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锦堂归燕 >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大善人(一)

    借着月光,青年单薄的背上纵横交错的伤口展露无余,布衣破碎不堪,伤口血肉模糊,只看一眼都觉得心里发寒。

    这人是何苦?他明明可以不必搀和进来的!

    秦宜宁咬牙将裙摆撕成布条,紧紧勒住他的伤处暂且止血。

    她带了冰糖给的那些药,但远处灯火长龙已越来越近,秦宜宁赶忙弯腰将人扶起,一手拿着青年的竹刀,另一手架着他,吃力的想带他躲起来。

    左右望去,这村落所有的建筑都映入眼帘,躲进巷子显然一下就会被发现,为今之计还是要尽力去远处的林子里藏起来。

    可此时追兵已经进了村中,灯光长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靠近,秦宜宁一个人尚且逃不脱,何况还要带着一个人?

    秦宜宁拧着眉头,只能拖住人往方才他想藏起她的那个角落阴影里去。

    可是眨眼之间,秦宜宁就发觉了不对。

    青年流了太多的血,地上还有血迹!

    只要追兵低下头,想要发现他们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秦宜宁一时有些无措。

    看来她必须做好被抓去的心理准备,那些百姓说不定会拿她来做人质,逼迫逄枭写下保证书。

    而为了带着她逃出重围,青年杀掉了那么多的百姓,丹福县这些人怕只会用自己的方式来处罚青年,青年必死无疑!

    怎么办?

    这个时候,秦宜宁真狠自己不似穆静湖那般有一身好武艺!

    “吱嘎——”

    一声开门时特有的轻微响声从身旁传来。

    秦宜宁慌乱的抬头,正看到一个年约不惑,样貌儒雅的男子从那大宅走了出来,他也在低头看着她与昏迷的青年。

    男子眉头皱了起来。

    秦宜宁心里也满是无奈与挫败。

    完了,她们被发现了!

    秦宜宁虽然无奈,也很惧怕,可遇上了危险,只一味的担忧害怕也是无济于事,她开始在脑海之中勾勒出几种不同的状况,并在心中想好应对的办法。

    “快!快带着他躲进来!”中年男子焦急的道。

    秦宜宁怔愣。

    她想过好几种后果,可从未想过与会遇到一个不在意青年杀了他们丹福县多少人的人!

    眼看着追兵就要拐向她所在这条街,秦宜宁没有其他选择,只能选择暂且相信中年人。

    秦宜宁架着青年往那宅子里走,小心的用外袍裹住青年,暂且止住血迹。

    中年人搀扶着青年另一边,与秦宜宁一左一右的将他架进了宅门。

    中年人返回身就将大门关上。

    与此同时,秦宜宁听见一阵错杂的脚步声正由远及近。

    此时已经没有其余躲避的时间,秦宜宁赶紧和青年躲在了大门后的阴影处。

    隔着一层墙壁,她听到有不少人在门前驻足,还有人继续往前跑去。

    “快看,地上有血迹!人好像就在附近!”果真有人是眼尖的发现了地上的鲜血,随即便有人道,“这人怕不是要对王大善人不利?不行,得告诉王大善人一声。”

    大门紧接着便被叩响。

    等响了四五声,一直站在门边的中年人,也就是王大善人,才还缓缓的应门。

    “谁啊?”

    “是我。”

    王大善人假装疑惑的推开了院门,“外头怎么了?是不是忠顺亲王答应咱们的要求了?”

    秦宜宁紧张的屏住呼吸。另一手捂住了昏迷之中的青年的嘴巴。

    他们现在与追兵距离近的很,只要追兵多心往院子里走两步,他们立即就会被发现。

    可是很显然,外头的人根本就没有进门来搜查的意思。

    “王大善人,忠顺亲王那的事还没解决,这会子正包围着府衙谈着呢,你可千万要小心,那个狼崽子,他竟是个武艺高强之人,咱们县都已被他杀了上百个了!”说话的人咬牙切齿,“那个狗东西!当初您放他一条生路,他还变本加厉了!”

    “竟然还有这种事?”王大善人目瞪口呆,“他竟然还不知悔改!”

    报信儿的人道:“您可别太天真了,袁家、刘家和于家都传出话来,就算豁出去命都要抓住这狼崽子,我们是怕狼崽子对您怀恨在心,会到您这来报复,您务必留神啊!”

    王大善人连连点头:“好好,我晓得了,多谢你特地来告知。”

    “哪里的话。”报信之人笑着道,“回头您见了于老员外,还请给带个好儿。”

    “那是一定的。”王大善人点头。

    打发走了追兵,王大善人赶紧关门。他耳朵贴着门板听着外面的动静,整个村子这会子都已闹的鸡飞狗跳,不过他反而松了一口气,回头对秦宜宁点了下头,招手示意她跟着他进去里去。

    这时便有几个年轻的仆从一言不发的上前来扶起昏迷不醒的青年往里头抬去。

    秦宜宁见状,也只能跟上。

    秦宜宁的心里已经有所猜测,这个王大善人,恐怕就是被杀了媳妇,又没有立即严惩凶手的那一位了。

    如今看来,这大善人对青年也并不是十分仇恨啊!

    所以若不是王大善人对妻子完全没有感情,就有可能是当初的杀妻之事另有隐情。

    秦宜宁心思电转之间,已经跟随王大善人到了一间厢房。

    仆从们将青年放上了床榻就听吩咐退下了。

    此处没有了外人,王大善人便恭敬的行了一礼,“草民给王妃请安。”

    秦宜宁眉心微跳,转念一想,全县的人都去找忠顺亲王提要求了,他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稀奇。

    “免礼。还要多谢王大善人救命之恩。”

    “哪里的话,草民一介商贾,可担不起王妃一声谢。何况出事的人是他。”王大善人看了看床榻上昏迷的青年,眼神极为复杂,“王妃见谅,我这宅子里没有婢女,只有几个粗手粗脚的侍从,还是以身法功夫为长项的,眼下不能够请大夫来,草民先去预备点热水来,待会儿先给他简单清理包扎一下。王妃这会子不如先稍作休息,用一些饭菜?”

    城里闹出包围府衙之事,这人竟然不打算帮当地百姓抓了她去威胁逄枭?

    不过秦宜宁素来不是个怕事之人,这个王大善人的行为处处古怪,但再古怪,眼下也不抵青年的情况要紧。

    青年失血过多昏迷,弄个不好就是要丢掉性命的,且不论青年将她的带出包围,打乱了她的计划,就只青年为了保护她,一路受了那么多的伤,她都不能不理不睬。

    “我来给他处理伤口,我这有一些伤药。府上没有婢女也不打紧的,还请预备一些盐水和糖水来,待会儿咱们给他喝下去。”

    秦宜宁当即便取出了随身携带的小药包,依着冰糖当初的说明寻找合适的药。

    王大善人见秦宜宁竟然打算亲自救人,怔愣了一瞬,感慨道:“能遇上王妃,是他的福气。”

    如此熟稔又感慨的一叹,让秦宜宁更加肯定当年这两人之间必有什么隐情。

    秦宜宁不动声色的道:“哪里是什么福气?我不过是给他吃了一顿饱饭罢了,想不到他竟然会为此将自己的性命都赌了进去,说什么也要带着我杀出重围。他若是不带着我,也不会受这么多的伤了,只凭他的一片真心,我就不能不管他。”

    “您是个好主子。”王大善人将盛了热水的木盆摆在床畔,又默不作声的去预备盐水和糖水。

    秦宜宁听他这回答便觉得有些奇怪。

    她与青年只能说是萍水相逢,也算不得是主仆关系。她并没有透露过这样的讯息给王大善人,可王大善人却张口就是这样的感慨。

    秦宜宁是找到了两种外用的药粉,还有一包可用的药丸,便开始给青年处理伤口。

    她的动作算不得太熟练,至少与大夫是不能比的,但早年她在野外生存的时候也不少受伤,对于处理伤口并不害怕,也懂得一些。

    冰糖给的止血的药粉特别有效。青年背上最长的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撒上药粉不过片刻就已经止了血。

    秦宜宁见状越加不吝,将有用的药粉都用上,又用王大善人预备的干净白布为他包扎。

    这时王大善人端着托盘进来,上面放了两个大碗。

    “糖水和盐水来了。”

    秦宜宁点点头,笑道:“劳您帮忙。”

    “嗳!可不敢当。”

    王大善人上前来,帮青年翻身,让他侧躺着,将那糖水和盐水都一勺一勺的喂进了昏迷的青年口中。

    他虽然昏迷,可吞咽的能力还在,很快就将两碗水都喝完了。

    秦宜宁又拿了一包药丸,从中取出三颗碾碎了掺入半碗温水之中,交给王大善人喂给青年,解释道,“这是清热凉血的药,他伤势这般严重,伤口必定是会引起高热的。”

    王大善人点头,又开始给青年喂药。

    秦宜宁在一旁看着王大善人耐心的动作,心中疑惑更深了。

    对于杀妻仇人,又是那种恨到不愿意给他个痛快,而是打断他的手脚让他乞讨四年,这四年还一直给他吃猪食维持生命的仇人,王大善人这般耐心的救治,是不是有些太可疑了?

    那药喂了,王大善人便坐在一旁一直没走。

    秦宜宁有些担心,怕自己离开,这王大善人会对青年如何,便也没有离开。

    不多时,王家的仆从来回禀,“外头的人没有搜到人,都已经去别处找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