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二千二百三十六章:忌器

    那太蟠葫从来都是无往不利,让太叔倩平时都是直接当面轰死对方,可经过之前驿站,在禁奴的纳灵法下却屡屡受挫,太叔倩在和禁奴对轰的时候,已经不敢有半点停留,竟留太蟠葫在那顶着,自己逃得远了,

    我当然不会让这个位置空下来,缩地术立即站在了太蟠葫的后面,嘴里立即念起了剑咒,

    禁奴悍然无畏,跟在纳灵法后面,嘴里同样在快速的涌现咒文,这架势,是要和我对撞了,我脸色微变,不过咒语依然没有停止:“皇图别来应有梦,江云顾望曾飘零,千里沧波无穷顶,东飞玄鸟西飞仙,”

    咒语念罢,我丢出了天子怒,这把剑飞出,虚幻的人手直接把剑抓住,霎时间冲飞而出,剑尖指向禁奴,而这幻影身边,雷霆奔走,周围如凝练成一线,仿佛天子怒的力量都汇聚剑尖一般,

    禁奴浑身绽放?色光华,掩盖住了所有的力量,不过那把满城惊雪威力巨大,冰雪不断让力量冻结,形成一抹抹残雪一样的光华,

    忽然,眼前的禁奴却一晃不见,在我前方,映射出的却是一片片扭曲的景象,

    漆?的寂寥的乌云下,大雪飘落下来,一方方的墓碑坟冢上,都铺满了白皑皑的雪,它们矗立在我眼前,整个景象显得凄凉之极,这样的景象,毫无疑问是禁奴造成的,而我的持剑杀神冲入其中,却因为幻境,而找不到禁奴的本体,

    正当我想要让自我分神从这片幻影中逃出来,却忽然听到一声夜枭或者是乌鸦的鸣啼,随后往叫声那看去,却发现竟有无数的乌鸦展翅惊上云空,

    但这景象,反倒让我无比的惊讶,因为显而易见,这些飞鸦已经把我又重新拉入幻境,

    而不一会,其中一块墓碑后面,年轻,却身着道袍的女子,从泥地中坐起,她伸了个懒腰,却反而露出寂寥的神情来,

    我心中一凛,这群乌鸦给惊走,正是那女子在了坟地里醒来之故,这景象如梦如幻,竟让人感同身受一般,

    “华陵雪后寒声响,月踪未净客鸟归,沧海故人零落尽,末年寂寥梦太仙,”

    而就在我迷茫的时候,忽然一声咒语竟已然临近我身畔,我大吃一惊,连忙紧守心神,并把分神杀神的力量催促到极限,因为我知道,禁奴已经靠着咒语,潜行到了我身边,

    心中吃惊的我,知道这招的厉害,不过能走到超品这一步,我早就不是当年那只有三流剑术的小子,那分神怒吼一声,雷霆震怒,瞬间把周围全都覆盖在了雷电之中,

    但幻境这时竟还没有消失,大雪纷飞的夜里,雷霆仿佛不过是我分魂引来的攻击,而那醒来的女子,却不过是因为雷声而惊醒一般,她站起来后,干净的脸上写满落寞,而回望了一眼坟地,竟幽幽叹了口气,

    轰隆,

    我感觉身后衣角猛的给扯了一下,吓得我咬破舌尖,强行把景象震得粉碎,随后毫不犹豫以缩地术闪现离开,也就是幻境消失的同一个时间,禁奴的剑也出现在我的跟前,朝着我残影的脑门一剑扎入,

    眼神余光面对剑尖刺入残影,我感觉浑身冰凉,仿佛这一刻整个人都给冰封住似的,禁奴的剑法太有针对性,竟能够以幻境来迷惑住我的所有感官,然后引剑独行,取我脑袋,

    一击不中我,就该轮到我反击了,闭上眼睛的我将神魂借托分神,下一刻飞剑直追禁奴而去,

    禁奴桀桀笑起来,却对我完全没有太多的忌惮,返身一剑,嘭的一声,就和我的分神撞在一起,

    不过她毕竟是迟了一部,给分神的巨大威力震飞,并且禁制不住自己双目充血起来,这孤注一掷的战法,一招不成,后果不言而喻,

    轰隆,

    就在这时候,一道紫光瞬间射了过来,太叔倩自然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而那边的几位仙长和邪门歪道,也趁着禁奴给反击,不断反击起来,

    禁奴知道我们的厉害,但她根本无意跟我们这么多的超品缠斗,转身立即往外面逃去,

    我的缩地术再度拦住了她,当然不会让她逃离,不过禁奴要逃,显然就算同一个品序的仙人想追上她都很费力,

    不断的几次缩地术,即便给追上,禁奴也不改本性,只要我靠近,就是一连串的猛烈攻击,即便现在她的力量已经远不及我,但阴狠狡猾则更甚,她的剑法不拘泥形势,往往刁钻泼辣,仿佛压根就不是名门大派出来的,而是一些魔门出来的老怪物,

    我和她连续对击好几次,后面的超品仙家也紧咬不放,但禁奴此时此刻抱定了要逃,也同样不会停顿下来,

    不出半个小时,我和禁奴就把所有的仙家拉出了一段很长的距离,甚至已经能够看到一群舰船停留的地方,

    禁奴的阴笑声更甚,仿佛是见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而前方,却来了一群发现我们,而想要拦截禁奴的修士,

    我连忙命令他们离开,不过显然已经晚了,禁奴杀生几乎就是本能,这些人刚刚给纳灵法靠近,立即给吸收了不少的道力,而禁奴剑光闪过,又有几个仙家抵挡得了,

    瞬间又是十几条性命没了,连虚体都给吸收干净,凭空让她的纳灵法又达到了顶峰,我脸色阴沉,追上去的时候,也不得不投鼠忌器了,而禁奴知道实力已经远不如我,所以纳灵法却迟迟不发,就是想让我不敢靠近太多,毕竟有纳灵法在,谁靠近她都如同火中取栗,引火烧身,

    轰隆,

    在我不敢上前硬抗纳灵法的时候,禁奴来到了一艘不起眼的船前面,纳灵法直接把整艘船都打成了废墟,随后她冲入了爆炸中,拖起了一口棺材,随后往远空遁去,

    眼睁睁看她冲入爆炸,又把纳灵法补满,我知道再追下去,只会造成更多人无辜死去,所以也不敢再去追踪,因为她取回洗戾棺,其实就是要逃走的,穷寇莫追,更何况那是禁奴,谁敢去堵这疯子,

    禁奴有了洗戾棺,已经无人可以阻挡了,包括我也不行,在纳灵法面前,我必须要有更强大的宝物,亦或者法术来对付,否则下一次见到她,我还得避开,

    这无关于修为,而是方法,就好比我比她强壮,但她却有毁灭我的工具,所以这本来就不是一场平衡的战斗,

    我停了下来,眼看这禁奴拖着棺材消失在天际,脸上只剩下阴沉,

    “怎么,怎么不追了,,”上官敏问起我来,我皱起了眉,说道:“为什么要追,”

    “你,”上官敏见我反问,气得是够呛:“难道你是故意放走她不成,”

    “呵呵,确实是故意的,”我懒得解释的说道,那上官敏脸色发青,还打算跟我争执,之前不说话的老者乐正鱼却解释起来:“禁奴实力拔群,击退已经是不易,现在纳灵法我们又无人可对付,自然不能去追,否则这里那么多的舰船,多少的同道,恐怕都会给恼怒的禁奴全都杀光了,”

    上官敏顿时哑口无言,而梁丘雅看着我,若有所思,

    “多亏了夏道友,要不然这次恐怕损失惨重,”太叔倩子故意感谢我,声量放得很大,是在提醒这些仙长,不要太过自以为是了,

    “不错,若是没有夏道友,这里的仙长,估计还得死一两个,和长孙令那样,灰溜溜逃回去,嘿嘿,”许万仙冷笑起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