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1370章 汉剑

    这会是22号傍晚的点多,距离张楠等人给开-封方面提建议也就才过去四天四夜、96个小时,案子就破了!

    速度不慢,能算很快!

    这会张楠正坐在帐篷门口,把玩一柄从其中一座单于墓内出土的汉剑,听到这话,问道:“人都抓住了”

    刘成军在边上一张放着的帆布椅上一坐,笑着道:“其实昨天破的,到现在就抓了个,去开-封的4名主犯都已经落网,69件文物全部追回。

    有点险,其中54件都要往机场送,用其他外包装伪装空运,要是再晚上一天就到羊城了。

    其他相关的同伙还有几个在逃,很快就会发出通缉令,那边就是再来个电话先感谢一下,还说要给奖金和证书……”

    听他说的起劲,很快就清楚了破案经过:案件侦破还算顺利,“武大教授”就是“陈纳德”,“买车”、几次博物馆踩点都露过面,在东京大饭店住的时间还挺长。

    根据那三处工作人员的回忆,肖像画专家给这几个窃贼都画了模拟像。

    而在武-汉,疑犯有可能的居住活动范围一圈,一群人加班加点按照户籍、圈定区域内驾驶证登记地址筛选,一天不到功夫就找出了重点怀疑目标:驾驶员本就不多,而这会有汽车驾驶证,却又没有相对正规的工作单位、喜欢游手好闲的人少得像熊猫!

    熊猫不多,传真过来的画像中的其中一人又与嫌疑人照片有个四五成相像,错不了了!

    于此同事,空军方面的调查也有了结果,车牌的来源被掌握。

    无形的大网布下,但没有第一时间就进行抓捕,而是对嫌疑人和嫌疑人妻子进行了全面的监控,很快就锁定了与其有联系的另外几名嫌疑人。

    然后…

    在其中三名嫌疑人打算开车离开其中一人住处时收网,在车上就当场查获做了外包装掩饰的54件被盗文物!

    立刻突审,其余15件被盗文物也在其中两名嫌疑人与其亲属家中分别起获,但还是有同案犯暂时漏网。

    不过那几个中只是有人提前去了羊城,还有个是因为与案件无关的原因,前一天跑北方的东山省去了。

    所有案犯全部落网只是时间问题,这下开-封警方再来个感谢电话,还邀请这边帮助破案的同志和国际友人们在有空时去豫省、去开-封做客,警方做东!

    不管会不会去,这就是个需要摆出的姿态,华夏是礼仪之邦,礼多人不怪嘛。

    其实前两天就来过感谢电话,张楠也接了,大家客气客气几句,顺便张楠还说了这事就不用按照事实宣传了,他和他的人可不要这个功劳。

    如果一定要做必要的宣传,就将这些功劳给老专家们,还有给没日没夜连续奋战的警察同志们就行。

    他,怕麻烦。

    ……

    没有多纠结于那起几千公里之外的盗窃案,张楠如今对戴手套握在手中的这柄汉剑更感兴趣!

    这是一柄钢剑,中碳钢,甚至是接近高碳钢成份的汉玉具剑!

    配饰华美,木制上黑漆的剑鞘完整,甚至还有光泽!

    全剑的长度达到了105公分,但剑茎只有15公分长度,上头缠绕的麻线都还完整无缺!

    这外形和上辈子21世纪仿制的那些个“汉剑”大不同,那些仿制货的剑茎一般都要长得多、能双手握持,明显受到了小鬼子的日本刀造型的影响。

    仿制“大家们”是在瞎胡闹,真正汉剑,要长度一米二以上的超长剑才会使用可双手握持的长剑茎。

    至于一米左右的长剑同更短的汉剑,百分百是短剑茎!

    为啥

    汉剑是军队用的,就算张楠手上这柄玉具剑是柄礼剑,将那些个玉质配件换成铜或铁的,立刻就能上战场破甲、把人桶个对穿!

    要不在乎这些浮雕精美的玉配饰有可能破损,现在它就能杀人!

    汉军作战,长剑是要同盾牌或可攻可守的钩镶配合使用,一般采用重刺击的杀敌技术,根本不可能双手握剑。

    大规模军队作战甲胄重要,盾牌一样重要,又不是小鬼子的战国时期,一帮三寸丁双手握着打刀、太刀群殴。

    没盾牌

    你以为你是战神级别战斗力爆表、据说有资格单挑、大部分时候在指挥岗位的吕布呢,还是赵云

    张楠真是喜欢手上这柄剑,外饰精美,剑身宽度.5公分不到点,结构好,剑身还是威严的八面体身,剑刃由宽变窄,在靠近剑尖部分有明显收腰,造型看着就舒服。

    这剑身收腰是为了减少剑身前部的重量,使重心后移,这和上辈子那些仿制的“汉剑”老喜欢重心前移、适合斩铁钉的设计有非常大的区别。

    汉朝的剑不是拿来做砍铁钉、砍铅丝表演的,要是重心太靠前,手酸。

    汉剑在汉时军队中是拿来杀人地位,不是表演的道具!

    使用时间还长,西汉早期就不用说了,西汉中后期直至东汉前期都是环首刀、汉剑并用的阶段,到了东汉中后期环首刀才逐渐取代汉剑成为战场主流。

    有个问题:汉代铁剑、钢剑不都成烂铁条了,张楠这个挑刺的家伙还会有兴趣把玩

    原因是这柄汉剑不仅仅剑鞘、剑茎部分保存完整,连剑身上都几乎没生锈!

    八面体剑身是偏暗,但仔细看,都能看到剑身上流云一般的花纹,这是百炼钢。

    至于如何能保存下来,因为这剑外头原本有剑匣,剑匣被放在棺椁内,大概是那边区域的土质原因,那座墓的木制棺椁都还没彻底腐朽完。

    更重要的是:剑身被几层细麻布裹着,而细麻布外头包着厚厚一层应该是加工过的松脂一类的物质。

    或许是某个汉朝皇帝将这柄玉具剑赏赐给了匈奴单于,而单于身边的人不知道从哪个汉人那边听说来用松脂、蜡能防止钢铁锈蚀,就用这办法将单于的心爱之物给裹了起来。

    今早才出土,张楠是要立刻看颜色已经变黑的树脂壳子里有什么,那就给弄开:剑鞘一出来…

    没抓瞎,立刻往上抹橄榄油,至于这剑身,用的是保镖们带着的枪油。

    是纯粹保护钢铁不生锈、保证润滑的中性枪油,不是擦枪油,后者可是有很强腐蚀性的。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