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二千二百四十章:笼络

    玉船在紫色云雾中航行,最后停在了城腰上的超级大殿上,由着李念君带队,我们鱼贯下船,并且缓步往殿内走去,

    一路上,好几十个守卫弟子背剑而立,站在宫殿两旁,目不斜视的看着相互,仿佛我们走过去,他们也未曾发现一般,可见这里弟子精锐,

    大殿中和我们想象的不一样,到处都是朝臣之类的,实际上宽广空旷的大殿,比外面的安静而言,没有太大不同,里面大多是红色和金色的搭配,却没有更多多余的摆设,甚至连椅子都没有半张,可见这里的仙尊李相濡要么是极简主义,要么就是故意把大殿弄成如同广场一般了,

    而站在大殿稍高半个身位的平台上,是个一头白发的五六十岁左右男子,他负手而立,遥远的就把那双摄人目光投向我们,显而易见,这位,就是称霸古仙界的仙尊李相濡了,

    不止是我,连许万仙、太叔倩等各派大当家,都不禁给这目光看得想要移开双目,而且,这李相濡长得也确实是让人见之难忘,

    光是气质,就让他站在那儿如同磐石般坚不可摧,而成熟稳重的五官,让人只稍微一想象,就能联想到当年他的玉树临风和风度翩翩,因为即便是到了现在,他的沧桑五官,仍旧有着令人着迷的魔力,怪不得虎婆说李相濡就是个花花公子了,可见这形容不是平白而来,是有事实依据的,那就是长着可‘倾国倾城’的容颜,

    “诸位远道而来,在下失迎了,”李相濡淡淡一笑,他没有体现出半点实力,但那种厚重感,无仙敢于挑战和尝试激发他的修为,关键是他居然以‘在下’来自称,我还以为多少要自称‘本尊’之类的,这和大鬼皇确实是不同,

    看来这李相濡,还是十分知情识趣的,这里是仙盟,他把自己当成古仙剑派的门派掌门,而不是古仙界的仙尊,这不无道理,

    “岂敢让仙尊来迎,要愧煞我等了,”许万仙这老滑头当然是第一个说话,他一向都爱出风头,也最是狡猾多诈,估计以为他第一个开口说话,别人就当他是我们的首领了,

    “许道友,何必客气,可别来无恙呀,”李相濡自然是识得许万仙的,毕竟大家都是活了多年的老妖怪了,照过面打过架,都是寻常,

    许万仙得到李相濡如此礼遇,顿时沾沾自喜,笑道:“不敢劳仙尊挂怀……”

    慕容焉岂会让他独揽风骚,大声打断他的话,说道:“大道仙门门主慕容焉,见过李仙尊,”

    “哈哈,原来是慕容道友,久闻大名,在下久不出仙盟,已经不识外面的少年英豪了,倒是令尊慕容薄,我是见过几面的,”李相濡豪爽一笑,从平台上走下来后,目光却落在了太叔倩的身上,

    见李相濡提起自己的父亲,慕容焉顿感和仙尊沾亲带故许多,也觉得不差许万仙半点了,立即拱手说道:“哪里,父亲经常提起李仙尊,称赞有加,李仙尊亦是我从小楷模,慕名许久了,因此自小我便专攻剑道,克力尽心,不敢有半点懈怠,便是想以后跟李仙尊一样,一剑纵横,平天下不平之事,”

    李相濡侧目回来对慕容焉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们大道仙门回来就好,往后可要为我仙盟努力了,大家戮力共心,才能排除一切阻碍呀,”

    慕容焉激动的连忙点头,几乎崇拜得说不出话来,可见这李相濡地位名气之高,令人惊叹,这也是我这个鬼神界外人所不懂的,但这不影响我心中骂这两货没节操,明明就是邪门歪道不被仙盟所容,搞得现在却跟外归来的游子见爹似的,真不知道闹的哪样,

    “太叔道友,虽然时常在案台上看过你的绘相,但今日一见,仍让我感到十分亲近,不知道你母亲可还好么,”李相濡双目中含情脉脉,柔声细语,任谁听了,都感到温情至极,

    我心中却一滞,连忙看向了李念君,她眉心微蹙,似乎也正疑惑这话从何说起,

    提到太叔倩的母亲就罢了,这李相濡双目含情脉脉是几个意思,难道这老家伙又看上人家姑娘家了么,

    不过还别说,太叔倩模样俏丽,虽然年纪不知多大了,但看着像只是二十八九的女子,正是风华悦茂的时候,和她女儿太叔妤比起来,也各擅胜场,这李相濡看上对方,确实也不是难以理解,

    况且只要把太叔倩和太叔妤拖进自己的后宫群,以后苍仙阁可不就牢牢抓在手中了,我心中邪恶无比的想着,毕竟这李相濡除了一剑纵横古仙界,在情场上,也是得意君子,泡遍古仙界堪称无往而不利,可惜他儿子没继承他的超级剑道,却继承了泡妞本领,应该是他意想不到的吧,

    “母亲,李仙尊,我并未有母亲,一直是乳母将我带大,她说我是无根无萍的孩子,并没有父母,”太叔倩淡淡笑起来,那薄薄的嘴唇,却让我有一丝熟悉的感觉,

    我旋即立即看向了李念君,却发现并不是特别的相像,只都是薄度差不多罢了,心中顿时暗道自己是不是多疑了,可等我看向了李相濡,眼皮瞬间抽了一下,乍看之下,这嘴唇还真是和李相濡形似,区别只是在男女而已,

    倒吸一口冷气的同时,我立即强压接下来的想象,毕竟这事实在牵连极大,让我难以联想起来,

    “哦……是么,”李相濡也是淡雅一笑,那笑容确实是和太叔倩完全一样了,不过很快他也知道这问法会引起大家的怀疑,所以说道:“苍仙阁这些年来,在边境也算是安居乐业,对边境和平有不少的贡献,这也是仙盟乐见所成,却无意去打搅的真正原因,现在苍仙阁投入仙盟怀抱,也算是实至名归,以后定会再为边境做出一番事业,不是么,”

    “谢李仙尊赏识,我苍仙阁从今往后,定会与仙盟齐心,将边境治理妥善,”太叔倩似乎不是很习惯给李相濡这么看着,心中已经是翻了嘀咕,估计也在暗道这李相濡是不是看上她了,所以说话的时候,总是尽量四平八稳,让对方起不了邪妄欲念,

    见太叔倩一副拒人千里外的表情,李相濡这么聪明,自然知道对方误会了,所以也不敢再过度纠结太叔倩,而是看向了西门斌,他平静一笑,说道:“呵呵,西门道友,上次一见,隔着已经是好些年头了,想不到当日落魄已经尽然扫去,而今,你站在我面前,竟是以仙长之位面对我,真是世事沧桑,难以料定呀,正应了那句话,英雄莫问出处,落魄莫问根由,人生际遇难料,怎知他日鸿福,也好在当日我便不曾小看你,”

    西门斌本来还觉得仙长之位还是玄之又玄的事情,但李念君这‘仙长之位’四个字一出,他浑身都激灵了,连忙拱手说道:“李仙尊,西门斌前来拜见,却不敢得李仙尊如此抬举……”

    “你应得的,”李相濡面带笑意,自在天成,引得所有人侧目不已,

    西门斌这老头已经是老泪纵横,感动得不行了,毕竟这老头成名前的事,得是多少年前了,李相濡过目不忘,确实是神仙中的楷模,

    而他对每个人看似平常的客套话,也深深震撼了我,因为仅凭一两句话,就能收拢人心,这老家伙要不是狐狸中的妖怪,就是伪君子中帝王级别角色了,也怪不得虎婆会大骂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李相濡在人情笼络上,我是拍马都赶不上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