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一百一十五章陷入绝境

    小陈跟半夏在殿外候了许久,都不见里面气势削减,他对半夏道:“你在这里候着王爷,我先回去收拾东西,王爷说明日离开,那么就不会推迟,”

    叮咛完,小陈便阔步离去,未来的路任重道远,他已经觉察到四伏的危急,希望主子今后能平安顺畅,

    半夏站在绯月对面大眼瞪小眼,甚是无趣,

    “来,喝,咱们今日不醉不归,你跟孟紫川在一起,我心悦诚服,倘若换作别的女子,我势必要抢上一抢,”森泉豪迈的声音传了出来,引得绯月和半夏尴尬地相视一笑,

    绯月总算是明白主子的心意了,也难怪,摄政王那样出尘温润的男子,但凡女子都会喜欢,

    为自家主子惋惜的同时,忽地发现皇上身边的贴身太监图达,抱着两只酒坛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绯月,这是皇上命我送来的好酒,你一会儿拿给王爷品尝,”

    绯月赶忙应下,恭敬地目送图达离开,图达虽然长得不怎么样,狭长眼鹰钩鼻,说话的声音还阴阳怪气,但他的弟弟图腾可皇上身边一等一的高手,五官硬朗气质威猛,二人可是不像亲兄弟呢,

    脑海里立即浮现图腾那张帅气的脸,绯月不自觉地笑了起来,充满娇羞,却不知她对面的半夏会错了意,面露惊悚的表情,悄无声息地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活动剧烈的内心,

    “绯月,上酒,”内殿里森泉的高喊打断绯月的胡思乱想,她抱着酒坛踩着碎步移了进去,

    森泉见绯月抱进来两只酒坛,索性塞给萧瑜励一只,自己端起一只解开泥封就往嘴里倒,

    萧瑜励被她的气势感染,也不在意形象,抱着酒坛大喝起来,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云层直端端地照射在落月宫的琉璃瓦上,反射出耀眼光芒,给本就华贵的落月宫罩上一层庄严和朝气,

    萧瑜励面色呆滞颓废地站在窗边,昨晚发生了何事他一点都想不起来,但是脚下大大小小的酒坛告诉他,昨晚的确喝了很多,

    软榻上赤果的女子睡得正香,不知是昨晚累着了还是长期没有睡好觉的缘故,她此刻像婴儿般酣眠,没有一点警觉,

    但她身上的红痕,以及掉在脚下沾染鲜血的帛布告诉萧瑜励,他们昨晚发生了什么,那场面一定十分激烈,

    一股恶寒从萧瑜励内心散发出来,瞬间蔓延四肢百骸,他做了不可饶恕的错事,他要如何弥补,又改如何面对孟紫川,

    恐惧和害怕把他逼入死角,他觉得自己陷入了绝境,

    **

    孟紫川用过早饭就带着闹了两三日的喜鹊上了集市,自从喜鹊被辰王送回别院,她一直被夫人严加管教,从未上过街,但凡有生活需要都是吴妈一个人去采集,连她稳重老实的姐姐都没出去过,夫人再三叮嘱,她们是未出阁的姑娘家,不能随意抛头露面,

    现在小姐回来了,喜鹊还不得嚷着小姐带她出去开心一下,

    彩雀已经被刘氏驯服,她拒绝了小姐跟喜鹊的邀请,老老实实地待在院子里养花弄草,

    “夫人,老奴确定姑娘已经走远,咱们也出门吧,”孟紫川离开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吴妈便鬼鬼祟祟地给刘氏汇报,

    刘氏叮嘱彩雀看好家,便乘坐一顶事前租好的软轿,跟吴妈神神秘秘地出了门,

    自从那日孟紫川冒雨离开,再也没回过辰王府,连个丫鬟都没有派回来,

    而凌晟鸣那天夜里就写好休书,一直等她派人过来取,

    陈宏笙吊儿郎当地坐在他斜对面的椅子上悠闲地摇扇子,一想到还有三个来月他的孩子就出生了,难以克制地露出欣喜的笑容,随即用胳膊撞了撞身侧发呆的顾星移,低声道:“你家小子长牙了没,我昨晚听青青的乳母说,小孩子六七个月就开始长牙了呢,”

    “我儿子长了两颗,八个月的孩子都会跟人搭话了呢,”顾星移满脸自豪,初为人父的新鲜劲还没过,继续热烈说道:“那小家伙虎头虎脑的,将来肯定是练武的好材料,”

    凌晟鸣听他二人说话,微微有点入神,一下回忆起十来年前,他们活泼好动的孩提时代,那时候他们一起闯祸一起惹事,现在顾星移和陈宏笙都当了父亲,而他依旧是孤家寡人,

    “常胜那边传来有用的消息没,”收回思绪,他正色问向陈宏笙,

    常胜已经取得钱太尉的信任,按理说应该能得到些有价值的信息,禹王隐藏多年,酝酿的沉寂只是为了下一盘棋,凡事滴水不漏,他们这边只能收集一些辅助性的情报,属于事后弥补,现在并不能主动出击,因为他们根本找不到禹王出手规律,显得十分被动,

    陈宏笙敛住笑,认真说道:“昨天庞丞相带着钱太尉在皇上的清心殿私下沟通许久,也不知他们说了什么,今日皇上也没特殊表现,咱们也不好随意猜测,常胜告诉我,他隐约听到钱太尉提及兵权的事,似乎调动各军队的主将,”

    凌晟鸣蹙眉,这又是何故,难不成要调遣自己的人接管禁军和侍凌军,方便他们将来策划宫变,

    “你私下叮嘱常胜,密切观察庞丞相的举动,我总觉得他此举大有深意,”

    顾星移认真问道:“若你是禹王,你下一步会做什么,”

    凌晟鸣抬头看着蔚蓝如洗的天空,心却空荡荡的,有一瞬间的功夫大脑一片空白,意识到自己走神了,他才静下来心来,推测道:“若我是他,肯定是四处找我的纰漏,然后给父皇献上确凿的罪证,一举将我拉下水,但是,我向来谨慎,布局多年并未显露自己的身份,尤其是生意方面,诸多掌柜的并不知大当家乃何人,而在朝中,我更是清清白白,所以,你们要小心了,”

    他沉静的目光扫过顾星移和陈宏笙,“你们是我的母族亲属,是我唯一的助力,但舅舅跟姨夫在朝中颇有地位和影响力,我担心老二会拿顾家和陈家开刀,尤其是顾家,老二偏执地认为她母后的死跟顾家有关,就怕他对你们下狠手,”

    熙贵妃跟先皇后的矛盾,顾星移听他父亲提及几句,当年皇上极其宠爱熙贵妃,先皇后在后宫有名无实,后来熙贵妃第一个怀上龙子,皇上心情极好,且在私下透露过若熙贵妃生下长子,就将太子之位赐给长子,

    庞家人得知这个消息后,联合百官婉转批判皇上的决议,皇上本就是心血来潮的一句戏言,结果被百官批评心中窝火,对皇后更是冷淡,

    谁料想,三个月后皇后也有了身孕,只是她身子一向柔弱,怀孕初期经历不少磨难,在熙贵妃生下皇长子后,皇后不知何故流血不止,差点没将孩子保住,接着宫中盛传,熙贵妃暗中给皇后下毒导致皇后险些小产,最后因皇上力压,这件事才不了了之,

    但是,皇后还是早产了,生下一位天生跛足的皇子,最后因为产后血崩离世了,

    庞家不愿皇后凤座留给别人,半年后就将家中另一女子送入深宫,同时霸住了皇后的位置,此人就是现在的皇后——康王的生母,

    因为现皇后也生下龙子,且是个健康的孩子,庞家一心都在三皇子身上,对可怜的二皇子不闻不问,

    故而他将从小遭遇的冷漠、敌视、摧残、悲惨统统算在熙贵妃头上,一直咬牙蛰伏慢慢蜕变,避开所有人的耳目,成了强势回归的复仇者,第一个拿大皇子开刀,继而是熙贵妃,然后是凌晟鸣跟顾家,

    顾星移的心情突然变得沉重,顾家乃辰王最得力的干将,势必第一个遭受摧残,也不知父亲有没有做好预防准备,

    一想到他的儿子还那么小,就要随顾家一起风雨飘摇,心中微微痛了一下,继而问道:“辰王,你可有法子对付禹王,咱们不能一直挨打呀,”

    凌晟鸣朝他二人招手,三人立即围成一圈,他神秘说道:“我的确有个法子……”

    顾星移跟陈宏笙的脸上逐渐浮起一丝惊喜,二人相互眨眼,商量完二人便匆匆回家,向各自的父亲汇报去了,

    哪知凌晟鸣忽地叫住了陈宏笙,犹豫再三才说:“你留下,我还有话跟你说,”

    顾星移不满地回头望了他一眼,问:“要背着我搞什么小动作,”

    凌晟鸣瞪他一眼,催促道:“你不会感兴趣的,你赶紧走吧,”

    顾星移咧着嘴笑道:“难不成,你要陈宏笙带你去逛窑子,”

    陈宏笙立即跳了起来,反驳道:“药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自从青青有了身孕,我便把那些东西戒了,”

    顾星移离开后,凌晟鸣这才艰难说道:“能不能劳烦你夫人一下,叫她……开导孟紫川,不要跟我……”

    陈宏笙先是一怔继而又是一吓,向来骄傲的辰王竟然为了一个女人折腰,

    见辰王面带难色,他打包票道:“你放心好了,我回去就给青青说,她一定会帮你的,只是,有件事我得劝你一句,你将来是要做皇帝的,岂能为了一个女人乱了自己阵脚,孟紫川性子太野,没有一国之母的气度不说,你还不一定降的住她,”

    做皇帝,凌晟鸣起初角逐皇位的目的只是给兄长及母妃报仇,凡事都有因果关系,复仇欲想成功就必须拿下皇位,同理,只要能拿下皇位,他的复仇就成功了,

    而顾家之所以不留余地的支持他,就是为了将来他登记后,可以取代庞家,达到权力的顶峰,

    然而,他的梦想从来都不是当皇帝,又岂会以皇后的身份限制孟紫川自由呢,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