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法家高徒 >

第一千七十章 天蛇传承

”司徒刑你好大的胆子!““你怎么敢?”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斩杀我墨家弟子!“

    看着胸口破裂,鲜血喷涌,眼见是活不成的莫自行,陈乘风的眼睛不由的就是收缩,脸上更是流露出惊恐,难以置信的之色。

    他实在是难以想象,竟然有人竟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击杀墨家子弟!

    这怎么可能?

    难道他就不担心激怒墨家?

    难道他就不担心被墨家追杀么?

    看着满脸淡然,没有丝毫担心之色的司徒刑,陈乘风的心不由的阵阵冰冷。眼睛中更有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疯子!

    在他的眼中,司徒刑就是一个疯子。而且还是掌握了强大力量,丝毫不顾及规矩的疯子。

    正因为这样,对司徒邢他才会有着一说不出的恐惧。

    “哼!”

    “当他在本官领地中肆无忌惮屠杀的时候,就应该意识到这个后果!”

    “杀人者,恒杀之,非常的公平!”

    看着眼睛中已经有了恐惧之色的陈乘风,司徒邢的不由轻蔑的一笑,毫不在意的说道。

    “可是!”

    “可是!”

    “他可是墨家子弟……你怎么敢!”

    看着司徒邢轻描淡写的表情,陈乘风的脸色不由变得古怪,眼睛圆睁,嘴唇哆嗦,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那又如何?”

    看着表情扭曲,满脸难以置信的陈乘风,司徒邢的嘴角不由上翘,有些轻蔑,又有些无视的说道。

    “你可知他刚成为父亲!”

    “你将他击杀,他的妻子,又当如何?”

    看着色厉内茬,不停嘶吼,却不敢上前的陈乘风,司徒刑嘴角不由的上翘,眼睛中更是流露出一丝赤果果的不屑:

    “无故入侵知北县领地,并且击杀本官属下子民!”

    “谁人没有父母?”

    “谁人没有子女?”

    “如何杀他不得?”

    面对司徒刑的大声喝问。陈乘风脸色不由的就是一滞,嘴巴微张,想要说点什么,但又不知应该如何回答……

    正如司徒刑所说,谁人没有父母,谁人没有子女!

    莫自行在杀人的时候,没有考虑到别人的父母子女,他被杀的时候,自然也没有资格让别人顾虑到他的父母子女。

    也正是这个原因,陈乘风有一种哑口无言的感觉。本来惊人的气势,也有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萎靡……”司徒刑!“”你是在是太过放肆了!“

    “也实在是太目中无人了!”

    见陈乘风被司徒刑三言两语问的就哑口无言,站在最顶端的公输颌不由迈步向前。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公输颌的身体不仅没有因为脱离机关傀儡的范围而跌落,反而步步生莲,仿佛踩着看不见的台阶,一点点的向下。

    “嗯!”

    “怎么大长老发有什么要教司徒?”

    看着气势比陈乘风强了不是一星半点的公输颌,司徒刑的眼睛不由的收缩,脸上更是流露出凝重之色。

    不过,他也没有打算屈服。全身的血液好似大江大河一般古荡起来,一条巨大好似能够承载世界的长蛇出现在他背后的气血之中,随着气血的浮动,那条大蛇上下浮动,随着他的眸子开合,一个个世界诞生,一个个世界灭亡……”这是!“

    看着司徒刑拳意的凝聚,本来满脸淡然的公输颌表情陡然变得凝重,古怪起来,他的眼睛中更是流露出一丝少有的迟疑。

    背负世界的大蛇!

    难道说,司徒刑是上古吞天大蛇的传人?

    这怎么可能?

    上古天蛇教不是早就消失了么?

    天蛇教的余孽,也被秦王政摧毁,上到圣女,下到普通教民,损失惨重,就连他们的洞天福地,也变成了无数的碎片……

    其中最大的一块,更是被儒家,兵家,以及墨家轮流执掌,直到近百年才向外人开放……

    突然,他的眼睛陡然眯了起来,脸上的惊讶变得更加的浓郁。

    因为,他想到了某种可能。

    司徒刑出身黑山,更参与过黑山秘境!

    难道说,大蛇的传承从来都没有离开过秘境……

    难道说,司徒刑在黑山秘境中竟然得到了天蛇的传承……

    想到自己守护了数百年的果实,竟然被别人轻易的摘走,公输颌心中就有一种滴血的感觉。

    同时,他对莫自行也有了几分怨念。

    在那么严密的监控下,不仅让人击杀了陈虚彦,更让人从眼皮子底下取走了最珍贵的传承……

    今天就算司徒刑不出手将他击杀,自己也会忍不住出手。

    实在是太可恨了!

    要知道,为了天蛇的传承,墨家不知付出了多少心血,甚至陨落了不知多少弟子……

    要知道,秘境前期可是危险重重的。

    为了探索整个秘境,不论是儒家,兵家,还是墨家,都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陨落的人中,不缺乏嫡传弟子,种子弟子!”天蛇传承!“”司徒刑,你竟然从秘境中获得了天蛇传承!“”这么说来,陈虚彦和莫自行死的也不冤!“”就算你没有将他击杀,老夫也会亲自出手,一个堂堂的先天武者,竟然被一个武徒瞒天过海,这样的废物,留她何用?“

    听着公输颌惊讶,震惊的话语,所有的墨家子弟都沉默了。

    当年参加过秘境试炼的弟子,眼睛中更是流露出懊恼之色……

    当年的司徒刑是那么的弱小。

    如果早发现这个秘密,将他击杀,那么这份传承就会成为自己的机缘。

    凭借这份传承,以及墨家资源的培养,那么他们今日的成就必定会远超司徒刑!

    想到这里,每一个人眼睛中心痛变得更加浓郁。

    更有人用无比怨恨的目光看着已经陨落的莫自行!

    当年如果他仔细一些……

    也许,结局就会是另外一个版本。

    不是他们冷血……

    而是……

    天蛇传承!

    这四个字,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不仅是对他们墨家,对儒家,对兵家都是一样……

    本以为这份传承随着秘境的崩塌,而彻底的消失。

    谁能想到,早在数年之前,这份传承会再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而且是以这种形式……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