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杀念

    二老爷秦修远的书房就在外院东跨院,与秦槐远的书房一墙之隔,

    此时,二老爷、三老爷、宇大爷和寒二爷,都聚在此处听小厮的回话。

    小厮仔细的将方才秦宜宁是如何训诫下人的,又都定了什么规矩原意不差的说了一遍。

    二老爷、三老爷听的不住的点头,待到让人退下,二人不约而同的长出了一口气。

    “大哥果真眼光独到。这安排,甚好。”

    秦寒笑着道:“是啊,大伯父果真有先见之明。我方才就说父亲的担心是多余的,四妹妹是个精明厉害的人,这番部署,府里不说密不透风,可也能杜绝不少的麻烦,总好过于咱们管了外头顾不上里头,有四妹妹坐镇内宅,不说一定会将内宅管理成什么样儿,至少不会做出蠢事来。”

    “正是如此。”三老爷也道,“这样一来,就不必担心内宅里坏事了,有宜姐儿来当家,咱们也能省一些事。”

    二老爷点点头,不免担忧的道,“也不知皇上会否问责大哥,真想不到,大周竟然这么快就撕毁了和谈,翻脸比翻书还快,那个廉盛捷在咱们大燕好吃好喝,又有美女作伴,皇上一心想与大周交好,自然是竭力的招待,当真是将廉盛捷奉为上宾,想不到他前脚将最后一笔赔款带走,后脚忠顺亲王就打过来了。 ”

    “这也都是无可奈何之事,不是你我所能控制,我现在担忧的是大伯父。皇上那个性子咱们都是知道的,姓逄的又几次三番表现出对四妹妹的特别,我就怕皇上会迁怒……”秦宇担忧的道。

    秦宇的话,说的在场之人无不蹙眉沉默。

    他们其实都很怕。

    因为定国公府一家被灭,那血腥气仿佛还没散尽呢。

    “皇上素来喜怒无常,并非你我所能左右的,若真的就是那样,咱们也没有别的办法。定国公府厉害不厉害?还不照样被伤了个措手不及,可惜了孙家的大好男儿。”三老爷一想到孙家的惨状,心里便是一阵悲凉。

    秦寒也道:“还有父亲,您如今刚坐稳了户部右侍郎的位置,若皇上真的动怒迁怒了咱们家,恐怕父亲此番好容易得来的升迁也会付诸东流。”

    提起这些,谁又能比二老爷更郁闷?

    可时局如此,他们又能如何?

    “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能保得住性命都要感谢上天眷顾,我怕的不是什么官位能不能保住,最怕的就是咱们家人的性命也不保。大哥在宫中还不知情况如何,咱们在这胡思乱想也无用。还不如现在各自回房,告诉家里的女眷,要听从宜姐儿的安排,好歹撑过这一阵难关再说。”

    “二哥说的是。”三老爷赞同的点头。

    爷们几个商议着,便命人去宫门外候着,等秦槐远的消息。

    二老爷、三老爷则是各自回了各自的院子,将妻儿都叫到了身边,好生的告诫了一番。

    有些话,说出来会引起女眷们的恐慌,是以二老爷和三老爷的话都没有说的太透。

    可山雨欲来之感,还是萦在了每个人心头。

    大家都知道,这个时候若不警醒一些,怕就会引来杀身之祸,是以对于秦宜宁掌家一事的不满,也渐渐被惊慌所取代了。

    %

    兴宁园中,松兰与秦宜宁仔细回了从二房和三房的得来消息,最后禁不住的夸赞:“想不到二老爷和三老爷都如此通透。”

    “那是自然的,二叔现在好歹也是正三品的朝廷大元,头脑自然不会不清楚。三叔更是能将买卖做的那么出色,必定是个聪明人,若论审时度势,他们本就厉害,再加上这些年的阅历,眼下的事他们看的更清楚。”

    “是啊,外头人说起秦家人,谁不跳大拇指称赞一声?三位老爷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尤其以侯爷为最。”一旁的秋露道。

    秦宜宁闻言便微笑。

    看着外头暗淡的天色,秦宜宁的心也越发悬了起来。

    “咱们派出去的人还没等到父亲的消息?”

    “没有。侯爷一直没有出宫,启泰现在也在宫外等着,干着急呢。”

    秦宜宁闻言,只得点点头。

    一颗心就这么悬着不上不下的,秦宜宁真恨不能直接冲进宫里,将昏君和妖后宰了算了。没有了他们,秦家的危机可以说能解除掉一大半,而且杀了他们也算是为了大燕百姓除害。

    秦宜宁的面色渐渐阴沉下来。

    她是第一次如此明显的动了对昏君和妖后的杀念。现在她有些能够明白外祖母的做法了。

    她全家的性命都被握在了昏君和妖后的手里,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实在太让人难受,秦宜宁宁可自己是那把刀,就算这想法是大逆不道!

    秦宜宁眯起眼来,长夜漫漫,她反倒越想越精神,有许多想法在脑海中渐渐成形。

    她手中握着的牌虽算不得好,但是也足够她奋力一搏了。

    或许她的反叛之心天地不容,可那又如何?

    她只当自己是在谋划着为民除害!

    夜深人静之时,孙氏已经疲惫的睡下了,秦宜宁守着一盏绢灯,即便怀里有柔软可爱的二白,身边又有贴心的婢女陪伴,只要秦槐远一刻没回来,她就一刻不能放心。

    她只能安慰自己,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而这个自我安慰的法子,到了次日清晨便用在了老太君的身上。

    次日清晨,秦宜宁才刚起身就被老太君派人来叫了去。一进门,就见秦嬷嬷等候在屏风的这一边,对秦宜宁使了个眼色。

    秦宜宁眨了眨眼,了解的点点头。

    绕过喜上眉梢的插屏到了里屋,径直走到老太君身边屈膝行礼:“老太君。”随即接过大丫鬟吉祥手中的抹额,服侍老太君戴上。

    老太君蹙着眉,“宜姐儿,你父亲昨儿一夜没回来。到如今也没传来消息。我才刚问你二叔,你二叔也说还没得宫里的消息。你说皇上找你父亲去到底是要做什么,会不会,会不会……”

    老太君说着,眼泪便开始在眼圈里打转。

    这个时候,什么利益,什么权利,在老太君心里都不如秦槐远的安危要紧,她已经不在乎是谁来掌对牌了,她现在只希望儿子能够平平安安的回来,还如从前那般,围绕在她身畔。

    秦宜宁忙抽出帕子来给老太君拭泪,安抚的道:“老太君就是太疼我父亲,所以才会关心则乱。这个时候,没有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老太君也听说外头的事儿了吧?”

    “嗯。”老太君点点头,眉头都因蹙眉而皱成了一个川字,“那么多的流民涌进来,今年本就赶上了干旱,外头又闷热的很,流民没处住没处吃的,安置都是个大问题。”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