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一百二十九章 哥,她人格分裂吗

    “哥,你这里好脏啊!”

    田甜甜一边擦着客厅里的沙发和茶几上的灰,一边抱怨着,而后,扭头对着站在门口的郗佁然说道:“怡然姐,过来坐,不要客气!”。

    “哦,麻烦了!”郗佁然点了点头,走了过去。

    “我已经好久没在家了,家里没人打扫,有灰尘再所难免!”从冰箱拿出两瓶冰镇的果汁,看了下保质期后,给田甜甜和郗佁然递了过去。

    “谢谢!”看到喝的,郗佁然眼神一亮,她都要渴死了……

    “怡然姐,给!”田甜甜接过饮料,递了过去,随后看向季末,对着季末眨了眨眼,脸色怪异的笑了笑,一副你很有眼色,表现不错的样子,让季末颇为无语。

    沙发上的两人坐在一起,倒是养眼。

    田甜甜自不必说,青春靓丽,带着些许鬼机灵,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而这郗佁然,一头长长的大波浪头发,火爆的身材,娇好的面容,再加上比常人略微厚一些的性感双唇,也是一个万里挑一的美女。

    外貌先不说,让季末觉得有意思的是两人的性格。

    前几分钟,还叫人家大明星,现在就变成了姐姐,天生自来熟的田甜甜。

    外表娇弱,如同淑女,但被自己一句‘格老子的’给暴露了真实性格的郗佁然。

    不过,不得否认的是,两人的性格都不会让人讨厌,尤其是田甜甜身为一个千金大小姐,却没有一点娇生惯养的味道,以及郗佁然身为最近火起来的明星,却没有一点傲气的样子。

    这对于她们的身份来说,都是难得可贵的一点,也是让季末欣赏的一点。

    田甜甜找了支笔,没有一点心疼的让郗佁然在自己价值数万的衣服上签了一个名后,开口问道:“哥,你那么久不在,忙什么呢?”。

    “忙应该忙的事情!”季末随口糊弄着田甜甜。

    “切,还舍不得说咧!”田甜甜不满的嘟了嘟嘴,见季末开始打扫起了房间,从沙发上站起,就要去帮忙。

    “坐下吧!你陪着客人!打扫的事情交给我们两个!”季末摆了摆手,制止了田甜甜的动作,将手中的抹布扔向了马克西姆斯。

    马克西姆斯接住麻布,用田甜甜两人听不懂的古罗马语开口打趣道:“末!我也是客人!”。

    季末咧了咧嘴,不客气的说道:“废话少说,那边是你的房间,你不打扫,就在灰尘堆里睡吧!”。

    “你这主人的态度可真恶劣!”马克西姆斯嘴角挑了挑。

    季末眉梢一挑,道:“你可不是客人!废话少说,赶快动手!”。

    马克西姆斯温暖的笑了笑。

    郗佁然一口气灌了半瓶的果汁,见季末两人开始打扫后,听着季末两人叽里咕噜的话,开口问道:“那个,甜甜!他们说的是那里的语言?”。

    “啊,我也不知道啊!没想到季末哥,竟然这么有才!”田甜甜小口的嘬着果汁,一脸的骄傲。

    “寂寞?哈哈!格老子的,他叫这个名字?”郗佁然‘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待田甜甜再次诧异的看向她后,顿时反应了过来,暗骂自己一声没脑子后,因狂笑而飞扬的嘴角瞬间下滑,变成微笑后,小声的说道:“咳咳,那个戏演的久了,有些习惯还没改过来!”。

    “哦!”田甜甜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随即道:“此季末非彼寂寞,是一季度之始末的季末!”。

    “哦,这样啊!那个外国型男又叫什么?”说着,郗佁然将目光转向马克西姆斯。

    “我不知道诶,今天我才和我哥相认的,我哥还没给我介绍!”田甜甜纠结的咬着瓶口,小声的嘀咕着:“要不要去问问?”。

    “嘎!”郗佁然吃惊的看向田甜甜,惊叫道:“今天才认的?这怎么说?格老子的,难道说你被他威胁?”。

    田甜甜坚定的说道:“不会!他就是我哥!我能感觉出来!”。

    说着将季末从小就丢了的事情简短的说了一遍。

    “这样啊!”郗佁然一副恍然之色,看了看时间,见时间已经快九点后,一个小人在心里狂叫着。

    “白雨山这混蛋犊子,等他回来,我一定狠狠的揍他一顿!”。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灰尘在季末的麻利的手脚下渐渐消失,客厅以及今天晚上居住的三间卧室再次恢复了干净整洁,看着坐在沙发上,一直嘀嘀咕咕,时不时还发出惊叹声和笑声的两人,季末暗自摇了摇头,这一点也看不出两人是刚刚才认识。

    这时,一声电话铃声响起,随即郗佁然的声音响了起来:“格老子的,你终于……咳咳,那个,白老师啊,你终于回来了,人家都等你好久了啦!”。

    “忘记带电话了啊,没关系!嗯,我就在你邻居家呐,就是那叫季末的……”

    “嘟嘟!”话没说完,一连串的电话盲音响起。

    “格老子的,竟然挂了我电话!”郗佁然气急败坏的低骂一声,待抬起头时,对着田甜甜和季末尴尬的笑道:“那个,入戏,入戏!”。

    “叮咚!”

    “有客人,我去开门!”田甜甜跑了过去,打开房门,甩着一头乌黑长发的白雨山,像是被风吹着一样,飘了进来。

    忽略了站起身来的郗佁然,白雨山的嘴像是点了炮仗一样,快速的说道:“季末,你去那了!还有杜卡大叔呢?我也很久没见到他了,你们不在,我闲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呃,有些事情……”季末头疼的按了按脑袋,随即指了指咬着牙,怒瞪着白雨山的郗佁然,开口道:“她等你很久了!”。

    白雨山淡淡的瞥了对方一眼,甩了下自己的头发,一脸的不在意:“让她给老娘等着就是,反正她的时间多的是!”。

    “白雨山!!”郗佁然再也不顾自己一直面前保持的淑女形象,‘哒哒哒’的跑到白雨山面前,伸手抓住白雨山颈后的领子,道:“看来你是忘了,我是跆拳道黑带了!”。

    “松手!”白雨山脸色一变。

    “呵呵!”郗佁然阴笑一声,将脑袋转向季末,柔柔的说道:“我们就先离开了!”。

    话音落下,直接拖着白雨山冲了出去。

    “嘎吱!”

    田甜甜脖子僵硬的扭向季末,呆呆的问道:“哥,怡然姐是人格分裂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