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校花的极品特工 >

第九百四十七章 因祸得福

    熟悉的气味,温暖的怀抱,轻柔的耳语,顿时让苗慧的怒气全消,这些日子以来所承受的压力,悲痛与委屈,一瞬间就爆发出来了,伸手搂住高君,比刚才闺女哭得还伤心。

    就连高君也如此取笑道:“你怎么比闺女哭得还狠啊?”

    苗慧抽泣着说:“那是因为闺女还有美好而光明的未来,而我呢,现男友杀了禽兽前夫,自己也因此送命,你觉得我还能活吗?”

    高君一愣,随即笑道:“这是不是之前网上流传的帖子的标题啊?都是居心不良的人蹭热度博眼球瞎说的,你何必在意呢?”

    “可事实就是如此啊?”苗慧说道。

    高君微微一笑,因为苗慧个子不高,所以他直接用下巴压在她的头顶上。

    每次和苗慧在一起,高君都觉得很放松,有时候甚至有些孩子气,这是因为性格和年纪的关系,苗慧的经历让她非常珍惜这对感情,对高君几乎是言听计从,连真空穿围裙都做过。

    所以,高君总是做些调皮捣乱,就像齐妙他们这个年纪小情侣做的事儿,就是想唤醒苗慧年轻的感觉。

    下巴顶脑袋肯定不舒服,苗慧只能伸手撑起他的脑袋,听高君说道:“什么叫事实如此啊,这件事儿和你有什么关系啊,警方也说了,当时你那禽兽前夫吸食了相当剂量的毒品,驾车的时候本身就处于迷幻状态,所以他当时完全有可能驾车冲撞人群,我是在见义勇为,实在制止犯罪发生,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为你们报私仇的想法,所以这事儿根本就与你们无关。

    反而害得你们娘俩噩梦重温,承受了不白之冤。”

    高君亲口的解释让苗慧心里舒服了很多,其实她并不在意外界怎么说,这么多年来她从事殡葬行业,被人指指点点的早就不在意了。

    她在乎的是高君的想法,生怕高君认为是自己和闺女给他带来了无妄之灾。

    现在听高君亲口这样说了,总算让她悬着的心落了地,被高君用温热厚实的手掌轻轻捧起脸,这让苗慧如少女般羞涩,都不敢去看高君的眼睛,直视呢喃般的说:“你干什么,我可是要做外婆的人了。”

    听到苗慧开的玩笑,高君顿时大笑起来,伸手擦去她脸上的泪痕,道:“以前听人家说过一个笑话,说的是小明同学调皮捣蛋,老师要求请家长,小明问老师,爸妈都没空,舅舅行吗?老师说可以,然后第二天,小明就背着他两岁半的舅舅去学校了。”

    苗慧忍着笑,羞涩的问:“你什么意思?”

    高君道:“你要是不努力,外甥就要背着舅舅去开家长会了。”

    “我怎么努力呀?”苗慧低下头轻声说。

    “也对,应该是我努力才对。”

    人的情感很丰富,但表达和释放情感的渠道其实很少,但啪啪绝对是最佳的表达和抒发情感的方式之一。

    人在高兴的时候会啪,在浪漫的时候会啪,在激动的时候会啪,有人说,夫妻俩吵架,啪一回就能和好。

    这一次风波让刘剑锋和苗慧都经历了大起大落,大悲大喜,高君甚至还经历了牢狱之灾以及生死恶斗,心中蕴藏着太多的情绪需要宣泄。

    所以,两人很自然的粘在了一起,一顿操作过后,苗慧面色潮红,气息急促,语气却非常温柔的说:“你可能是最近经历的太多,心里烦闷,情绪不佳,所以不要太在意,缓和一下就好了,别勉强,你肚子饿不饿,我去给你做点吃的吧。”

    高君心里正在咒骂着吴晓怡的祖宗十八代,所有男人估计都讨厌女人这样的安慰,简直比打脸还痛苦,特别是看着苗慧面若桃李,眉宇间春水潺潺的样子,高君更是有一种割了的冲动。

    温柔的苗慧怕他受刺激,所以连忙起身,裹着床单就出去了,因为勒得太紧,曼妙的身姿一览无余。

    很快厨房里就传来了叮叮当当,锅碗瓢盆乱摔的声音,显然苗慧的状态很不对劲,是啊,只点火不灭火,能不难受吗。

    “吴晓怡,你他娘的给老子等着。”高君郁闷的骂着,掰着手指头数着,在火车上和张娇耽误了一次,回来童玲大爆发耽误了一次,和韩晶晶一起给新房开光耽误了一次,和苗慧抒发压力又是一次。

    看似只有四次,但却是与四个不同的女人,折算下来相当于很多很多次,必须要让吴晓怡赔偿。

    现在吴晓怡远在天边,高君只能用骂街来泄愤。

    也不知道骂了多久,高君感觉没有重复的词儿,骂的很痛快。

    苗慧总算平静下来,脸色不再潮红了,但眉宇间带着丝丝的幽怨,身上还裹着一条床单床单,这是老实人的小技巧,她其实完全有时间穿戴整齐,但却没有这么做,仍然只有一条床单,看起来好像希腊神话中女神们的穿戴,露得不少。

    知道她的想法,故意这么做,希望能够唤醒高君的雄风,手里端着一碗面条走来,声音有些颤抖的说:“这几天你一定都没好好吃过饭吧,别多想了,趁热吃吧。”

    之前曾经有过所谓的调查显示,闺房生活不和谐,是导致很多女人出轨的重要因素之一。

    万幸这些女人都曾经见识过高君的雄风,领教过他的厉害,所以偶尔一次半次的发挥失常,并没有太在意。

    高君现在哪有心情吃面啊,吃药还差不多,但不能辜负苗慧的一番心意,接过面条,热气蒸腾,上面还覆盖着一个荷包蛋,飘着两根绿叶菜,很是走心。

    就在这时,一股刺鼻的味道随着氤氲的雾气飘荡而出,钻入鼻翼,直沁心脾,高君忽然全身一震,感觉到了龙头昂首,神兵有了复苏的迹象、

    他连忙将汤碗端到鼻子前,用力的嗅了嗅,神兵顿时剧烈的颤动起来。

    高君大喜过望,道:“这面里是什么味儿呀?”

    苗慧惊道:“哎呀,我在里面放了芥末和虾油,我和妙妙都喜欢这口味,但别人都吃不惯,我这是做习惯了,你不喜欢就别吃了,我再去做一碗。”

    “不用,我喜欢,我太喜欢了,苗姐,麻烦你把芥末和虾油给我拿来。”高君急切的说。

    高君能和自己娘俩同一个口味,苗慧自然是高兴,这才是一家人的感觉,所以她立刻拿来了调料。

    高君立刻接过来,打开芥末膏恨不得直接塞进鼻孔中,顿时那独特的刺激气味冲出来,直冲天灵盖。

    神兵颤抖的频率更剧烈了,高君立刻举起虾酱瓶子凑到鼻前,这虾油是沿海人家最常用的一种调味料,味道略微有些腥咸,很是独特。

    高君一手举着芥末,一手举着虾油瓶,看起来很像是猪鼻子插大葱。

    “你这是怎么……”

    苗慧的话还没说完,就听高君急切的说:“苗姐别说话,快上来。”

    说完高君直接踢开被子,苗慧一看,顿时又惊又喜又羞涩又好奇,刚才那样一番操作没动静,怎么闻闻芥末反应这么强烈了,芥末还有这种功效吗?

    苗慧心头的小火苗刚被压制住,此时又熊熊燃烧起来,立刻也不顾什么矜持了,飞身上马,纵横驰骋,给外孙子生个舅舅。

    这次一顿操作之后,苗慧心满意足了,只是全过程高君都抱着芥末和虾油,不知道这是什么套路,这东西不但有壮羊的效果,难道还能增加趣味性吗?

    高君心中狂喜,果然世间万物相生相克,没有什么是绝对的,这个故事更告诉我们,当遇到困难不要放弃,要用于尝试,用于挑战,总归会找到解决的办法。

    心情大好之下,自然是极尽温存,可是苗慧的电话一个劲的响个不停,无奈从被窝里钻出来接了电话,简单应了两声就挂断,却没有再钻进被窝。

    苗慧有些尴尬的对高君说:“刚才没敢说,其实这次风波之后,我也算因祸得福了。”

    高君得意的笑道:“看得出来,刚才你自己都喊出来了,什么上天了,要飞了……”

    “讨厌!”苗慧到现在还受不了他的调戏,急忙捂住他的嘴,红着脸道:“我说的是天命大师的事儿,太平间那个人被抓走了,而帮我联系天命大师的,我的那个老板也被带走了,现在她媳妇着急要托关系捞人,所以要把公司清盘兑出去,因为我们之前签订了正规合同,还有百分之十的股份,本来只是按股分红的,但现在要清盘,就要按照市值给我结算了,应该有大几十万吧。”

    “殡葬服务公司也有市值?”高君吃惊的问:“纸人纸马,元宝蜡烛能值多少钱?”

    “谁说殡葬公司只有这些了,我们公司在本市多家陵园,囤积了数百个墓地,每个均价都在三万元以上,而且价值还在与日俱增,比房价涨的快,而且只涨不跌。”苗慧说道。

    高君一拍脑门,把这茬忘了,人死了之后可不止要烧纸,还要入土为安啊,如果按照平米面积来计算,墓地比房价都要高,他心有余悸的说:“幸好我这次是假死,不然真的死不起呀。”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