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87章 善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冰凤剑沉默少许,叹道:“既然现在,我们已经成为同伴,那本尊自然希望,你能站在天云界这边。”

    “为什么?”

    秦飞扬狐疑。

    “虽然本尊是主宰神兵,但当年和神国一战,本尊也是倾尽全力,甚至差点陨落。”

    “有仇必报!”

    “神国再次降临,本尊自然不能让他们好过!”

    冰凤剑冷哼,话语中带着一股刺骨的杀机。

    秦飞扬深深的看了眼冰凤剑,并没有直接给出一个肯定的回答,狐疑的问道:“那葬神之地的封印,要如何才能解除?而当年,龙王他们又为何不直接杀掉神国公主?”

    “不杀她,是因为小兔子。”

    “虽然小兔子最初也反对人皇和神国公主,但当看着人皇陨落,心里不免就动了恻隐之心。”

    “所以才出面阻止龙王他们。”

    “至于解开封印,别说现在的你,即便是羽皇和小兔子也做不到。”

    “因为核心区域的封印,是当年龙王,凤后,麒麟之主,还有三大种族所有的主宰神兵,其中就包括本尊,以及三大种族存活下来的老古董,联手布下的封印。”

    冰凤剑道。

    “不会吧!”

    秦飞扬和李峰面面相觑。

    龙王,凤后,麒麟之主先不说吧,毕竟实力有目共睹。

    而三大种族的主宰神兵,据他们目前所知,加起来得有三十件,再算上三大种族那些掌握着终极奥义的隐世老古董……

    这等阵容,联手布下的封印,根本无望解除啊!

    难怪连云子阳,面具修罗,以及葬神之地的各大神兽,都只有干瞪眼的份。

    秦飞扬问道:“那葬神之地的神兽,又有什么来历?”

    冰凤剑道:“它们都是人皇的同伴,就跟你现在身边的那些凶兽一样,总之,当年人皇身边的神兽,但凡在那一战存活下来的,现在都在葬神之地。”

    “原来如此。”

    秦飞扬恍然的点头。

    怪不得那黑衣中年一直说不会伤害他。

    “其他的细节……”

    “等以后神国降临,你会慢慢知道的。”

    “至于血祖和血魔王这些年的详细情况,恐怕也要等他们本尊出现才知道。”

    “所以接下来,你也不要想太多,努力提升自身的实力。”

    “凤族,龙族,麒麟一族这次是铁了心,要将你留在天钟神藏,所以未来你得面临一场场苦战。”

    冰凤剑道。

    “我已经做好应战的准备!”

    秦飞扬冷笑。

    不管怎么样,人皇都是因为龙王三人而陨落。

    并且其中,还夹杂着私心。

    有句话说得好,血债血偿!

    李峰桀桀笑道:“现在只要他们没在一起,应该都是我们猎杀他们吧!”

    冰凤剑,白龙剑,金龙枪,黑龙镜,还有金阳神剑,银月神剑,再加上古堡和死神之剑,总共八件主宰神兵。

    再等于白眼狼和疯子,云子阳等人汇合,那就是整整十二件主宰神兵。

    这种的阵容,除非三大种族的人,全部聚在一起,否则见谁杀谁!

    “低调低调。”

    秦飞扬摆手一笑,转头看向两大神剑,问道:“那现在,我们去拜访一下你们那两位老朋友?”

    赤金大钟和古塔,他还是想争取一下的。

    “拜访?”

    “还说的这么含蓄。”

    “直说,咋们就是去镇压它们的,不服就干。”

    两大神剑叫嚣。

    秦飞扬嘴角狠狠一搐。

    真是越看越像两个坑货。

    但两大神剑话音未落,两道怒吼声猛然响起:“王八蛋,你们就这样对待朋友的?真是瞎了我们的眼!”

    “啊?”

    两大神剑一惊。

    秦飞扬和李峰也连忙抬头看去,便见赤金大钟和古塔,从不远处的山间掠出,都只是巴掌大,身上没有半点气息。

    “你们不是走了吗?”

    金阳神剑惊愕的问道。

    “我们要是走了,还有机会看清你们的真面目?”

    古塔冷哼。

    “哈……”

    “别误会。”

    “你们也知道我这性格,就是嘴上喜欢胡说。”

    金阳神剑干笑,连忙解释。

    “滚!”

    赤金大钟毫不留情的冷喝一声,随即道:“秦飞扬,之前帮你们就已经算是情分,所以不要得寸进尺。”

    “两位前辈……”

    秦飞扬正准备开口。

    “什么都别说,我们没打算离开这里。”

    “至于你们这两个混蛋,以后我们绝交,老死不相往来!”

    古塔和赤金大钟说罢,便转身头也不回的破空而去。

    “真无情啊!”

    金阳神剑一叹。

    秦飞扬和李峰相视,脸上都不由爬起一丝苦笑,还想争取一下,结果连开口的机会都不给他们。

    银月神剑道:“秦飞扬,你也看到了,别说我们没有帮你。”

    “强扭的瓜不甜,没事。”

    “再说,它们也不是我们的敌人,我们没有理由强行让它们跟我们走。”

    秦飞扬摆手。

    主宰神兵这个级别的存在,即便不能成为同伴,也绝对不能成为敌人。

    并且。

    因果这个东西,很奇妙。

    比如绿鼎。

    当年羽皇救它,现在绿鼎帮他。

    万一以后天钟神藏再次出现,万一到时秦氏一脉的后人,或者身边朋友的后人,进入天钟神藏,说不定就能像他现在这样,得到赤金大钟和古塔的关照。

    总而言之。

    今天就算是结了个善缘,不管以后还会不会相遇,那彼此都会在心里记住对方。

    “先找个地方养伤吧!”

    “这两个混蛋本体遭到重创,要是遇到强敌,反而会拖累我们。”

    秦飞扬看向古堡,死神之剑,冰凤剑,道。

    “这个你不需要问我们,自己决定就行。”

    冰凤剑开口。

    “好的。”

    秦飞扬点头,扫视着四周,最后看向远处一座巨峰,笑道:“走吧!”

    嗖!!

    两人和五大主宰神兵,当下便掠到巨峰上空。

    “要是有时间法阵就好。”

    秦飞扬低语。

    可惜白眼狼不在,因为他们几个,就只有白眼狼掌握着时间法则。

    李峰皱眉道:“没有时间法阵,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它们两个人才能修复好本体?”

    “还不都是你们的错。”

    “有事不知道好好说?非要对我们出手。”

    两大神剑不满。

    “还是我们的错?”

    “你们是真不要脸啊!”

    “当时是谁,拼命的追杀我们?”

    李峰怒道。

    “咳咳……”

    两大神剑闻言,颇为尴尬。

    秦飞扬也是不由得直翻白眼,沉吟片刻,看着两大神剑,问道:“生命法则对你们主宰神兵修复本体有帮助吗?”

    “当然有。”

    两大神剑应道。

    秦飞扬好奇道:“那本源之力和生命法则,谁对你们修复本体的效果最好?”

    “废话。”

    “当然是本源之力。”

    “可惜啊,活了这么多年,连本源之力是什么样,本尊都没见过。”

    金阳神剑遗憾的叹道。

    秦飞扬道:“跟着我回到天云界,你就有机会看到了。”

    “你看本尊是三岁小屁孩吗?”

    金阳神剑鄙夷。

    “我不是说过嘛,我掌握着一个独立的世界,现在我身边很多神器,都在本源之地修炼。”

    秦飞扬淡笑道。

    “呵呵。”

    “本尊还说自己是神,你信吗?”

    两大神剑阴阳怪气的笑道。

    “不信拉倒。”

    秦飞扬懒得再跟它们废话,随着手一挥,一股生命法则涌现,将两大神兵淹没。

    “秦大哥……”

    “你……”

    李峰顿时惊疑的盯着秦飞扬。

    冰凤剑也是极为吃惊。

    这小家伙,居然还掌握着生命法则,怎么以前从未听说过?

    “怎么?”

    秦飞扬狐疑的看着李峰。

    “你这是生命法则吗?”

    李峰问。

    “废话。”

    “这不是生命法则是什么?”

    秦飞扬直翻白眼。

    “可是……”

    李峰一脸难以置信。

    “没什么好惊讶。”

    “我先领悟一下生死法则的奥义,你要是闲不住,可以去附近猎杀骷髅。”

    秦飞扬说完就盘地而坐。

    一片死亡之力,一片生命之力,从体内弥漫而出,两道力量相互交织,没有任何排斥的迹象,仿若浑然一体。

    “死亡法则!”

    李峰看着这一幕,仅仅只是注意到又多了一种死亡法则。

    但冰凤剑,金阳神剑,银月神剑,则是注意到两道法则融合的想象,内心顿时掀起惊涛骇浪。

    “你们怎么了?”

    感应到三大主宰神兵那强烈的情绪波动,李峰狐疑的看着它们。

    悟出两大最强法则,对于秦大哥来说,这似乎并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你不懂。”

    冰凤剑说了句,神念笼罩着秦飞扬,观察片刻,说道:“李峰是吧,走吧,本尊陪你去猎杀骷髅,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和血祖一样,能吞噬亡灵之魂。”

    “谢谢。”

    李峰欣喜不已。

    有主宰神兵帮忙,那还不是单方面的屠杀?

    当下。

    一人一剑就朝远方飞去。

    “真没想到,居然融合生死的力量……”

    “生死之力……”

    “真是一个可怕的年轻人……”

    冰凤剑咕哝。

    “啊?”

    “什么生死之力?”

    李峰惊疑。

    “没什么。”

    冰凤剑轻飘飘的回了一句。

    但内心的震惊,却是迟迟无法平复。

    即便是它这样的主宰神兵,也没见过真正的生死之力,因为从来没人融合成功过。

    甚至在主宰神兵的眼里,这都是一个飘渺的传说而已。

    可没想到,如今却出现在它的眼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