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锦堂归燕 >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阻止(一)

    惊蛰垂首应是,看着秦宜宁的眼神复杂,欲言又止。

    秦宜宁看出他的异样,疑惑的问:“怎么?”

    惊蛰道:“主子还是先顾着自己的伤势,好生休息一下吧。”

    他们这些紧随着秦宜宁的人,亲眼看着她如何被人绑走,身上还受了伤。受了惊吓后她却丝毫没有惧怕似的,立即便能做出反应。这样的缜密强势虽然让他们这些追随之人放心,可到底还是叫人心疼的。

    秦宜宁宛然笑道:“多谢你的好意,我稍后就去休息。”

    惊蛰应是,便转而按着秦宜宁的吩咐办事。

    秦宜宁则于其余人一同走回营地。

    谢岳道:“果真王妃行事缜密。咱们回程时没将所有的护卫和人手都聚集在一起,这一次果真起了作用。救兵来的着实太及时了。否则我等带着原来咱们那些护卫,恐怕还真不是陆衡的对手!”

    秦宜宁留了人在荒岛上看守宝藏和船只,逄枭那千余人的队伍她也不敢一起全带回来,是以这些人她分成了几组,分散在各处,虽也是往京城来,却走的不同路线,至于秦宜宁身边,为免树大招风,更是没有带很多人。

    如此一来,保存了逄枭的实力,以免他的底细叫人探了去,也能让那些早就盯上她的人消除一些防备,就如陆衡今日竟敢来当面就绑人,无非是看秦宜宁手下人手有限,自个儿也并未带很多的人来。

    若是秦宜宁一开始就露了底细,恐怕陆衡多带一些人来,今日就没有这么容易脱险了。

    秦宜宁苦笑道:“我哪里想得到这些,无非是多做一些准备罢了。幸而上天庇佑,并未真的闹出大事来。”

    众人一阵无言。

    人都被绑了去,受了伤不说,还险些就被……

    这样在秦宜宁的眼中都算不得大事?

    只能说,王妃的内心已经足够强大了。

    秦宜宁与谢岳几人闲聊几句便回了帐篷,寄云带着伤药进来,小心的为秦宜宁上药。

    “王妃,您感觉怎么样?”看秦宜宁有些沉默,寄云斟酌着开口。

    秦宜宁笑了笑,“无事,上了药过些天伤口就会痊愈了。”

    寄云垂眸摇摇头:“奴婢说的并非是您的伤口。这伤口是皮外伤,伤的再重也可以用药。可您心里不舒服,却不是用些金疮药就能治好的。”

    秦宜宁莞尔一笑,“你这丫头,说起话来怎么也学会这样了。我又没怎么样,不过虚惊一场而已。我只是在想当今天下混乱的局面罢了。”

    寄云叹息道:“王妃也多想想自己。下一次一定要让王爷给您多安排一些人手,可千万不能让您再遭受这样的事了。一次两次的,莫说是您亲身经历,就是奴婢在一旁看着的都快要吓破胆子了。”

    秦宜宁噗嗤一笑,“知道你这丫头担心我。”她拍了拍寄云的手,笑着道:“放心吧,也不至于一直那样倒霉,什么事儿都能被我给赶上。”

    寄云垂眸嘟囔着:“王妃难道赶上的还少么。每次都是在刀尖儿上行走,一个不留神就有可能丢了性命。王爷也真是的,每次都让您涉险。”

    “往后我会小心的。”秦宜宁知道寄云是真的关心自己,拉着她坐下,道:“这几次你每次都跟在我身边,连累你受了不少的苦。”

    寄云道:“王妃说这些就是外道了。再说我一直也没帮上您什么忙。几次三番都只能眼看着您被抓走却无能为力。回头若得了机会,我一定要好生再拜一位师傅,好好的学习武艺,否则每次都是这样力不从心,着实太痛苦了。”

    秦宜宁笑着点头。

    其实寄云尚且如此,她能想象得到逄枭若知道消息会是怎样的心情。

    好在她已经回到京城了,与逄枭见面的时间更近了。

    秦宜宁换了一身衣裳就疲惫的睡下了。

    整个营地之中,所有人都高度戒备着。

    次日上午,寄云小跑着进帐篷来道:“王妃,惊蛰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个人。”

    秦宜宁正拿着把镜对着妆奁看后脑上带着的簪子有没有滑脱,闻言一把将把镜扣下。

    “带回来一个什么人?”惊蛰行事有分寸,不会无缘无故就带人来的,一定是城中有什么事,再或者是逄枭有什么吩咐!

    以逄枭的性格,既知道她回来了,逄枭必定迫不及待的出来迎她才对。

    难道是这些日,城中又发生了什么事?

    秦宜宁无心继续梳妆,与寄云快步出来相迎。

    “属下朱瑜,见过王妃。”

    秦宜宁一看这人就很面熟,常常跟在逄枭的身边,她虽不能将每个人都叫出名字,可这人一看就知道是自己人了。

    “王妃,属下亲自前来,是为了王爷的一句吩咐。”

    “哦?”秦宜宁疑惑的挑眉,“王爷有何吩咐?”

    “王妃,王爷说了,现在并非您回京城的合适时间,您还是暂且不要回来,以免遇上危险脱不得身。”

    秦宜宁抿唇,片刻后道:“城中发生何事??为何王爷和你都认为城中会有危险?”

    朱瑜被这问题一下子难住了。

    他绞尽脑汁,苦着一张脸,知道王爷吩咐王妃不许进城,便是怕她遇上危险,他只能顺着王爷的意思道:“城中情况倒是还好,天灾人祸也是无法避免的,多少百姓流离失所,都奔着京城来的,城里现在乱的很,王妃现在回去,少不得要遇上麻烦,甚至还有可能会遇上难料的危险,倒不如等事情平息了,王妃再回来也不迟。”

    朱瑜这话说的很慢,仿佛一边说话,还在一边思考着。

    秦宜宁眯着眼打量朱瑜。

    从前发生过陶汉山命人刺杀她的事,秦宜宁现在已经不能完全信任逄枭手下的人了。这个朱瑜,说话吞吞吐吐,还在竭力劝她不要回京城,秦宜宁觉得其中必然有诈!而且逄枭还在城中,不知是否遇上了危险。

    秦宜宁道:“你的好意我知道了。不过既然城中情况还好,我手下又有这么多人保护,想来遇上麻烦的机会也少,这就不用你担心了。”

    见秦宜宁似是心意已决,一定要进城里,朱瑜越发焦急了,“王妃,您还是在外等消息为好,这是王爷的意思。”

    秦宜宁冷笑,负手踱了几步,猛然回头瞪视朱瑜:“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胡说八道!王爷到底怎么了,又说了什么,你还不实话实说吗!”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