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锦堂归燕 >

第六百八十六章 知府

    杨知府垂眸看一册诗集,仿佛没看到面前站着的人,那轻视的态度让人心里很是不快。

    可高典史此时完全没有胆量愤怒,所有心思都在分析上官为何不悦之上。前思后想,也没有个头绪。

    “府台大人,卑职高文耀给您请安。”足等候了一炷香时间,高典史沉不住气,再度行礼。

    杨知府哗啦翻了一页书,冷淡的斜睨了高典史一眼,慢条斯理问道:“知道本府找你来,所为何事吗?”

    “回大人,卑职不知。”

    “不知?”杨知府将手中诗集随手丢在案上,带翻了笔架倒在桌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大人息怒!”高典史忙行大礼。

    杨知府是大周吞并大燕后新提拔上来的,原本是大周的官员,高典史则是旧都的老人儿了,两人本就生分,且杨知府为人又隐身,待人接物素来亲疏得当,温和有礼。在高典史的面前,他还没使过这么大的脾气。

    高典史拳头紧握,浑身的肌肉都有些抽搐起来。

    杨知府面沉似水,眼神中含着怨怼,愤然起身,指尖颤抖的怒指着高典史,好半晌才压下即将脱口而出的斥责,改而沉声道:“高文耀,你暗中做的事,打量我不知道吗?”

    高典史浑身一个激灵,头垂的更低了。

    杨知府绕过桌案,缓缓的走到高典史面前。

    从高典史的角度,就只能看到杨知府脚上的一双官靴。

    “你私下里与谁联络,得谁授意,帮谁办事,本官都不管,也不想参与。但是你做事也要有个分寸,你要知道你是在为谁做事,又要做到什么程度!

    “本官不会上报朝廷,也不想偏帮着任何一人。但你不要得寸进尺,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本官下辖的治安。”

    高典史此时心里终于明白了。

    看来杨知府知道了他私下里是忠心于镇南王的。

    他本来就是大燕人,从前也是燕朝的官儿,燕郡王如今虽成了镇南王,可他皇室正宗的血脉却货真价实,高典史这一次捉拿郑氏,便是得了镇南王的吩咐。

    只是没想到,他的儿子竟然会出了那样的事,如今半死不活的躺在家里,整日哭号不断。

    他自己也觉得,那个钱贵不论是踢伤了他的爱子引得他去拿人而犯了众怒,还是在牢里杀了两个死囚犯闹的富户们都来给杨知府施压,这都是有所预谋的。

    那老太婆关起来不少日子了,没见她与外界联络,可外界发生这些事,高典史又无论如何都无法说服自己那只是巧合。

    现在听了杨知府的话,高典史头脑中一阵清明。

    原来杨知府也觉得这些事与他关了郑氏有关?那个郑氏是个什么来头,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能量?!

    只不过,心中虽然是这么想,高典史又哪里敢承认?

    在杨知府这个大周朝的官员面前,承认自己听了尉迟燕的吩咐做事,那岂不是等同于参与到了某些不可言说的活动?将来腔子上的脑袋还要不要了!

    “大人,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卑职一心为朝廷做事,不敢有丝毫的私心,又哪里会替旁人办事?”

    杨知府冷笑了一声:“明人不说暗话,难道还非要本官将一切都说明白不成?”

    高典史的心突突直跳。

    杨知府的话音却转为温和:“罢了,本官的意思你应该都已明白,赘言无用。你尽快善后,不要影响到本官便是了。相信以高典史的能力,如今这个状况如何平息,对于你来说也是举手之劳。”

    高典史额头上冒了汗,连连点头道:“是,卑职一定尽全力尽快解决!”

    杨知府颔首,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就又回到方才的位置去看诗集。

    高典史垂首退下,出了书房的门才悄然松了一口气,由下人引着快步往杨府外去。

    待到出了角门,被一阵迎面而来的冷风一吹,高典史才感觉到浑身都是汗,脑门上的汗被冷风吹干,冻的他一个哆嗦,忙袖手缩颈的快步离开。

    不过才走出五六步,就听见背后传来一阵错杂的马蹄声和车轮滚动的声音。

    高典史好奇的回头看去,正看到两辆马车停在了杨府门前。

    这两辆车都是单驾的寻常油壁车,车子看起来半新不旧,毫无特点。

    但是拉车的马匹,竟然都是毛色光亮的汗血宝马!

    更令他惊讶的,是马车旁跟随的八个高壮的汉子。

    那八人都身材壮硕结实,且行动间步履轻盈,高典史也是练过的,一看便知道这些人都是内外兼修的高手,十个他绑在一起,都赢不过他们之中随便一个的一根手指头。

    这护卫可比汗血宝马都要值钱!

    这得是什么样的人家,能用得起这样的护卫?

    高典史站在角落,好奇的伸长脖子。

    就见一个护卫去叩门,门子快步往府里去了。

    不多时,却见杨知府和几个女眷的身影从角门处一闪而过。

    随即,杨府的正门居然打开了!

    要知道,正门寻常时候是不会打开的!

    高典史更好奇了,将自己藏在墙角,专注的盯着马车。

    只见马车的暖帘被一只素白的手撩起,从里头探出个身着绿色披风的女子。

    那女子二八年华,梳双环,着绿衣,做丫鬟打扮,容貌说不出的俏丽,俏生生的站在那里,就像夏日绽开的一朵芙蕖,高典史这种见多了风月的,见了那美婢都禁不住吸了口冷气。

    那俏丫鬟撩着暖帘,探身搀扶。

    随即便见一位身材高挑,身着月白长衫,身披紫貂绒大氅的年轻公子探身下了车。

    待到看清那位公子容貌,高典史连呼吸都给忘了!

    他只当那个俏丽的丫鬟便是个绝色美人,谁承想这位公子的容色,却远胜于那丫鬟百倍!

    再仔细一看那公子行走的姿势和身段……

    这哪里是位公子?分明是一位男装打扮,容貌英气的高挑女子!

    高典史从没见过这样的美女,不由看的呆愣在原地。

    不光是高典史,就连率领家眷来门口迎接的杨知府,此时也是一副怔愣住的模样。

    只见那女子走到杨知府面前,不卑不亢的行礼,仪态雍容端丽,穿着男装丝毫不显得女气,但也完全不觉得爷们和粗鄙,声音带着几分矜贵与自持,非常合时宜的透出几分亲切。

    “叔父安好。”

    杨知府终于回过神来,咳嗽了一声,又恢复成平常的模样,伸手虚扶了一下:“秋姑娘,免礼。”

    “叔父太客气了,唤我飞珊便是了。”秋飞珊转而看向杨知府身后的知府夫人,“婶娘安好。”

    知府夫人还有些懵,富态的圆脸上还有些许怀疑和探究,客气的挤出个笑,道:“切勿如此多礼。外头天寒,还是入府再叙吧。”

    “正是如此。”杨知府也点头。

    杨知府与知府夫人,便引着秋飞珊先行入府。

    门子则忙碌的拆了门槛,下人和护卫们赶车马车从正门进了杨府,随即府门又咣当一声关上了,彻底隔绝了高典史的视线。

    高典史目瞪口呆的看着全过程,脑子里还是那位秋姑娘的容颜,又惊讶杨知府隆重的迎接,呆愣了好半晌,才摇着头叹息着快步离开。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