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帅炸(二)

    周猛心中的欢喜已经无法言表,强用了自己所有的意志力才能控制住立即冲向秦宜宁面将她占为己有的冲动。

    不急,不急,今晚她就是他的了!

    “快去告诉大王妃、二王妃三王妃和四王妃,让他们都赶紧滚出去!”

    周猛如今已经达到目的,便又开始竭力的讨好美人,一面吩咐身后的随从,一面深情的看着秦宜宁,“往后本王的王妃就只有逄姑娘一人,其余的女人本王都不要了!”

    秦宜宁心下冷笑,与他生活这么多年,为他生儿育女的女人,他可以说不要就不要,尤其是四王妃,才刚刚为他生了个小公主,正在坐月子,就要被撵出去?

    可见周猛的女人们也都是一群可怜人!

    “王爷。”秦宜宁低下头,娇羞的道:“从前我那么说,不过是想考研王爷对我是不是真心。如今看来,王爷对我果真是一心一意,其实我并不是讨厌与其他的姐妹们相处,王爷不要赶走她们了,不然往后我一个人在宫里不是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周猛闻言,先是一愣,随即便笑了起来,看着秦宜宁的眼光也变的格外柔和。

    “逄姑娘果真知书达理,甚识大体,不过本王既然答应了你,哪里又能食言而肥?说了为你遣散后宫,那边是要遣散后宫的。”说着一挥手,随从们立即领命,便要退下。

    秦宜宁忙道:“王爷,请千万不要这样,我既然答应嫁给王爷,那便是接受了王爷的一切,包括王爷的家庭,他们都是给王爷开枝散叶的女人,有的为王爷诞下子嗣,都有功劳在身,王爷这么做,若是叫夕月的族人知道了,未免会有人不明白王爷的痴情,会背后非议王爷。这样我不是成了害王爷背负骂名的妲己、褒姒之流了?王爷请收回成命吧。”

    秦宜宁说着便屈膝行礼。

    周猛哪里舍得让她行礼?连忙上前来双手搀扶。

    秦宜宁娇羞的躲开他的手,低着头羞涩的退后一步,“王爷能否答应我的请求?”

    周猛低头看着秦宜宁乌黑的发顶,心里的喜爱更甚了,忍着笑勉为其难的道:“好吧,本王就答应了你的请求。不过本王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闺名。你都要嫁给本王了,总不会还要等洞房之时才说吧?”

    秦宜宁娇声道:“王爷别这么说,我闺名叫小溪,就是潺潺溪水那个小溪。”

    她小时被养母在溪边捡到,就叫了小溪,现在她当然不想以真名示人,便随口说了这个名字。

    “小溪?小溪……”周猛将秦宜宁的名字品味了一番,立即觉得这么名字当真取的特别合适她,“温柔如水,如水佳人,你的名字和你人一样美丽温柔。”

    秦宜宁心里已经恶心的快吐了,可依旧“害羞”的低着头,不想让周猛看出她的情绪。

    二人说话时,阿尔汉大叔已经神色复杂的紧握着拳头,好几次就想冲上去将周猛这个色魔杀了算了。

    可是他又担心杀了周猛,他和秦宜宁、苏日娜和乌兰都会被立即斩杀,族人那边也会面临军队和夕月人的哄抢。

    秦宜宁为了弥诺部的族人们做出如此大的牺牲,他难道真的要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而将之毁掉吗?

    可是如果什么都不做,阿尔汉大叔真的是看不下去。他怎么能人心让秦宜宁如此一个冰清玉洁的好姑娘去伺候这么一个混蛋?

    这时,便有侍女捧着崭新的嫁衣和首饰进来。

    “王爷,婢子们要服侍逄姑娘梳妆了。也请王爷先去准备。”

    眼见着时间不早,仪式已经开始预备起来,周猛马上就要抱得美人归心情特别好,对侍女们也格外的宽容,立即便笑着点头应下,自己也去更衣打扮。

    秦宜宁这里,给阿尔汗大叔使了个眼色,便吩咐那端着衣饰进来的侍女道:“你们都退下吧,我这里有人服侍。”

    “是。”侍女不敢反驳,立即行礼退下。

    待到殿中再无旁人,秦宜宁才快速的嘱咐阿尔汉大叔,“待会儿仪式开始,你立即悄悄地带着苏日娜和乌兰离开,回族人身边去。”

    阿尔汉大叔焦急的道:“那你呢?”

    他太急切,声音就有点大。

    秦宜宁忙用纤细的食指在唇边比了一下,才低声道:“从此以后你便是要和陆衡一同进退,想办法保护族人的安全,我这里你不要理会了。”

    “你……”阿尔汗大叔并不笨,一看秦宜宁的神色,就已经猜到了她的意图,当即便摇头:“不行,不行,你不能这样。”

    “现在我们没有别的办法。”秦宜宁冷静的道:“我这个人做事,素来都只会计算最少的付出和最大的收获,你听我的话,不要让我难做。”

    看着秦宜宁坚定决绝的神色,阿尔汗大叔劝解的话就在口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因为他知道秦宜宁说的就是事实,现在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能够解决眼前的情况。他也的确无法看着弥诺部其他无辜的族人因为这件事而丢掉性命。

    阿尔汉大叔摇着头,在心里狠狠的唾弃自己。说到底他就是自私,不想牺牲更多的族人,就只能让秦宜宁一个外族人去牺牲自己。

    他心里的愧疚已经像一潭死水快将他淹没了。

    秦宜宁见阿尔汉大叔不肯动作,当即便道,“当初你们说,谁杀了阿娜日,谁就是弥诺部的族长,所以我和陆衡才成了你们的族长,难道族长的话,你们都不听了吗?”

    这是秦宜宁第一次搬出族长的身份来压人,但她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弥诺部所有的人能够活下去。

    阿尔汗大叔虎目含泪,咬着牙点头,“是,族长。不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不会忘记你。你永远是我们的族长。”

    见他终于点头,秦宜宁才笑了起来,道:“好,记着你说过的话,回去也将我说的话也告诉陆衡。”

    说着她便叫了乌兰和苏日娜帮忙,去更衣梳头。

    侍女准备的嫁衣是正红色的细棉喜服,款式与大周和大燕朝的都没有太大区别,上面的刺绣却都很简单,想来是临时找来的,也来不及赶工去做。首饰却都是黄金和宝石,打造的工艺略微有些粗糙,但是图腾的纹饰却显出一些这个部族特有的气息。

    秦宜宁将头发挽起,只在正中间戴了金凤的挑心,其余的一律不用,便对着小巧的把镜化起妆来。

    若是不出意料,这可能是今生最后一次整理自己的妆容。

    就算是死,也该死的体面一点。

    看着把镜中模糊的影子,秦宜宁才发现自己真的瘦了不少,因为瘦,眼睛就显得比从前还大,脸色也并不好看。

    她给自己上了妆,修长的柳眉化的浓了一些,唇色也用了正红,脸色恰当修饰,浓淡相宜。

    乌兰和苏日娜虽然听不懂刚才他们都说了什么,但是他们看到秦宜宁对着把镜描眉时眼中不时泄露出的悲伤和决绝,心里也都有了几分预感。

    他们二人也都觉得很是难过。

    %

    此时,黄泥的宫墙下,紧闭的宫门缓缓打开,有宫人出来,飞速的开始装饰宫门外广场上的高台。

    有路过的夕月族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好奇的询问,宫人便喜气洋洋的道:“郡王要与神女成亲啦!”

    “是吗?真的吗!”

    百姓们人人喜形于色,因为在他们所信奉的夕月教的圣书中说,神女到来,就会带来大量的粮食和种子,会成为他们王的王妃。

    神女如今肯嫁给郡王,那就说明郡王果真是夕月真正的王,而那些种子真的是要给他们的!

    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广场边就聚集了许多来看热闹的百姓。

    而在营地之中还被军兵包围的弥诺部族人们,看到周围又百姓呼朋引伴的离开都感到纳闷.

    陆衡忧虑的皱着眉,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

    夕月百姓如此隆重,而且人人都是一副欢天喜地要过年了似的表情,就说明即将发生的事情对与百姓们来说是一件大好事。

    夕月的百姓在这里缺少的是什么?不正是他们带来的粮食和种子吗?

    如此多的百姓,都认为他们要得到种子了而开心?那又是什么事能让他们得到这些?

    陆衡很难不去联想夕月教圣书上那个预言。

    这么一想,血色顿时从他的脸上抽了个干净。

    “难道……”秦宜宁答应要嫁给那个周猛了!

    如此一想,陆衡迅速分析了现在的情况和周猛的为人,立即就猜到周猛定然是用弥诺部这方来做威胁。

    秦宜宁那个人又从聪明又善良,她是一定不会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害别人丧命的。所以说,秦宜宁是为了弥诺部人的生存,答应了!

    现在这群人难道是去参加什么仪式?

    陆衡心念电转之时,已经分析出了大概,强压下心里的愤怒和焦虑,笑着对为首的夕月士兵道:“我看好多人都欢天喜地的去做什么,是不是今天咱们这里过什么节日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