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二千二百五十一章:清音

    剑诀一出,我身上的剑气同样在道力的催化下宣泄而出,形成了多种多样的奇异景象,在青山绿水之间,满枝的桂花一串串几乎垂下地面,而青鸾啼声则在山涧松林出传出,我如同寻径如林的仙者,微步而入山涧里,

    紧接着,此起彼伏的剑气很快如疾奔的蛟龙,陡然重溪流从窜出,扶摇直上云天,在空中怒号出声,这剑歌虽然并非出自天机道,但也是我近期宁心静气所独创,于禁奴大战中偶得的少有繁复剑技,不带杀伐,独剑穿行,

    “寄泉悠行锦绣里,白云青山剑满溪,”我脚踏空间,步步前行,剑光所到,如同在锦绣山河里作画,一笔一划,白云青山,悠行处处,剑也盈满溪流,恍若天地之间,无处不是剑所绘,无处不成锦绣,

    而相对只问剑声,却不见其人的百里决,他的恐怖的剑意恍如实质,和百里稚的剑意比起来,不知道老练多少,光是对剑歌的引导,就能够看出功力的深浅,而那就算是压制的实力,也同样不是一般超品可比,所以老头压阵,几同不可逾越的高峰,让人心生绝望,

    偏偏已经达到如斯剑气浓度的他,依旧不停高歌,而那只卧于剑上的空蝉,名声也清幽幽的,仿佛这样拥有美丽诗境的剑歌,已经契合它的清音,让它因兴奋而鸣响,

    “悬知浮世清音在,不羡玉京万仙侯,百里道,浮,世,清,音,”百里决的剑歌念罢,周围就只有嗡嗡的响声,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剑歌不见了,剑气的摩擦声也不见了,周围的欢声雷动,任何异响,都在这一刻如同给什么东西覆盖,只剩下耳鸣一样的嗡响,这就是浮世清音,静到极限,只剩下的耳鸣,这样的感觉,实在不好受,

    身上的护身罡罩瞬间明灭起来,媳妇姐姐也忍不住轻轻扯了我的衣角,然而这样的攻击,我又怎么会轻易的给陷入其中,

    “剑,绘,锦,绣,”我闷哼一声,天子怒猛然一挥,霎时间龙飞凤舞,溪河奔流,无数的水滴,无数的云彩在这时候全都因为这一剑盘活了起来,仿佛原本死物一样的画,忽然在马良神笔下都动了起来,而这些蛟龙,鸾鸟,都是剑中的飞歌,带来的无穷威力一样不比百里决的浮世清音弱了,

    这时候,波涛声,奔流声,龙啸声,凤啼声,再度给世界带来了精彩,同时,谓之越挣扎,反抗越大,盘活所绘锦绣,难以避免的浮世清音互相的撞击,而这样的撞击,顿时引来了震耳欲聋的剑气摩擦之声,

    一声‘嗡’,已经无法去形容,只感觉我耳蜗一痛,一股热流顿时从耳中淌下来,而前方,百里决也很快显出人形,他面露讶色,同样因为这样的恐怖撕裂声而鼓膜受创,耳中也流出了猩红颜色,

    但道体达到了我们这样的程度,这些道体小创伤根本不会留下多久,就能完全的痊愈了,损失的也不过是道力而已,

    “山谷云深夕阳微,林深樵唱数声稀,”百里决丝毫没有停顿,那把浮世清音颜色陡变,运起道力,竟引余下剑气所用,再度的轻易挑起了战端,

    这一次,剑气不需要任何凝聚,就覆盖得到处都是,周围的围观者,早就躲得不知何处去了,此时此刻,想必大家都或多或少在恢复耳膜的受损,哪还敢再靠近,

    “哈,”我咧嘴厉笑,能够达到这样的剑技,恐怕已经在当年剑魔师父之上了,但经历无数恶战,无数师承的我,同样可以做到这一点,天子怒从云天方向引落地面,我手指快速划动剑诀,周围立即形成了威压气场,随后剑气瞬间庞然而起,

    “引剑离乾覆重玄,碧行深处盖坤灵,”无边的战意,让我心情高亢,而想必这次的剑歌,会比上一首更显凄厉,

    剑气如受到情绪的感染,如歌的剑潮也扶摇而上,攀上巅峰,剑爆射出漆?如夜的厉芒,笼罩周围一切,很快我周围就因此而凝练出无数的雷剑,

    百里决的剑歌色彩分明,声音抑扬顿挫之间,仿佛森林之处樵夫的打柴之歌,于幽幽的云深山谷上,伴随夕阳而渐入人心,而我的厉笑,却恍如数次要打断歌声的不和谐音,一次次的搅动百里决的剑气,

    “哈哈,”我因此而忍不住再次笑起来,这次的笑,恍如是嘲讽,也恍如是引动对方的怒火,对于这样蓄养剑意的剑气攻击,我的嘲讽显得额外的突兀,远处的百里决此时额上因为隐忍我的笑声,爆出了几条青筋,不过很快,在他的剑气压制下,攻势再度恢复了平缓,

    我像是未曾察觉一般,天子怒一甩,身边的雷剑立即一半冲天而起,一半落入了地渊,而我自己,瞬间冒着围在百里决身边的无数剑气,俯冲而去,

    百里决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嘲讽之色,信手一拈,一片剑气忽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而剑诀的后半部分,也很快唱将出来:“兴时偶拾片松叶,伴着清光入梦归,”

    “哈哈哈,”我大笑三声,雷剑瞬间全都朝他冲去,剑气瞬间大乱,而我以缩地术顷刻到了他身边,惊天雷剑如同鞭子一般,抽向了他,

    嘭,

    雷电剑光之下,即便想就着清光入梦也殊无可能,一连串的乱砍,把百里决的节奏也不禁打乱了三分,然而百里决根本不会和百里稚那样,稍微有些不如意就会方寸大乱,

    他表情越打越平静,那把浮世清音剑和我数次对冲,另一只手却仿佛不受影响,竟捻起飞叶就掷出,而周围的景色竟也越来越似丰满,这自信和坚决,从来不肯轻易放下,

    “曲直起落寰宇中,也赴清幽笑三回,”我的剑技越发疯狂,而剑的速度和力量,也恍如爆发的洪流,不断的倾泻而下,因为不打断他的剑诀,很快难受的将会是我,

    “百里道,”百里决双目一瞪,长剑也给他如片叶一样弹飞了,随后见他双手一合,大喝道:“云,深,梦,归,”

    下一刻,他护身罡罩瞬间增厚,这是拼死的顽抗了,而缩成乌龟壳后,无数给他之前掷出的飞叶,包括那把浮世清音剑,全都在这时候交织转向,围绕他身边形成了剑气龙卷,朝我疾射飞旋,

    “天,地,狂,剑,”在他的剑气龙卷下,我仍然如中蛊般的进攻,仿佛不知疲倦,不知疼痛,即便剑气直接临身,仍然无法停止我的疯狂,因为这个时候,百里决同样是最虚弱的时候,

    轰隆,

    轰隆,

    轰隆,

    蜷缩于龟壳一样护罩中的百里决这时也惊骇了,他的剑招本来就是一种迷惑人过来的陷阱,眼下却在我暴风骤雨的攻击下冲散,而刚才冲天遁地的雷剑,这时候也反冲而来,砰砰砰的声音不断消弱他已经濒临崩塌的护身罡罩,

    喀嚓,在我浑身都满布飞叶和浮世清音剑切痕时,百里决的护罩同样毁了,我狞笑起来,剑气同样肆虐在他的身上,百里决脸色因为剧痛而扭曲,这种短兵相接的‘快感’不是谁都能够承受的,

    看着我浑身是血,但嘴角露出疯狂的嗜血狂笑,他也不禁怵然,立即大手一分,快速换了剑歌:“好,真不怕死,那就看是你逼老夫,还是老夫来逼你,云间谁人吟剑歌,雪崩霜飞静不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