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法家高徒 >

第一千零伍拾章 愚忠

    那一夜,火光冲天,整个北郡都被血色笼盖。

    那一夜,整个北郡都陷入了刀兵之中。

    到处都是乱兵,到处都是惊呼之声。

    喊杀之声,就连城外十里都清晰可闻。

    无数的人被惊动。

    无数的人满脸恐惧的躲在暗处,或者自认为安全的地窖当中,等待骚乱过去。

    不过也有人天生好奇,下意识的走上街头,想要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这些出去的人,再也没有回来。

    就算偶尔有人侥幸生还,也是满脸恐惧,眼神发直。

    任凭别人如何询问,都是闭口不言,仿佛看到了什么异常可怕的事情……

    无数的府邸被乱兵攻破,无数的珍宝被掠夺一空。无数的家眷受到了惊扰,更有一些年轻漂亮的妇人,小姐,被乱军裹挟到了阴暗之处。

    骚乱越来越大,从刚开始的小范围,蔓延到全城……

    很多兵丁好似脱缰野马,就算刘季,到最后也没办法控制。

    “大人!”

    “那些兵甲到处掠夺,更是奸,淫掳掠无所不作,我等根本就没有办法束缚!”

    “在这样下去,恐怕北郡千年古城就会毁于一旦!”

    刘留焦急的走进总督府大堂,满脸的仓皇。

    “是啊!”

    “大人!”

    “北郡乃是我等根基!”

    “如果真的毁于兵火,我等以后恐怕真的要成为丧家之犬了!”

    作为刘季智囊的刘博文也上前小声的规劝道。

    刘季面色阴沉的坐在那里,纵兵抢劫,其实是出自他的授意。

    毕竟,大军接连失败,士气已经落到了谷底。

    他需要动用一些特殊手段,来激励士气。

    什么手段最好呢?

    那就纵兵掠城。

    所以,士兵们到处掠夺,刘季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心中却是默许的……

    现在刘留和刘博文让他停下,他的心中多少有些抵触。

    不过他也知道,他们的担心不无道理。

    他不是担心北郡的百姓,而是担心自己……

    常言说的好,兔子还不吃窝边草。

    如果自己将北郡变成一座空城,最后恐怕他就会变成无根浮萍。

    不过,有的事情开始容易,停止难,早就红眼的士兵,就好似脱缰的野马,根本不听束缚!

    任凭他几次下令,城中的骚乱不仅没有结束,反而不停的升级。

    他们就像是水火一般,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他们用实际行动,让北郡人明白了什么叫做兵无常势,水无常态,

    动乱持续了数日,整个北郡都在恐慌之中。

    尤其是豪族,以前高高在上的豪族,在也没有了以前的飞扬跋扈。好似过街老鼠一般,又好似丧家之犬,仓皇不可终日……

    知北县

    “程牛儿!”

    “到了这时候,你还不愿意归顺大人?”

    一身儒服的程度看着面色黝黑的程牛儿,有些怒其不争的说道。

    “哼!”

    “忠臣不事二主!”

    “刘总督对某家有恩,某岂能做那背信弃义之人!”

    “你休要再说,要投靠你去投靠便是,不要拉上我做那背信弃义的小人!”

    程牛儿重重的啐了一口,满脸不屑的咒骂道。

    “你这个牛儿,怎么这么倔强!”

    “常言说的好,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那刘季不学无术,借助豪族的力量,赶走了成郡王,逼死了霍斐然总督,是真正的乱臣贼子。”

    “而我主乃是大乾的肱骨之臣,更是朝堂上有名的直臣,岂是刘季这等小人能够比拟的?”

    程度看着满脸倔强的程牛儿也不生气,反而笑着说道。

    “哼!”

    “休要再说!”

    “要杀要剐,某家皱下眉头,就不是好汉!”

    对于程度的苦口婆心不仅没有感动,反而满脸的不领情。

    “你……”

    就算程度脾气再好,也有些烦躁。

    就两人僵持之时,大门陡然被人推开,一个传令兵疾步走了进来,趴在程度的耳边窃窃私语几句。

    程度的脸色顿时大变,眼睛更是收缩,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了程牛儿几眼。到最后更是满脸的古怪……

    程牛儿的脸色也变得古怪起来,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他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程度!”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莫要故弄玄虚!”

    “俺老程才不会上你的当……”

    程牛儿嘴角上翘,满脸不屑,声音好似闷雷一般。

    “老程!”

    “刘季以从贼的名义,屠戮了程家满门!”

    程度直直的看着程牛儿,就在程牛儿有些感觉不好意思时,他才用一种近乎低沉的声音说道。

    “这怎么可能?”

    程牛儿眼睛不由的圆睁,满脸震惊难以置信的问道。

    “这怎么可能?”

    “你休要诓骗于某家!”

    “某家对刘总督是忠心耿耿,他怎么可能对我程家下毒手?”

    “你来告诉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程度见程牛儿还是不信,不由的嗤笑一声,扭头对传令兵说道。

    不过传令兵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用一种为难的目光看着程度。

    “本官让你说,你就说……”

    “出现一些问题,都有本官负责!”

    程度看着传令兵的目光,心中顿时了然,声音笃定的说道。

    “诺!”

    见程度眼睛中透着认真,便不再迟疑,肃声说道:

    “刘季回到北郡之后,纵兵抢掠,城内豪族大多数遭殃!”

    “程家因为是城中豪族的原因,也遭到了乱兵!”

    “程楠等人虽然奋力抵抗,但终究是寡不敌众……”

    “虽然最后突围而出,但是程家人大多都惨死在城中,程家的家产也被洗劫一空!”

    传令兵看了一眼程度,得到肯定的眼神后,声音沉稳的说道。

    “这不可能……”

    “这不可能……”

    “我对刘总督忠心耿耿,他怎么可能这么对待我?”

    “骗我!”

    “你们一定是在骗我!”

    程牛儿眼睛不由的收缩,有些歇斯底里,又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哼!”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是认为刘季是好人!”

    “既然如此,那某今日就让你死心!”

    “这是文书,八百里急报,你自己看清楚……”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