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不灭战神 >

第53章 强抢战果

    “恩?”

    秦飞扬眉头微微一挑,转头看向紫衣少年,笑道:“我的确是第一次参加,等进入黑熊山,还望兄弟多多关照。”

    妖异少年道:“关照就算了,合作倒是可以,怎么样,考虑下?”

    “合作?”

    秦飞扬瞳孔收缩。

    此人明知道他和江卫两人有过节,居然还找他合作,难道就不怕被江卫两人记恨?

    “敢问兄弟尊姓大名?”

    秦飞扬问道。

    “凌云飞,黑熊城凌家人。”

    妖异少年一字一顿道。

    秦飞扬恍然大悟。

    原来是凌家的人,难怪不怕得罪江卫两人。

    但让他奇怪的是,此人在说‘黑熊城凌家人’几个字的时候,怎么有种咬牙切齿的味道?

    这时。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从两人身边跑过去,为首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

    看见凌云飞和秦飞扬走在一起,他眉头微微一挑,喝道:“凌云飞,快点跟上!”

    但那眼神中,带着一丝厌恶。

    秦飞扬清楚的捕捉到,心里越发好奇。

    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肯定都是凌云飞的族人。

    凌云飞看了看秦飞扬,又看向不远处的族人,目中有着一丝挣扎。

    “你干嘛呢?”

    “还不快走!”

    两个少年不耐烦的喝道。

    凌云飞身体微微一颤,目光从那些族人的脸上一一看过去,能看见的只有轻蔑和不屑。

    最终。

    他一咬牙,看着那个为首的青年,摇头道:“凌生,我不打算和你们一起,你们先走吧!”

    “恩?”

    凌生眉毛一挑,瞧了眼秦飞扬,若有所思。

    “随便你。”

    淡淡的留下一句话,凌生就带着族人,扬长而去。

    “这废物真是不识抬举,以为和姜皓天在一起,就能找到出人头地的机会?天真!”

    “等着吧,江卫和慕飞是不会放过姜皓天的,和他走得越近,死得就越快。”

    “管他的,没有他拖后腿,我们赢的几率才更大。”

    “这话倒没错,终于甩掉了这个拖油瓶,我们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哈哈……”

    那毫不掩饰的讥笑声,传入秦飞扬耳里。

    他皱了皱眉,转头看向凌云飞,瞧见凌云飞双手紧攥,盯着逐渐远去的族人,那双天蓝色的眼眸,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怒火!

    “看来他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秦飞扬暗中腹诽,稍稍考虑了下,便伸手拍了拍凌云飞的肩膀,笑道:“我答应和你合作。”

    “什么?”

    凌云飞目光一颤,难以置信的看着秦飞扬。

    他以为,听到这些话,秦飞扬会拒绝和他合作。

    毕竟,谁会愿意和一个别人口中的废物联手?

    但没想到,对方居然同意了!

    秦飞扬笑道:“走吧,顺便给我说说,比赛的规则,以及这令牌的用处。”

    凌云飞急忙追上去,道:“你不问我实力?”

    “为什么要问?”

    秦飞扬反问。

    “你不问,又怎么知道我会不会连累你?”

    凌云飞皱眉。

    “那你告诉我,你会连累我吗?”

    秦飞扬问道。

    “不会。”

    凌云飞摇头,眉宇间爬起一丝傲气。

    “这不就对了。”

    秦飞扬笑了笑,但心里却很疑惑。

    此人展现出的傲气,他很熟悉,因为和他非常相似。

    这种傲气,与生俱来。

    但为什么,此人要隐藏起来?

    听到如此干脆的回答,凌云飞也有些错愕,摇头道:“你这人还真是奇怪。”

    “你不也一样吗?”

    秦飞扬笑道。

    “我?”

    凌云飞自嘲一笑,整理了心情,解释道:“你手中的令牌,是一张保命符,如果遇上什么无法挽救的危险,直接捏碎,不久就有护卫来救你。”

    “原来是这样。”

    秦飞扬咕哝,好奇的把玩了会,问道:“如果令牌破碎,是不是也就代表比赛结束?”

    “没错,失去令牌,便等于失去继续比赛的资格。”

    凌云飞点头。

    “那要是令牌被别人抢了去,又怎么判定?”

    秦飞扬道。

    “这无所谓,只要你再去抢一枚就行。”

    “但如果,对方已经捏碎令牌,放弃比赛,你还出手杀他的话,护卫会当场将你格杀勿论!”

    凌云飞意味深长的说道。

    “那就别给他们捏碎令牌的机会。”

    秦飞扬淡笑道。

    “倒也有道理。”

    凌云飞笑了。

    这人,比想象中还要霸道。

    看来和他合作,没选错。

    小半个时辰后。

    参赛的人都已经进入山脉,秦飞扬也来到山脉下方,望着一望无际的山川,体内那沉睡的血液,正在逐渐苏醒!

    “果然,战斗才是我最想要的!”

    “只有不断的战斗,才能不断的变强!”

    前一刻。

    他还像是一只温顺的绵羊。

    但下一刻,他就像是变成一头觉醒的雄狮,浑身散发出一股惊人的戾气!

    “走!”

    他手一挥,展开极速,直接窜入丛林。

    凌云飞脸色一冷,也迅速跟上去。

    “居然能追上我的脚步?”

    秦飞扬诧异。

    要知道,他现在的速度,可是毫无保留,难道凌云飞也是四星武师?

    “有意思。”

    嘴角微微一掀,他踏出罗烟步,速度一瞬间暴涨四倍。

    “好快!”

    身后的凌云飞瞳孔收缩,卯足了全力追赶,然而不但没有拉近距离,反而越来越远

    一条河流横在山林间。

    秦飞扬站在岸边,看着湍急的河水,目露精光。

    凌云飞果然是四星武师。

    看他的年纪,最多也就十五六岁,这样的天赋比林百里还要强,可是为什么会被凌家其他的人,冠上废物之名?

    过了好片刻。

    凌云飞才气喘吁吁的跟上来,无奈道:“你能慢点吗?你这样我根本追不上。”

    秦飞扬转身看去,正准备开口。

    咚!

    哗啦!

    但就在这时。

    河流炸开一道巨响,一条水蟒冲出水面,能有脸盆粗,掀起数米高的大浪,毒牙幽森,朝秦飞扬一口咬去!

    刺鼻的腥味,令人作呕!

    “小心!”

    凌云飞脸色大变,一把推开秦飞扬,随后伴随着嘭的一声,一拳轰在水蟒的下巴之处。

    然而。

    结果却是凌云飞,一口血喷出,被震飞出去!

    但那水蟒,只是身躯摇晃了几下,便猛地窜出水面,直奔凌云飞而去。

    那对狭长的眼睛,透着刺骨的冰冷!

    “畜生,受死!”

    凌云飞稳住身体后,一声大吼,几个闪避,冲到水蟒跟前,真气喷薄,抡起拳头就轰向水蟒的七寸。

    咔嚓!

    七寸之处的蛇鳞,当场破碎!

    水蟒一声哀鸣,砸进河里,溅起数丈的巨浪。

    “呼!”

    凌云飞深呼吸几口气,走到秦飞扬旁边,凝重道:“武师级别的凶兽就是难缠,姜皓天,虽然这里只是黑熊山的外围,但也有不少凶兽和水兽,接下来一定要小心点。”

    然而。

    秦飞扬仿若没有听见,目不转睛的看着凌云飞的手背。

    只见那整个手背,皮开肉绽,血流不止!

    凌云飞还以为秦飞扬在担心,笑道:“这只是小伤,不要紧。”

    秦飞扬道:“刚才那种情况,你应该动用武技的,如果动用武技,你也不会受伤。”

    “武技!”

    凌云飞身躯一僵,摇头道:“我没有武技。”

    “怎么可能?”

    秦飞扬皱眉。

    作为凌家的子弟,居然没有武技,这不是开玩笑吗?

    “我真没有。”

    凌云飞摇头。

    纵身一跃,朝对岸跳去。

    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

    咚!!!

    但这时。

    五条水蟒冲出水面。

    每一条都有脸盆粗,通体布满鳞片,幽光闪烁!

    “该死!”

    凌云飞大惊失色。

    身在空中,根本无法躲避,眼看就要成为五条水蟒的腹中食!

    秦飞扬这时候动了。

    他猛地一脚跺下,伴随着轰的一声,地面都出现一个大坑!

    借助贯力,他一跃而起,落在那几条水蟒上方,随后凌空一转,头朝下,脚朝上,伸出手臂,真气喷涌,食指连连点向那几条水蟒的眉心。

    嘶!!!

    下一刻。

    五条水蟒的眉心处,便出现一个手指粗的血窟窿,那血液就像是涌泉般喷涌而出,带着痛苦的嘶鸣坠入河里,当场一命呜呼!

    鲜血,顷刻间就染红了这里的河水!

    同时。

    秦飞扬一把抓住惊慌失措的凌云飞,落在对岸岸边。

    “好险!”

    凌云飞拍了拍胸口,感激的看了眼秦飞扬,便转身看向河流。

    当下。

    他忍不住直吸冷气!

    这些水蟒,可都是堪比四星武师的凶兽,居然被瞬间秒杀?

    这是在做梦吗?

    他急忙看向秦飞扬的食指,竟是发现,那食指宛如寒冰凝聚而成,散发着灿烂的光芒!

    “这是冰晶指,算是一种还不错的武技。”

    秦飞扬笑了笑,真气内敛,那食指上的冰晶,也跟着迅速消散掉。

    “这就是武技的威力吗?”

    凌云飞目露精光。

    那是渴望!

    秦飞扬看在眼里,但没做声,笑道:“走吧!”

    凌云飞急忙道:“等等,这些水兽的尸体,可以不要,但它们七寸上的蛇鳞,我们要收集起来。”

    “收集兽胆做什么?”

    秦飞扬皱眉。

    “你不知道?”

    “对了,我还没跟你说,狩猎大赛比的就是谁猎杀的凶兽更多。”

    “而一般的凶兽,体积都比较大,乾坤袋装不了几头,所以历届以来,只要不是特别稀有的凶兽,大家只会取下最重要的部位,证明杀过这头凶兽。”

    “这些水蟒,最重要的部位,当属七寸上的蛇鳞。”

    凌云飞解释完之后,便准备下河去蛇鳞。

    “刚进入黑熊山,便猎杀了几头水兽,你们的运气还不错嘛!”

    然而就在这时。

    伴随着一道戏谑的声音,十几个青年男女,从身后的丛林内走出来,嘴角都噙着一抹冷笑。

    秦飞扬目光一冷。

    不用问也知道,这些人是来抢战果的。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