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圣手国医 >

第1291-1295章 风起云卷!

    第1291章

    卓青莲短短一句话。

    又引来一片嘲笑之声。

    连卓永丰和姜小鱼等人,都觉得实在是有些太扯了。

    千年前的一份电路图?!

    开什么国际玩笑 !!

    如果这真的是一份电路图的话,那岂不是说,大棒子国,真的是宇宙第一强国了?

    一千年前就有如此复杂的电路图出现。

    那岂不是五百年前他们的宇航员就能上天了?

    百年前就开始殖民火星了?!

    “这个玩笑开的有点大啊。”许沐池忍不住捻须微笑,说道。

    “电路图什么的,实在是有点太扯了一些。”

    “我虽然不知道这幅图究竟是什么,但,至少我可以肯定,这绝非是什么电路图!或许,应该是和前两幅图一样,是一种我们之前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阵法图,只是这种阵法比较繁杂,我们暂时并不能破解出来。”

    “我支持这种判断,我也认为这是一种全新的阵法图。”

    众人纷纷表达自己的意见。

    反正秦北已经说过了,就算说错了也没有什么,秦北需要的是畅所欲言,广开言路。

    但绝大多数意见,都是支持这幅图,同样也是一副暂时不能破解的阵法图,而并非什么卓青莲口中的“电路图”——他们宁肯相信大棒子国在千年之前就有了他们现在依旧不能破解的阵法图,也不愿意相信大棒子国在千年之前便已经有了电路图,这实在是一种很奇怪的思维。

    但秦北又不能直接否定这种思维的对错,略一沉吟,转脸对卓青莲问道:“你说这是一幅电路图,可有什么依据?”

    卓青莲依旧坚信自己的判断,指着悬在半空的光幕说道:“你们看,这幅图,其实很明显的,这里是一处电阻,这里是保险丝,这里是加热器……”

    卓青莲指着那幅图上,一个个繁杂的有些诡异的符号,认真而笃定的说道。

    但换来的,却是一片低低的嘲笑声。

    “连电容电阻都整出来了,你怎么不说石墨烯电池?”

    “我还是觉得说这是一幅电路图有点扯。”

    秦北眉头微微皱起,双手虚按。

    众人噤声。

    “好了,卓青莲现在说这是一幅电路图。诸位说这是一幅阵法图,还有什么其他的意见没有?”

    在秦北目光注视之下,众人迟疑片刻,纷纷缓缓摇头。

    再也没有说出其他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

    “好,按照你们的分析,这是一幅阵法图,我们要从哪里下手,才能进行破解?”

    听到秦北的问话,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同时都闭嘴了。

    基本上,同意这是一幅阵法图的意见,主要是为了辩驳这不是一份电路图而已。

    但这究竟是一幅什么样的阵法图,在场众人,却没有一个能够判断的出来,甚至连最基本的判断都不能给出。

    每一个阵法图都自带五行属性,可以根据阵法图的布置方式,设计特点,简单的分析,便可以得出答案,但很明显的,这幅“阵法图”却并不具有任何一种五行法阵应该具有的特点。

    “卓忘尘先生!”

    秦北忽然说道。

    “您吩咐!”卓忘尘打了一个机灵,生怕秦北这是借机报复。

    秦北笑了笑, 说道:“就由卓忘尘先生负责主持,全面分析这份阵法图,我需要尽快得出确定的答案。”

    卓忘尘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好的,我一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

    秦北笑道:“仅仅是尽力去做,可不行,我需要看到的是最终的结果。”

    卓忘尘苦笑说道:“你这么说就真是为难人了,在场众人,包括您先生在内,都没有人能够认出这究竟是一幅什么样的阵法图,您就给我限定时间,让我,一定要把这幅阵法图分析出来,我实在是无能为力。”

    “为了应对来自修真大世界的入侵,大家都在做出自己应有的努力。”秦北笑着说道:“既然卓先生坚持认为这是一幅阵法图,想来对阵法图有着自己独到的认知,你放心,你可以邀请在场任何一个人协助你完成这份工作——请不要拒绝,毕竟,我们这是为了整个地球修真界着想,除非你不准备为整个地球修真界,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这……”卓忘尘头都大了。

    但却无话可说。

    秦北也没有继续给卓忘尘说话的机会了。

    随意的挥挥手,宣布散会。

    没等众人离开,秦北先一步离开了会议室。

    把那本“灵晶快充法”也留了下来。

    卓青莲并没有任何迟疑,追着秦北跑了出来。

    “秦先生,秦先生留步!”卓青莲扬手喊道。

    秦北停下脚步,却并没有转过身来。

    卓青莲快走两步,追上前来。

    “秦先生……我……”卓青莲一副要道歉的样子:“都是我不好……”

    秦北哂然笑道:“你有什么可道歉的?我觉得你说的并非没有道理,那些人不过是一些老顽固而已,不用搭理他们。”

    “这么说,您相信我说的是真的?您也觉得这是一副电路图?”卓青莲大喜过望。

    秦北却摇摇头:“我也不能确认,但是任何一种可能,我都不会放过。反正现在,如果硬要说这是一副阵法图的话,我们也不能破解,那还不如试试别的办法,也许你说的就是对的呢?”

    假设这是一副阵法图的话,在场众人,基本上已经囊括了整个地球修真界,的超级强者,应该是能够破解出来的,如果在场众人都破解不出来的话,那这个地球修真界上,恐怕没有其他人能够破解的出来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说这是一幅阵法图,只能寄希望在场众人能够破解出来,否则的话毫无意义可言。

    但倘若众人努力的方向不对呢?

    秦北觉得,卓青莲提供的思路,也并非不能试一试。

    毕竟,当一件事没有更好的解释的时候,最不可能的解释,也是最接近现实的解释。

    “您准备怎么做?”卓青莲问道。

    秦北稍作沉吟,道:“我准备去一趟京华市,找南木城帮个忙。”

    如果说, 这是一副电路图的话,以南木城在世俗世界的实力,想要找到相关的专家,应该是极为简单容易的事情,很容易就能够做出判断,这究竟是不是一副电路图,倘若不是,秦北也就死心了,回来之后继续按照这是一幅阵法图的方向进行研究也就是了。

    但如果说这是一幅电路图的话,南木城应该能够召集到足够的人员,尽快把这幅电路图制作成一件实物。

    至于为什么千年之前,大棒子国就流传了这么一份电路图下来,并不在秦北的考虑范围之内。

    毕竟,传说之中,大棒子国傅家剑派的创派祖师傅采臣先生,就是来自异域的一名降临者。

    连“异域修真人士降临”这种事情都能够接受,还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呢!

    半小时后,秦北落下飞剑。

    降落在京华市市郊。

    直接御剑去市区之内,实在是有些过于惊世骇俗。

    即便是秦北正在努力去解决整个地球修真界所面临的危机,这种影响世俗世界正常运转的事情,还是尽量不要去做。

    “吱……”

    疝气大灯刺目的光芒,照射而来。

    伴随着一阵急刹车的声音。

    一辆挂着军牌的黑色车辆,在秦北身侧停下。

    “老秦,上车!”

    驾驶位车窗打开,南木蓉的俏脸探出头来。

    秦北笑笑,钻进了后座。

    在来京华市的半路上,秦北已经联系上了南木城,约定了见面地点,南木城决定派车来接,只是秦北没有想到的是,来接他的人居然是南木城的女儿罢了。

    车内。

    南木蓉板着脸,一言不发,只是略带沉默的开着车子。

    秦北也显得有点疲惫,毕竟现在要做的这件大事,实在是有些繁琐。

    而且充满危机。

    这一段时间以来,秦北的心一直悬在那里。

    毕竟之前莫老大实在是给秦北带来了极大的震撼。

    倘若修真界的入侵者,和莫老大的修为不相上下的话。

    那,对于整个地球修真界来说,便又是一场浩劫!

    想要抵御,实在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之下, 提前确定对方降临的位置,并且提前予以足够的布置。

    才是秦北等人,率领整个地球修真界抵御外敌入侵的最佳方式。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之前能够战胜莫老大,侥幸的因素,占据了很大一部分。

    秦北不希望自己,乃至整个地球修真界的胜利,都来自于“侥幸”!

    “怎么,如果我不说话,你就一直不理我是吗??”

    终于。

    南木蓉忍不住了。

    开口问道。

    语气有些不善。

    带着几分责问的味道。

    “没有的事……只是最近有点累了。”秦北不愿意承认,但这真个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事情。

    “能说说嘛?”南木蓉问道:“之前从认识你的时候开始,我就知道,我们其实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呢,你做的都是大事。在认识你之前,我最敬仰的人,是我的父亲,我最向往的职业,便是成为一名军人。但是认识你之后,我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军人更为危险的职业,他们所作出的贡献,却比身为军人,更加的不为人所知……你来自雕龙局,对不对?”

    关于秦北的身份,南木蓉所能理解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秦北苦笑一声。

    他所进行的事情,比身处雕龙局更加的危险万分。

    “是的,你猜对了。”秦北笑笑说道:“我来自雕龙局,一个在和平时期,比军人更危险的单位。”

    第1292章

    其实秦北这也不算撒谎。

    直到现在,他手里还保存着一份最高等级的雕龙局的雕龙令。

    只要雕龙局的领导,还是苏琳琅,这雕龙局的形势,便只能会一帆风顺。

    不会有太大的差池。

    只是现在秦北所面临的危机,比雕龙局可能面临的危机要严重得多得多。

    只是这些,秦北不好对南木蓉说罢了。

    毕竟,南木蓉虽说出身于军人世家,但,却并非是修道中人。

    有些事,可以对南木蓉的父亲南木城说起,但,却不必要告诉南木蓉知道了。

    说了这些,便,又是长久的沉默。

    南木蓉心中隐隐作痛。

    曾几何时,她心中最敬佩的人,是她的父亲南木城。

    而后,得知了秦北的一些情况之后,便把秦北当成了自己心目中的偶像。

    也是她南木蓉为之奋斗的目标。

    但是现在两人的差距越来越明显。

    想要追随秦北的脚步,已经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想到这里,南木蓉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坚定。

    越是困难的事情,对于此时的南木蓉来说,就越是充满动力!

    凭什么你的成就比我高?

    我一定会追上并且超过你的!

    很快,车子进了市区。

    南木蓉一路横冲直撞。

    “到了京华市,不去你的大秦集团看看?”南木蓉换了一个轻松点的话题。

    秦北名下的大秦集团,涉及的业务已经越来越广泛。

    在裘明月等人的操持之下,集团的发展,已经步入正轨。

    再加上秦北之前留下的人脉,大秦集团的发展,已经是势不可挡。

    尤其是,上一次秦北回到京华市的时候。

    把大秦集团一笔不菲的股份,送给了南木蓉代为持有。

    集团方面的主要事物,依旧还是由集团总裁裘明月负责,但南木蓉手中的股份,外加南木蓉代为持有的属于秦北的股份,却是让南木蓉一跃成为最大的股东,负责监控集团的发展方向,以及发展思路是否健康。

    “不去了,有你们处理就好,属于我的那部分利润, 全用来做公益就好。”秦北随口说道。

    “全用来做公益?”南木蓉呵呵的笑了笑,“公益方面,大秦集团已经联合‘威信公益'‘淘淘公益'等在线公益项目,共同成立了新的控股公司,现在在整个华夏国,大秦集团的公益项目,已经成为同行业前五的存在,而我们从部门成立到完成这个目标,不过才用了半年而已。如果把你所有的收益都注入公益项目,不出两年,我们便能做到行业第一!”

    “那就做第一。”秦北淡淡的说道。

    对于现在的秦北来说,“钱就是一堆数字”这种话,说出来实在是有些装比了一点。

    但事实上,秦北确实是用不着什么钱了。

    最重要的是,秦北现在所需要的东西,暂时还没有遇到钱能解决的。

    俗话说, 钱能解决的麻烦,都不算麻烦。

    但现在,秦北真的是遇上钱都不能解决的麻烦了!

    车子七拐八拐,穿过市区,到了一座疗养院门前。

    秦北依稀记得,之前和南木城认识,以及得知一些关于雕龙局的消息,就全都是在这座疗养院里面。

    那位传说中曾经和孙明空等人,共同缔造了雕龙局的“老赵”,年纪大了退了下来,一直住在这里疗养。

    穿过几道门岗,南木蓉停稳了车子,招呼秦北下车。

    “赵老已经不住在这里了,听说雕龙局的孙老也退下来了,他们两个人一起去了北代河那边小住。”

    南木蓉似乎知道秦北在想些什么,主动介绍说道。

    “阿北来了,进来坐。”到了某个房间的门外,南木城已经主动迎了出来。

    鬓角已经是斑斑白发。

    精神依旧矍铄。

    很壮实的一个小老头。

    秦北随着南木城走进房间之中。

    几句闲聊之后,说明来意。

    “找几个会看电路图的人?”南木城眉头一皱,旋即笑道:“这个简单,蓉蓉,你去把小赵喊过来。”

    南木蓉答应了一声,时间不长,带了一个穿着军装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领导您找我?”小赵问道。

    “去看看疗养院电工班谁顶班呢,喊几个有本事的过来。”南木城随口吩咐说道。

    “是!”小赵躬身离开。

    秦北连连感叹。

    军方的单位就是不一样。

    连一所小小得疗养院,都配备一个电工班。

    根本就不用电力局的人。

    “这是一幅图纸吗?做什么用的?”南木蓉有些奇怪的看着秦北拿出来的那份图纸。

    原本秦北不用这么麻烦的,直接来个水幕,什么都显示出来了。

    但针对那些修士们,水幕会比较方便,但对于南木城也好,疗养院电工班的人也好,怕是解释“水幕”是怎么回事,就得耗费大半天的时间,于是秦北就复制了一份图纸过来。

    “我也不是很确定,这不才想着找人给确认一下么。”秦北笑笑说道。

    很快,疗养院电工班的班副,带着两个年轻的士兵,亲自赶了过来。

    审查了图纸之后,电工班的班副给了一个确定的答案。

    “这确实是一副电路图!”电工班的班副说道:“但是……”

    秦北听到那电工班的班副说,这确实是一副电路图的时候,心中莫名一喜,但是紧接着,那班副又说了一句,但是,让秦北的心难免又悬了起来。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南木城有些不悦的说道。

    “是!”班副敬了礼,忽然面孔通红,下一刻,“噗”放了一个响屁出来。

    “尼玛……”南木城这是年纪大了,胸怀更宽广了一些, 放在年轻的时候,非得把这厮给毙了不可。

    “您让我有屁就放的……”班副小声的辩解了一句,才正色说道:“但是我们电工班造不出来。”

    “为什么?”南木城威严十足。

    “这份图纸,庞大而繁杂,至少,至少……”

    “说重点!”

    “即便是造的出来, 至少得半个三峡水电站才能带动的起来,否则的话,就只能用核电站供能!”班副果断的说道。

    “啥玩意?”听到班副这么说,在场的众人都震惊住了。

    南木城脸色数变:“那 ,在你看来,制作出来的话,这份图纸的用处是什么?”

    “给某种超级武器供能!”班副断然说道!

    “给超级武器供能?”南木城重复了一遍,目光落在秦北身上,下一刻,呵呵的笑了起来。

    随意的摆摆手,“你们先忙去吧。”

    “是!”班副带着两个小兵离开。

    南木城亲自关上房门。

    一脸不怀好意的坏笑,看着秦北。

    “跟我说实话吧?超级武器究竟是什么武器?这份图纸,是不是你小子上次去米国的时候顺回来的?”

    消耗半个三峡水电站进行供能。

    果然不愧是超级武器的大名。

    国内应该不具备这种科研条件。

    “如果我说,这份图纸,来自于千年之前的大棒子国, 你会不会打我?”秦北哑然失笑说道。

    实在是太可怕了。

    千年之前的一份图纸。

    竟然需要半个三峡水电站进行供能。

    不过仔细一想,也差不太多。

    一枚普普通通巴掌大小的灵晶,想要彻底充能,就需要耗费秦北百年时光。

    现在这一大块足有上百枚普通灵晶大小,能够充当假山石的存在。

    这么一大块超级灵晶,想要充能到足堪使用的地步,耗费半个三峡水电站的电能,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了。

    “秦北!我是以一位共和国将军的身份在和你说话!别跟我嬉皮笑脸!”南木城正色说道:“你应该知道,如果我们共和国能够掌握这么一种威能强大的超级武器,会产生多大的震慑力!超级武器,不仅仅是用来战争的,和平年代,我们也不需要战争!但,保持足够的威慑力,才是避免战争的最好的手段!”

    “如果你不能详细说明,抱歉,你休想把这份图纸,从我这里带走,也休想完成这份图纸的建造!”

    开什么玩笑。

    就算秦北想建造它,也得能造得出来呀。

    现代科技和修真大道的完美结合。

    如果是修真方面的东西, 秦北怡然不惧。

    但现在显然不是这样。

    秦北再牛掰,能调用再多的灵力,和电力也是毫不沾边。

    “说实话,怎么就没人信呢。”秦北讶然失笑说道:“其实我也不愿意相信,但这份图纸的原版确实是来源于千年之前的大棒子国,而且,这也不是一份什么,超级武器的图纸,而是充盈一枚石头所需要的灵力所用。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棒子国能在千年之前就拥有这种图纸,大概这便是为什么大棒子国能有底气自称是宇宙第一强国的原因吧。”

    秦北说的有点前言不搭后语。

    南木城和南木蓉两人不听还好,听完了之后, 更是懵逼了。

    “解释起来,会有一些难度……”秦北道:“有点小复杂。”

    “我有的是时间。”南木城说道:“有的是时间听你解释。”

    如果仅仅是时间,便能换来一份超级武器的图纸。

    对于南木城来说,实在是算不得什么了。

    南慕容也露出好奇的神色。

    “好吧……要解释这件事,得从——嗯, 先说雕龙局吧,你对雕龙局了解多少?”

    “和雕龙局有关?”南木城眉头皱的更紧了:“赵老曾经是我的老领导,我对雕龙局还是有些了解的,那里聚集的都是兵王中的兵王,说是超级战士都不为过,嗯,就像是,古代的侠客,可以凭借一些冷兵器,和现代化的*对抗……”

    “您认为雕龙局中最强大的战士,能达到什么样的战斗力?”秦北问道。

    第1293章

    “雕龙局中最强大的战士。”

    南木城略一沉吟。

    说道:“据我所知,能成为雕龙局内的成员,都是武道好手,我曾经听赵老说起过,武道之中,分为明劲期,暗劲期以及化劲期三个层次,而修为到了化劲期的高手,便可以称之为‘武道宗师'……”

    “武道宗师之外呢?”秦北笑眯眯的说道。

    “武道宗师之外?!你是说,比武道宗师更高明的人?那种人,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存在呢?要知道,武道宗师,已经是人力所能抵达的巅峰了,普通的*已经难以伤害到武道宗师的毫毛,这已经是人体潜能开发的极限了吧!”南木城说道。

    “呵呵……”秦北笑了笑:“那你有没有想过, 呼风唤雨,御剑飞行之类的?”

    “开什么玩笑!”南木城笑了起来,“呼风唤雨,御剑飞行,你以为是电影里面的剑仙一流的人物吗?”

    “不!”听到这里,南木蓉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父亲,你说的不对,呼风唤雨我不知道,但御剑飞行,是真的存在的!我曾经见过!”

    “哦?你见过御剑飞行?什么时候?”南木城奇怪的问道。

    南慕容指了指秦北,说道:“就在他那家,大秦集团开业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个光头大和尚,从极远之处御剑而来。真的是飞来的哦!我当时还拍了照片来着,你等等,我给你找找。”

    南木蓉一边说着,竟然真的在手机中翻找了一段视频出来。

    南木城眯着眼看完了那一段不到三分钟的小视频。

    正是大秦集团开业的当天,大和尚智空大师,作为宾客之一,凌空御剑而来的场景。

    “这不过是一种个人飞行器罢了。”南木城撇撇嘴说道:“这种个人飞行器,造价比较高昂,而且我们国内,目前还缺少有关个人飞行器空管的相关交通法案出台,目前还并不能大批量出售和配置,但实体制成品,确实是已经出来了,在我麾下某部某班,便已经做到了全员配置,现在正在作训阶段,还不能形成真正的战斗力。”

    南木城对那段视频,并不以为意。

    毕竟是他亲眼见过的东西。

    “真的有了这种单兵飞行器?爸!你怎么不早说!给我搞一套过来哇!”南木蓉马上换了一副脸色,央告说道。

    “瞎胡闹!这种飞行器还是很危险的,想玩的话,先去游乐场里把那种喷水的有线飞行器玩熟了再说。”南木城没有直接拒绝,对于这个女儿,南木城还是十分溺爱的。

    却在这时。

    秦北手腕一翻。

    从芥子戒中,取了一杆“墨玉竹”出来。

    随手取出“小李飞刀”在那一段墨玉竹上,开始进行雕刻。

    很快,一小段墨玉竹,便被秦北雕刻成了一个“竹蜻蜓”的形状。

    南木蓉并非是一个修士。

    即便是做出一把飞剑来,南木蓉也不能操控。

    但这并不表示,秦北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一个简单一些的小玩意,秦北还是能做得出来的。

    很快,竹蜻蜓就雕琢完成了。

    随手,秦北又在那竹蜻蜓上雕琢了一个飞行法阵。

    竹蜻蜓的个头不可能太大,能够容纳的法阵也不可能太过繁杂。

    这个简易的飞行法阵,大概只能持续一周的时间,便会消耗掉所蕴含的灵力。

    到之后这一段墨玉竹便会因为承受不来,而导致“粉身碎骨”。

    而且,无论是飞行的速度还是高度,都比飞剑差了许多。

    大概只能维持三米左右的飞行高度,以及普通自行车一般的前行速度罢了。

    这也是秦北为了南木蓉的安全着想。

    万一南木蓉超时使用,在半天空摔下来就得不偿失了。

    “这是竹蜻蜓?”南木蓉奇怪的问道。

    秦北点了点头,把制作完成的竹蜻蜓,随手蹲在了南木蓉的头顶。

    南木蓉翻着白眼看了两眼,可惜双眼没有长在脑袋顶上,看不清现在自己头顶是个什么情况。

    “现在你放空大脑,只想一件事。”

    “什么事?”南木蓉问道。

    “我会飞。”秦北说道。

    “哦……我会飞。”南木蓉小脑袋瓜刚刚闪现出这个念头,竹蜻蜓就嗡嗡的转动了起来,下一刻,南木蓉双脚离地,被带动着飞了起来。

    “啊啊啊……什么情况啊!”南木蓉吓得花容失色:“我怎么可能会飞呢!”

    “啪叽!”相由心生。

    刚刚质疑了自己不可能会飞。

    南木蓉就从半天空摔了下来。

    好在仅仅是升高了一米左右。

    即便是摔下来,也不过是微微有点疼而已。

    对于南木蓉来说,秦北亲手制作的竹蜻蜓带来的震撼,远比自己摔这一下带来的震撼,更为惊奇!

    至于南木城,则早已经张大了嘴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竹蜻蜓的整个制作过程,他可是亲眼所见。

    前后不过十来分钟的时间而已。

    一竿普普通通的竹子,便在秦北手中,发生了如此令人震惊的变化!

    赫然从一竿普通的竹子,变成了一个能带人上天的竹蜻蜓!

    虽然说,时间不长,高度不够,但,这种按不住牛顿大神棺材板的事情,眼睁睁的在南木城面前出现,还是令南木城觉得极为震惊的!

    一瞬间,南木城想了很多!

    曾经,第一次和秦北见面。

    是因为他颅生恶疾,中西医看了一个遍,也没有查找出病情病因。

    最终在中医大拿顾云川的介绍之下,认识了秦北,秦北很 明确的诊断出了病情,并且和一位叫做谷苗苗的姑娘,两人联手,很快的就替南木城解除了恶疾的发作——南木城还记得很清楚,当时,他的头顶,可是活生生的从脑袋里面长了一棵草出来!

    连脑子里长草这种事都能接受,为什么飞天遁地不能接受呢?

    当然,或者飞天遁地这种能力,相对于脑子里长草来说, 更加恐怖一些。

    但终究,都是一些超出了南木城想象能力之外的事情。

    但, 既然想象能力之外的事情,曾经都已经出现过了,为什么不能出现更多?

    极有可能吧!!

    只是,这竹蜻蜓能带人飞起来……

    难道是机器猫小叮当吗?

    “爸!爸!你快看!”

    就在南木城沉吟的当口。

    半空之中,传来南木蓉激动不已的声音。

    南木城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却见南木蓉已经在房间内盘旋飞翔起来。

    操纵那竹蜻蜓,简直是如臂使指,圆转如意。

    “嗖!”下一刻,南木蓉玩的嗨了。直接操纵着竹蜻蜓,从房间内飞了出去,到了外面的院子里。

    “哎哎,你小心些!”南木城揪心不已,连忙追着,快步走了出来。

    南木蓉已经在半天空玩的很嗨了!

    飘来荡去。

    游来游去。

    把外面半天空都当成自家后院的游泳池了!

    秦北却仅仅是背负双手,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这种级别的小伎俩,大概也就之有南木蓉这种普通人能够玩的比较嗨了。

    远了不说,换成苏琳琅等人,没有一把造型精美别致,速度快中带稳的飞剑,怕是引不起这么大的兴奋劲头来。

    而在随时可以御剑出现在全球各地的秦北来说,这种级别的竹蜻蜓,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如果真的想弄,他完全可以弄出更好的……

    好吧,其实是可以让卓永丰弄出更好的来。

    毕竟,炼器术乃是卓永丰最为擅长的,秦北擅长的其实是铭文术。

    炼器什么的,也就只能弄个竹蜻蜓一般的小玩意逗逗小姑娘罢了。

    “蓉蓉!小心些!”南木城惊呼说道。

    半空中,南木蓉玩了一个高难度的凌空转体七百二十度。

    “没事,安全得很。”秦北笑着说道。

    南木城气的直翻白眼:“安全个毛线!裙子里面连安全裤都没穿!”

    秦北:“……”

    南木蓉:“……”

    几个穿着军装的士兵,推着两具炮车从不远处经过。

    南木城招招手,立刻有一个带队的小军官快步跑了过来。

    “这里是疗养院!怎么把炮兵都招来了?”南木城气呼呼的问道。

    疗养院里都是些等级不低的老干部,这炮声一响,不说吓出个好歹来,毕竟年轻的时候都是参加过一些小规模战争的,但现在泱泱大国承平日久,这些老干部们又难保没有些高血压心脏病之类的大大小小的毛病,哪怕一万里面有一个一,忽的就震出个好歹来,也是难以承受的损失。

    “报告首长!”小军官敬礼汇报说道:“这不是咱们的炮,也不是咱们的炮兵,而是气象局那边调过来的。咱这边今年一直没有怎么下雨,气候太干燥了,联系了一下气象局之后,那边说打两炮催催雨就行了。”

    小军官说了一半,南木城就想起来了。

    为什么住的好好的,赵老忽然又嚷嚷着要去北代河那边住一段时间呢?

    绝对不仅仅是孙老二也退下来了的缘故,而是因为,在这个疗养院这边,空气最近一段时间实在是太干燥了,一整年都没有怎么下雨,老人家有些接受不了,而联系气象局那边,却是南木城再此之前,发布的命令了。

    “一起去看看!”

    南木城索性招呼南木蓉也别玩竹蜻蜓了,带着她和秦北,一行三人,跟着那群气象局来的炮兵,上了一个小山坡。

    秦北看了一下天色。

    不由微微一愣。

    “这天气,就算是放两炮,也不一定能有雨水下来啊。”

    虽然秦北不是很懂气象方面的知识。

    但降雨什么的,也并不是需要懂气象这唯一的一种办法。

    即便是气象局来放两炮,空气中水分不够的话,也是白瞎。

    “谁在那胡说八道!”有人忽然大声呵斥说道。

    第1294章

    秦北扭头一看,一个面色不善的中年胖子走了过来。

    一脸怒容。

    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

    大腹便便,一看就是个领导。

    “不懂就不要装懂!你知道降雨炮的炮点如何选择吗?你知道需要等到什么样足够的云团,才能催动下雨吗?你知道这降雨催雨用的炮弹,有多少种规格,多少种材料吗?”

    领导发出一连串的质问声!

    为了住在这里疗养的那些,规格极高的老干部们,这位来自气象局的小领导,可是绞尽了脑汁,通过大量的云图观察和测算,才计算出了这么一个合适的日子,选用了合适的炮弹种类娟儿亲自带队前来,正想着在南木城面前好好的表现一下自己,没想到泡点还没有安排好,居然就遭受到了种种质疑,这让这个小领导,心中自然是愤懑之极,很是不悦,一副恨不得把秦北生吞活剥吃了的样子。

    秦北微微撩了撩眼皮。

    连正眼都没有看这个小领导一眼。

    当然,或许这个小领导是很专业的。

    不过更大的可能,是领导一句话,下面跑断腿,替她负责观看云图的,替他负责进行计算的,提示是另有其人罢了。他只不过是想在南木城面前好好的表现一番,原本这也没有什么,只是居然牵扯到秦北,还对秦北大声的呵斥,以彰显自己渊博的学识,这就让秦北 有些不悦了。

    “我不知道那些繁杂的知识,但我赌你也不知道——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即便你是找准了炮点,也根本催不出雨水来。”

    “我只知道你即便是放炮,也吹不出雨来就足够了。知道那么多又有什么用啊?”秦北冷笑说道。

    “你……你竟然质疑我的专业性?你那个部门的?!”小领导勃然大怒。

    “省省吧,别说那些乱七八糟的了!”南木城断然打断,对秦北说道:“阿北你也是,这又不是你的专业,就少说两句风凉话——小张,你忙你的去,这边不用管,我们就是随便过来看看。”

    “谢谢领导给我主持公道!”小领导小张,一脸得意的看着秦北, 盯了足有五六秒的时间,才转身离开。

    “来来……这边,这边!”

    小领导小张,取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各种仪器,当面测算起来。

    其实,最繁杂的测算,在气象局的时候早已经完成了。

    他要做的,不过是简简单单的装模作样一番罢了。

    很快,炮点布置完成。

    相应的,已经准备好了提前选择好的催雨炮弹。

    “轰!”

    “轰轰!”

    数枚炮弹,轰然向着天空激射而去。

    发出轰然爆响之声。

    地面都跟着颤了三颤。

    端的是威力非常。

    很快,几枚催雨炮弹,发射完毕。

    小张一脸谄媚的笑容,迈着小碎步边儿的跑上前来,对楠木诚汇报说道:“领导炮弹已经发射完毕,不出一个小时,定然会有雨水降下,通过我们的测算与水量至少达到12个小时十五到二十五毫米,基本上已经是一场中雨的水平了,缓解附近区域的干旱状况,解除空气干燥的状态,已经足够了。只是我们监测这段时间以来,降雨云团一直不够达标,想要更大的雨,怕是很难,现在我们已经是,竭尽全力了。”

    南木城沉吟说道:“中雨啊……中雨,已经差不多够用了。我们又不是想种什么东西,需要大量的雨水,仅仅是缓解一下空气干燥而已,麻烦各位同志们了。”

    “全心全意为领导服务。”小张笑着敬礼说道。

    “嗯……说得好!”南木城笑笑,拍拍小张的肩膀。

    小张得意的尬笑起来。

    秦北却不屑的撇撇嘴,联系了一下留在岳崇山脉的阿娇。

    让她在一个小时之后,赶到京华市来。

    阿娇正闲的没事可做,接到秦北的召唤,立刻动身赶了过来。

    此时,已经在路上了。

    小张得意的看着秦北。

    “一个小时,就能看到一场中雨,不知道这位先生,可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呢?”

    小张十分得意的说道。

    秦北淡然说道:“那要是不下雨呢?”

    “绝无可能!这是我们整个气象局的工作人员, 经过数日计算,才确定的时间,地点,用炮量,怎么可能出错?年轻人,不懂的就要多看多想,不要随意的妄下断言啊!”小张一副教育晚辈的语气说道。

    说是小张,实际上至少也得五十来岁的人了。

    混到现在,也没有混出个名堂来。

    好不容易有了巴结一位军方领导的机会,小张当然不遗余力。

    费尽心思。

    不容任何人破坏他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

    再加上,为了今儿这事儿,五十来岁的小张同志,已经切切实实的准备了五六天的功夫,几经确认,确保万无一失的情况之下,才带队赶了过来,没想到刚刚赶到,就接连受到秦北不断的质疑,这让小张同志怎么能够高兴的起来?

    没有当场跟秦北动手,就是已经十分克制自己的情绪了。

    当然,如果他动手了,事情也就简单了。

    世界很快就能清净下来了。

    但可惜的是他没有动手。

    秦北一向是以德服人,在对方没有动手的情况下,他怎么能先动手呢?

    秦北当然是不屑于这么做的,作为一个有节操的人,秦北怎么能在别人没有动手的时候就率先动手呢,那实在是太有损秦北一直以来伟光正的形象了,于是秦北就微微弹了一个响指。

    “唉唉唉……哎呦喂!”

    正在不远处鼓捣竹蜻蜓的南木蓉,忽然发觉竹蜻蜓竟然不受自己控制了,向一边歪了过去,连忙控制身形,可惜的是还是晚了一步,胡乱摆动自己身体的时候,忽然觉得脚下一软,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

    “唉我去……丫的谁这么不长眼啊!”

    小张那圆乎乎的大脸上忽然挨了一脚,被踩的几乎当场眼冒金星,七荤八素,忍不住破口骂道。

    “砰!”

    听到小张这么说,南木蓉很是生气。

    作为南木城的女公子 ,南木蓉一生气, 后果很严重。

    如果说刚刚那一脚,是不小心踩在了小张的脸上的话, 那当小张一句脏口骂出来的时候,南木蓉已经凝神蓄力,猛地一脚踹向了小张的另一边大脸,小张根本就来不及躲闪便被踹了个正着,当机抢了一个狗啃屎,踉跄着爬起来,气的破口大骂说道:“谁丫的没管好自己的裤裆 ,生了你这么个玩意出来?!”

    “刷!”

    几乎是同一时间。

    空气骤然变冷。

    凝结。

    弥漫着一股杀气。

    冷嗖嗖的,让人不寒而栗。

    汗毛竖起,鸡皮疙瘩瞬间就冒了出来。

    让人忍不住有一种想要打摆子的冲动!

    “什……什么情况?”刚刚爬起来的小张,也察觉出不对劲的味道来了。

    缓释众人。

    却看到一个个冷着脸,好像谁都欠他三百万的模样。

    唯有秦北,不经意的探了探手指,指向南木城的方向。

    哎,谁让咱一直这么心软,看不得别人犯错受委屈呢,还是指点他一番吧。

    “啥意思?”小张愣住了。

    一脸狐疑。

    看着秦北。

    又看了看秦北指着的南木城。

    南木城脸色黑的都快滴出石油来了。

    愠怒不已。

    就像是夏季暴风雨前夜的天空。

    正在凝聚着强大的风暴的力量。

    “是他裤裆没有关好。”秦北叹了口气, 嘴唇翕动了一下,唇语说道。

    至于小张能不能听得懂,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尽人事,听天命。

    秦北无奈。

    他自己能做的事情都已经做了。

    至于小张后果如何, 那就看他自己的命了!

    小张没有听懂秦北的唇语。

    不过没有关系。

    从南木城那张黑脸,以及南木蓉和南木城那足有七八分相似的容貌上。

    小张已经基本能够判断的出来。

    他现在是点了*桶了。

    还不是一般的*桶。

    *当量足有半颗*那么大的*桶!

    “完了……完蛋蹭了……”小张恨不得甩开手臂,啪啪的给自己两个嘴巴子。

    骂人也就罢了。

    居然骂到了南木城的头上去了!

    这岂不是寿星公上吊。

    嫌弃自己命长了?!

    “啊啊……其实吧,其实我……”小张绞尽脑汁。

    正想着找一个合理的解释。

    把眼下遇到的局面,暂时糊弄过去。

    但可惜的是,小张这种级别的官僚。

    一向是脑满肠肥。

    脑袋里装的基本上不是脑细胞,而是大块大块的脂肪。

    一时间消耗过度,出现了宕机的情况。

    根本就已经不转圈了。

    更别说想到什么解释的说辞了!

    “不用说了!”南木城断然冷哼一声。

    毕竟,如果说有错的话,首先还是南木蓉一不小心踹了对方的大脸一脚。

    南木城指了指小张,“我也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毕竟是我女儿南木蓉有错在先,不小心踹了你一脚,我现在如果因为你说了一句话就迁怒于你,实在是不是很恰当,不过…… 你的专业是给我轰下一场中雨来,如果下不来,哼哼!别怪老子不客气!拖出去喂狗!!”

    “啊……那个,这个……”小张登时出了一身的冷汗。

    拖出去喂狗?!

    要不要这么狠!

    “一定会有雨的!一定会有雨的!!”

    “有雨就行了吗?至少是一场中雨!!”

    “轰!~”

    一个小时到了。

    天际隐隐传来雷鸣之声。

    “哈哈,会下雨的,一定会下雨的!我们气象站多位专家测算出来的结果,不会有错的……”听到那雷鸣之声,小张大喜过望,手舞足蹈起来。

    第1295章

    雷鸣之声越来越大。

    小张的脸色也越来越高兴。

    毕竟,现在是他翻身的唯一的途径了。

    现在,小张已经不在祈求能得到南木城的好感了。

    至少别把南木城得罪死了。

    否则的话,南木城那句拖出去喂狗可不是说着玩的。

    小张相信南木城做得出来!

    当然,小张心里清楚。

    南木城想要收拾他,明面上的借口,绝对不会是因为小张说了一句“谁的裤裆没管好”,大概也不会是“发射炮弹轰雨没有轰下来”,而肯定会去找一些其他的原因和借口。

    但可惜的是,小张能爬到现在的位置,屁股下面全是屎,根本就搁不住南木城派人去查。

    一旦清查,小张的下场,比拖出去喂狗好不了多少。

    就像前年,一个新分配来的女大学生坠楼身亡,一尸两命。

    据传是因为感情受挫想不开。

    真想小张自己心里清楚。

    他甚至知道那个女大学生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女娃……

    就像去年,单位里发了一场火,烧了财务科的一部分资料,据传是仪器保管不当引发的失火,真相小张自己心里也清楚,他甚至知道财务科亏空了三百余万……

    “一定要把这件事办好!”小张心里想道:“一定要把那个叫秦北的年轻人踩的死死的!不能让他有再次耻笑我的机会!”

    这么想着。

    小张把带来的两个炮手喊了过来。

    另外还有一个单位里的高材生。

    认真询问了一番。

    “领导,今儿怕是有些算计失误了!”高材生有些紧张的皱着眉说道:“我们可能算错了某个参数,今儿这几炮下去,大概是不可能会有中雨了!至多十毫米二十四小时的降雨量,只能算是小雨。”

    “什么!你说什么!这种时候了,你居然跟我说只有小雨?!”小张须发皆张,横眉竖目,暴怒不已,一个大嘴巴子就冲着那高材生扇了过去,顺势还踹了一脚:“你们怎么搞的,都是吃屎的吗!老子把牛皮已经吹出去了,你现在居然跟我说没有中雨,只有小雨!”

    小领导小张几乎快疯了。

    勃然大怒。

    双目赤红。

    那高材生捂着脸,“小雨也从比没有好!老天爷说了算的事儿谁能管得了它啊!计算的再精准,也搁不住临时的变化不是?”

    “我看你他妈就是不想干了!你信不信今儿我就把你开除!”小张厉声喝骂:“废物!我就是养了一群废物!”

    “你养的?我的工资有一分钱是你出的吗!老子还真就不伺候了!”高材生的火气也上来了,脱下工作服往地上一摔,转身就走。

    “你走!你走!有种走,就别回来!”小张跳着脚骂道!

    “不回来就不会来!老子要是回来,你就是我养的!”高材生头也不回!

    “嘛意思……怎么一时间理解不了呢……”小张被这一句话转的两个弯给绕蒙圈了,和文化人打交道就是麻烦,说话都累得慌。

    下一刻,雷声越来越小。

    天边的浓云,竟然有渐渐散去的趋势。

    一丝天光流露出来。

    南木城双目之中流露出某种狐疑的神色。

    “能不能行?!”他厉声呵斥说道!

    因为空气比较干燥的原因,连他的老上级赵老,都已经明白的表示不大满意了。

    这让南木城揪心不已。

    一直把希望寄托在这次能轰下点雨水来。

    湿润一下空气。

    没想到,刚刚还浓云密布,雷鸣电闪,眼见就要下雨的场景,忽然间天色竟然发亮,眼见一场雨, 就要跑没影了!

    小张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颤巍巍的说道:“能行,一定能行!”

    小张快步走到炮车边上,对两个炮手说道:“快,快,再来两炮!”

    炮手甲问道:“用什么材质的炮弹?角度多少?高度多少?”

    “我……你们一点都不懂吗?”小张急了。

    “我要是懂,我就去当专家当领导了!”炮手没好气的说道。

    早就看这个装模作样装腔作势的家伙不顺眼了。

    没事怼小张两句,心情大好。

    炮手就是负责操炮的,能做到指哪打哪就已经相当不错了。

    小张彻底懵逼了,眼见那浓云散的越来越快, 小张彻底抓瞎了!

    他小张虽然也是气象局的工作人员,但他是领导啊,领导还用懂这些吗?不都是领导动动嘴,下面跑断腿的吗?

    “冲那打!”眼见浓云快散的差不多了,小张急了, 随手一指指的最黑的那片云彩说道。

    “用什么炮弹?”根据具体的情况不同,使用的炮弹的种类是绝对不一样的,这也需要详细的分析和缜密的测算。

    “带来多少全用上!”小张也不懂这些呀,反正对着最黑的地方轰就是了。

    很快。

    “轰轰轰!”

    炮声再次响起。

    带来的几枚炮弹全都轰出去了。

    “一定会有雨的!我都准备了这么长时间了!”小张心里呐喊说道。

    但下一刻。

    天色放晴。

    原本那最黑暗的一片浓云,似乎被那炮弹给轰散了。

    瞬间消失不见!

    天空瞬间一片晴朗,连一丝云都没有。

    原本还有丝丝淡淡的潮湿的气息,随着这几发炮弹胡乱的轰击出去,也随之消失不见。

    “雨呢!说好的中雨呢!!”

    南木城跳着脚咆哮说道:“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不不不……南木将军,您听我解释!”小张的脸色,一片蜡黄。

    双股战战,裤裆里都湿漉漉的了。

    从一个曾经有实战临敌经验的共和国将军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

    绝非是小张这种大腹便便坐办公室的领导所能承受的。

    “降雨对你来说很重要吗?”秦北随口问道。

    南木城看了秦北一眼。

    说道:“怎么不重要?赵老就是因为我这里空气太干燥,才和孙老一起去北代河那边的疗养院去了,身为赵老亲手带出来的兵,赵老那么大岁数了,我不能替曾经的战友们在膝前尽孝,简直是枉为人子!”

    听到这句话。

    小张整个人都吓傻了。

    原来轰雨这件事。

    南木城是为了一个比他亲爹还重要的人做的!

    “我帮你弄点雨水来吧。”秦北淡淡的说道。

    南木城大喜。

    一脸的不可思议:“你如果能想办法弄点雨水来,你那个什么超级武器的事情我非但不追究了,还帮你联系一个电厂!三峡那边主攻民用,你就不要想了,我知道两个军方专属的核电站,虽说没有三峡那边那么大的发电量,但一半总是有的,应该够用的了!”

    “您还得帮我找几个专家,尽快的把这份电路图,制作出来。”秦北讨价还价说道。

    “废话,这等小事,比找核电站容易多了好么!”南木城闷哼一声说道:“但如果你也整不来雨,别怪我不给你留面子!”

    “你什么时候给过我面子?”秦北没好气的说道。

    “你需要他们怎么配合?”南木城没搭理秦北,直接指了指那两个炮手。

    还别说,这两位炮手,乃是南木城麾下最优秀的专业炮兵。

    只要有相应的数据,指哪打哪,绝不是说着玩的。

    比气象局那边配备的炮手强多了。

    “用炮弹轰雨水算什么本事?”秦北神秘兮兮的一笑,道:“看我来一道符篆,召唤一下六丁六甲,过往神仙,雷公电母,四海龙王……”

    南木城和南木蓉两人,都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看着秦北。

    “你小说看多了,中毒不轻啊!”

    “也许是看西游记看的。”

    父女两人,对秦北调笑说道。

    都觉得秦北说的事情,实在是太过离谱了。

    现代科学已经发展到了极为强大的地步。

    我们已经登上了月球,已经知道月球上没有吴刚,没有桂花树,更没有捣药的玉兔,也没有万人迷的嫦娥仙子。

    那里,和一片孤寂的荒漠,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至于雷公电母,四海龙王什么的。

    就更是扯淡了。

    绝不可能存在的东西。

    现代社会了,还相信这个的,不是骗子,就是疯子。

    可惜的是,秦北两者都不是。

    他只是接到了阿娇传来的消息。

    她已经到了。

    作为一条蛟龙,呼风唤雨什么的,对于阿娇来说,不过是先天所具有的本能而已。

    这次被秦北匆匆召唤过来。

    阿娇并没有什么不悦。

    反而因为能继续陪在秦北身边,而觉得兴奋不已。

    “胡说八道!简直是神棍!是骗子!”气象局的小领导小张,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不形象的了,现在为今之计,还是保命要紧。

    “先把秦北贬低的一文不值。”

    “然后和南木城诉说用炮弹轰雨的难度。”

    “尽量争取更多的机会。”

    小张盘算的很好。

    冲着秦北,大声呵斥了起来:“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来这套求雨的把戏?什么妖魔鬼怪牛鬼蛇神的都出来了,简直是笑死个人!”

    对于小张的斥责。

    秦北直接选择了无视。

    而是探出手指,虚空划了一道符篆。

    这是秦北和阿娇的沟通方式,并没有什么太过出奇的地方。

    难度上要比雕琢铭文,简单多了。

    半空之中。

    阿娇很快读懂了秦北传来的信息。

    他需要一场雨而已。

    对于阿娇来说, 这是极为简单的事情。

    很快,半天空上。

    已经散去的浓云,再次聚集了起来。

    风起。

    云卷。

    闷雷声阵阵传来。

    天色一片昏暗。

    “唉我去……老秦你行啊,不会是真的吧?用符咒召唤雨水?!你这简直是要把那些科学家们全都气死啊!”看着越来越暗的天色,南木蓉忍不住惊叹说道。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