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二千二百五十章:浮世

    百里稚居然撑不住两招,这让所有的观战者全都懵了,包括刚才落败的长河昆,也是一脸的不信看着百里稚,那个气吞长河,自觉剑艺超凡入圣的百里稚,就这么输了,

    长河昆轻轻的摇了摇头,看向自己的双手,脸色惨然到了极致,在百里稚战胜了自己之后,他想要对方赢下去,至少也要打败鬼神界来的我,把古仙界的剑仙神话继续下去,然而现在看着毕生对手居然输了,他的不甘心一下子就达到了极点,

    百里决脸色有些不再淡然,因为百里决输了,给百里家带来的后果,将会是颠覆性的,就算是他来守住了剑阁阁主之位,百里稚也再不可能成为阁主了,因为阁主必须要力压所有剑仙的强者,而不是在剑法上输给鬼神界一名剑者的剑仙,

    百里稚从小到大,也不是没有败过,但都是败在自己的长辈手中,因为百里家在古仙界,就相当于是块金字招牌,可以败给李相濡,但不能败给任何人,因为手中掌握的剑阁,本来就需要极大的名声来做依托,

    似乎想到以后的颓然境况,百里稚低着头,好一会后,他忽然的仰天怒吼,随后冲出了仙剑山,出了外面的星海,不知道这一次,他要何去何从了,

    看着自己的稚儿疯了似的逃了,百里决仿佛在这时候决定了什么,咬咬牙后忽然淡淡一笑,脚尖一点就纵云而上,来到了我面前,

    “好剑法,好犀利的剑意,之前,还是小看了你一些,”百里决冷静无比,作为一个名动天下的剑仙,他对于心情的控制,远不是百里稚能比的,那一种放开和放下,更不是谁都可以做到,

    “百里前辈,你的剑法,应该不会太差吧,”我笑了笑,希望能够激起百里决的凶性,但百里决只是咧嘴一笑,丝毫没有受到激怒,反而说道:“剑中有情感,展开方自知,”

    “也好,还请前辈让诸位观战者再退后一些,”我平静说道,而百里决讶然看向我,随后一摆手,说道:“退后,”

    众多仙家,全都退后了好远,只有李相濡还站在原地不动,毕竟连他都退后,这古仙界岂不是没人了,

    “百里前辈,还希望你说的话要算数,你若是七重天,我还能对付,但一进入八重真仙境,我就只能逃了,”我脸上似笑非笑,重提旧事,也是为了让他束手束脚,

    百里决嘿嘿一笑:“不用激我,说好了是七重天就是七重天,若是跳回真仙境,就是我输了,哼,你这小子阴险狡猾,其实对付你这样的小辈,若是我连修为都盖不住,那我还不如直接回家闭门重造算了,”

    我嘴里冒出一丝阴险笑容,说道:“那好,现在可以对剑了,不过……”

    见我一副犹豫,那百里决大声说道:“你是后辈,我也不占你半点便宜,有话快说,有屁就放,”

    “前辈八重天的法力,使用的是七重天的道法,法力多的几同无边无极的星海,我现在让你们祖孙车轮战,是不是有点不公平呀,在下出身贫瘠之地,穷得厉害,不知道能不能跟前辈讨一枚大道金丹尝尝鲜,恢复点实力,”我目露狡诈,摆明了就是要他拒绝不了,

    “呵呵,真觉得吃了大道金丹提升那一成半成威力,你就能打赢我了,我跟你说,就算给你吃圣道金丹,你都没法子赢我,拿去,若是你能赢了我……”百里决拿出了一个盒子,里面整齐而满满的放着六枚大道金丹,他拿出了一枚,抛向了我,接着道:“这剩下五枚,也都是你的了,不过,这难度,跟凡人登天又有什么区别,算了,后面的话当我没说,免得说我欺负你,”

    “别呀,前辈尽管欺负我,这赌约咱们就这么定了,”我连忙说道,随后把大道金丹吞服入口,接下来,我刚才浑身上下丢失的力量瞬间恢复了过来,而且感觉自己在道力上,竟有少许的增进,当然,这些增进和百里决说的一样,也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在剑诀的对抗上,决定胜负的往往是剑意和剑法,

    “好了没,,”百里决哼了一声,随后大手一招,瞬间空间就是一震,而粉碎之处,一把湛蓝色的透明长剑就给他召唤了出来,

    这把剑碧蓝如玉,剑身纤细的同时,纤薄如同蝉翼的剑刃却锋芒毕露,而剑格的位置,真有一只栩栩如生的碧玉蝉停在了那儿,如同卧蝉恋花枝,精致无比,至于那同样透明的剑把,不但萦绕流光,还璀璨生辉,除此之外,它就再无其他缀饰了,简约却没有丝毫的简单,让此剑如浑然天成,令人目不能移,

    遍览天下名剑的我也不由心中凛然,越是简单的剑,越是比所有剑都威势不凡,毕竟光是震碎空间后取出来那一幕,就已经是匪夷所思了,平素里,此剑岂不是任意穿梭空间跟在老头的身后了,那它爆发力量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在我心中惊讶的时候,外面的观战者也全都惊呼出声,看来这把剑大家都不陌生,

    “莫欺翼短飞长近,说的就是这把破空剑,”

    “嗯,我记得,这是百里家的传家名剑‘浮世清音’吧,此剑灵动,如浮世中流响的清音,剑如其名,”

    “浮世清音,也不知道多少年没看到百里家老祖宗拿出来了,今日再见此剑,老祖岂有输的道理,”

    浮世清音,剑如其名,果然灵动,我羡慕的看了那把剑一眼,这可是比满城惊雪和天子怒都要厉害的剑呢,看这透明剑刃上如同蝉翼一样的脉络,就知道这把剑是多么的契合道力了,恐怕一加持道力,此剑就如同奔流的长歌了,

    “他们说的确实没错,我古仙界十大名剑中,排名第二的剑,也是我百里家的传家宝,浮世清音,”百里决露出一抹傲然,随后手一震,道力源源不断注入剑中,霎时间,剑格上趴着的那只卧蝉竟活了,还振翅鸣响起来,发出了嗡嗡的叫声,

    我浑身一颤,道力竟然随着那蝉鸣而大乱,浑身热血沸腾,如同突然给人丢入了沸水之中,来不及多想,我立即凝神静气,这才谨守住心神,然后看着这把剑,心中已经凛然,这可不是浮世中的清音,简直就是声音中的洪流,

    “哈哈哈,看来,老夫的剑意竟如此高涨,这卧蝉可有些不满了,”百里决微哂然一笑,似乎有些不满自己,随后闭上眼睛,

    我睁开了天眼,见他原本山洪一样此起彼伏的剑意竟如同遇上了堤坝,竟开始快速的潮落了下来,而正是因为这样,他的剑意却反而更是浓稠了几分,而那把浮世清音的声响,居然随着剑意而清鸣,这一下,真是悦耳动听,然而,我却更加的谨慎了,

    “散身归来乘云舟,青山独对遇箜篌……”百里决如梦似幻的剑歌唱响,浮世清音上趴着的卧蝉,竟随着这剑歌的节奏发出了动人心魄的同步声响,那种恐怖的威力显然会尾随这把剑汹涌奔流,

    百里决的双目仍然微闭,但周围的剑气如同乘云飞舟,已经飘然而起,骤然间,剑气形成连绵青山,片片白云,将原本的大雪纷飞清理得一干二净,唯剩箜篌一曲,彻响天地之间,

    我深吸一口气,天子怒瞬间出鞘,手轻轻的在剑上一抹,念道:“春深桂松野凤鸣,蛟龙飞处隠仙溪……”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