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二百零一章 我会等你

    她自然是知道他的过去的,在这个人蛮横霸道的闯进她的生活,而她发现自己也并不讨厌,甚至不想拒绝之后,她便多方打探了他的过往,知道他当初是被迫从军,也知道他在外祖家的保护下长大。

    只是,外祖父开饭馆也不代表逄枭就该会下厨啊。这个高大的男人素来霸道强势,说他会谋算、会杀人她都相信。可她完全无法想象出这人下厨会是什么样。

    逄枭拉着她到了后头的厨房,才刚到门前,就已经闻到了一股特别的香味。

    “这是牛肉?”

    “嗯。天气热,我提前预备下了牛腱子煮了汤放凉了,待会儿你常常我煮的凉面。”

    说话间二人进了灶间,秦宜宁便看到案板上已放了个陶盆,里头是一块和好的面。

    逄枭拿陶盆舀水洗净了手,掀开大铁锅的木盖子往里头填了水,就笑道:“你等下,灶火都是现成,马上就可以吃了。”

    他将面团放在案板上,有力的大手三两下就将面揉的结实又劲道,随即将面搓成了条状,一手捻了一边,双臂一抖,面便被抻长在案板上打出“啪”的一声响,一股变成两股,两股变成四股,四股变作八股……

    秦宜宁依在灶间门口看着逄枭利落的拉面,最后眼见着他那双大手将面抻成了均匀的细条。

    锅中的水已经烧开,逄枭便将面掐了首尾,将均匀的细条下了锅,翻滚的沸水在面下锅后安生下来。

    逄枭用长勺搅了一搅,随即预备好了两盆凉水备用,又取了黄瓜和梨子洗净,麻利的切成了均匀的细丝,从锅里捞出一块已经晾凉的酱牛肉切成薄薄的片,又切了几片西瓜备用。

    秦宜宁发现,逄枭做事手脚很是利落,刀工也极好,显然是从前常常做,还真有几分大厨的意思。

    不多时面已煮好,他将面过了两遍凉水,分别盛在两个粗糙却干净的陶碗里备用,将一早镇在井水里的陶盆端了出来,里面是已经调好了味的牛肉凉面汤,逄枭将汤里的葱段和姜片挑出来,将面汤浇在面上,将黄瓜丝、梨丝均匀的摆上,又将切成三角形的西瓜片和牛肉片码在了另一边,最后撒了一些香菜和芝麻,就笑着将面放在了外间的桌上。

    “快来,尝尝我的手艺。”逄枭笑吟吟的将筷子递给秦宜宁。

    秦宜宁这时早就被逄枭麻利的手法,以及面前这碗色香味俱全的凉面震住了。

    粗陶碗里拉面细致均匀,汤汁清香扑鼻,汤色透亮,碧绿的黄瓜丝,雪白的梨丝,和着红色的西瓜片,以及肉筋适宜细腻的牛肉,组合在一起只看着便觉得有食欲。

    秦宜宁尝了一口面汤,入口清爽,丝毫不见肉类的腥气,却有一种混合了蔬果和酱牛肉的清香。

    吃一口面,有劲道又不会觉得太硬,且细细的面很是入味。再吃一口黄瓜和梨子,又吃口西瓜再喝口汤,秦宜宁觉得夏日的燥热和暑气,都在这几口面里消减了,不知不觉她就连汤带面的吃下了半碗。

    逄枭一手捧着大一号的陶碗,拿了筷子往嘴里扒面,还不住的越过碗沿观察秦宜宁,见她虽吃的秀气,却眉眼弯弯很是喜欢的模样,心里也越发的高兴。

    秦宜宁这段日子跟着家里的事焦急劳心,加上夏日炎热,平时都不大有食欲,这顿是她吃的最饱的一顿,不过陶碗太大,她还是没吃完。

    逄枭见她剩下了半碗,就放下自己的空碗,问:“怎么?面不合胃口吗?”

    “不,味道很好,我很喜欢,只是吃不下了。”秦宜宁双眼亮晶晶的看着逄枭:“想不到你的厨艺这样好。”

    “这不算什么,时间紧张,只好随便煮面糊弄你。下次得了闲,材料也齐全,我给你做点好的吃。”

    逄枭很自然的端过秦宜宁剩下的半碗面,西里呼噜的吃了起来。

    秦宜宁抬起要阻止的手就停在了半空,“那是我吃剩下的……”

    逄枭放下碗,笑道:“那怕什么的?你吃西瓜吗?才刚一直镇在井里,还凉的呢。”

    起身取了菜刀,几下就将西瓜剁成了几块,回头看了看坐在条凳上美的像一幅画似的秦宜宁,他又多切了几刀,将大小正合适秦宜宁咬的一块西瓜递给她。

    “多谢。”秦宜宁双手接过西瓜,咬了一口,今年天旱,沙瓤的西瓜极甜。

    逄枭岔开腿坐在秦宜宁对面的条凳,一边大口吃瓜一边看她,嘴巴塞得满满的,鼓着腮帮子还不忘了对她笑。

    秦宜宁的心情不知为何就变的特别轻快,被他这样好胃口引得自己也多吃了两块。

    饭后,逄枭打了一盆水让秦宜宁洗手,自己用她洗过的水洗了一把脸。

    秦宜宁在一旁看他这般,当真有一种他们是一家人,只是寻常庄户人家的错觉。

    逄枭擦脸,鬓角的头发打湿了,被他随意的往后撸了一把,笑道:“宜姐儿,你觉得我的厨艺还行?”

    秦宜宁点头,认真的夸赞道:“你的厨艺极好,比我们家的厨娘还要厉害,与你相比,我就差得多了。实不相瞒,到现在我做的比较好的就是烤肉,因为以前经常吃烤的,后来回了府学了一点,也只是勉强能入口。”

    逄枭笑了起来:“不怕的,你不会也不打紧,以后我来煮给你吃啊。”

    秦宜宁被他的笑容感染,一个“好”字差点脱口而出,随即明白了他这话的深层含义,脸上腾的红了起来。

    这个男人肯冒险来看她,对她从来不摆王爷的架子,对她关怀备至,肯吃她的剩饭,肯用她洗过的水,他们这般就像是一家人,她这辈子与他,可能真的要拴在一起了。

    转念一想,她的名节在外人看来早都给了这个男人,再说他们亲也亲了抱也抱了,她还真的只能是他的人。

    就算不考虑这些,他几次救命之恩要报答也很难。

    秦宜宁越想脸上越红,就连脖子和耳朵也都红透了。

    逄枭见她这样禁不住笑着一把将人搂在怀里,“我们宜姐儿是怎么了?难道是被煮熟了?不然怎么都红了?”

    秦宜宁噗嗤一笑,捶了他一把,“说什么呢,我又不是虾子。”

    “不是吗?让我尝尝。”逄枭就笑着作势要去咬她的脸,被她轻笑着推开了。

    “别闹了。不是还有正经是吗?”

    “不急,既然知道那些铺面的来历,做生意就容易了。咱们好容易才见一面,下回见面还不知要多久呢,我又没法子总来看你,战事日益紧张,我就更不好来了,你再让我多抱一会儿,好不好?”

    这人说的是什么话啊!简直是没羞没臊!

    “这是做什么,咱们又没成婚呢。”

    “这么说,只要一成亲,你就可以任由我为所欲为了?”逄枭凤眸晶亮的看着她。

    秦宜宁愣住,挣扎都忘了,半晌方道:“谁,谁说要嫁给你了。”

    “啧啧,我们宜姐儿真是个坏人,吃了我的面,还吃了我的豆腐,难道还想赖账?”

    “我几时吃豆腐了!”秦宜宁瞪圆了眼。

    “还说没吃?你看,我舌头都被你咬破了!你如今翻脸就想不认人了?我的名节都毁在你手上,你若不肯对我负责,那我怎么办。”

    秦宜宁双手推着他的胸口,无语的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

    这人没羞没臊起来,真是让她叹为观止。

    “真该叫你手下的兵都瞧瞧,他们的王爷耍起赖皮到底是什么模样。”秦宜宁最后也只是嗔了一句。

    逄枭爽朗一笑:“你当军中的汉子就都是糙汉子?他们背井离乡的出来打仗,亏欠的最多的就是家里的老娘和老婆,咱们北方的汉子又多憨厚爱家,别看他们在外头一个个小老虎似的,回家见了婆娘就变成猫,一个比一个惧内,我这样的还算好的呢。”

    秦宜宁瞠目结舌的道:“难道你们虎贲军专门培养惧内的汉子?你这样还算好,他们回家难道进门就要跪黄豆粒的?”

    逄枭没回答,只是低着头含笑看着她。

    秦宜宁眨了眨眼,忽然意识到自己都说了什么,羞得“哎呀”一声惊呼,低着头捂着脸。

    “宜姐儿终于肯将我当成你男人了?”逄枭愉悦的低笑出声。

    他的笑声就在耳畔,震动的她的心都跟着颤了起来。

    他嗓音低沉磁性,直激的她满脸紫涨,恨不能挖个坑埋了自己,唇角却怎么都抑制不住的往上扬。

    “傻丫头,你记着,我逄之曦对谁使诈,对你都不会。是爷们的一个吐沫一个钉,我说了要娶你,就一定会娶你,横在你我之间的问题你都不必想,什么国仇,什么家恨,我若是连这些事儿都平不了,还拿什么脸来娶你?你只管在这里安生的等着,知道吗?咱们俩的好日子还在后头。”

    逄枭说着,在她的额头虔诚的落下一吻。

    秦宜宁安静的靠在他的肩头,乖巧的点头:“我知道。”

    逄枭又吻她的发顶:“你要相信我,要等我。”

    “好。我会等你的。”

    我会等你,不论未来将会如何。这一次,不谋划,不算计,不计较国仇家恨,就只相信你。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