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二千二百四十七章:服输

    “大道金丹,”女剑奴嘴里艰难吐出四个字,而在场所有修者,也都露出了一丝错愕,但接受的始终比反对者多的多,毕竟现在百里家是在车轮战,加上规则里,也没有不能吃金丹的规则,

    “连大道金丹都拿出来了,为了这次大战也是舍得,”即便百里决就在前面,但梁丘雅也忍不住暗讽了一句,

    “呵呵,梁丘仙长,你们也大可服食此种金丹,想来家境殷实的梁丘家,这样的金丹也不是没有吧,”百里决这老头却也不是吃亏的主,

    我心中也是一震,道体服食金丹,吸收效果确实是不错的,不过炼制材料也是极端的匮乏,价格居高而有价无市,所以通常大家也多用仙晶核来代替,毕竟物美价廉,到处可见,

    然而,仙晶核的效果怎么能和这枚大道金丹相比,这种东西一但入腹,三分之一效力会立马把失去的道统连携全都激活,起到活化道统,增强道力,恢复伤势的效果,而记下来的三分之一的效力,会直接恢复法力,让原本失去的法力恢复过来,最后三分之一的效力则会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徐徐恢复,让服食的仙家可持续战斗,

    “来战,”百里稚吃了大道金丹,脸上发出淡淡的一层金色,而战意仿佛也炽热无比,看来金丹带来的效果,让他狂热了起来,

    女剑奴未战先受挫,哪里还可能是百里稚的对手,毕竟心中想着的都是对方吃了大道金丹,力量不但达到巅峰,法力还恢复了全满状态,敌强我弱,能不投降就不错了,

    不过这女剑奴毕竟不是什么门阀的千金,这次也是抱了鱼跃龙门的想法,所以也不至于打都不打都认输,而且既然是车轮战,肯定多少能消耗对方的实力,

    因此女剑奴拔剑也是纵身一跃,飞上了仙剑山之巅,站在了百里稚的面前,

    “你这剑奴倒是好胆量,若是往后在梁丘家混不下去,便来我百里家好了,”百里稚自信一笑,这话显然就有些侮辱了,不过他这身份对一个剑奴这么说,也无人敢说他不是,

    女剑奴也是个硬骨头,咬牙说道:“多谢仙长抬爱,但想来是不可能的,”

    “嘿嘿,这可不好说,不过我却可保证我的话不会有丝毫虚情假意,”百里稚根本不介意别人拒绝,所以也没有继续拉拢,他微微把剑抬起,然后说道:“来吧,这一剑,便会结束这场战斗,你这剑奴要小心了,”

    “仙长请,”女剑奴蹙眉坚持,而手中拿着的一把一品道剑,此剑肯定比不上混沌合金剑,但放以前也是一把名器了,好像是梁丘雅最近才淘汰下来给她的,对地位卑微的剑奴,一把好剑足以让她成为死士,

    “旷野霜空百叶凋,曲径云掩墨香遥,”因为他和对方身份实在差距太大,一个一人之下,一个却只不过是剑奴,所以百里稚也不再说半点客套话,剑歌唱响,周围剑气磅礴而出,猛烈的剑气让周围空气都凝固了一般,陡然间仙剑山的大雪天里,白色雪点更是如大雨般倾盆而下,

    “深隔翠微烟雨变,朝递清晖映晚菲……”那女剑奴脸色粉白,不过仍然念起剑诀,她运剑如飞,恍如灵动的雀鸟,剑光哧哧而响,周围就成为了她的舞剑领域,

    还别说,这女剑奴也不是梁丘雅这样的花瓶千金,只听到数声投石水中的声音后,好几次百里稚身边都擦到了剑光,让人不禁联想若是这女剑奴再舞动得勤勉一些,怕百里稚也要中剑毁去道体了,

    然而,百里稚还是如同先前一般的潇洒,剑气交织无穷景象的同时,也如云掩墨香,曲径虽折,任谁都遥遥而闻这剑气到来的味道,

    景色所覆盖的地方,显然是剑气囊括的范围,而这女剑奴虽然如同花丛剑起,却不过是刀剑上跳舞,若稍有不慎或者对方的攻势再度攀升,她必然要受到万仞临身的攻击,

    可她早就为了前程而做好一搏的准备,剑法飘逸得更是灵动,剑气给她释放得到处都是,不断的袭扰百里稚,好几次还突破了对方的防御节奏,差点让对方着了道,尤其最后一句剑歌颂唱而出时,她整个身体仿佛化鸟而飞,竟发出了声势骇人的雀鸟鸣啼,数声过去,如她剑歌里所吟的一般,‘屋临山涧逢人少,帘巻青葱雀鸟飞’,周边区域景象大变,山涧,小屋,卷帘之外,百鸟齐飞,可见周围全都在她剑法领域之中了,

    “深,朝,鸟,飞,”女剑奴怒喝一声,席卷一切的剑潮往百里稚堆砌,如同高山一般拱上云天,

    然而这剑气只是堆高的一个层次的时候,忽然一声震耳欲聋的浪潮声,居然让这剑潮硬生生的停了下来,而百里稚的最后剑歌,已经清晰落入所有人的耳中,

    “碧河清秋仙山尽,谁想登临望落潮,百里道,墨香落潮,”百里稚剑歌戛然,收尾的剑气顿时如同落潮,轰隆一声,震得周围的雪花、剑光,全都直坠而下,如同山棱雪崩,如同潮水拍岸后,又复地落回海中,

    女剑奴一声厉喝,还想要再度推高剑气,但在绝对的落潮力量下,她再也无法如同灵动雀鸟般直上青天,而是给浪潮拍打如落汤鸡,只是拼命的挣扎求存,

    可惜,百里稚这等看似温婉公子一样的高位者,却又怎么会去同情一只落魄,却仍想要坚持的飞鸟,对方越是挣扎得厉害,他的剑气也越是稳重而犀利,毫无怜香惜玉的往下一压,那女剑奴最后连逃都来不及,惨叫一声,顿时剑崩人亡,终于化作虚体漂浮在半空之中,

    看着自己发狂一样的努力,最后结果不过是只剩虚体的结果,女剑奴脸色惨然,看向了梁丘雅,

    “还不退下,,”即便自觉优雅的梁丘雅,此时因为知道再无角逐阁主的机会,也忍不住厌恶之极的看了她一眼,把女剑奴再度打入了深渊,

    “呵呵,梁丘仙长何必如此生气,若是你不喜欢这剑奴,可转送与我,我可不会介意半分,这样吧,我不会让你吃亏,削断了你一把一品的宝剑,这把混沌合金剑用来赔偿和换这剑奴如何,”百里稚淡淡一笑,扬了扬手中的宝剑,

    梁丘雅面色阴霾,这女剑奴的价值肯定不是一把混沌合金剑可比,但现在女剑奴让她太过失望,也并非不是不能换,毕竟混沌合金剑削断一把一品宝剑,却半点未损,确实是极具价值,所以她很快说道:“百里仙长如此阔气,何不出上三把,”

    “梁丘仙长未免太看得起我了,若是两把,那还说得过去,”百里稚嘿嘿一笑,也就不说话了,这当面交易,实在太亏了,反正他也不着急,一个虚体状态的剑奴,不但坏了一品道剑,后面消耗的真仙气盘更是难以估量,他不信这梁丘雅不会考虑,

    那女剑奴面沉似水,已经不敢再吭声半句,只能站在一旁任由买卖,但最后这交易未成,她也不禁松了口气,至少自己的主人没有把自己卖掉,

    我心中却暗叹一口气,这女剑奴就算回去,恐怕结果还是少不了责罚,毕竟毁坏一品道器,这回本都不知道要多少年了,恐怕以后日子决然不好过,

    “轮到你,”百里决这老头在我考虑这女剑奴的后果时,忽然出声指向了上官令身后带来的那位剑者,

    那剑者双目睁得老大,很快就吓得脸色惨白:“在下……在下不愿比了……愿服输……”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