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二千二百四十八章:斩铁

    “什么,我没听见,大声点,”百里决吹鼻子瞪眼的说道,那剑者脸色更是变绿了,连忙又大声说了自己认输,

    “你说什么,贺九剑,说好的车轮战,你敢认输,,”长孙令大怒,脸色?得难看,跟锅底似的,

    但那叫贺九剑的哪还敢再比下去,朝着百里稚努嘴道:“长孙仙长,莫要怪九剑不比,你看刚才那女剑奴,可有给百里仙长带来什么伤,连一品道剑都毁了,我手上这把还是跟仙长您借的,要是也不小心毁了,我也完了,可真是赔了剑又折兵,划不来呀,况且现在还剩下几个能战的,我看长孙仙长要不临时换将,另请高明吧,”

    “你,”长孙令气得是七窍生烟,可那贺九剑不是剑奴,顶多是门阀中的客卿,恭敬你是不错,但到了关键时刻,根本不会跟你拼命,要不这里的剑奴就不会长兴不衰了,

    贺九剑反正颜面尽失,立即把一品道剑还给了长孙令,然后拍拍屁股就跑了,留下长孙令自己愣在那,长孙令之前给禁奴打残了,实力不济巅峰之时,要追这贺九剑肯定是没戏,只能咬牙切齿,空自生气,

    “哼,贺九剑和以前一样,剑法上是有些可圈可点的,但性子还是这样的废,”百里决看着这贺九剑的身影冷哼一声,然后看向了道远非身后的挑战者:“那就你上吧,”

    那挑战者浑身一颤,犹豫了下苦笑摇头,然后看向了道远非,道远非这小子年纪轻轻,但却及其知道收放,立即笑道:“百里前辈,我其实也就是带他来观战的,怕场面不够热闹,凑个数而已,既然知道比不过,当然是不比了,你看他们都投降了,都没得打了不是,您老就绕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好了,嘿嘿,”

    “你也是个孬种,道远家居然生出你这贪生怕死的小子来,”百里决当场就笑骂了一句,但显然道远非脸皮可不薄,仍是贱兮兮的笑起来,这让李相濡也跟着一阵好气又好笑,

    其实听李念君说,李相濡本来的计划是在道远家之中选那性子淳厚,又不怕事的道远烈的,可这小子居然楞是听了长孙令和上官敏他们的教唆,违令跑去堵太叔倩他们,以至于给下了大狱,而后来的二子道远凌,其实也是不差,顺位的继承者之一,但聪明优秀有余,道运却太差,在他的测试下送入了队伍中,可居然给禁奴杀了,倒是让他也意外会真的如此薄命,

    “一个一个,全都胆小如鼠,”百里家骂骂咧咧,然后把目光投向了最稳重的乐正鱼:“乐正鱼,看样子,你应该也不比了,对吧,”

    “百里前辈说不比,那就不比了,这阁主之位,如火中取栗,既然连火都烧不起来,那还取什么栗,”乐正鱼嘴角咧起一丝缝隙,虽然不甘,但也不得不承认,这百里稚的实力确实高的离谱,

    而乐正鱼身后,那位沉?的女剑者依然冷静得出奇,我知道这应该是不亚于长河昆的剑术高手,只不过乐正鱼觉得没有胜算,因此选择将他这把‘锋利的剑’继续隐藏起来,

    这样一来,除了长河昆对这百里稚时,几乎差点获胜外,其他的挑战者要么给击败,要么就是直接投降了,这挑战者中,也就只剩下我一个了,

    “呵呵,剩下一个了,听说是位鬼神界来的剑法高手,”百里决当然知道这比剑之事有我而起,对我的研究可也不少了,看了我一眼,问道:“听说你对剑阁阁主之位,似乎颇有意思嘛,我们古仙界,从来也是崇尚强者的,特别是剑仙,更是推崇备至,听闻你能打败禁奴,那可敢和我家稚儿一战,你若是赢了,就算后面败在老夫手中,老夫也应承你,收你为徒如何,”

    我淡淡一笑,说道:“老爷子倒是爽快,不知道我赢了您,您是否又愿意做我徒弟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百里诀不怒反笑,而且是大声的笑起来,仿佛听到了这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而其他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简直是狂妄之极,不知羞耻怎么写了,”

    “前面几个虽然怂包,但回头想想,无非不是智者,毕竟知道百里老爷子的厉害,谁还敢继续挑战下去,”

    “就是,这小子不知道哪跑出来的愣头青,居然还妄想能赢,”

    “还真是鬼神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百里家的老祖宗是谁,估摸着他也不知道,咱们又何必跟他一般的见识,”

    动不动收徒弟,收徒弟有那么容易的么,我嘴角仍然挂着笑容,这百里决剑法即便卓群,家族地位崇高,说话也太过霸道了点,我对这些锐气过甚的人,最喜欢当面打脸,所以也懒得和他客气了,

    “有意思呀,好久没听过这么有意思的赌约了,真要能赢老夫,老夫拜你为师又如何,,”百里决捻须大笑,而山巅上的百里稚也是摇头苦笑的表情,一副我是真不知道这古仙界剑仙有多强的表情,

    “嘿嘿,真要到那时,我可未必敢收,只要老爷子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就行,”我淡淡一笑,脚尖一掂,人就如离铉箭一般飞上了巅峰,

    下面的议论声依然不停,毕竟我放言必胜百里决,多少让人觉得狂妄的同时,也期待迎来一场旷世大战,而冥冥之中,这些仙家无论我实力如何,已经把我当成鬼神界的第一剑客了,反正别的他们也没见过,

    “想让老祖宗做你弟子,先胜过我手中的剑吧,别到时候连做我徒弟的资格都没有,”百里稚平稳把混沌合金剑轻轻拔出,湛蓝色的剑身在剑鞘中闪现,发出了‘嗡’的一声,可见削铁如泥,

    “百里仙长说笑了,”我答非所答的笑了笑,随后右手按在了横跨在腰间的天子怒,这天子怒不出鞘便罢,出鞘既是雷霆一击,所以我现在也在蓄势待发,

    “不得不说,你们鬼神界圣殿所锻造出来的混沌合金剑,确实是天下一等一的利器,也不知道你们鬼神界的剑者,在六神天里,也是否是一等一的,”看着我按剑不敢出鞘,百里稚露出了一抹嘲讽,

    “试试,不就知道了,”他却不知道,我这把剑早已经是接近超品,毕竟是经过混沌合金重锻的,而他那把,仅仅是一品的道器而已,若是那把满城惊雪还在,那倒还有一拼之力,

    “呵呵,独剑擎天出层云,携来霜色下渊群……”百里稚的剑歌永远带着一股文气,带着一种盎然的诗意,当然,在这优雅之间,还蕴含着灵动的傲气,跳脱而不羁,

    他的剑很快只指大雪封天的密云,而落下的霜花雪色,也越来越浓,天眼之下,这些剑气恍如是在大风中飞舞的利剑,飘然不定,但每一把,无不是致命的,

    长河昆和女剑奴试过他们百里家的剑,所以我深知其中厉害,因此按在手中的剑也拔出了一格,预示自己断然不会有半点的留手,并且是以杀机最烈的天机道来应对这些招数,

    我闭上双眼,凝视自身,这段时间和剑奴历战数次,我从未间断研究古仙界剑法,也同样想过无数破解之道,可兜来转去,发现无疑同样出自古仙界的天机道,才是最适合对付古仙界剑法的剑道,

    而剑意一出,剑气也在这时候,陡然的乍现,

    “神仙亦也有闲时,放歌舞剑对枯荣……”我嘴唇微动,剑歌如敲动人心的叩声,一字一句,斩钉截铁,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