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告御状

    “解释?我不听你解释!你如今长大了,主意多了,心思也深了,就不将我一个老太婆的话放在心里,你富贵了,飞黄腾达了,倒是原来那些好的品性给丢了!做官儿做成这样,我到宁可你就是个厨子!”

    马氏将鞋丢在逄枭身上,别开脸去,“我平生最厌烦的就是你这种始乱终弃的,要搁在早些年,我这脾气的不将你一脚踹死都算你长得比旁人结实!”

    逄枭捧着马氏的一只鞋,见外婆终于不揍他了,暗自松了一口气。

    “外婆,您消消气儿,这次是我和宜姐儿故意演的一出戏。”

    “又是故意?”马氏闻言有些怔愣。

    逄枭点点头,低声道:“这两日着实发生太多事,圣上设局要害我,还是宜姐儿帮我想到对策才让我安安稳稳度过一劫,不但没有任何损失,还平顺的入了阁,做了英武殿大学士。我心里对她既敬又怜,哪里会始乱终弃?只是她家里出了一些事……”

    逄枭将秦家人被绑架,匪徒以秦槐远夫妇为人质,逼迫秦家人送秦宜宁入宫选秀的事说了。

    姚氏和姚成谷都听的面色沉重,他们素来心思深沉,已隐约猜出了一些端倪。

    “这是……唉!这叫什么事儿啊!”马氏几乎捶胸顿足。

    好好一个外孙媳妇,模样品性出挑不说,还得逄枭的喜欢,更要紧的是聪明又孝顺,她真是怎么瞧都顺眼,谁承想,竟会闹出这样的事来!

    “宜姐儿是个好孩子,知道为家族着想。”沉默了半晌,姚氏摸了摸逄枭被揍的肩膀和手臂,“你也别太难过了,那是没有法子的事,宜姐儿有自己的苦衷,你也不能不为了大局着想,大福,该放手的就放手吧。”

    虽知道母亲是好意,可听见姚氏这样说,逄枭的心里还是堵得慌。

    “娘,我们之间不会这么结束的。”逄枭说的十分笃定。

    姚氏惊愕的道:“你不要执着了,以宜姐儿的容貌品格儿,只要参选,中选是必然之事,若是圣上喜欢她,难道你还打算冲冠一怒为红颜?你不要命了!”

    姚成谷也是想到了这一层,烟都没心思抽了。

    马氏却道:“你要真有胆子冲冠一怒为红颜,也算你是条好汉!”

    “娘!”

    “孩他娘!”

    姚成谷和姚氏都惊呆了,不约而同的拔高了声音。

    马氏看了看逄枭,又看看那狐狸一般的爷俩,叹了口气:“你们爷俩就是心思深沉,顾虑的多,想的也多,可人活一辈子,不就是活个自在吗?当初我若是也像你们这般计较得失,我会跟着你个没啥本事穷的叮当响的穷小子过日子?”

    姚成谷摸了摸鼻子,低声嘟囔道:“难道不是因为你爱吃我做的菜?”

    马氏一拍桌子,杯盏都被震的一阵乱响,“我若是跟个达官显贵,多少山珍海味吃不得?”

    马氏揪着逄枭的领子,道:“你别学他们似的,顾虑这个,顾虑那个,那还能做成什么事?”

    提着逄枭的衣襟让他侧坐在炕沿,马氏语重心长的道:“人这一生的时间,你瞅着觉得很长?其实眨眼就过去了!趁着现在有这个心,也有这个力,喜欢的就去争取,想做什么就尽力去做!”

    “你也不要担心我和你外公,更不用担心你娘,反正咱本来也是泥腿子,大不了就一切从头来,回去种地倒还落个轻松呢,怎么活不是活啊,不过你就记住一点,最好的猎人都是最懂得把握时机的,你不能用蛮力,记住没?”

    逄枭听着马氏的话,心中着实触动。

    马氏的道理,以逄枭的头脑未必不懂。可是越聪明的人,想的就越全面,常常会被多余的条件限制。倒不如马氏这般潇洒快意。

    自从跟着李启天打天下,他就渐渐的学会以面具示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为了一步步登上高峰,也为了保护自己,逄枭每做一件事,都要经过细心的琢磨,这才有了他如今的地位。

    对于他这样一直自律、压抑自己的人来说,缺少的正是马氏的那种快意。

    逄枭的眼神晶亮,用力的点头:“外婆,我明白您的意思。宜姐儿其实这次故意这么出去,为的就是要解决选秀的事。”

    “哦?”马氏问:“她一个姑娘家的,能怎么办?”

    “这件事我不好出头,碍于圣上的那一层关系,我也只能沉默。所以出头鸟就要宜姐儿来做了。”

    逄枭叹息着摇摇头,“总之,明儿不论你们听到什么风声,都不要担心,我与宜姐儿的感情好着呢,现在做的所有一切,都是为了我们俩将来能够走到一起。”

    马氏点点头,一想到外孙媳妇不必换人,心里熨帖了不少。

    姚成谷和姚氏却一下子想了许多,只是看着逄枭那模样,二人都没有多说什么。

    只不过父女二人都觉得事情不会这么轻易结束,秦宜宁要想光明正大的推掉选秀,不去伺候圣驾,就必须要做一番大事。

    而事情的发展正如他们所料想的。

    次日午后,姚氏正陪着马氏说话,外头就有二门上的小丫头急急忙忙冲进来回话:“太夫人,老夫人,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姚氏蹙眉。

    那小丫头焦急的道:“秦家那位小姐,跑去顺天府衙门告了王爷,因为兹事体大,王爷又身份尊贵,顺天府并未受理,那位秦小姐居然去敲登闻鼓告御状了!”

    “什么?”马氏惊的大张着嘴。

    即便昨日逄枭已经与她说过“无论听到什么风声都不要担心”,可事情都要闹到圣上面前去了,又哪里是小事?

    “这宜丫头到底是怎么想的?咱家大福如今才入阁,处境才刚好了一点,躲事尚且来不及,怎么还跑去惹事了呢?”

    姚氏比马氏要镇静的多,攥着马氏的手道:“娘,您先别急。”

    随即又吩咐婢女,“看看老太爷在何处,让老太爷尽快回来,还有,王爷现在可在府上?若是在,也将他叫来,快去。”

    “是。”

    丫鬟们也都知道事情严重,急忙去找人。

    不多时姚成谷就回来了。

    可逄枭却不在家,说是才刚被圣上命人传入宫去了!

    “快请徐先生和谢先生来。”姚氏这下子也急了。

    姚成谷却是老神在在的抽着烟,道:“你们都稍安勿躁,不会有事儿的。”

    “你这死老头子,都这会子了你还抽。抽抽抽,呛死人了!”马氏平日就不喜姚成谷抽烟,可也从来都不约束他,今日着实太过着急,情绪激动之下一把将黄铜烟袋锅子抢来,将里头刚点的烟丝都给浸在了茶碗里。

    “哎呦,你!唉!”姚成谷抢救不及,伸长脖子看着在茶汤里灭了火的宝贝烟,终究还是没敢重振夫刚。

    “你说,这可是怎么一回事?将我给弄糊涂了。宜丫头去告咱家大福,昨儿晚上大福还信心满满的说宜丫头是为了他俩的将来,可这不是主动将脸伸给了圣上去么。”

    姚成谷闷闷的道:“这你都想不通?我问你,宜丫头是怎么来咱家的?”

    “不就是那日大福带回……不,对外是说大福抢了宜丫头回来的。”

    “那不就结了。大福抢了宜丫头回来,虽然他们俩人清清白白的,可外头的人看了怎么说可就不一定了。宜丫头利用的就是这一点,选秀的女子哪里能有污点呢?那不是对圣上的不忠?”

    “啊?”马氏惊愕的道:“可,可那样的话,宜丫头的名声可就……”

    姚成谷慢条斯理的将烟袋锅子从茶碗里拯救出来,宝贝的拿布轻轻擦拭。

    “自她到了京都,被咱家大福带回来,所谓闺誉大概就已经置之度外了。宜丫头去圣上跟前告咱家大福一状,依我看倒是好事,不但能给她自个儿正一正身子,又能让圣上亲眼看看秦家与咱们家不和睦,更能够给圣上一个咱家大福的把柄,让他用人用的也放心一些。”

    “老太爷说的极是。”被姚氏的心腹丫鬟领进来的徐渭之和谢岳,走到门前正好听见姚成谷的分析,都佩服的道,“的确是这个道理。”

    二人到近前来行礼。

    姚成谷和马氏并不托大,客气的吩咐人来摆椅子上茶点,客气的请二人落座。

    马氏叹息道:“二位先生见笑了,我也是焦急王爷的安危。朝廷中的事情复杂,我一个妇道人家不懂那么多,就只想问问两位先生,王爷此番无碍吧?”

    徐渭之站起身来拱手行礼,道:“回太夫人,这次的事情成与不成,就全要看秦小姐在圣上面前的表现了。若是表现的好了,王爷此番非但无碍,还能让圣上大大的放松戒心。虽叫外人看一场笑话,但是对王爷是绝无坏处的。”

    “是吗?”马氏不由得又担心起秦宜宁,“那丫头还年轻,也不知沉不沉得住气。”

    家里人正聚在一起焦急等待之时,秦宜宁已经被李启天身边的大太监厉观文亲自带进了宫。

    这是秦宜宁第一次进入到大周朝的皇宫,这宫殿是基于原本北冀国的宫殿翻新的,朴拙恢弘之下,又透出皇家特有的华贵和威严。

    秦宜宁地垂头,目不斜视的跟随着厉观文的脚步,不多时就到了御书房。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