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二千一百九十三章:桃山

    桃止的话落音,很快界坞那里伺机躲着的三位魔神界的超品绿衣神仙,以及七八位一品的神仙顿时冲了出来,我眉心一紧,这三位超品毫无疑问正是之前逃掉的那三位,

    我旋即看向了肆小仙和陈训华,两位对我一点头,就飞了出去,自然是要拦截这绿衣神仙的,

    “八方山鬼,启动八方八方大阵,”我大手一挥,斩龙和红绫女帝牵头,顿时联络了其他山的山鬼,全都一起启动了大阵,这时候,它们山鬼的实力也会因为启动大阵而跟着暴涨到超品道体,

    虽然桃止和罗浮那边也有山鬼,但我这一方却有六位山鬼,所以优势上当然会比较明显,

    几位山鬼顿时加入了战团,一群的超品打得星空震荡,空间裂缝不断的扩大,

    陈训华飞出后,抽出了两把剑,朝着其中一位魔神界超品掷出,拦住了其中一位超品的绿衣,不过那绿衣冷笑一声,手中的一把如意一挥,一道?光顿时把两把剑弹飞了,但陈训华完全不受影响,剩下的几把剑也相继掷出,很快围困了其中一位绿衣,

    肆小仙趁机召唤来了流时仙镜,将那给拦截住的绿衣困得结实,我因为留意流时仙镜,所以不免多看了几眼,这流时仙镜确实很神妙,一旦施展开来,大面巨大的镜子,直接把困在里面的人锁定,而里面的空间流逝速度竟慢了下来,

    不过流时仙镜虽然厉害,但里面毕竟是超品的神仙,只是控制转眼间,肆小仙额上已经是冒出了些许香汗,陈训华实战经验不少,知道这样的机会可以不可二,所以立即把身上的剑都拔了出来,接下来数条巨龙啸傲九天,不断的咬向那超品的神仙,别看流时仙镜控制时间流逝的速度幅度不大,但在生死大战的时候,却发挥了异乎寻常的效果,数次的攻击下来,竟让那绿衣屡屡受挫,原来本应发挥的强大实力,竟无法发挥出来,还给连续击中好几次,道力损失不少,

    一品的神仙也悉数冲出去大战,整个界坞都陷入了战火之中,

    禁奴那边还在和蚩圣、汪诗沛大战,双方你来我往,但禁奴之强确实超乎了他们的想像,两位虽然在我的帮忙下,能够稍占上风,但却始终难以拿下禁奴,

    禁奴剑法卓越,就算蚩圣的棍法,汪诗沛的掌法惊奇,但实际还是差了不是一筹,等级也立见高下,

    “蚩圣,汪老,暂时先放过她吧,”我心中叹了声,咒语一掐,顿时把禁奴的戾气和能量都吸收得一干二净,那禁奴正好击出一剑,道力不继的情况下,当场遭到反噬而昏厥过去,

    蚩圣却杀红了眼,仍旧一棍子想要打灭禁奴,不过汪诗沛毕竟是老成,一掌就逼退了蚩圣,把禁奴一手接过来,然后朝我这飞来,

    “慢着,我要杀了她,”蚩圣仍然追过来,但给我瞪了一眼后,顿时醒了三分,咬咬牙追着另一位绿衣去了,

    这一牵一带之下,汪诗沛却似乎摸到了什么东西,居然微微皱起了眉,看了一眼禁奴,露出了一抹凝重,

    “汪老,怎么了,”我没有触碰过禁奴的身体,并不知道汪诗沛摸到了什么,

    “她好像……”汪诗沛怔了一下,然后犹豫了下说道:“她的道统……似乎给人强行扭曲过了,”

    我脸上一变,琢磨这句话的意思,好一会接过了禁奴后,问道:“汪老,您的话是什么意思,”

    “道统给强行篡改过,所以她身上全是坑坑洼洼,我拎起她后背的时候触及她的驼背,才发现了这一点,恐怕是故意有谁对她做了什么,以至于她戾气滋生而疯疯癫癫,”汪诗沛说完,蹲下来又用另一只手从下方探向了禁奴的前胸衣襟,

    我提着禁奴,看到汪诗沛这一手,虽然心中感到异样,但因为她是查探情况,也就没说什么,

    这一阵的摸索,却让汪诗沛脸色惨然,说道:“果然如此,确实是道统给谁强行逆改,以至于道体因此扭曲不成形状,仅仅能维持人形,所以她无论是容貌和身体都无法跟我们一样保持自我原型,不仅如此,面目全非的同时,她身体也是一样,如同凡人浑身给烧伤结痂一般的狰狞、丑陋不堪,这外观还是其次,这样逆改的结果,却造成了她时时刻刻都感觉钻心蚀骨一般的痛苦,以至于浑浑噩噩,杀气不断的溢出,”

    “真的是疯子,”我脸色大变,神仙无论是道体恢复能力,还是再造能力,都是无以伦比的,到了超品更是如此,就是脑袋和身体给切成两半,也能够以道力还原,只是损失道力会非常多而已,所以一般屠神时,多是瞬间打灭对方,让其难以以全部道力恢复道体,最后不得不放弃道体逃离,

    “正是,也不知道谁人如此的歹毒,居然逆改了她道统的连携,以至于她会如此疯狂,”汪诗沛摇摇头,

    逆改道统这种事都能做到,简直匪夷所思,这就好比是强行的更改了脑回路,导致了她思维狂暴,加上痛觉的刺激,戾气当然如同永动机一般不断的衍生,看来就算是先天魔气,也并不是万能的,想要把这禁奴治好,恐怕还得从篡改道统上下手,

    “那我该怎么治好她,”我连忙问起来,

    “篡改道统,闻所未闻,如果硬是要修改,除非是非常熟悉她的道统链接,否则外人根本无处着手,你连她使用何种道统都不知道,恐怕是没有任何办法的,”汪诗沛断然的说道,

    “唉,”我叹了口气,

    “带着一个疯子很危险,你可以斗得过她,但未必谁都有这个能力,所有趁着还没出更大的事情……把她杀了,或者干脆封印起来吧,”汪诗沛果断的说道,

    “我会时时刻刻看着她的,汪老放心吧,”我想了想,还是暂时把禁奴放在?云道器上带着,先平定了叛乱再说,毕竟答应过给她自由,这话不能白说,

    看我打定主意,汪诗沛摇摇头,眼中却多了一抹隐忧:“平定这次的战乱,我就回去了,道蕴和道荷,就暂时留在这里吧,”

    “留在这,”我心中一跳,这可有些奇怪了,竺家在神庭也是名门了,两个女儿离开一段时间还行,居然留在我这里,名声还要不要,

    “嗯,她们在这里成长很快,而且带她们回去,却不如这里安全,你已经做到了一言而决的地步,相信无谁再敢欺负她们,竺君钰和常胜王爷又有什么不满意的,况且也免去了不少豪门公子登门的麻烦,”汪诗沛平静的说道,

    我掂量一会,苦笑说道:“看看两位姑娘怎么说罢,”

    汪诗沛伸手探了探这禁奴的身体脉络,好一会再次摇头:“与其让她继续痛苦,不如打灭入六道轮回,从新转世投胎罢了,”

    我一句话不说,汪诗沛见劝不了我,也就没再说别的了,转身前去捉拿桃止和罗浮,

    “先去桃止山的皇宫,接收这一界再说,”我率领大军,闯进了桃止山,

    这桃止山一界,确实风景秀丽远超其他的界面,而山上更是花红树绿,到处有长满了仙草和仙果,一派的气象万千,坐拥如此美地而不珍惜,甚至贪得无厌,桃止确实也是该死了,

    我走入皇宫的时候,桃止和罗浮追踪没能逃脱围剿,给捆仙索拿了个结实,然后押着到了我面前,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