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六十章、流民事件(六)

    僵着身子动不了的那瞬间,我的脑海里飘过很多画面,

    太子中蛊的,表哥站在高楼之上的,阿衍在演武场练武的,大哥坐在轮椅里喝茶的,一幕幕闪过,最后定格在我们一家人聚在一起的,

    咚,咚,咚,

    耳边已经听不见其他声音,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听说人在死前那一瞬间,能看到自己的一生,所以我这辈子,到这里就到头了吗,

    原来我最大的愿望,也不过是一家人好好在一起,

    真是可惜了,布了这样的一个局,我却看不到结局,害了我们家的人,也没有得到应有的报应,

    好不甘心啊,

    我真的好不甘心,

    耳边传来了呼呼的风声,我能听到匕首呼啸而来的声音,

    就在我欲放弃挣扎的时候,手腕上突然一紧,我整个人都被邱二拉到了他身后,那呼啸着的匕首直接插在了我之前站着的地方,

    我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过来,摸了摸手心,全是冰冷的湿汗,

    邱二挡在我面前,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冷厉,他咬着牙,一字一句道:“主母,兄弟们死伤太多了,”

    我知道他的意思,在制定计划的时候,我就想过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准备了后手,邱二也是直接接触计划展开的人,他自然也清楚这一点,他这样说,无非就是在告诉我,该把后手拿了出来,

    我环顾四周,发现我们的人受伤的果然越来越多了,便果断地点头:“你来施令,”

    邱二立马掏出哨子,重重吹响,

    瞬间,粥棚外面跳出许多身穿铠甲的将士,如饿狼扑虎般冲入人群,将王家的死士死死地压制住了,

    邱二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我心里却仍有隐忧,

    既然我能想到后手,那王瑛应该也能想到,

    但是,一开始便是王家死士这样大的手笔,她的后手能是什么,调动王氏死士已经是竭她所能,她还能找谁帮忙,

    除非……

    我看向正冷着脸欲往我这边过来王诩,心中是深深的怀疑,

    很快,我又否认了这种想法,

    除非他真的恨我恨到欲除之而后快,恨我恨到,再也不想看到我,否则,他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新的将士加入战局后,形势明显朝我们这边倒,如意她们甚至有余力关注我这边的情况,见到王诩朝我靠近,如意三下两下解决了手上的人,飞冲过来,挡在我和他中间,嘴角微微勾起,道:“王公子,既然刚才最危险的时候没有出手,那现在也没有必要再找我家小姐了,”

    “刚刚……”表哥眼中的冷意退却,欲言又止,

    我偏过头,不去看他,也不去听他的解释,

    如果他觉得这样能好受一点,他救不救我,都没有关系的,

    就在我偏头那一瞬间,我忽然看到表哥车上的车帘被拉开了,王瑛正坐在马车上,眼神幽幽的,嘴角却勾着笑,见我看向她,她对着我笑了笑,然后看向粥棚里的流民,做了个手势,

    很快的,流民中又冲出一批人,杀向我们的侍卫,

    我惊愕地转头,却只看到她眼中的轻蔑和轻轻落下的帘子,

    那批人身手狠辣,处处都是杀招,我们安排的那两批人措不及防之下,竟然死伤大半,

    “小姐,”如意也看到了那边的情况,焦急地托着我往安全地区跑去:“小姐,王家这次是非要您的性命不可了,奴婢让伊人她们过来保护您,你先避一避,”

    我忙抓住如意的手,道:“如意,现在情况一片混乱,若是不能弄清楚后来的那批人是谁的,咱们根本就无法控制局势,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如意看看我拉着她的手,又看看场中混乱的场景,咬咬牙道:“奴婢知道的,就算奴婢不行,奴婢也会转告邱总管,他会有办法的,”

    我知道这委实太为难她了,如今这混乱的局面,最要紧的是战斗,但我却要她在战斗的同时,想办法探出对方的身份,这无疑给她增加了很多危险,

    如意朝混乱厮杀的人群冲去,伊人她们却突破人群,朝我跑来,将我团团围住,我忙道:“伊人和七巧在这里即可,其他人,立刻去帮如意她们,”

    “可是……”伊人一脚踢开冲我拼杀的人,道:“他们的目标是小姐,您这边不能少人,”

    “控制住局面才是最要紧的,”我焦急地看着粥棚内的局势,“我这边没有关系……”

    话未说完,突然眼前闪过一个白色的身影,我还没仔细看清楚,就见表哥已经抓了一个人,打昏了扔在伊人面前,

    我的话顿住了,看了他一眼,我推开拦在我面前的伊人,蹲下身就想掀开那人的衣衫,

    表哥一怒,猛地攥住我的手,忍着怒意问道:“你干什么,光天化日就敢脱男人的衣服,”

    他心里明明清楚,这伙人手段毒辣,分明也是哪家的死士,这些死士身上,都有世家标记,以便管理,我脱那人的衣服,自然是为了看标记,我不想问他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言语侮辱我,只是道:“我想看看他是哪家的人,”

    他拍开我的手,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蹲下身掀开了那个男人的衣服,

    看到那个男人身上的标记,我忍不住倒吸了口气,

    崔家,

    我猛地看向表哥,又起身,看向崔绛的马车,

    表哥的脸色惨白,他愣愣起身看着我,看着崔绛和他自己的马车,半响说不出话来,他的目光逐渐变得复杂而悲哀,

    这真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我的内心对他充满了怜悯,亲妹妹为了铲除情敌,利用他联合他的未婚妻,想要杀了他曾经的恋人,

    爱的人放弃他,亲妹妹利用他,未婚妻不由他做主,未来也不在他自己的手中,

    这样的人生啊,

    伊人笑出声,语气中是说不出的嘲讽:“三公子真是好福气,妹妹和未婚妻这样相合,竟然还能合谋利用民乱杀人,崔小姐大约真的是十分爱你,不然不会连崔家的死士都调动了,”

    表哥的嘴唇微颤,眼中是说不出的凄惶和被利用的悲哀,

    “住口,”我的心颤了颤,止不住地疼,“谁允许你这样说话的,”

    伊人仿佛想到了之前吉祥如意这样对表哥时受到的惩罚,脸色白了白,但她咬了咬唇,仍旧倔强地看着我:“小姐,刚刚您那么危险,他都没有一丝一毫来就您的意思,您何苦还要为难他,伤了……伤了殿下的心,”

    “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做主,”我冷下脸看着她:“你若在我这里呆的不开心,可以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我绝不勉强,”

    “小姐……”

    表哥默默地听着我和伊人的对话,露出了伤感的表情,他看了我一眼,拔剑冲入人群,专挑王家死士,一一击杀,

    然而,就算他武功再高强,也挡不住那么多人的围攻,死士是只认命令的,即便他是王家的三少爷,阻碍他们执行命令,他就是他们的敌人,越来越多的死士聚到表哥身边,向他这个妨碍者发起进攻,

    我心里焦急,却无可奈何,无奈之下,我只能对那七个丫鬟下令:“伊人,你们立刻去帮他,一定要让他安安全全地回来,”

    伊人和七巧他们对视了一眼,即便是心里不情愿,但还是上了战场,有了帮忙的人,表哥看上去似乎轻松了许多,

    敌人的匕首阴暗诡异,我正在为表哥揪心的时候,一把匕首突然从敌人手中飞出,直奔我而来,

    我往后退了两步,四海便拽着我脱开了那把匕首,

    表哥看了我一眼,并不敢往我这个方向过来,因为他怕把死士带到我的身边,

    他的力气流失地很快,即便是有内力,几乎也快抵挡不住同样有高深内力的死士,

    得想想办法,想想办法,

    就在我焦急地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我转头间看向了崔绛的马车,眼睛忍不住亮了亮:“四海,你知道崔绛是否还在马车上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