨嚎不已,内心尽是恐惧。 “不好意思,像你这样的人,给我当牛做马,我都表示歉意。” 秦飞扬摇头,没有任何同情,就这么亲眼看着聂子阳被三大法则奥义绞杀,神形俱灭。 不过。 铠甲和方天画戟都还在。 虽然是碎成碎片,但只要给它们时间,迟早能修复。 秦飞扬一挥手,两件神器的碎片,当下也进入古堡,随即道:“古堡,麻烦你,帮他们抹掉海老的血契。” …… 与此同时! 天云岛。 各方势力的人看着上空的画面,脸上都充满震惊。 先是疯子在生死边缘悟出生死法则的第五奥义,现在又是秦飞扬在绝境中悟出杀戮法则的第五奥义,这两人究竟是什么怪物? 而血殿一方的核心弟子,之前那嚣张的气焰也已经荡然无存,看着画面里面的秦飞扬,眼中都是充满畏惧。 初成主宰的秦飞扬,他们还有把握一战。 但现在,秦飞扬的修为跟他们一样,已经完全没有这个勇气。 仅仅是因果法则,便足以让在场所有的弟子闻风丧胆。 大执事深呼吸一口气,转头看向海老,沉声道:“海老,赶紧毁掉那两件神器!” 海老闻言,顿时一个激灵。 对呀! 秦飞扬放过那两件神器,肯定是准备降服它们。 至尊级逆天神器,可是堪比大圆满主宰的存在,毁掉也不能便宜这秦飞扬! 当即。 他心念一动。 然而也就在同时,他一口血猛地喷出。 “怎么?” 大执事惊疑。 “它们的血契已经被人强行抹掉!” 海老阴沉的开口。 “什么?” “谁有这个能力?” 大执事一惊。 “必然是那件主宰神兵!” 海老面沉如水。 江飞宇,江飞天,聂子阳,赤火神甲,方天画戟,铠甲,还有那件被小兔子捏碎的至尊级逆天神器火焰长刀…… 三个天才弟子,四件神器,全部折在疯子和秦飞扬手里,这无论是对他个人而言,还是对整个血殿来说,都是无法洗涮的奇耻大辱!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 他越想越气。 江飞天和江飞宇可以另当别论,但这聂子阳,给他两件至尊级逆天神器,居然都无法杀掉秦飞扬。 养这样的废物出来,有什么意义? 其实他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方天画戟的功劳。 要是方天画戟不放水,那聂子阳绝对可以杀掉秦飞扬。 不过关于这一点,他永远也不会知道。 [PS:今天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