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856章 不适

    N2O?

    张晨莫名感觉一阵荒谬。

    重生之初,自己对付那两个抢匪,就是用的毒气策略,没想到现在被别人用到自己身上了?

    真是天道好轮回,看能饶过谁。

    “这家TOPS楼宇设备服务公司,根据初步调查,在今年6月,刚刚完成一次股权变更,疑似被人收购,对方是一家加拿大公司,就是这家。”程思危从一叠证据资料中抽搐一张纸,推到张晨面前。

    比安奇詹姆斯公司……张晨从未听说过这家公司的名字,应该不是什么大公司。

    “由于时间问题,并没有对这家公司做出进一步调查,不过,我相信顺藤摸瓜,最终一定能查出幕后是谁,您是否想要继续查下去?如果继续,那我们可能需要重新签一份合同。”程思危嘿嘿一笑。

    程思危相信,像张晨这种富豪,遇到这种事情,为了自己的安全,肯定想要查个水落石出,自己又已经展现出相应的实力,拿下后续业务并不成问题,费用嘛……嘿嘿嘿……

    烟雾缭绕中,程思危眯眼打量着对面的年轻人。

    程思危自认看人的眼光不错,又受过多年的专业训练,自信任何人都很难逃过他的眼光。

    但眼前这个年轻人却让他有些捉摸不透。

    倒不是琢磨不清对方的心思,而是……怪异?

    嗯,怪异,就是很怪异。

    任何人都知道,张晨现在还未满二十周岁,这个年纪取得这样的成就堪称惊世骇俗。但无论他的成就多大,年龄就在这里摆着,年轻人固有的气息是改变不了的,但程思危恰恰却从张晨身上感受不到这一点。

    老谋深算。

    程思危心中突然蹦出这么一个词,虽然不协调,但似乎没有更好的词来形容了。

    “程先生,你的工作非常出色。”张晨当然不知道程思危心中所思所想,微微一笑,“对于后续调查,我和我的团队还要再探讨一下。”

    程思危一愣,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对方不再做后续调查了?抑或仍旧调查,但打算找别人来做?不应该啊,还是说对方已经知道幕后黑手是谁了?

    不,应该不会。这里面一定有其他问题。

    “托马斯,送客。”张晨站起身,对程思危微微点头,转身离开。

    ——————————

    阳光下,詹姆斯的两排白牙闪闪发光,一路小跑颠到站在路边抽烟的程思危面前。很显然,程思危的这名搭档目前心情非常不错。

    “结算完了吗?”詹姆斯一脸期待。

    “已经收到了,这是你那份。”程思危随手把烟蒂扔到地上,踩了两脚,从怀里抽出一张支票,递给詹姆斯。

    “啵~”詹姆斯亲了一口手中硬挺的支票,“赶快去银行,我要转账,天哪,这真是结款最快的一笔生意,我早就想要APSPEED的新货了,对了,把电话借我,我现在就订货……”

    詹姆斯正高兴着,一没留神,自己手中的支票又被程思危抽了回去:“算上今天这笔,你还欠我六千五百美元,加油。”

    詹姆斯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程,不用这样吧?我们这种关系……”

    程思危伸了个懒腰,听着耳边詹姆斯的喋喋不休,坐进自己那辆丰田佳美。

    多给了自己一倍的调查费?

    有意思。

    “詹姆斯,还有份工作,你要不要做?做完这一单,你欠我的钱就清了,我再多给你五千,干不干?”程思危从车窗中探出头,对路旁一脸沮丧的詹姆斯说道。

    “你说真的?”詹姆斯将信将疑。

    “信不信随你。”程思危耸了耸肩。

    “傻子才不干!”詹姆斯拉开副驾的门,跳了进去,“还等什么?开车啊!”

    ——————————————

    湾区,沙丘路,2750号。

    “我非常同意你的看法,杰夫。但是,我们必须给市场一个交代,亚马逊现在可以不盈利,但至少要给市场一个盈利预期。OK,OK,我当然明白保持投入的重要性,我只是提醒你,亚马逊的增发需要更强有力的财务数据支撑。”

    “8700万美元?哦,不不不,这太夸张了,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

    “亚马逊管理层必须削减新建运转中心的预算,你们的现金流状况不足以支撑目前的投入……”

    “当然,当然,我们有足够的选择权,随时能够获得更多的融资,目前这87份战略融资意向申请,还要更仔细的甄别……”

    约翰杜尔眉头紧皱,他每天都要参加一到两个董事电话会,今天,正是亚马逊每个月的董事级别例行电话会议。

    现在的纳斯达克实在太火爆了,尤其从八月开始,纳斯达克势不可挡的冲上了2400点,对比97年同期上涨了八百多点。

    如果对比上半年纳斯达克的大跌,短短半年时间,纳斯达克指数上涨了接近一倍!

    疯狂,这实在太疯狂了。

    尽管有很多评论家唱衰,预测纳斯达克存在泡沫,但丝毫不影响资本热钱如潮水一般的涌入纳斯达克,这其中,甚至包含了大量华尔街资本。

    要知道,在以前,无论纳斯达克多么火爆,纽约和波士顿的old money们对这种新玩意儿始终保持着嗤之以鼻的态度,比起看不见摸不到的互联网,他们更相信钢铁、军火、石油、地产等实实在在的东西。

    而现在,这些穿着燕尾服,拄着拐杖的老牌资本家们,也终于忍不住了。

    这两个月以来他参加的各个公司董事会议,商谈最多的话题都是如何选择战略融资合作方,这其中,百分之八十都来自于东海岸,来自于华尔街。

    对于硅谷来说,谁的钱都是钱,但对于在硅谷土生土长的风险投资家们来说,可就不一样了。

    尽管他们的资金构成中,相当一部分比例也来自于华尔街,但这和华尔街的金融大鳄们直接进入这个市场是完全不同的。

    “我不认为接纳卡尔伊坎的投资是一个好主意。”约翰杜尔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伊坎对董事会的控制欲会严重干涉亚马逊长远战略目标的实行。而且,股权的稀释也会伤害原有投资者的利益,我认为还需要另行讨论。”

    “伊坎企业联盟与亚马逊有非常良好的互补,双方如果可以达成战略合作,可以让亚马逊更加快速的发展。”杰夫贝索斯对这个话题显然有着自己的判断。

    “KPCB保留意见,我相信火种源与基恩与Zack也会有相同的看法。”约翰杜尔当然不会轻易退让,拉拢董事会中的盟友自然是他的不二选择。

    “对了,Zack今天为什么没参加会议?”约翰杜尔突然觉得有些奇怪,这一周以来,似乎几场会议都没有张晨的消息了,在此前,张晨可是从来不会缺席任何一场重要会议的。

    “我是Zack的助理谢丽尔,今天我代替Zack参加电话会,他的身体最近有些不适,正在休养。”会议电话中传来谢丽尔桑德伯格的声音。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