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锦堂归燕 >

第八百七十七章 喜事

    “娘亲,晗哥儿不吃点心了,娘亲不走!”晗哥儿搂住了秦宜宁的脖子,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见弟弟哭了,昭哥儿也抽抽搭搭,憋着嘴哭的伤心。

    刚才还玩的好好的母子三个,这会子却凑在一起哭起来。

    婢女们赶紧围过来,纤云和秋露将两个抽噎着哭的小祖宗抱起来哄,冰糖也拿帕子给秦宜宁。

    “王妃这是做什么,别掉泪了,惹得孩子们心里也难过,若聚积郁气,对你身子也不好。”

    秦宜宁点点头,抹掉去眼泪,强迫自己挤出个笑容来。

    “好了,不哭了。是我不好惹得你们掉眼泪。”

    将两个孩子抱在怀里,秦宜宁亲亲他们的脸颊,笑道:“过些日子,你们要跟随外公外婆一起去咱们老家。”

    “娘亲一起去?”昭哥儿皱着小眉头,长睫毛上还粘着泪水。

    秦宜宁压下心中的酸涩,笑着道,“娘亲和你们爹爹还有事情要做。”

    “娘亲,昭哥儿,也不吃点心了。”

    “晗哥儿也不吃了。”

    一看两个孩子又要哭了,秦宜宁忙搂着他们又是哄又是骗,总算让他们心情好起来。

    “这次娘不是要去做事情给你们买点心,而是要和你们爹爹出去游玩。”

    “娘亲不能带着晗哥儿吗?”

    “不能哦,等晗哥儿和昭哥儿长大了,就可以去游玩了。”

    一听秦宜宁竟然是为了去游玩不能陪他们,昭哥儿还好些,晗哥儿已经撅起了嘴,“娘亲就带着晗哥儿去嘛!”

    “等你们长大一些,娘在带你们去。”

    又花了好一阵功夫,才让两个撅着嘴的孩子开心起来。

    小孩子的体力毕竟有限,说一会儿话就已经困了。秦宜宁抱着他们去了内室,让冰糖用汤婆子将床捂热,就哼着小调,一下下轻轻地拍着他们,哄他们入睡。

    等人睡熟,秦宜宁轻手轻脚的走到外间。

    冰糖压低了声音问:“王妃为何这次的说辞改了?从前郑老夫人将两位少爷哄的都好好的。”

    秦宜宁露出个无奈的苦笑,“这次举家搬迁之事,你们都知道了吧?”

    几个婢女闻言,都点了头。

    秦宜宁道:“这次离开,包括你们在内,每一个人都要跟随家里人走,我则要留下陪伴王爷。前路未知,与孩子们的这次分别,我并不能确定几时才能再见,亦或者是再也见不到……”

    说到此处,秦宜宁鼻子又是一阵发酸,好容易才压下了泪意。

    “如果不能再见,我不想让他们认为我与王爷是为了给他们买点心吃才出去的。这会成为他们心里抹不去的伤口。倒不如说我与王爷是出去游玩。”

    婢女们闻言,都落下泪来。

    冰糖道:“王妃,我不走,我要留下。”

    “冰糖,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是我与王爷身边太危险了。你,还有你们,”秦宜宁看向其余几人,“我不能带累你们涉险,你们就跟随我父亲他们启程,到了夕月开始新的生活。只可惜,我到底是食言了,当初还说给你们选好婆家,风光的将你们嫁出去呢,现在却是顾不上了。”

    寄云跺脚,“王妃说的什么话,什么带累不带累的?当初若不是有王爷,我早就饿死了,要么就是被人拐了去,哪里能清清白白快快乐乐的做人?王妃待我真心真意,关键时刻,我怎么能走?就算是要搭上性命,我也不怕。”

    “是啊王妃。”纤云、秋露也连连点头。

    连小粥更是一把抓住了秦宜宁的手臂,“姐姐,我也不走。如果不是有你,我可能还在山上做个小野人,也有可能被野兽吃掉,被蛇咬死,亦或者冻死饿死,我不走,我要跟着你!”

    当初那个连话都说不利落的小姑娘,如今在她身边养的白嫩水灵,冰糖又做什么都喜欢带着她,连小粥与过去对比已经是天上地下的差距。

    秦宜宁听的动容不已。可是即便动容,也不能改变她的决定。

    “你们的心意,我心里都清楚。”秦宜宁的目光一个个的看过他们,叹道:“这次你们要听从我的安排,不得违抗。况且家里还有这么多人,我不在,还要指望你们多照顾。尤其是两个小的。”

    秦宜宁虽然语气温柔,可态度却很强硬。

    冰糖垂眸,“反正虎子是要跟着王爷的,我也不想与虎子离着那么远。再说了,王妃身边若是一个婢女都没有,岂不是叫人怀疑?况且王妃也需要一个信得过的大夫。我是一定要跟着王妃的。”

    秦宜宁张了张口,一时竟然找不到话来反驳。

    寄云趁势道:“冰糖说的是,若是王妃身边的人一下子都没跟着,反倒隐忍怀疑。这些日子奴婢与冰糖跟着您到处走,纤云与秋露照看小少爷也熟练了,不如还是照旧让我们两个跟着。 ”

    秦宜宁闻言有些无奈,“这会子谁跟着我,谁就……”

    “王妃!”

    秦宜宁话没说完,门外就有小丫头急匆匆的来回话:“外头来了一位年轻姑娘,说是穆家的人,来求助的!”

    秦宜宁站起身,猛然想到秋飞珊的月份应该足了。

    穆静湖与秋飞珊身边都没有长辈,天机子即便不关起来也未必靠得住,家里虽然有积年懂得生养的嬷嬷,到底他们没有经验,遇上了事会慌张也是常理。

    秦宜宁赶紧道:“快快快,许是穆太太要临盆了,冰糖陪我一起去看看。”

    “是。”

    众人应下,慌乱去准备。

    秦宜宁一边更衣,一边吩咐冰糖和寄云将该带的都带着,怕秋飞珊没有准备,甚至将家里的乳娘带上了一位。

    出了门上了车,一路飞驰去了穆家。

    见秦宜宁带着人来,穆家下人急急忙忙往里头引路。

    秦宜宁到了正房,见到碧莹正站在廊下,跳着脚指挥着小丫头烧水,忙问道:“你家太太怎么样了?请了大夫和稳婆吗?还有,你家老爷呢?”

    碧莹看到秦宜宁,就像看到了救星。

    “王妃您来了!”碧莹屈膝行礼,说起话来像是倒豆子:“太太发作起来了,看起来难受的紧,稳婆府里已经请了两位,大夫这会子还没到。我家老爷昨儿晚上去了军营这会子还没回来,太太临盆就是这两日,老爷却还出去,真是……太太方才发作起来,奴婢真是慌乱了手脚,奴婢什么都不懂,第一个就想到了求您帮忙,我家太太也最信任您了。”

    秦宜宁笑笑,道:“通家之好关系自然是不一般的,你不要惊慌,我带了大夫来,怕你们没请乳母,连我家哥儿的乳母都带来了。你放心,你家太太没事的。”

    碧莹闻言,一时间感动的眼泪险些落下来,跪下连磕了三个头,“多谢王妃!多谢王妃!”

    “不必客气,你快起来吧,安排他们去多预备热水。”

    碧莹点头,赶紧去张罗。

    秦宜宁又让冰糖去里面看看,回头又安排人去军营报讯,她自己则进产房去探望秋飞珊。

    同一时间的军营里,情况并不轻松。

    逄枭已换回日常服侍,那名代替他来坐镇的“替身”已经功成身退,又做回精虎卫,此时候就与虎子一左一右的站在逄枭的身后。

    逄枭面沉似水的看着桌案上的明黄圣旨,沉声问:“这是几时送到的旨意?”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