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夏总,你这是想抢我的生意啊?” 王有财哈哈大笑着,便带夏建朝着楼上走去。 夏建叹了一口气说:“平都市就这么一块肥肉,竟然被你这家伙给抢占了,那我看来是喝汤也赶不上趟了” “你也太客气了,你的能力我王有财是知道的。说说吧!想在哪里开发这个项目,我可是过来人,需要什么只要一个电话,一切都能搞定” 王有财一边说笑着,眼睛始终往关婷娜的身上飘。关婷娜是什么人,她一看到王有财就觉得特反感,所以她正眼也不王有财一眼。 从一楼到六楼,夏建问什么,王有财就回答什么。让夏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王有财知道的非常多,而且说的也很专业,看的出他在这一方面还是下了不少的功夫。 等看过整个医院之后,天色已黑了下来。王有财说什么也不让夏建走,说什么聚在一起不容易,一定要请夏建去吃饭。可关婷娜不同意,她找借口说要和夏建去青山县。 夏建明白关婷娜的意思,当场就拒绝了王有财的盛情,这让王有财多少感到有点尴尬。因为他刚才热情的有点过了头,现在就像是烧红的烙铁上忽然倒了一盆冷水。 夏建昨上车时发现他这样做可能让王有财不好意思,毕竟刚才麻烦了人家这么长的时间,现在人家好意请他吃饭,他还一口回绝。 夏建想了一下,便走了过去,伸手在王有财的肩膀上轻拍了一下说:“好好干,争取早点开业,到时候提前给我说一声,我一定会来捧场” “好啊!你夏总能来,我王有财的面子可就大了去。你们不是要去青山县吗?那就赶紧的去” 王有财大笑着轻轻推了夏建一把。 夏建点了点头,这才转身上了车。他一上车,关婷娜就笑着说:“咱们去蔡丽哪里吃饭吧!这两天吃大餐吃的我都没有了胃口” 其实关婷娜不这样说,夏建也想去蔡丽哪里一趟。小县城的好处就是,一脚油门下去,该去的地方很快就到了。 蔡丽一看夏建来了,二话没说便把他们带到了小院内。不过初冬了,坐在小院内还真是有点冷的感觉。 不过蔡丽亲自去下厨了,所以他们点的东西一会儿就上了桌。陈兰是第一次跟着夏建来这里。她一坐下就赞不绝口,其实每一个第一次来这儿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 几道小菜,再配这里最有名的,也是最拿手的面条,三个人吃的开心极了。关婷娜一边吃,一边笑着说:“夏总!这地方可是你的专座,要不要我们投资一下,把这块地提前给买下来” “可以啊!你这想法既大胆,又有前瞻性。你可以下来活动洗动着看看,如果可以立马着手。有些事情,不开锅没有人说话,但是一旦开锅这勺子可就全伸进来了” 夏建说着,呵呵一笑。 蔡丽把前边大厅里交待好了,她也坐了过来。夏建朝着一笑问道:“蔡老板!这葡萄基地的事现在是什么情况?” “所有的手续全办齐了,大家筹的款项也到位了。现在入冬了,地里的活不好干了,计划明年一开春举行奠基仪式,到时候您老家可要给我们剪彩” 蔡丽围着围裙,坐在边上一边喝茶,一边笑着说道。 夏建不禁抬头又看了蔡丽一眼。灯光下的蔡丽面带笑容,一脸的开心。虽说三十多岁的蔡丽脸上已有了鱼尾纹,但是仍然不失她的漂亮。和高伟的一段婚姻让她陷入了多年的苦难生活,这些年总算是走了出来。 “哎!夏总,人家蔡老板跟你预约前年剪彩的事,你怎么不吭声” 一旁的关婷娜轻轻的碰了一下夏建,笑着提醒他道。夏建这才回过神来,他哈哈一笑说:“没问题,不过这露脸的活我可从来都不喜欢干,但是老同学的事,我肯定得参加” 蔡丽听夏建这么一说,自然是非常的高兴。吃完了面,蔡丽看夏建心情不错,便自作主张的拿出了一瓶上好的白酒。可夏建推辞说他要开车。没想到关婷娜却呵呵一笑说:“你们三个人喝,这车我来开” “关总!你是知道的,我们搞财务的人从来都不喝酒,所以车我来开,酒你们三个人喝” 一直很少说话的陈兰最后发了话。关婷娜看了一眼夏建说:“那好吧!这酒我喝,那车你来开了” 这样一来,蔡丽又让上了两盘凉菜,三个人便坐在小院里喝了起来。小酒助兴,三杯酒下肚后,蔡丽和关婷娜两人的话也随之多了起来。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可这两个女人往这儿一坐,这话便说了个没完没了。女人之间说话,夏建一般都是坐在边上听,这就是他的最大特长。还别说,听女人说话,有时候也能感悟到人生的一些道理。 当一瓶白酒见底时,忽然之间寒风骤起,夏建不由得站了起来。他有点紧张的说:“这天不会下雪吧!如果真下一场雪,那我可能要耽误大事了” “不至于,这么大的风哪会下雪,实在不行,你坐火车,如果连火车都停了,你去了之富川市也动不了” 关婷娜说着也站了起来。说归说,可这风越吹越大,而且非常的怪异。 夏建皱着眉头对关婷娜说:“赶紧给各部门经理打电话,全部到各自的项目上去检查工作,尤其是青山县楼盘项目,一定要确保安全” 夏建说完,转身就朝外走。关婷娜一边打电话,一边和陈兰紧跟着追了出来。 这风也太大了,把饭馆的厚布门帘都吹起了老高。吓得吃饭的客人惊叫声一片。夏建胆子大,硬是迎着风走出了小饭店。他一边跑,一边便打开了车门。 这么大的风,夏建那还敢让陈兰替他开车,再说了,他喝了那么一点酒根本就不会影响到他开车。 等关婷娜和陈兰一上车,夏建便开着车直接去了东林大厦。一路上狂风四起,吹的马路上的垃圾满天乱飞,看着有点吓人。 夏建双手紧握着方向盘,把车速保持到了一定的速度。他心里清楚,这么大的风,最容易引发交通事故。不过还好,他们总算是安全的到达了东林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