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五百三十二章 逃难人(一)

    如此一个绝色,舍不得打舍不得骂的,哄美人高兴要紧,也总不好一直关着人家的表哥不是?

    至于她与她表哥之间是不是有什么龌龊事,他虽然生气,却也不在乎,就算她知道那事的滋味儿也没什么不好的,还更加知情知趣呢!

    思及此,周猛堆出个大大的笑容,道:“好了,好了,美人儿不要生气,本王都依你就是了。”

    秦宜宁也不肯转身,就侧坐在了一旁的木凳上。

    周猛搓着手,五官深邃的脸上挂着个痴痴的笑,在秦宜宁的背后来回踱步,几次想伸手过去,最后却都被压制下来。

    不急,不急,来日方长,这会子将人惹急了以后多无趣?

    如此告诫了自己一番,周猛到底没有下狠心对秦宜宁动手动脚,就变着法的与她聊天。

    “美人儿家住何处?是如何带着粮食来到此处的?”

    秦宜宁回头嘲讽一笑:“我又不是神女了?”

    周猛被她那锐利之中又透着妩媚风流的眼神一扫,当即浑身都酥了,呆呆站在原地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将心中的躁动强压下去。

    “哎,你带着粮食来到夕月,当然是神女了。不过就算是神女诞生在人间,也会有仙乡籍贯吧?”

    秦宜宁淡淡看他一眼,又不说话了。

    她今日刚见他时,还觉得这是个稳重冷硬的男人,如今看来,没有最开始就露出真面目,或许是因为对方的竭力压制。

    秦宜宁深知什么是多说多错,没有万全的对策时,她是宁可越少暴露自己就越好的,所以她索性撑着下巴闭目养神,万全忽视了身后之人。

    周猛负手在身后,抿着唇凝望着秦宜宁,眼神热烈的就像是能够透过她的衣服能看到里头的本质似的,看起来是一本正经的模样,实际上却让秦宜宁感觉如芒在背。

    不多时,门外头便有人来道:“郡王,人带来了。”

    “让他们进来。”

    周猛转身看向门口,就见一行人在侍女的引领下走进了宽敞的殿内。

    周猛道:“美……逄姑娘,你要的人来了。”外人跟前,叫美人儿显得太庸俗,叫神女又将对方捧得太高,便只好这么称呼了。

    秦宜宁便站起身道:“多谢,郡王也累了,您事务繁忙,便去忙吧,不用顾及我这里。”

    被下逐客令,周猛也不生气,而是和善的一笑,笑容温柔的仿佛能掐出水来,宠溺的道:“好,好,都依你。本王这就走。”

    说着还依依不舍的看了秦宜宁好几眼,确定他并没有挽留自己的意思了,才无奈的离开。

    待到人走远了,秦宜宁又摆手对侍女道:“你们也退下。”

    侍女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听命的行礼退下了。

    待到殿内只剩下他们,秦宜宁才快步走向陆衡等人,即便因身子尚未痊愈,她走的快了还有一些头晕,但重见的喜悦依旧让她笑开来。

    “你们都还好吧?”

    “都好,我们都好,族长您的身子好了啊!”阿尔汗大叔开怀的道。

    秦宜宁笑着点头:“我已经好多了,多亏你们没有放弃我。”

    看向陆衡,秦宜宁笑着道谢:“多谢你,我昏睡前其实看到你了。”

    陆衡见秦宜宁又恢复了活力,再也不是当初那般柔弱无助的模样,也跟着笑起来:“痊愈就好。起初我还不相信他们这里大夫的能力,没想到他们的大夫还真行。”

    秦宜宁急忙拉着几人都坐下,低声问:“大家都还好吗?族人有没有事?咱们是怎么到了这里的?”

    陆衡便低声道:“你昏迷后的第四天,咱们一行人看到了绿洲,起初我们还以为是幻觉,可是后来便有一群穿着藤甲的士兵将咱们的人都给围起来了。

    “看到我们辎重的粮食,再看到马车上昏睡的你,那群藤甲兵竟然都说是什么神女来了。都将我们给闹的不知如何是好。”

    秦宜宁一想那个场面,自己都替自己尴尬。

    阿尔汉大叔也笑道:“是啊,不过也幸亏他们这里有个什么信奉的女神,咱们这些人才能安生,如今族人们都驻扎在一处,粮草也都守在咱们的手中。我趁着这些天打探了一番,这个夕月族应该是你们大周那边,一百多年前,因为朝廷诛灭与夕月教勾结的藩王,而被追杀逃到这里来的。

    “这些天我一直在多方打听,从许多人口中听到的故事串联一番,大概就是他们这些人最初来到这里,什么都没有,这里的一切都是百年来发展起来的。因为最初来到此处时,他们的族人们一直处于饥饿之中,幸而他们信奉的夕月教说,神女会有一天带着粮食的种子前来,才给了他们一些信心。

    “这些人也曾经尝试着想要走出去,可是派出去的人都没有成功,大部分都是迷失无人区那批那沙漠里,只有几个人曾经绕回来过。他们族人经过几代人的努力,虽然能够在这片绿洲上自给自足了,但是他们依旧是缺少粮食的。”

    秦宜宁听后单头这与他之前分析的情况差不多。

    秦宜宁又问:“此处的人口大致有多少?兵马有多少?”

    阿尔汗大叔道:“我仔细看过了,这里的人口大约四五千人,当兵的大约一千人。不过他们这里的兵都是年轻人,您想啊,几代人都没打过仗了,这些没见过血的年轻小兵,估摸着上了战场就能吓得屁滚尿流,与咱们族人的骁勇善战是无法比拟的。”

    秦宜宁和陆衡都赞同的点头。

    见过血的兵马,和一直处在温室之中根本和平习惯了的兵马相比较,到底还是有经验的人胆大一些,可以省掉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秦宜宁这么一想,倒是觉得一旦打起来,弥诺部这边未必会吃亏。他们也有能力守住粮草。

    “所以现在粮草还在咱们手中,这里的人也没轻举妄动?”

    “是的。”阿尔汉点头道:“我看他们也是不想动刀兵。所以他们的头头才想娶了您进门。”

    秦宜宁了解的点点头,两个一起迷路了的部族,也许后半辈子都要在同一个绿洲上生存了,若不想让一个部族吞掉另一个,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两个部族融合,相互通婚变成一个。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