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玄幻小说 > 扶天传 >

第二十三章:我的裤衩

    太阳斜空,破晓的阳光正对城门照了进来,溜过房檐,洒在了宽阔的街道上。

    在第一声狗吠划破宁静,新的一天,迎面到来。

    “有些东西是必要存在的,即使深恶痛绝,却又难得不要,这便是,钱。”

    陈记钱庄门口,涂浪掂了掂手中刚刚换取的钱袋,颇为无语。

    就在刚刚,他又被鄙视了。

    这两天他劳心劳力,一直处于一种空虚,饥不裹腹的状态。

    从武器店出来后,出于对宝贝的窥蓄,他就一直在这片区域徘徊,计划妙手大计,同时,静等那掌柜关门。

    半柱香过去了,哪知道这掌柜迟迟不关门,反倒是诱人的包子香,先一步打开了他的食欲。

    食物的味道传来后,他这才后知后觉,腹中空空,一阵饥饿从肚里瞬间升起。

    涂浪感觉到头有点晕,反正左右无事,本想吃上两个,却不曾想再次闹了个大红脸。

    果然没钱寸步难行,他灰溜溜的离开,到现在,仍还记得当时众人那嫌弃的表情。

    “想我堂堂盗仙之徒,竟会沦落至此?”

    涂浪没别的想法,就只是觉得自己简直太丢脸了,若是师父在此,定不会让其与之同行。

    尽为琐事折腰。

    “咕噜!”

    涂浪脸黑,肚子的闹腾让他不得不来此换点银钱。

    当然,他也有别的法门,作为一个高级别盗士,这些自然是手到擒来。

    不过,作为一个有理想的盗士,他却不屑于此。

    在他眼里,此乃小偷行事,与他身份严重不符。

    “盗,虽盗之以需,虽盗之以急,却并非盗之以民,此乃,盗亦有道。”

    最终,涂浪转身,向包子铺走去。

    晨时的包子铺,无疑是一天中最繁忙的时刻,在涂浪来到这里之时,这里已经排起了人群长龙。

    这等生意,让涂浪咂舌,他决定了,在待会儿,他定要叫上五个大肉包,以此来改善在山中,已淡的出鸟的伙食,顺便,发泄对店家初时的不满。

    “不走就滚!”

    等待总是漫长的,用入定来消磨时间的涂浪,蓦然被一道呵斥声拉醒。

    涂浪皱眉转头,就见身后一壮硕汉子,以一副世人仿若通通欠他上百两的表情,阴沉的看着他。

    “看你大爷!”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一脸发霉的赵三。

    赵三此刻的形象,可以用衰样透顶来形容。

    赵三觉得老天对他如养子,对他不够照顾,不够公平,即使有好运,也是片刻便去。

    就在昨日,他堪称经历天上地下,冰火两重天。

    午时得来的两百两,还没来得及捂热,就被一晚给壕了出去。

    赵三心很痛,若是吃了喝了,他还不至于这样,让他难过的是,熬了一晚,毛没捞着,却尽数交于赌之一上。

    赵三的确很背,但输的两袖清风,还是让他,和赵四无法接受。

    以至于在那个时候,让干瞪眼的赵四有了别的想法,那就是他严重怀疑东家出千。

    出千了不得,被发现可是要被剁手的。

    赵四跳的很高,言辞激烈,就像抓了个正着一样。赵三却是心中无底,只是略微有些怀疑。

    不过当赵四看向他时,那莫名的眼光,让他不言而喻的接收了这个信号。

    赵三脸色大变,怒从胆边生,直接站起,将白白撒出去的银子,全部抢了过来。

    他没有证据,但却有着威势,凭自己这幅身架子,他还不信有人能拿他怎么办。

    更何况还是一个毛头小子。

    可惜,现实往往总是残酷的,这东家眼生的紧,像是从外面来的。

    同时,随他一起而来的还有两个陌生之人。

    东家脸色隐晦,赵三见机不妙,竟逃之夭夭,独留赵四于此,被上了人生中最精彩的一课。

    赵四没有欲望吃包子,因为他的脸已经肿的像个包子了,他只想静静。

    “赵四,揍他!”

    赵三是越看身前这个少年,越是碍眼,只见其慢吞吞的,浑然不将自己放在眼里。

    “揍他?我他娘更想干你。”

    赵三暗自咒骂,对赵三先前的不义之举,持不满态度。

    “谁想揍我?”

    涂浪一脸疑惑,懵懂转头。

    他这种表情,落在赵三眼里,简直了,纯粹挑衅。

    赵三觉得自己恶霸的威势日趋下降,到如今是个阿猫阿狗都能来咬上一口。

    赵三心中有郁火,经此之引,瞬间喷发了出来,他觉得有必要找找场子,打其个半身不遂,以重新树立恶霸形象。

    想到就做,他正要动手,不过突兀,他又停下了。

    赵三眼内冒金花,眼睛都快直了。

    在他的目光下,这前一秒还可恶的小子,仿佛下一秒就变的可爱了起来。

    “我的个奶奶,这钱袋子鼓成这样,得有多少银子?”

    赵三火热难耐,不断扫视涂浪腰间。

    涂浪心有所觉,却是暗自冷笑连连,他装作不经意的转过身去,仅仅片刻,便觉察到腰间一轻。

    “耍把戏竟然耍到了祖师爷的身上,哈哈!有意思。”

    涂浪心有了计较,打好主意,决定给其好好的上上一课。

    他脸色不变,殊不知这身后的赵三,已狂喜的翻了天了。

    赵三暗自捏着手中的钱袋,心里乐开了花儿,他万万没想到,这小子竟这般有货。

    “艹,看不出来,还是个小财主。”

    赵三一扫之前的萎靡不振,站在涂浪身后,掩不住快要弯成碗口笑意。

    他仗着胆子,即便是得手了,也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各怀心思,他亦想给其上上生动的一课。

    “这家伙倒也沉着,偷了小道的钱,还非得看上一看小道的戏。”

    “好好好,我倒要看看,谁是看客,谁是角儿。”

    涂浪不言语,静静等待。

    别的不说,这吃个包子也是真心累,排了半天,前方的人群终于有了松动,轮到他了。

    涂浪搓着手,口碑是最好的保证,他不由得对这小小的包子,有些迫不及待。

    “小道我要五个大肉包!”

    涂浪大呼,伸手做数,随即便看到了小贩那愕然的脸,和他身边不知何时到来的遛狗大汉。

    这大汉长得异常魁梧,双目如笼,凶神恶煞,其手边牵着的那条狗,亦壮硕非常,看着便生寒意,似豹如虎。

    “这是来镇场子的?”

    涂浪的脸色不太好看,第一次来时,可没看到这些。

    “客人,你确定要五个?”

    小贩死死的盯着涂浪,咬字问道。

    眼前此人他当然不会忘记,一个没钱却想吃包子的主,托其的福,正因为他,自己的才有了临时安插的得力干将。

    包子不值钱,但也经不起施舍,这年头,游手好闲,骗吃骗喝的不在少数。

    “怎么了?难道我给不起几个臭钱?”

    涂浪不满,将手伸进布袋子里,随着一锭银子被拿出来,本有所动作的遛狗大汉,也便跟着退了回去。

    “不不不,只是本店的包子稍稍有点大,小的怕公子吃不下而有所浪费了。”

    小贩也是个阴面鬼,见钱马上没了立场,摆手打花腔。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

    涂浪佯装不耐,有意无意的向身后瞥了一眼。

    赵三站在身后,默默注视着这一切,下巴都快要掉在了地上。

    “失策啊,没料到这小子还有存货。”

    戏没看成,赵三微微不爽,不过很快,他便双眼放光了。

    总的来说,这一波不亏。

    “给大爷我来十个!”

    赵三狮子大张口,大嗓门一闹,赵四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

    “别!”

    赵四赶紧开口,拉着赵三,示意其多望望。

    赵三挥手打断,那遛狗大汉他早看见了。

    “好家伙,还真够威猛,能对付老赖。”

    他感叹,而后示意其稍安勿躁,随手将钱袋子伸在赵四眼前晃了晃。

    好像在说,咱有钱,不虚。

    “是你!”

    小贩定睛一看,片刻便认出了赵三这个无赖。

    上次的事情让他白白倒贴了损失,很让他肉疼了一阵。

    察觉到状况的遛狗大汉,直接靠了过来。

    赵三见此皱眉,再次将钱袋摇了摇,说道:“大爷我不差钱,这次加上次,爷给双倍!”

    赵三说的很痛快,直让小贩听得眼睛一亮,能找回损失,当然再好不过了。

    “娘的,那是小道的钱袋!”

    众人闻言望了过来,涂浪见机惊呼开口。

    “黄口白牙的小儿,咋咋呼呼的,说话要讲究证据,掉在钱眼儿里,对你没什么好处,”

    赵三阴沉着脸,心里却是暗爽。

    这涂浪那焦急溢于言表,都快急哭了的表情,在他眼里,没什么能比其更让他觉得舒坦了。

    “你偷了小道的东西,小道要去告你!”

    涂浪的演技也是没谁了,浑身打摆子,指着赵三,气的止不住颤抖。

    “告啊,去告啊,你告破了天,又能耐我何?”

    涂浪越是这样,赵三越是兴奋,这就像阴雨了几天,终于看到了太阳的那一刻,说不出的舒畅。

    “这赵三一向如此,我看那娃娃的话,倒有几分可信。”

    “谁说不是呢,他是什么人谁不清楚。”

    交头接耳的议论声打断了赵三的意淫,赵三脸比城墙,对此毫不在乎。

    赵三对着还在发愣的小贩,出言喝道:“你这包子是不准备卖了吗!”

    小贩尴尬,忙不迭的点头,迅速装好十个,伸到赵三的身前。

    对于这钱到底是谁的,他一点也不在乎,跟他没一文钱关系。

    赵三有些得意的瞅了瞅涂浪,哪知涂浪突然笑着开口。

    “完了!”

    赵三一抖,心下当即一凉。

    “看穿了也没什么关系,反正那钱袋子里,装的也并非钱财,损失不了几个钱。”

    涂浪镇定自若,再次吸引了人群的注意,闻言莫不期待的看向了赵三手中。

    小贩脸色一变,遛狗大汉直接一把夺过赵三的钱袋。

    果然,他很快便将赵三制住,其中哪有什么钱,尽是石子。

    “你玩儿老子!”

    赵三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把他身上的皮给我扒了,刮也要刮出损失来!”

    小贩黑着一张脸,对遛狗大汉指示。

    “别啊!”

    赵三欲哭无泪,进行求饶,他哪有什么钱,扒光了都没用。

    小贩可不管这些,脸沉的跟水似的,直叫赵三胆战心惊。

    仅仅片刻,他果真被扒光了,一丝不挂。

    “这人怎么这么没皮没臊啊!”

    众人赶紧捂脸。

    赵三感觉到不对劲了,下身透风,有些凉。

    他急忙低头,双眼一黑,悲呼。

    “谁偷了我的裤衩!”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