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不灭战神 >

第3章 逆境杀敌

    “我敢!”

    随着这两个字脱口而出,秦飞扬体内的血液,像是燃烧起来,热血沸腾。

    远伯把手中的匕首,递给秦飞扬,道:“拿着,等下你要把它,刺进他们的心脏。”

    秦飞扬接过匕首,目露疑惑。

    这把匕首通体洁白,宛如象牙精雕细刻而成,泛着一层宝光,给他的感觉,不像是一把兵器,反倒像是一件艺术品。

    远伯道:“我知道,你心里现在肯定有很多疑问,等杀掉那两人,我会慢慢告诉你。”

    秦飞扬点头,没有多问,艰难的起身。

    同时。

    远伯吹灭旁边的烛火,整个房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烛火熄灭,看来他们已经睡觉。”

    “走!”

    两个黑影从灌木后走出,轻手轻脚地来到木楼前,抬头看了眼二楼,直接越过围栏,朝大门走去。

    远伯低声问道:“飞扬,看见了吗?”

    两人现在就站在窗户旁边窥视,整个过程都一一看在眼里。

    秦飞扬道:“看见了。”

    远伯道:“他们都是二星武者,你现在还很虚弱,等他们进入房间,必须一击毙命,否则最后死的就会是你!”

    “明白。”

    秦飞扬点头,移到门后,犹如一头野兽,露出獠牙,伺机而动。

    远伯则退到一旁看着,丝毫没有出手帮忙的打算。

    修炼之道的第一步,分别是武者,武师,武宗。

    每个境界分为九星。

    武者,是修炼的门框。

    而十年前,秦飞扬就是九星武师,距离武宗也只差一步。

    如果没有那场突变,现在的他,恐怕都已经是武宗级别的强者,仍然是大秦帝国,最闪耀的那颗新星。

    虽说这一切,他早已失去,但他并没放弃。

    他坚信,人定胜天!

    只要努力,早晚能强势回归!

    “嘎吱!”

    一道微弱的开门声,从楼下传来。

    秦飞扬心中一凛。

    老实说,他现在还是挺紧张的,手心都泌出冷汗了。

    普通人一拳的力量,最强也就两三百斤。

    但只要踏入修炼一途,便能打破极限,拥有更加的力道。

    如一星武者,拥有一熊之力。

    二星武者,拥有二熊之力。

    一熊之力等于五百斤。

    也就是说,两个正在上楼的黑影,都拥有足以开山裂石的千斤之力!

    而他呢?

    现在,不但体弱多病,还身负重伤,面对两个二星武者,即便是偷袭,他似乎也没有胜算。

    “要相信远伯,这世上,谁都有可能害我,唯独远伯不会!”

    “这把匕首,肯定不是凡物!”

    微弱的脚步声,由远至近,已经来到房间门前。

    秦飞扬暗中咕哝,紧了紧手中的匕首,屏住呼吸。

    “飞扬,逆境中杀敌,才能让你变得更成熟,更稳重,等杀了这两人,远伯就把洗髓丹给你,让你重现昔日的光辉。”

    远伯双手紧握,心中喃喃自语。

    嘎吱!

    终于,房门被推开,两个黑影蹑手蹑脚的走进房间。

    也就在这时。

    秦飞扬犹如一头暴怒的雄狮,举起手中的匕首,朝后面一人的背心扎去。

    刀刃在月光之下,闪烁着瘆人的寒光!

    噗嗤!

    啊!

    咔嚓!

    匕首锋芒惊人,轻松破开那人的肌肤,命中心脏!

    惨叫声,跟着响起。

    “好锋利!”

    同时。

    因为用力过猛,秦飞扬那刚刚接好的骨头,再次断裂!

    剧痛,让他直冒冷汗。

    但他却振奋不已。

    匕首的锋利程度,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他忍着剧痛。

    另一只手抓住匕首,犹如饿虎扑食,又扑向前面那人,目中杀机闪烁,一刀扎进那人的背心!

    “咔嚓!”

    他这条手臂,也再次断裂。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两个黑影都还没反应过来,便一命呜呼,栽倒在地!

    远伯取出一个火折子,点亮烛火。

    房间内,重现光明。

    只见地上躺在两具尸体,血液直涌。

    他们双目圆睁,充满临死前的恐惧和绝望,还有着深深的难以置信。

    来时。

    他们信心十足。

    甚至他们觉得,偷偷摸摸的暗杀,都有些多余。

    凭他们二星武者的实力,完全足以轻松杀掉两人。

    然而万万没想到,结果竟然是他们,死在秦飞扬的匕首之下。

    直到死。

    他们都没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飞扬站在两具尸体前,手中的匕首,已经被鲜血染红,匕首的尖端,一滴滴血液不断滴落。

    他身上和脸上,也是血迹斑斑,让他此刻看上去,如同一尊浴血修罗!

    两条断裂的手臂,无力的垂在胸前,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面色苍白无比。

    铛铛!

    染血的匕首,从他手中划落,撞击在木板上面,震出刺耳的金属音!

    他一个激灵,抬头看向站在烛火旁边的远伯,道:“远伯,你看见了吗?我杀了他们,我做到了!”

    远伯点头,老眼中满是欣慰。

    噼噼啪啪!

    但就在这时,一阵木柴燃烧的响声,突然传进两人的耳里。

    紧接着。

    两人只觉一股热浪席卷而来!

    远伯脸色骤变,急忙走到窗户前,就见堆积在小院子里面的木柴,居然全部燃烧了起来!

    火势凶猛,足有数米高!

    燥热的天气,让一切都变得干燥无比,木楼四周的灌木和野草,也很快被引燃,火势迅速蔓延!

    眨眼间。

    这里就化成一片火海。

    刺鼻的浓烟,炙热的高温,笼罩着整个木楼!

    木楼,也正在被烈火吞没!

    “怎么会这样?”

    秦飞扬艰难的迈出脚步,走到远伯身旁,当看见外面的情况,顿时大惊失色。

    “呵呵,这下我看你们怎么逃。”

    一道刺耳的讥笑声,从外面传来。

    秦飞扬和远伯循声看去,目中同时涌现出浓烈的杀机。

    朦胧的月色下,一个身穿黑衣的中年大汉,站在湖泊岸边,双手抱怀,正面带冷笑的看着他们。

    远伯眉毛一挑,问道:“你又是谁派来的?”

    中年大汉淡淡道:“看在你们即将被活活烧死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们,是丹殿的马长老,想要你们的命。”

    远伯道:“居然派了两拨人来杀我们,她还真是费尽心机!”

    中年大汉道:“没办法,只怪你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我原话奉还给你,不出三天,你就会死!”

    远伯眸子厉光闪烁,转身抓起地上的匕首,抱着秦飞扬,迅速朝楼下跑去。

    “三天?”

    中年大汉愣了愣,随即嘴角扬起,目光轻蔑,像是看着跳梁小丑。

    “远伯,木楼已经被火海包围,我们要怎么出去?”

    秦飞扬问道。

    经过刚刚鲜血的洗礼,现在面临绝境,他竟没有半点慌乱,沉稳又冷静。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远伯跑下楼梯,没有离开木楼,直接进入后面的厨房。

    厨房的摆设很简单,但很干净,很整齐。

    他走到一个角落处,苍老的大手按向墙壁,这个地方顿时凹塌下去。

    轰隆!

    伴随着一阵低沉的轰鸣声,他脚旁边的地面,裂开一条缝。

    这地下,居然有一个密室。

    密室不大,宽长只有三米左右。

    中央位置,有一张青色石台,平整如镜,石台上空空如也。

    并且整个密室,除开青色石台,再也没有任何东西。

    远伯一跃而下,落在密室内,把秦飞扬平放在石台上面后,转身走到一面墙壁前,大手贴着墙壁,用力一按,上方的入口,便快速关闭。

    做完这一切,远伯方才松了口气,走到秦飞扬身旁,笑道:“你别担心,密室的几面墙壁,都是一种很特别的石头打造而成,有隔热隔寒的功效,安心在这里养伤。”

    秦飞扬点头,目不转睛的看着远伯。

    经过这一系列的变故,他突然觉得,眼前这个老人,身上像是蒙着一层面纱,让人看不透。

    他问道:“你真的是远伯吗?”

    远伯笑道:“傻小子,我不是远伯,还会是谁?”

    秦飞扬道:“可为什么我感觉,你现在好陌生?”

    远伯沉默下去。

    外面。

    木楼已经被火焰吞没,火浪足达数丈高,映染半边天。

    所有一切,都在烈火之中,快速化成灰烬!

    “任务完成。”

    中年大汉冷冷一笑,转身扬长而去,很快就融入山林间,消失无影。

    密室内。

    见远伯沉默不语,秦飞扬逐渐失去耐心,问道:“远伯,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别急,先给你看一样东西。”

    远伯笑了笑,取出怀里的玉盒,打开盒盖,三枚弹丸大的丹药,顿时呈现在秦飞扬的视线中。

    “这是……丹药!”

    秦飞扬震惊,不可思议的看着远伯。

    “没错。”

    远伯点头,笑道:“本来有五枚丹药,两枚续骨丹,两枚疗伤丹,最后一枚,就是洗髓丹。”

    “什么?”

    秦飞扬身躯大震,远伯居然有洗髓丹,那这些年为什么不给他?

    远伯却没有解释的意思,笑道:“早前,我给你服用过续骨丹和疗伤丹,效用还没完,无需再服用……”

    说到这里,远伯取出那枚白色的丹药,继续道:“等你伤势养好,就吞下这洗髓丹,到时你就可以尽情的发挥你的天赋,让那些曾经看不起你的人,目瞪口呆。”

    秦飞扬看着那丹药,目露精光。

    一想到即将清除‘厄灵丹’的毒素,他心里就激动不已。

    远伯笑道:“先好好睡上一觉。”

    “好。”

    秦飞扬点头,摒弃杂念,闭上眼,很快就进入梦乡。

    这次。

    他睡得特别安详,特别踏实,甚至在眉宇间,都能看见一丝笑意。

    远伯目露慈爱,笑容满脸。

    但突然,他目中的慈爱消失,被一缕缕寒光取代。

    “马红梅,如果是以前,在你把飞扬踢下石梯的时候,我就会杀了你,但现在我不会,我会等飞扬醒来,让他亲手砍掉你的头颅,用你的血,染红丹殿!”

    此刻!

    远伯目露杀机,浑身煞气十足,甚至在这密室内,还弥漫出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