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锦堂归燕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夺宫(二)

    栗郡王笑眯眯的道:“我听说,孕妇怀有身孕时,身体之中的胎儿与母体是要争抢养分的。所以我就想知道,若是处在绝境之时,母体那有限的养分,到底是会被母体吸收,还是被婴孩抢走?”

    皇后闻言瞳孔骤缩,愤然瞪向栗郡王,心中千回百转,许多咒骂的话就在口边,却被皇后拼命的忍住了。

    她不能冲动,若是冲动之下激怒了这恶贼,让他当场就就伤害她腹中的孩子怎么办?她自己已经没有什么指望了,好歹也要为这个孩子拼尽全力去搏一搏,只要栗郡王没有立即要杀了她,那她和孩子就还有希望。

    栗郡王饶有兴味的欣赏着皇后那变了几变的脸色。见她最后居然没有惊恐求饶,也没有暴跳如雷,而是沉默的垂下了眉眼,栗郡王终于禁不住感慨起来。

    “啧啧,想不到皇嫂是这样性子,倒是这些年来我没有看透你了。不过能配得上给李启天当皇后,性子自然也是不差的。”扬了扬手,身后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郡王。”

    “嗯,动手吧,做的干净利落一些。不要惊动了任何人。”

    “是!”

    心腹立即领命,带着一众人将刚才被压着跪在地上堵住了嘴的所有皇后宫中的宫人,以及目睹了栗郡王来到皇后宫中的宫人,全部拉倒一个角落捂着嘴处决,很快就填满了一口井。

    皇后这里,则是将殿内所有的食物和水都搜出来丢了出去,将皇后推进了殿中,随即将所有的门窗都牢牢地封死。

    栗郡王负手站在门外,天已经彻底黑沉下来,点点繁星照亮了面前的景色。他的心腹侍卫们正干净利落的往门窗上钉木板,人多手快,不过一会就将囚禁皇后屋子打造成旁人能够看得见里面,但是孕妇就是出不来的牢笼。

    栗郡王凑到窗边,看着端坐在临窗暖炕上一声不吭的皇后,“真是让我佩服啊,这么镇静。我倒是要看一看你能镇静多久。不过你可比太后那个老家伙强的多了。太后那可是眨眼就被吓的屁滚尿流,跪地连连求饶的。”

    皇后骂人的话差点脱口而出。但是她一再告诉自己,不能冲动,她还要为了她的孩子着想,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要抓住机会。

    是以皇后依旧没有惹怒栗郡王,只是垂眸不去看他。

    栗郡王哈哈大笑起来,“好,不错,你这样镇定的女人我喜欢。罢了,你就呆着吧。”

    转回身吩咐带来的心腹,以及混进了金吾卫和侍卫之中的亲信,吩咐道:“有鞑靼奸细潜入宫里,你们要好好的保护太后和皇后的安全,本王还要去御书房看折子,你们这里有了消息记得来告诉本王。”

    “是。王爷。”

    众人齐齐的应声。

    栗郡王看了一眼清朗的夜空,便意气风发的快步往御书房走去。

    今夜过后,就再也没有什么李启天,没有什么逄枭存在了。

    圣上和忠顺亲王?不是被困在地宫里活埋了吗。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容易,就继续挖掘地宫呗。

    至于王府的那些人?或许是忠顺亲王妃与忠顺亲王伉俪情深,为了殉情就放了一把火,接过不小心将整个王府的人都烧死了。

    不相信?那或许就是鞑靼人做的吧,反正忠顺亲王妃是杀死阿娜日汗的罪魁祸首。人家寻仇上门来了也不是不可能。

    栗郡王将一切都算计在内,已觉安排的天衣无缝,毫无错漏,得意洋洋的去御书房里等消息。

    而此时的王府,的确已经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距离王府不远处的一个山头上。

    秦宜宁坐着交杌,身上已提早裹上了大毛斗篷,头发上和身上都有不少的泥土,但是人是特别精神毫无异样的。

    秦宜宁看着前方一片火光冲天的王府,略有些担忧的问:“你安排的人不会有伤亡吧?”

    廖知秉身上灰头土脸,身边几个青天盟的心腹也都是一身尘土狼狈。

    大家闻言都笑起来。

    廖知秉道:“盟主放心,兄弟们别的事许做的会有错漏,但这事并不是什么为难的事,留在王府里的尸首足够了,地道也在隐秘之处,兄弟们又都是善于逃遁之人,找个机会大家就都撤出来了。”

    秦宜宁这才放心:”不会有伤亡就好。兄弟们谁不是爹生妈养的,没有必要为了这些事就丢了性命。”

    几人对视了一眼,都面上都是笑意。

    廖知秉笑道:“盟主,夜风寒冷,要不您先回去吧,也免得在这里久坐着了凉。”

    “不急,咱们在看看。这里视角很好,可以纵观全局。有个什么变化咱们也好补救。”

    廖知秉当然知道秦宜宁说的是对的。他只是担心秦宜宁的身子会受不住。低头瞄了一眼,她的肚子看着像是快将临盆似的,万一在这山上发作起来,身边一圈大男人,就两个小丫头,谁能接生啊。

    廖知秉想的有些多,却也是不了解秦宜宁身体状况的人看到她时的共同想法。

    冰糖和寄云都裹着厚实的毛领子衣裳,脸上也都小花猫似的,左右紧紧的挨着秦宜宁帮她取暖。

    比起外人,冰糖更了解秦宜宁的身体情况,若无意外一对小淘气儿且要在王妃肚子里再住一个月呢,这么多人护着,又不让王妃劳累到,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秦宜宁不知身旁的人心内千回百转了一些什么。望着山下不远处的火光已经连成一片,偌大的王府三进含着花园的院落都陷入了火海,引得周围许多百姓们高声叫嚷着鸣锣,急匆匆的救火,秦宜宁心里到底觉得有些可惜。

    这么好的一个家,就这么没了。

    或许这是她成婚以后第一个住的宅院,所以格外的有感情吧?

    京城虽大,可消息传的也不慢。天干物燥的,王府占地广,一场大火下来,整个京城都红了半边天,周围临近的那些邻居们都急匆匆的往外头撤人,眼瞧着五城兵马司和水龙局的人慌乱的扑救,却杯水车薪,只能眼看着火势越烈。

    北方的深秋夜风寒冷,可王府周围的人们却只觉得烈火炙烤的脸上滚烫,浑身冒的冷汗又被冷风吹凉。

    “这可怎么是好?这朝廷是怎么了,京城里最近出了这么多事!”

    “忠顺亲王可是大功臣啊!这王府家眷,是不是都被堵在里头了?”

    “没见有人逃出来!据说王妃还怀着身孕呢!”

    ……

    围观的人无不唏嘘。

    这战功赫赫的王爷一家未免也太惨了!

    虽然圣上被掩埋在地宫的事皇家之人没有大肆宣扬,可耐不住有心人是在外传播。现在京城里谁不知道圣上为了挖掘什么宝藏,去地宫挖掘时候天降神罚,地宫爆炸 坍塌了,就连朝廷里大臣都被埋进去不少,近日来京城里上了品级的官宦人家,几乎家家都要办丧事。

    这忠顺亲王就是其一,被埋地宫里没救出来不说,这会子连王府都被烧了。

    难不成,真是因为这位王爷征战时造杀孽太多?

    议论声掩盖不住木质燃烧时的噼啪声。

    就在救火的救火,躲灾的躲灾时,一个男子悄然退出了人群,这个时候正混乱着,睡又能注意的道他?

    御书房里,栗郡王正来回的踱步。

    地上擦的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面与栗郡王的靴子底碰出分明的响声,“哒,哒”声让人心烦。

    看了看天色,已经是三更了,怎么宫外还没有好消息传来?

    就在栗郡王焦急等待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即是个压低了的男声。

    “郡王。”

    “进来!”栗郡王焦急的吩咐。

    那人领命进来,单膝跪地行礼,道:“王爷,成了。”

    栗郡王紧紧的攥着袖子:“说清楚!”

    “是。咱们的人王府的井水里先动了手脚随即杀了进去。能够抵抗的人寥寥无几,剩余都被迷晕了,一把火就堵在房间里了,后来……”

    “谁问你这个了!”栗郡王倾身向前,压低声音焦急的问:“我问你,那个人拿到了吗!”

    “回郡王,已经杀了。”

    “杀了?”

    “是!”

    栗郡王缓缓的站直了身子,面上的笑容仿佛慢动作,缓缓的爬上了眼角眉梢。

    “好,好,好啊!”栗郡王倒退了几步,瘫坐在椅子上,只觉得紧绷了一整天的神经忽然之间都放松下来,这时他才察觉到,自己已是汗流浃背了。

    李启天死了?

    李启天那个自诩聪明狂妄自大的家伙,居然这么就死了?

    栗郡王的心里畅快无比,朗声大笑起来。在空旷的御书房里,他的笑声回响着,就宛若钟鸣。

    下属半跪在地,见栗郡王开怀,自己也松了一口气。

    过了片刻,栗郡王的笑声像是被谁掐住了脖子,戛然而止。

    下属见状,当即紧张起来,“王爷?”

    “不行。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栗郡王站起身,道:“李启天阴险狡诈,本王要确定他的确是死了才能放心。预备一下,本王要出宫。”

    “王爷,这怕是不妥,宫门如今都关了啊。”

    “京城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本王心系朝臣,关心忠顺亲王府的火情也是人之常情。有什么不能去的?少啰嗦,快去预备!”

    “是!”下属无奈,只好应声去办。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