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锦堂归燕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冰释

    秦宜宁非常的惊讶。

    其实她对季泽宇还是有一些怀疑的,逄枭是与季泽宇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她并不知道。她只是觉得身在朝堂,想要完全不沾染一星半点的腥气是不可能的,所以季泽宇和逄枭相互利用和试探,秦宜宁并不知道其中有几分真情在。

    季泽宇原本就是个冷傲之人,不会轻易表达自己的想法。想知道他在想什么全都靠猜,加之前来大周时的截杀一事,让秦宜宁对季泽宇的认识存在了一些先入为主的想法,知道他是一个杀伐狠厉的人。

    所以,季泽宇能在她与逄枭大婚之前,亲自来秦家门口问她这个问题,才让秦宜宁特别惊讶。

    这是真心,还是试探?

    秦宜宁一双美眸对上了季泽宇漂亮的桃花眼。

    她在其中只看到了真诚,并未看到丝毫的算计。

    在这一瞬间,秦宜宁几乎可以确定季泽宇问出这些话时的心情,并非算计,只有浓浓的关心。

    这或许就是男人之间的友情吧。

    就好像她身边的冰糖他们若要成婚,她也会仔细的挑选对象,生怕他们会遇到狼心狗肺之人,怕他们过的不好。

    季泽宇应该也是怕逄枭成婚以后过的不好吧?

    看来,季泽宇就算曾经对逄枭利用,他们之间的兄弟感情却是认真的。

    对逄枭心存善意的人,秦宜宁便也对他心存善意。

    她收起了芥蒂和防备,笑着道:“女人与男人不同,男人可以有三妻四妾,女子却是要从一而终。不论以前有多少的恩怨,在圣上赐婚那一天开始,我的命就与王爷的命捆绑在一起了。

    “他生,我便生,他若有个万一,我也绝不会活。这不只是涉及到两家的情仇,更因为如今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也只能是一家人。

    “我对他好,真心的与他扶持着过日子,那是为了我们二人的将来,并不是单单的为了王爷,也不是单独为了我。我的未来系在他身上,他安稳我才有安稳,他的未来就是我的未来。

    “季驸马是聪明人,想必我说了这些,您应该已经懂了。”

    秦宜宁不能直接告诉季泽宇她与逄枭爱的死去活来,圣上赐婚那就是中正下怀。

    因为即便她信得过季泽宇,也不知道是否有圣上的探子能知道这一番话。

    可是她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如此清楚。

    她与逄枭共同拥有一个未来,她又怎么会伤害他?

    季泽宇看着秦宜宁,素来对外人毫无表情的俊脸上,缓缓浮上一个浅笑。

    那笑容极淡,只是唇角微弯而已。

    若不仔细去看,根本就不可能发现他刚才笑了。

    “我了解了。希望你记住今日的话。”

    在秦宜宁听来,这一句既是嘱托,也是威胁。但她一点也不生气。因为她知道季泽宇是为了逄枭。

    秦宜宁郑重的点头,“好。”

    二人说话时,白云便凑过来,用它的头去蹭了蹭秦宜宁的脸颊。

    季泽宇有些诧异,眼神复杂的看着白云,又用手顺了顺它的鬃毛。

    “这是他送你的马,还给你吧。”

    记住便要将缰绳递给秦宜宁。

    秦宜宁却笑着摇头,退后一步道,“它是一匹好马,马儿的天性就是能有一片广阔的天地让它奔跑。我虽然喜欢它,可是它留在我身边,只能养在马圈里,就算我给它好吃好喝的照顾,它依旧不会快乐,甚至还会抹杀它的天性,它跟着你才合适。”

    季泽宇握着缰绳的手慢慢收紧,心里咯噔一跳,闪过许多复杂的情绪。

    可是对上秦宜宁微笑的面容时,他却又释然了。

    “或许逄之曦是对的,你是个好姑娘。”

    秦宜宁其实早已经做好季泽宇对她冷待的心理准备,却想不到他竟会这样说。

    能得到逄枭好友的肯定,秦宜宁很是满足。

    “多谢你。你也是一个好兄弟。”

    季泽宇一愣,随即笑着摇了摇头,喃喃道:“好兄弟?”

    随即他便轻身一跃跳上白云,抖了抖缰绳道:“走了。”

    话音方落,就催着白云离开了秦家。

    秦宜宁看着他的背影,片刻后才微微一笑,转身回府去了。

    %%%

    婚礼在紧锣密鼓的准备之中,因圣上下旨的急,两边都有些手忙脚乱的。不过好在他们都不缺人手,更不缺想要巴结讨好前来帮忙的朋友。

    眨眼到了五月初十,一切就都已经办的妥当了。

    一清早,逄枭便已将精虎卫着急起来,挑选的十八人都是精虎卫之中最为年轻英俊,外貌出众的。

    事实上,因为长得标致而能亲自随同王爷去下聘催妆,这十八位弟兄都是相当的得意,也让同为精虎卫的诸位兄弟嫉妒的不轻。

    “大福啊,你且急着,对待你岳父岳母一定要礼貌,听见没?把你身上那个气势都收一收。你是上战场杀过敌的人,手上沾了血,身上就戾气重,你可别让亲家觉得你像抢亲似的,知道不知道?”

    马氏唠唠叨叨的帮逄枭理了理浅紫蟒袍的襟口。

    “我知道了外婆。你放心吧。”

    “放心?我能放心吗。你看看你外头都弄的啥人啊。知道的你是去催妆,不知道的还当你要去亲家那打群架呢。”

    马氏看了一眼敞开的雕花窗外,军容肃整立在院子里的十八个汉子,就觉得颇为闹心。

    “好好的催妆,告诉你,你可不许弄砸了,知道不!你要是敢弄砸了回头我鞋底子抽死你!”

    “娘,好了好了,您还是让大福先去吧。不要耽搁了吉时才是。大福不是说请了季驸马吗?这会子人应当也到了。”还是姚氏挽住了马氏的胳膊,将自己儿子解救出来。

    逄枭暗地里松口气,扯了扯箭袖的袖口,便爽朗一笑,回身快步走了。

    一直坐一旁抽烟的姚成谷这才走到窗边,看着逄枭带着那十八位仪表堂堂的小伙子列队离开,这才摇头失笑:“这小子。”

    逄枭这厢带着人出了内宅,到了正院里,就见二百一十台的聘礼都戴着大红绸花,抬嫁妆的下人们已经预备妥当了。

    而季泽宇此时一身浅灰色的箭袖衫,正戴着一种府兵威严而立。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