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二千一百八十八章:囚神

    “哈哈哈,夏一天,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吧,”大鬼皇冷冽的目光瞅着我,就仿佛瞅着一具死尸,因为这原本压得他无法翻身的格局逆转了,

    我啧了一声,看向了天子怒,皱起了眉,大鬼皇看着这一幕,以为我已经束手无策,正自我苛责,更是兴奋起来,不过他大刺刺的拿出了传言令牌一看,却惊得说不出话来了,好半响才哆嗦着嘴皮,蹦出‘不可能’三个字,这恍若呢喃的声音,自然是对战局不相信了,

    “怎么,千里外发生的事情,很难让自己相信么,呵呵,你没看错,你的军队已经在半路上给截了,现在离着圣殿,还有一段距离呢,而到圣殿那边,估计这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了,而你,恐怕也已经死无葬身之地,到时候,群龙无首的他们,还有战意么,”我冷然一笑,

    “不可能,不可能的,一定是罗浮背叛了我,给我传递了假消息,”大鬼皇连连摇头,又给桃止或者哪位心腹发去了问讯,

    我冷冰冰一笑,环顾了左右,禁奴追着浑沌已经看不见了,不过除非离开非常远,要不然我都可以追踪到先天魔气的气息,所以倒也没太多担心,所以又看向了有些惶然的大鬼皇,说道:“原来你也不是十分相信罗浮,甚至是桃止,”

    “换成你,你会相信他们,”大鬼皇双目又恢复了冷冽,而这次他却死死的瞅着我,想要从我目光中看出我为何没有因为掉品而怵然,

    “桃止和罗浮,我当然不会信,不过渡途我却是信的,”我冷声说道,

    大鬼皇忽然笑起来,说道:“八方圣帝,每一个不是坐拥数十万精锐,环视中庭,只要是有足够的利益,谁都不可信,这卧榻之侧,又岂容他人鼾睡,”

    我摇摇头,冷眼看着他:“这就是你杀我的原因,包括东西也想要抢走,”

    “呵呵,鬼神界的一切,都是我的,我苦心经营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让你借鸡生蛋,想得位面太多,”大鬼皇冷声说道,他长剑一划,道:“我很感激你,给我鬼道注入了生机,当然,功成之后,你也该死了,也必须死,”

    “你败局已定,居然还不自知,真是可笑,”我露出嘲讽的目光,

    “败,你觉得你一介一品道体,还能跟之前拥有祖龙协助一样么,”大鬼皇根本不相信我还能逆转,

    “紫气东来,”我并不反驳,长剑高举,玉佩却接触了整个身体,很快,雷浆倾泻而下,缓缓的流入我的手心,

    源源不断的雷浆立即就给祖龙吸收殆尽,随后转化成它自己的能量,而我的祖龙铠,也在这时候再度发光发亮,有了更加耀目的光芒,

    “这……不……不可能,”大鬼皇脸色苍白,他显然也没有多少道力挥霍了,一路急追过来,又和我、禁奴大战,道力所剩顶多比我多一些,眼下看到我居然以雷浆倒灌而恢复祖龙之力,顿时是瞪目结舌,面露灰败,

    “没什么不可能,而且你看看,后面是谁,”我长剑指向了大鬼皇,他身后,那垂头垂手,野兽一般等待嗜血的禁奴,已经出现在了他身后,毫无疑问,这浑沌已经给她彻底解决了,

    纳灵法是越战越勇的法术,杀了浑沌后,浑沌消散的力量已经给禁奴吸收了,现在的禁奴浑身都是虹色的力量,毫无节制一般冲天而起,

    这一回,大鬼皇陷入了绝境,毕竟面对我还有一些胜算,但面对强大如禁奴的对手,他半点胜算都没有,

    看到我阴冷的笑容,大鬼皇不由自主退后,但很快,他连忙说道:“这……凃冥,其实一切都是误会,我只是想要看看的真正实力,准备委于你重任,对,这只是个测试,我不是当大圣皇这么多年了么,实在是深感压力巨大,眼下你接管了圣殿和凃冥山后,不是干的有声有色么,还和其他大世界做了交易,为振兴鬼道,迈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我十分的欣慰,我想如果连整个圣界都交给你来管理,岂不是更好,所以我测试之后,决定将大圣皇之位禅让给你,”

    “呵呵,是么,也不知道你把鬼皇之位让给了我之后,你要去干什么,”我冷笑起来,这家伙为了活下去,节操全都丢在了我面前,

    大鬼皇左右一看,说道:“有你振兴圣道,我自然是隐退再不问事实了,这点相信凃冥你也赞同吧,”

    “呵呵,好呀,先把囚神笼给我吧,”我伸出了手,大鬼皇怔了下,毫不犹豫把笼子丢给了我,

    我接过了囚神笼,折腾了下,发现这东西是一次性使用的道器,心中叹了声可惜,但很快,我就笑道:“隐退是吧,也好,念你为我鬼道贡献了两千多年的青春,我也不好杀你,就关你个五百年吧,五百年后,你也就自由了,到时候去西天取经,还是悔过自新隐姓埋名,或者当个闲散小官,我都可以答应你,如何,”

    “你,”大鬼皇整个愣住了,他还以为我只是要这笼子好玩的,

    “怎么,不乐意,那现在就送你去见西天佛祖如何,”我阴恻恻的笑起来,就跟刚才他威逼我一样,

    “我把皇位给你,换一个自由,你为何还要关我,”大鬼皇咬牙切齿,说罢就往另一边逃去,

    “和你一样,我也信不过你,”我冷笑一声,瞬间拦在了他的去路那,想要避开缩地术的拦截,除了缩地术,办法还真不多,

    大鬼皇愕然,但很快就持剑朝我攻来,可我已经用天子怒对祖龙铠进行了部分充能,自然不会惧怕他的攻击,加上禁奴飞过来准备动手,吓得大鬼皇不敢再战,反倒是给了我机会,连撼两招之后,大鬼皇就给打得道体重伤,虚体出窍了,

    我毫不犹豫念动了囚神笼的咒语,一道道的?色光芒顿时如同触手一样伸出,抓住了他的虚体往囚神笼里拉拽,虚体虽强,但却无法和这件道器对抗,再次强化了咒语的咏唱后,他就给彻底封入了其中,

    我拿着囚神笼,细细端详了起来,只见这笼子如同一尊宝塔,里面是透明的液体,大鬼皇给抓紧去后,在里面连挣扎都不会了,如老僧入定的闭着眼,沉睡于这笼子里面,

    我暗道或许这就是他最好的结果了,因为这笼子年限到了,终究他也会出来,只不过出来的时候,鬼道或许已经不是现在的鬼道了,现在要求的是他安安静静的睡一觉,

    其实不杀他,无论是对他还是对我,都是一件好事,毕竟对于鬼道,他的贡献确实不小,虽然经常贱价的出卖鬼道的资源,把鬼道沦为附庸小界,而政策也让血海倒灌了两千年,导致了眼下鬼道的窘态,不过能够维持鬼道不灭,我又能多要求他什么,

    就在我深思的时候,忽然发现禁奴用幽幽的目光正上下打量我,这不禁让我心中一紧,

    这禁奴虽然给我念咒吃了一次戾气,但眼下却仍然凶神恶煞的,同样不能放任自流了,可该怎么处理她,也成了当务之急,

    “等回到圣殿,取回我的先天魔气,我就放你自由,”我面无表情的说道,在袖中的手快速捻了几个咒诀,吸收她多余的魔气,

    “你觉得吸收我的戾气,就能够控制我的一举一动了么,”禁奴冷然一笑,袖子一挥,当场就断开了我对先天魔气的控制,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