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二千二百四十五章:笑剑

    “好……好吧,那打败了百里家,我们这边六位再分个胜负好了,大家可有异议,”上官敏扫了一眼周边的其他仙长,

    道远非犹豫了下,说道:“这炮灰有炮灰的好处,败了也就是丢点脸面,后面还能再战一局,但若是因此而懈怠,抱着保留实力的念头而放过打赢百里家的机会,后面谁也没战胜百里家,那大家岂不是亏大发了,”

    这也是问题关键,如果炮灰各个保留实力,那反而会引来失败,这顿时让所有的仙长都陷入沉思,

    不车轮战打不赢,车轮战又怕其他人保留实力,这恐怕也是百里家的一个计策,不过很快长孙令就说道:“这样吧,我去和李仙尊说说,这次我们是攻擂者,我们只管打下擂台,拿到阁主之位,而阁主位置由谁来继任,什么时间继任,将由我们来决定,那我们比斗的时间,就可以等大家恢复到全盛时期再选择,”

    “好主意,”梁丘雅拍手说道,而上官敏也跟着说道:“如此一来,大家可就要全力一战了,必须得打得快要虚体化才可脱离战斗或者投降,都明白了么,”

    “表姐,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我专心我长河剑道如此多年,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干掉百里稚的,”长河昆是个中年人,面颜稍瘦,手长脚长,长得如同一把出鞘的宝剑,而他背后,则是进来刚刚到达仙庭的混沌合金剑,看上面镶嵌了百变石,显然已经是拥有了器灵,

    “嗯,我对你有信心,这次是你们长河家从一流门阀冲击超级门阀的唯一机会,你知道该怎么做,”上官敏以命令的口吻对自己表弟长河昆说道,

    “是,”长河昆神位长河家的家主,虽然已经是贵不可言,名动天下,但只要长河家还不是超级门阀,就恍如和上官敏隔着一重重的天阙一样,这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典型,

    至于其他的仙长,也以同样的话对自己供选的剑客说出了差不多的一席话,而且谁都不愿意给别人打成虚体,一旦打成虚体,就没有参加后期选举阁主的资格了,而打成半虚体这样的状态,又不好把握,毕竟稍有不慎或者故意放水,都会给百里家直接干掉,所以大家要变成半虚体,势必要保持时刻以最强实力应对一招一式才行,甚至随时提出投降,否则一旦虚体化,不恢复个半年一年的都够呛,谁会等你到这个时间才选阁主,

    有了大家的保证,这几个仙长就跑去和李相濡讲条件了,毕竟是攻擂,百里家早就想到这一茬,所以在李相濡把事情转告百里决的时候,这老头子根本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大笑之后,立马伸出手指,点了点长河昆那方向,说道:“这又何妨,便由他们这么做好了,对了,长河家的小子,听说你平素里自称剑法进臻至化境,便由你先来和稚儿斗一斗,”

    长河昆脸色一白,他本来还想要来几下车轮战后,再上去把百里稚打成虚体,威风一番的,

    眼下却给这么一点名,他顿时是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因此不免看向了上官敏:“表姐……这可如何是好,”

    上官敏咬牙切齿,估计已经暗骂老头阴险了,这是直接要把自己逼上梁山了,但刚提了一个条件,人家刚答应了,总不能又耍赖提第二个条件吧,况且一个条件换一个,老头现在允许大家车轮战,现在要个点名权,也不过分,

    几位仙长全都看热闹的表情,毕竟不是点他们在先就好,况且他长河昆不是自诽长河天剑厉害得不行么,眼下正是表现的时候,总不能认怂吧,

    “不要留手,只要你一位就打败了百里稚,他以后也注定坐不上阁主之位了,因为你比他都优秀,至于百里家的祖宗,哼,难道他还打算自己再重任阁主不成,我们总有办法把他拉下来,”上官敏可不是什么好人,她也不会标榜自己多光明,所以说出这番话并没有可以隐瞒,

    长河昆听自己表姐这么一说,顿时是打了鸡血似的,浑身气势顿时如决堤一样爆发出来,倒让本来轻视他的诸位剑者一阵愕然,

    “长河昆,来战,”百里稚飘在了仙剑山之巅,拔出了长剑指着长河昆,他这把长剑也是来至于我鬼神界的混沌合金剑,这次的高级货,全都是仙长级别,或者是一品的门阀自己消化掉了,一般的门阀就算再有钱,也没处拿到货,还得等明年的货来了才有机会享用,而且听说现在一把混沌合金剑在这都炒到一百多年份的二品仙气盘了,关键还是有价无市,简直是丧心病狂,

    长河昆迅速跟着飞上了山巅,站在了百里稚平行的空气中,而所有的仙家,此时已经退后到了绝对不会给剑气波及的地方,当然,这里的大阵本来就是能够无效化法术的地方,倒也不至于会让剑气宣泄得到处都是,所以外面观看的仙家还是相当安全的,

    而且李相濡和百里决都站在场内,肯定不会看着外围的观众受伤,

    我们参赛者和仙长们则站在了李相濡的身后,这也算是头等席了,

    “长河一叶离声里,江凌一峰醉影中……”长河昆也不废话,混沌合金剑摆开剑势,立即念起了剑歌,这一次显然受到自己表姐的刺激,要拼上自己家族的荣誉,

    一道长河顿时如同飞上天际一般,河上滔滔,扁舟如叶,而萧索的离别之意,仿佛随着扁舟路过孤峰而变得萧索异常,这样的潇然景色看起来无边的美好,但我们在一旁,已经是感受到了这磅礴的剑气由情而发,滂湃无比,可见这长河昆确实是有本事的剑仙,

    而扁舟之上,长河昆不知摇摇欲坠,如同喝多了酒的别客,落寞之极,但这景象不过是晃人眼线,实则他的剑已经偏偏起舞,对手若是稍有怠慢,立即就要中剑而亡,

    百里稚站在河水之上,面对站在扁舟上的长河昆,仿佛要随意让船撞上他一般,但外围的人看不到他嘴边冒起些许冷笑下,正以更快的速度颂唱歌诀,歌诀如同缠云缚水,扶玉空歌,妙曼无双,

    “缠云缚水思悠悠,扶玉空歌莫问愁,”百里稚剑诀一处,顿时把这片长河惊得翻江倒海,龙卷四起,直卷上云端,而扁舟更巨浪滔天而摇晃翻腾,真如暴雨行舟,随时翻覆,

    但舟是舟,长河昆还是长河昆,他站在扁舟上,表情仍是微醉,身体因醉酒的摆动,却像是浑然忘记这暴雨般的龙卷,甚至嘴里还大笑高歌起来:“笑问人生多别时,共济能得几回同,长河道,离声笑剑,”

    我立即睁开天眼,这一开之下,刨去了精致的景象,周围尽然全是剑气,长河昆的剑气如同长河一般,四处肆虐,到处冲撞,就好似酗酒的人,不问任何原因,全都凭借自身本能来行动,乱撞和霸道,确实是不愧长河天剑的威名,天性之剑使然,

    “自负林间隠天性,不允人见也风流,百里道,天性风华,”但这百里稚可不是什么普通剑客,那是给李相濡选择成为剑阁阁主的剑者,在长河般汹涌的剑气面前,他凛然不惧,自负的冷笑声时刻伴随,仿佛风流倜傥的公子,逍遥于尘世间,逍遥于红尘、时间的长河之中,

    两人剑歌可圈可点,而从其他参赛者的惊愕表情中,我已经看出了不用比较,这些参赛者全都比不上百里稚,亦或者长河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