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锦堂归燕 >

第六百六十三章 来人

    秦宜宁强笑着安慰钟大掌柜,“不必担忧,也不必动怒,咱们也是经理过大风大浪的,什么样的情况没见过?发现情况不对也不打紧,只管解决问题便是了,没有那么复杂。”

    她是做主子的,遇上事谁乱了阵脚她都不能乱,逄枭现在又不在她身边,谢岳和徐渭之几位幕僚也跟着逄枭一同去军营了,这里就只有她来拿主意,她警告自己不要生出任何会使她失去冷静的负面情绪里,最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冷静处置。

    可钟大掌柜不似秦宜宁这般想得开。

    “东家说的有礼。只是夏大掌柜哪里也太不像话。你一早就吩咐了他们要及时传递消息,他们非但不听,出了事还不与咱们商议,到底是将咱们当成了外人了!”

    钟大掌柜越说越是愤怒,若非吓到隔壁两个孩子,他早就暴跳如雷了。

    秦宜宁笑着道:“事已至此,就算生气也没用,还是弄清楚到底法生了什么事才会让夏大掌柜如此反常才是。”

    钟大掌柜见秦宜宁如此沉得住气,自己暴怒的情绪也得到了缓解,回想自己方才的模样,不免有些讪讪。

    他都已经一大把年纪了,还不如个年轻的姑娘沉稳。当年秦宜宁就轻而易举的从宁王手中救了唐姑娘,挽回了他即将被牺牲的命运,如今她已为人母,却依旧如往昔一般,让人毫不怀疑的相信她。

    “王妃……方才是我太过激动了,王妃勿怪。”钟大掌柜站起身来,歉然行礼。

    秦宜宁笑着摆摆手,“你是为了我抱不平,我怎会怪罪?”

    钟大掌柜动容的笑着,想起夏大掌柜此时的作为,不免担忧的道:“我只怕夏大掌柜会与当地那些人联合起来对王爷和王妃不利。”

    秦宜宁点头道:“我也有些担忧这个。”

    拢了拢肩头的披风,秦宜宁无奈的道:“这也是必然的。咱们都是曾经的燕人,最是能够理解这一层。当初的昏君就算特别荒谬,大家都巴不得昏君早日驾鹤西去,还山河一片肃清,可大家也没有人想着自己不做燕朝人了。

    “王爷是当时奉旨平了大燕朝的人,一路过关斩将的杀到京城,打败了燕朝人心中的旗帜——宁王,又兵临城下呈对峙之势,就算他从来都不会屠城,也不会允许手下人奸淫掳掠,可所有人对他的惧怕却是根深蒂固的,再加上当初京城被包围时城里的那场饥荒呢。”

    “就是这个理儿。”钟大掌柜苦笑着,摇头道:“我也算是发现了。王爷总是被迫做一些顶缸背锅的事,现在这会八城也是如此。”

    “是啊。”秦宜宁叹息了一声,道:“咱们知道这个道理也便罢了,王爷不是鲁钝之人,他那边的事情他会自己处置好。你我要做到的是在王爷无暇理会其余事时,将一切麻烦都自行解决,不会扰乱此的局面是最好的。”

    “那么接下来,我便去一趟夏大掌柜府中,仔细问问那老小子去。”

    秦宜宁摇着头道:“这样也不妥,最好还是暗中观察,到时……”

    “王妃。”秦宜宁的话被忽然来回话的寄云打断了,“外头来了一位王掌柜,说是夏大掌柜手下的人,专门来给您回话来的。”

    秦宜宁闻言惊讶的与钟大掌柜对视了一眼。

    钟大掌柜冷笑道:“想不到他还算明白。也免得咱们做起事来还要再费两遍力气。”

    秦宜宁也点头。

    她在心中其实是非常希望夏大掌柜不是变节了,所以对于来回话的人,秦宜宁的态度就有一些急切。

    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钟大掌柜立即站起身,在秦宜宁面前将姿态放低,垂首站着回话。

    秦宜宁知道这是钟大掌柜想在外人面前给她建立权威,是以也不是阻拦。

    不多时,就见暖帘被撩起,一个未及弱冠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他身上穿着窄袖的棉袄,外头还套着一个黑色羊皮坎肩儿,衣裳是簇新的,看他的样子,显然还没有习惯这种打扮的方式。

    见了秦宜宁,他头都没敢抬起,压低了头跪下便拜。

    “小人路大顺,见过王妃。”

    “请起来吧,不必如此多礼。”秦宜宁吩咐人上茶,又对钟大掌柜道:“您也坐吧,都坐下说话。”

    “是,多谢王妃。”

    钟大掌柜配合的在方才的位置侧身坐下,只敢挨着个边儿。

    路大顺见钟大掌柜这种绫罗加身,看起来又极为威严的都如此小心,自己心里也更加紧张了,也学着钟大掌柜的模样侧身坐下。

    秦宜宁便问:“你来此处可是有事要禀告?”

    “回您的话,是夏大掌柜派我来的。夏大掌柜身子不舒坦,不方便出来,又担心王妃您有些事不大了解,是以嘱咐了我一番,我便来了。王妃又什么疑问,请尽管问。”

    “真是笑话。”钟大掌柜冷笑着斥责道:“王妃身份贵重,又是咱们的东家,只安排你个矛头小子来是怎么一回事?难不成姓夏的还想背叛主子不成?”

    “不不不,夏大掌柜并没有……”路大顺是个实在人,说罢了这一句,想了想又道:“夏大掌柜并没有背叛,只是或许最近太忙。”

    秦宜宁打量路大顺两眼,暗想这是个老实人,老实人就不该被欺负。

    心里定下了主意,秦宜宁就道:“好吧,也不想为难你。我问几个问题,你只管照实说,便可以回去复命了。”

    “是!”路大顺低着头答应,声音显得有些高昂。

    秦宜宁笑了笑,就道:“旧都现在的情况可还稳定?”

    没想到秦宜宁没有问生意上的,路大顺坑冷了一下,随即立即回道:“旧都原本还好。大家都已经认命了。天灾人祸的都是老百姓无法避免的,只是自从燕郡王和顾老大人回来后,百姓们的心就活泛起来了。”

    路大顺说到此处,才想起秦宜宁是逄枭的妻子,逄枭是周朝的王爷,是灭了燕朝的人,秦宜宁一定会将这些话告诉逄枭的。

    反应过来的路大顺脸一下就白了,紧张的道:“是我刚才说的不准确,其实百姓们也还好,并没有多心活。”

    秦宜宁眼睛便是一眯。

    里外亲疏,看起来已经很清楚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