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二千一百八十七章:明灭

    “我的人,缺了我未必玩不准,而如果只是杀了你,那还需要什么筹码,”我不禁冷笑,随后手指捻了几个咒诀,禁奴闷哼一声就苏醒了过来,

    大鬼皇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就目光阴鸷下来:“如果换了之前,我确实没什么把握干掉你,但眼下禁奴应该也是强弩之末了吧,至少在浑沌凶兽面前,不会有太大的作用,”

    我顿时笑起来,随后看向了摇摇晃晃的禁奴,说道:“他说你不行了,对你起作用的浑沌,”

    “呵……呵……”禁奴喘息着,深沉如渊的双目已经冒出了清晰的厉色,这是先天魔气在反馈给她强烈的杀气,这样的状态正是她最想杀生的时候,

    浑沌凶兽发出类似于闷响的兴奋低鸣,这是伤害过它的禁奴,所以让它生出了好战的举动,

    大鬼皇冷笑起来,随后说道:“按照这个时间段,他们应该在交战中了,我想,是一面倒的屠杀吧,给你个机会传讯给你的手下,想必求饶还来得及,但如果没有我的命令,恐怕很快他们都要死无葬身之地,”

    “是么,”我脸色阴沉了下来,心中虽然信任赵茜和韩珊珊他们,但仍然是没什么把握,就拿出了传言令牌,传讯问起了赵茜的情况,

    接下来,自然是等待了,

    还别说,大鬼皇的准备很充分,我是小看了他出卖鬼道的决心了,他对鬼道的振兴兴趣不大,要不然何至于在振兴之前大动干戈,现在的鬼道,说好听点苟延馋喘,还有反击能力,但说不好听,已经是随便谁推一推都能倒的状态了,如此风烛残年的状态如果不下一记狠药,怕连自保之力都没有,可正是这样的情况下,大鬼皇为了把自己的政权牢牢抓在手中,不惜战争,

    贪婪,是所有生灵的通性,包含世间万物,所以没有谁能够逃脱,

    大鬼皇敢只身前来,就是要投入所有兵力去把我的爪牙全都拔掉,而他很相信这一手万无一失,所以敢于只带了自己的凶兽前来,可见自信之极,如果真让他达成这个目的,我确实也只能是束手就擒了,

    不过我却不信赵茜没有任何的准备,之前因为界石和补天石的事情,她对八方八山大阵的研究已经进入了尾声,如果连秘密通道都没有发现,那岂不是会令人失望,而且早前我就发过信息,告诉他们做好大鬼皇翻脸的准备,赵茜难道会想不到秘密通道这一点,

    这就是我一直存留希望的地方,我也在赌,赌赵茜一定会做好准备,

    “怎么,难道是他们已经分不出手给你传递消息了么,看来可能是罗浮急躁了点,你再换一位官员传递,或者,我来问问罗浮,你看如何,”大鬼皇呵呵一笑,胜券在握的拿出了传言令牌,传了一道信息给罗浮,

    我皱了皱眉,但我相信大鬼皇就算能够包围赵茜她们,也绝对不会下死手,理由很简单,她们的存在比我更有用,赵茜是补天计划的关键,而韩珊珊和肆小仙是六神天最顶级的工匠,她们都绝对不会有事,

    而就在大鬼皇发完信息的一瞬,我的传言令牌猛然的一震,我立即拿起来,认真的看了一眼赵茜发来的信息,

    大鬼皇也饶有兴致的看着我,见我凝神,以为计策得售,笑道:“投降吧,夏一天,你在神庭干过什么,做过什么,从何处来,欲要干什么,我都清楚,也知道你带着的至尊是真的,不过……这些都将不会再有人关心了,我也是在保护你,只要进了囚神笼,一切对你而言,都会是种解脱,你不用再奔袭,努力奋斗下去了,因为五百年后,新世界就会诞生,”

    我脸色阴沉,把之前从禁奴手中缴获的剑丢还给了她,嘴角却露出了一抹深深的嘲讽:“禁奴,想必你已经很想宰了这只圆滚滚的恶兽了吧,”

    “杀……杀,纳,灵,法,”禁奴身上的虹光乍现,随后嗖的消失在我面前,再次看到她的时候,她出现在了浑沌身后,一剑射出,前方一大片的区域都给剑气笼罩了起来,

    大鬼皇表情惊讶,怒道:“夏一天,难道你不怕你的同伴死光死绝,,”

    “怕,怕得很,不过,你就不担心你的禁卫,甚至桃止和罗浮都给我们干掉么,”我冷然一笑,消息传递过来一刻,我已经决定要杀了眼前的大鬼皇了,因为我已经不必要再和他废话下去,更无需求饶半分,

    “为什么,”大鬼皇脸色难看,而很快他的传言令牌也震动了起来,

    我瞬间欺身,脸色狰狞的蹦出几个字:“剑,气,万,年,”

    “幽烛照泉,”大鬼皇脸色一变,立刻持剑反击,下一刻,他化身为三道幽泉,往外边飞串的同时,幽幽剑光也如同雨点,泼洒而下,

    轰隆,

    一刹那后,这一片地方全都在红色和?色剑气的笼罩之中,大鬼皇的鬼剑呈现出了幽蓝的光芒,恍如点点星光,但我在剑技上师从剑魔,根本不是他这样的半吊子能够匹敌的,时空剑气卷起的剑气,一垒接着一垒的叠起来,旋转的剑气龙卷,霎那间把方圆里许的范围笼罩其中,

    哧哧哧哧,剑气互撞带来的声音如同指甲在玻璃上乱划,大鬼皇没想到我如今濒临消耗极限,居然还能有如此威力的剑气,不过他更想知道我看到了什么信息,忽然志得意满的朝他攻过来,

    所以没有太多的剑气对撞,他很快就飞离了原地,毕竟只有这样他才能查看到罗浮的信息里回复了什么信息,

    我却不打算让他就这么走出龙卷,再次将力量发挥到极致,将最后的道力全然在这一刻释放而出:“三千道上砺青锋,百里山河绘剑芒,”

    嗡嗡嗡,

    剑光一路飞掠,天子怒在这个空间中绘制出了百里山河,剑芒青锋如在大道中刻出了壮丽的诗篇锦绣,把大鬼皇牢牢的控制在了其中,

    “五方徘徊万丈余,六道有书写轮回,”大鬼皇脸色难看,立即双手一合,随后长剑往天空一射,人跟着剑飞上天顶,

    “当是一场春风过,恶念金仙悲杀凉,”追着大鬼皇一路扶摇之上,期间连续对撞十数次,每一次两剑交集,都把大鬼皇震得脸色难看,让他的剑诀频频受挫,

    我却不会让他逃离这里,连续的攻击下,又再度把他逼了归来,

    “你,”大鬼皇愤怒之极,剑咒却毫不犹豫继续念起来:“死吧,平生不悟杀生念,转身必上阎罗庭,杀生轮回,”

    轰隆,

    大鬼皇咒诀念罢,一瞬间把我逼得冲出了绘剑的区域,并且直往上前进,我震骇他力量的刚猛和强大,再无半点留力的长剑高举,将剑歌完全唱出来:“山河绘剑,”

    一声巨响,再度把他打入了山河绘剑里面,下一刻,整个锦绣山河形成,群山环绕,百里山河恍如壮锦,云空烈日,鱼鸟舞动,全都是剑气编织而成,大鬼皇怒号一声,却也在这时候如六道阎罗,浑身?气弥漫,欲要震开这百里绘剑,

    然而在我的领域之中,他同样也不好受,无数剑光在他的道体上画出了累累伤痕,护身光罩灭了又生,生了又灭,明灭之中可见他挣扎求存的执念,

    但就在这时候,忽然我身上的祖龙铠甲暗淡了下来,半点电弧都跳不出来了,毫无疑问,借来的超品力量竟在关键时刻宣布了结束,

    浑身伤痕的大鬼皇本来已然、万念俱灰,但戛然而止的攻击,以及我掉回一品道体的景象,却让他兴奋狂笑起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