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校花的极品特工 >

第八百五十八章 无限探索

    和童玲在一起的每时每刻都是快乐的,这也是高君最喜欢她的原因。

    因为童玲不装,女人或多或少都会在男人面前有点小装,有装矜持的,有装羞涩的,有装清纯的,有装高傲的,而且还会有诸多要求,有的要求浪漫,有的要求刺激,有的慢热需要忽悠等等。

    童玲却总是最真实的,嬉笑怒骂从不做作,从任何地方都能获得快乐。

    只是这样的快乐最终没能以啪啪而结束,不得不说一种遗憾,就连童玲都不甘心的说:“嘿,我哥和我嫂子没准正在洞房,我爹妈今晚在后院小房里住,不如我们偷偷溜进西屋,和我哥他们打擂台,看谁坚持的时间长?”

    “洞房花烛咱就别刺激他们了,等回去再说吧。”高君笑着说。

    “那你滚吧,快滚!”童玲说翻脸就翻脸,喝骂两句之后,自己好像悲痛欲绝的似得,掩面跑回家了。

    高君当然知道这是因为胡同口有黑影在闪动,涂强一定会关注事情的发展的,只是他自以为自己是猎手,其实不过只是猎物而已。

    高君叼着烟,貌似心情沉重的踏着月色而行,深一脚浅一脚的乡村小路,因为积雪刚融化而显得很泥泞,每一步都很蹒跚,充分的向周围躲在草堆旁,粪坑边的监视者们,展示了一个优秀的演员,在没有台词,没有配角搭戏时,一个人只凭表情和肢体语言,诠释角色心里路程的超凡表演。

    他亦步亦趋,说明心情沉重,他不时挠头,说明心情聚散,不狠狠的甩手,表现了他内心的悔恨,时而抬头仰望星空,说明了心中的纠结,好像在无语问苍天,希望上天能给他指一条明路。

    他走走停停,想要点根烟,却半天打不着火,因为他的手在抖,说明他很紧张。

    点燃香烟深吸一口,好像要做某种重大的决定,长长的吐出一口烟雾,有种如释重负,又或者说无可奈何,在绝望中做出了最坏的决定。

    短短几十米的泥泞小路,高君像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充满表现出了一个优秀的特工人员,走向深渊,堕入地狱的情感变化,因为一个错误而被迫黑化,背叛了自己的信仰,杀害了自己的战友,最后还不得不被坏人所驱使的心路历程。

    最后,高君扔掉了手中的香烟,狠狠一脚踩灭,并用力了碾了碾,狠狠拍了一下手,虽然没有台词,但观众却能感觉到,体会到,脑补出他内心的台词是:“去他妈的,爱咋咋地吧!”

    高君的一举一动自然都在第一时间被涂强所获悉了,他无比激动,注定今夜无眠,招来自己的情妇,开瓶好酒准备庆祝一下,心里想着朝廷的特工也不过如此,巡视组也不过如此而已。

    尤其是高君一句话说得最正确,这不是古代,没有什么影像通讯方式,就算皇帝穿上便服私访,也没有人认识。

    可现在这年月,别说大领导,就连乡长,镇长都经常上电视,所以想要私访几乎是不可能的。

    唯一可行的就是手下的小人物去私访,领导通常都是坐在办公室里听汇报,他没有办法凡是都亲力亲为,他们所知道的天下百态,国计民生,都是从下面人编写成的汇报材料中得知的。

    这样一来就有了极大的可操作性,直接攻取大领导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连人都见不到,但领导身边的人,比如秘书啊,助理啊,败家媳妇啊,纨绔的儿子啊,缺心眼的小舅子之类,都是最好的突破口。

    比如严书记的夫人,竟然在公众群聊中,公然指责老师对严书记的女儿使用的语言是为大不敬,结果自然是实力坑夫。

    现在的一些领导未必聪明,但一些领导的亲友家属那是纯粹的二叉!

    这也说明他们以前作威作福习惯了,官本位思想深重,到了今时今日还没有完全意识到我朝打虎拍蝇的决心,那就只能去监狱里反思了。

    “让二驴子和三麻子去把后院那个人彘处理掉。”涂强对来报信的手下轻描淡写的吩咐着,手里端着红酒杯,背后放家里一个漂亮妞正在涂脂抹粉的打扮着,嘴里说着处理人命,一会还有娘们侍寝,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这他娘的就是帝王的感觉啊。

    涂强做他的皇帝梦,而高君则比较务实,回到他表弟家,先把吴晓怡从地窖中请出来,不用多问,从高君轻松的神态就能看得出来,问题解决了。

    而高君却很疑惑,总觉得这地窖里的气氛有些诡异,昏暗的壁灯,堆积如山的苹果和玉米,小桌子上凌乱的放着很多东西,还有意犹未尽的吴晓怡。

    “你刚才在干什么?”高君忍不住问道。

    吴晓怡兴奋的说:“就我一个人呆在这鬼地方,还是在地下,好像坟墓,想要不发疯当然要点事儿做了。

    猜猜我找到了什么?”

    高君摇头,见吴晓怡朝他摊开了手,高君定睛一看,顿时全身鸡皮疙瘩暴涨。

    在那白嫩的手心里,竟然有一只青虫子正在蠕动,通常情况下,有女孩子看到这虫子,一定会飞扑进男人的怀抱,但此时,吴晓怡却兴高采烈的展示着虫子,而高君一脸的恶心。

    “我本来无聊的要死,突然发现一只苹果上有虫蛀,切开一看,果然发现了这小东西。”吴晓怡惊喜的说:“那么问题来了?这里是地窖,没有氧气,没有阳光,与外界隔绝,这种食心虫是怎么出现的呢?是不是可以借此来猜想,这些小虫可能发生了进化,另外还有这种小黑虫……”

    吴晓怡说着伸出另外一只手,一只更麻心的小黑虫出现了:“我刚才仔细观察过,它并不以这些苹果和玉米为食,而是在吃旁边那些木料劈柴,它是怎么生成的,又是怎么在这黑暗,无光,无氧的环境下生存的呢?

    我准备带回去好好研究一下,看看它们是否在进化,看看它们的细胞组成和生理结构,一只能够在黑暗中,不需要光,不需要水,甚至不需要氧气还能生存的虫子,一定有极特殊之处。

    大胆猜想一下,那些异能者,细胞中是否也被加入了这些昆虫啊,野兽啊之类的特殊基因,所以才会产生异能的?”

    高君微微一楞,对她们这种科学家的善于发现,善于思考,善于假设并坐而起行的去实践,去探索的精神感到由衷的敬佩,只要他对此一窍不通,也没有半分兴趣。

    “呵呵,做科学家真好,在地窖都不会觉得无聊,总是能发现世界,认知世界,并且愿意去改变世界,牛叉。”高君由衷的说。

    吴晓怡横了他一眼没回应,而是攥着两只虫子爬上了地窖,她是一个疯狂的科学家,几乎所有精力都放在自己的研究上,韩晶晶虽然与她类似,但却绝没有这么疯狂。

    韩晶晶的重心始终在家庭和生活上,习惯搞研究,最后也是为了赚钱,为了改善生活,算是爱好也算兼职。

    而吴晓怡则不同,实验就是她生活的全部,此时看着抱着虫子的吴晓怡,才是她平时最真实的一面,只不过因为被异能者刺杀,不得不亡命天涯,所以生活才发生了改变,此时算是回归本源了。

    她有事情做其实也不错,最起码不用高君在费心的去撩她了。

    虽然这是涂强提供的房子,隐藏着不少摄像头和窃听器,但高君也没有去理会,让吴晓怡用虫子好好吓唬吓唬他也不错。

    想象一下,在一个光线昏暗的小房间里,一个面色惨白的年轻女人,正用小刀子一点一点的切开一只肉虫子,用小镊子一点点的拽出硬瞌虫的眼珠子……

    高君只是想想都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若是有人通过监控器看到这一幕还不得吓死啊?

    吴晓怡是个雷厉风行,坐而起行的人,说干就干,高君就躺在一旁的炕上睡觉,互不侵犯,但又不能让吴晓怡离开他的视线。

    就这样,高君美美的睡了一夜,还做了一个美梦,梦中他成为了皇帝,刚结婚的童诚和刘英变成了他身边的太监和宫女,尤其是童诚正跪在自己脚边,小心翼翼的询问皇帝:“陛下,夜深了,今晚是八十一御妻之夜,还请陛下早些安置。”

    古时候皇帝临幸是个性福的体力活,不是一般人能驾驭的,皇宫大内规矩繁多,而且还要讲究一些公平,所以,皇帝有时候在这种事儿上,也要按规矩来。

    皇帝有三宫六院,细说就是皇后一人,贵妃三人,什么昭仪,昭容,充容等九人统称‘九嫔',还有婕妤九人,美人九人,才人九人,后面还有宝林,御女,采女等等,地位地下但数量庞大。

    所以,类似皇帝也不可能做到雨露均沾,所以就有聪明人发明了一个规律,那就是以月圆月缺来分配皇帝的夫妻生活。

    初一到十五是月亮渐满的过程,啪啪选择也从低到高,先是从九嫔一下开始,被称为九九而御,也就是皇帝要每天以一敌九,大被同眠,这样每天九个女人,连续折腾半个月,到了初十四,数量锐减到三位贵妃,到了十五总算能轻松点了,只有皇后一人,但是……

    后半个月的月亮叫渐缺,从十六开始,还是皇后一人,然后是贵妃三人,然后又开始每晚九人!

    做皇帝也是体力活呀!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