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28. 魔高一丈

    原本崇尚科学的人们被撒旦蒙蔽了双眼,宗教的狂热再次于末日袭来,印度神话的龙和中国传说中的不同,它们通体黑蓝,沉睡在污水之下。

    这艘豪华游轮上的乘客,显然也心有余悸。

    面对神踪鬼影的未知生物,哪怕疑点重重,他们也愿意为了这一系列的恐怖事件冠以海妖杀人的头衔。

    因为,谁也解释不了,那一个个连环惨死的,几天前还在自己面前谈笑风生的冤魂。

    “如果真是娜迦杀人,我想它们绝不会比人类更加繁琐,书中形容它们,是噬魂夺命的海中怪兽,那么按照仪式杀人却不吃掉,则是和传说正好相反,格格不入!凶手就是利用了我们队未知的恐惧以及敬畏,也巧妙的利用了这船上一些很难引人注意的道具,成功了除掉了对她而言危险的所有人。”

    牧凛走到洛氏集团的骑士雕塑旁边,指着雕塑手上冰冷而锋利的长剑说道:

    “当我们发现李钟硕的尸体后,几乎所有人心里,都有一个无法解释的疑问,那就是,什么力量可以把一个人从医务室掳出,然后高高举起,用力戳穿在剑刃上呢?李钟硕身高体壮,况且过道里和身上还留有湿漉漉的条状痕迹,这不由得把人代入那本洛铃小姐笔迹中提到的娜迦祭祀死亡方式上面。可是这天底下哪有什么妖物杀人,其实最简单的真相就在这艘邮轮之上,只是我们太过害怕,根本没有深入的去想。”

    他说着望了望九狗儿。

    九狗儿笑着点了点头,接过话茬道:

    “牧小哥说的一点也不错,刚才我去了楼梯另一端的救生舱,那是一个我们很少靠近的区域,我进去之后,看见的场景就像牧小哥预料的那样,救生筏泡在浅浅的水中,东倒西歪,没有固定的漂着,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这里面,少了一样重要的东西。”

    “我知道了!”杜连娟夸张的叫了起来,“是绳子对吧!我曾经帮忙捆过其他邮轮上的救生舱的,那一个个充气皮筏,都必须用粗绳子相连,不然就到处乱飘,紧急时刻没有办法让游客快速上船!”

    九狗儿眯起眼睛笑而不语,他走到拐角处,把一捆绳子扔给牧凛,“牧小哥,下面就是你的时间了。”

    牧凛点点头,他捡起绳子的一端,说道:“童,你来假装一下死者。”

    牧童配合的躺下,其余人都好奇的凑过来看着,除了面色煞白的洛兰。

    牧凛把绳子穿过牧童的腰部系了一个活结,绳结一共三道,牢牢的捆住了李钟硕的身体。

    “我们都以为李钟硕是被扔向剑刃而被刺穿身体,可其实这个地球本身就赐予了我们一种叫做重力的武器,所以,凶手只需要找一个比雕塑更高的位置,将李钟硕平放,然后让他迅速下落,就可以造成他死于“穿心海柱”的假象!”

    说罢,牧凛走到雕塑旁边,开始攀爬飘荡着洛氏集团标志的蓝色旗帜的旗杆!

    天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苏樱雅暗暗跺脚,如果想到了这一步,后面的疑问似乎都迎刃而解了!该死,就差这一步!

    因为旗杆时需要工作人员定期检查更换的,所以上面有浅浅的凹凸铁块,就是为了能让工作人员轻松攀爬,不一会儿,牧凛就爬到了旗杆顶端,把同一段绳子套进旗杆的动滑轮里,然后返回了地面。

    “我曾经怀疑过,只有一个强壮的男人,才可以把李钟硕拉至半空,但是因为这个栏杆上的动滑轮构造,人在地面拉动的时候,只需要使出李钟硕体重的四分之一,就可以轻松的把这么一个大男人,拉到离海的半空中!”

    牧凛拍拍杨伟祥,说,“小杨,你来试试,别怕,用点力气就可以,只不过,拉一点高度可就要把你牧童哥哥放下来了,他虽然武功高,但也不想尝试穿心海柱哦!”

    “哥,你又拿我做实验!我啊啊啊啊啊”牧童的抱怨还没有说完,杨伟祥早已迫不及待的上前狠狠一拉!别看这瘦小的身板没什么力气,在动滑轮的帮助下,牧童瞬间被拉的离地升起了足足两米!

    众人看到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

    “好了小杨,把你牧童哥哥放下来吧,这船本来漂在海上就晃晃悠悠的,你在让他在半空乱荡,他可要吐出来了。”苏樱雅笑的花枝乱颤,一边不忘调侃在半空中张牙舞爪的牧童。

    杨伟祥一副没过足瘾的模样把牧童放下到地面,这时牧凛问道:“小杨,你还记得,你在医务室被凶手袭击的时候,看见的场景吗,当时你是怎么说的?”

    “我就是说,我在被凶手敲击脑后之前,看见了墙上有一个人影,那人影身上好像缠了很多触手,长得很像娜迦海妖!”

    牧凛没有说话,只见他抄起地上的长长的绳子,在自己上身上套成一圈一圈的样子,小杨的眼睛,一下子睁得老大!

    “对!”他惊呼起来,“就是这样子!我看到的,就是这样子!”

    “这下各位明白了吗?”牧凛说,“当时杨伟祥看见的不是什么九头蛇乱舞的海妖,而是因为绳子太长,只有把它一圈一圈绕在自己身上的洛氏集团二千金,洛兰小姐!”

    洛兰紧闭双眼,她仍然背对着众人,宛如一尊石化的雕塑。

    “那时候我们人人自危,因此你的男友在你的指使下在我们所有人的面前演出了一幕巧妙的调虎离山之计!”

    牧凛乘胜追击,不留余地。

    “卫阳假扮的黑衣人故意弄出很大的动静,引得我弟弟牧童紧紧追击,所有人都跟着声音的发出地向船舱另一边的深处跑去,这就留给了你绝对的作案时间和空间。你先是到救生舱拿出一捆绳子缠在自己身上,因此有一部分皮划艇脱离了舱案,你来到医务室趁着小杨昏昏欲睡,拿起桌上的烟灰缸把他从后面直接打晕,随后,因为李钟硕昏迷不醒,但是体重很大,于是你用绳子在他身上打结,然后拖着他一路来到甲板,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他的身上就那么多条状湿痕,而通道的地下,也像是万蛇爬过!最后,你用我刚才所演示的方法,把他吊到半空并且开始抖动绳子,李钟硕的身躯就会在空中因为作用力而左右摆动,像一个钟摆一般。当他的身体正好摆动到雕塑的上空,你松开绳索,可怜的李钟硕在昏迷中自由落体,最后被直接插穿,惨死在剑刃之上!”

    “这这也太过匪夷所思了!”孙常月拍摄着牧凛的推理镜头,不禁低声嘟囔了一句。

    牧凛转过身,他走到洛兰面前严声说道:“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你的?”

    “嗯。”洛兰始终低着头,轻轻的发出一个嗯字。

    牧凛指着地面说道:“你的欲盖弥彰,让我一下子注意到了你,也许别人觉得那只是一个意外,但在我看来,那是一个十分不自然的动作。”

    究竟是什么呢?潘娆看着牧凛的身影,他好像总是能捕捉到别人看不见的时刻?

    “我当时就非常奇怪,这个黑衣人逃跑的路线太过诡异,根本就是在最远的船舱绕了一大圈,然后又回到了离前甲板比较近的位置。当然,猜出黑衣人的身份就是卫阳之后,一切的不可思议就都解开了!因为卫阳所跑的路线,一开始是想让我们跟着追,以至于远离洛兰的作案现场,而绕回近处,又是为了洛兰能及时出现,不至于作案后跑很远最后出现而引起怀疑,而正好这时候洛前夕董事长和杜连皓也出现的非常晚,杜连皓先生甚至浑身大汗,这无疑是正中了凶手下怀!洛兰和卫阳正好借机把怀疑转移到了杜连皓的身上。”

    “你说的这些是不错,可是你还没有解释为什么你会开始怀疑洛兰呢?”苏樱雅认真的问道。

    牧凛微微一笑,“你还记得,洛兰出现的时候,九狗儿前辈说了些什么吗?”

    哈?我?九狗儿突然被提到了,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记得啊!”苏樱雅的记忆力不是一般的好,她有模有样的学着九狗儿的声音说:

    “我刚才出来的时候,洛兰小姐刚好摔了一跤,所以我才问候她的手没事吧,毕竟是个美人儿啊~~”

    大概就是这样!牧凛打了个响指,“九狗儿前辈,虽然你身经百战,但是这回,你可是被女人彻彻底底的利用了哦?”

    九狗儿一脸懵圈,他耸肩说道:“愿闻其详。”

    “很简单,当时洛兰杀死李钟硕之后,卫阳也正好快要把我们引回距离洛兰房间较近的走廊。洛兰慌忙回房间换上了拖鞋,把头发散下来假装是刚刚从床上起来的模样,可是她即将出门的时候路过镜子,才意识到了一个她之前疏于考虑的一个严重问题!”

    “什么问题啊!”热心听众杨伟祥提出了疑问。

    牧凛从容的解释着,眼神却犀利得像一把利剑!

    “那就是,因为救生艇长期没有使用的缘故,那些绳索上面,都已经沾满了灰!”

    啊!潘娆明白过来,原来是

    “没错,洛兰小姐在镜子中看到自己身上早已经脏了好几块,这么明显的污渍会马上暴露她刚才根本不在床上睡觉的真相!于是,她急中生智,走出门的时候,用余光瞥见九狗儿前辈正好在她身后循着黑衣人逃跑的方向赶来,她就将计就计,顺势摔倒在地,趁机沾上一些地面的灰尘,又让九狗儿过来扶她起身,用女人柔弱的外表,巧妙的利用路过的九狗儿前辈替自己解释了身上黑一块会一块的痕迹!!其实那根本不是什么摔倒弄脏的,她的手上那些擦伤也不是摔倒不小心碰的,而全部都是她在面目狰狞的杀人时,被老旧的绳索所磨出来的,铁一般的证据!那睡袍只要拿到法医那里去做一下检验,立刻就能找到绳子上残留的纤维,这就是,洛兰小姐,你逃脱不掉的,天网恢恢!”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