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二千二百五十二章:啸台

    我将天地狂剑的最后几剑连舞而出,数次直接斩中百里决,把他道体几乎劈成了两半,而他的飞叶,也一样的穿梭于我的道体,仿佛要将我撕成碎片,

    这一次的剑气,确实给我带来了重伤,连大道金丹都消耗殆尽了,毕竟连续受到这么多次的飞叶剑击,就算是皮糙肉厚,道力也根本不允许我继续这样跟百里决耗下去,这老家伙现在可是七重天的表,而有着八重天的里,比法力道力的多寡,我岂不是找死么,

    “血洗仙山片月微,数声诀歌又不停……”几乎是在百里决剑歌刚其的瞬间,我另一首剑歌,也同样毫不留情的咏唱而出,

    而且我也从来就不打算继续被动战斗,大喝一声,接下来浑身上下顿时跳出了无数的雷光,这些雷光在我硬劈的时候,一件件的凝练而成,形成了一件黑云雷电铠,而我的力量,再一次提升到了极限,几乎冲入了八重天的境界,

    毫无疑问,这就是祖龙铠,能够提升力量的同时,也是我的备用能量包,是对付这百里决的大杀器,

    天地狂剑的后续攻击和对方的云深梦归仍然未散,大家都在承受着彼此的伤害,不过与此同时,不甘的剑诀,也同样在对方的嘴里咏唱而出,周围景色连续变换,天地也不断的改变颜色,新剑气不断的涌出的同时,旧的剑气,同样也在转换和被吞噬,力量层层递进,仿佛毁天灭地一般,

    不过在这片万劫不破,万法不侵的地界里,一切剑气和攻击,都无法对它造成伤害,否则这里早就应该是废墟一片,而空间也会给打成筛子了,

    百里决感受到了祖龙的恐怖力量,以及我恍如新生一样的恐怖威力,似乎给我逼得忍受不了了,浮世清音剑一抖,顿时冲上云巅,而他冲上天空的时候,剑歌如同突破了天地,让云间仿佛就有人在纵剑高歌一般,笼罩天地的同时,强大的领域力量也在不断的压迫而下,

    我瞬间感觉到力量的冲击,但身穿祖龙铠的我,根本无惧任何七重天的攻击,剑歌高亢入云,不断的冲击云端,这些剑气也如歌一般,有节奏的化成一波波的力量,往上峰冲击,和百里决的剑气互相冲撞在一起,

    毫无疑问,这样的剑气互冲,比对的就是谁的剑意和剑气更加的精纯,更加的威力绝伦,

    “醒颠狂悖再无别家,剑似清风又似横蛮,百里道,清,风,蛮,剑,”百里决的剑诀声从上往下传来,仿佛一会儿如同清风拂夏的轻语,仿佛一会儿又似蛮横狂悖的骂声,一波接着一波,高潮迭起的同时,却不时一次有一次的蛰伏,这时颠时醒的剑歌,确实再无别家运用到这关键时刻了,这百里决,确实悖离了百里家那诗意优雅,灵动跳跃,但偏偏这样的剑气,蕴含的生生不息和疯狂,都是突破了百里家的极限,

    “岂堪唱作清平调,多少剑仙永不归,”面对这样的对轰,光是仰赖祖龙铠加持,那未免太过小看对方,我冷声咏唱,把更凄厉的后半段剑歌展示而出,

    轰隆隆,

    轰隆隆,

    一次次的剑气对撞,百里决一次比一次更加的努力加强剑气的威力,然而即便是再怎么的加强,也顶多是在剑意中做文章,威力又怎么及得上无论是剑法还是剑意,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时空剑气,

    “不,灭,剑,歌,”我怒吼一声,祖龙天子怒轰出的攻击,全都带着紫色的雷光,威力之强,堪称纳灵法之下,这狂放的攻击,数次把清风蛮剑打散,余波直冲云端,让百里决数次几乎气得背过气,

    当然,如果深究起来,我穿上祖龙铠,确实是有点作弊了,不过他们车轮战打我一个,我又怎么可能吃半点亏,

    不过认真算起来,就算我不穿祖龙铠,这百里决再斗几招,他同样会输,因为师承多家剑术大师,一招一式都运用到数种道统中最精华的之处,由天一道汇聚形成自己的特色,跟这百里家祖承的剑法比起来,优势极度的明显,那就是威力不会局限在祖宗的传承,

    不过百里决可不是什么菜鸟,闭关醉心剑道,虽然有闭门造车之嫌,可也不是一事无成,在吃亏一次后,立即就会寻找原因,并且拿出应对我的剑道,

    我的剑法驳杂精深,不过他的剑法同样有着纯粹无比的剑意,所以在双方的剑法都对消得差不多的时候,他的剑歌骤然一变,第四招来了,

    “百里前辈,这一招,就到这里吧,”我冷笑一声,把最后一剑全部威力瞬间释放之后,引动刚才因为仓促穿上祖龙铠而没有调动的全部祖龙力量,把道力全都集中在剑诀中,这一剑,势必让这百里决知道厉害,

    “故所愿,”百里决在空中阴沉的说道,而接下来,他的剑歌清晰可闻,而他自己,却悠然到了我身边,

    我心中凛然,对于这把浮世清音剑的威力,也是心存忌惮的,如果没有这把剑,老头也不可能支撑到现在,正是有了浮世清音,我的剑意一直没能发挥出极限,隐隐中,这把剑正在消除我的剑意,

    “曾记仙年怅别离,残春雨露为谁留……”百里决竟在之前那次清风蛮剑之后,大改百里家的剑意,而这种剑意,竟又和百里家契合得跟双生似的,让人心中不知到底是为何,

    百里家的剑灵动飘逸,如同少年人的心性,百里决前面几招,就表现出了其中的真意,但现在这俩招,却有种急转而下的意思,仿佛那偏偏少年,情感受挫,在怅然而别中,悟出了另一种意境来,

    我不敢轻怠,闭上了眼睛,眼中闪过一道道的剑诀咒语,随后嘴里毫不犹豫,就迸出了一句:“残琴断萧悲鸣剑,此处为谁表凄凉……”

    怅别离愁,在百里决的身上体现而出,变得真挚而真诚,毫无疑问,他千年的阅历已经丰富到了极点,无论是情感,还是剑意,千变万化,已经随心所欲了,所以他的剑气,竟形成了他的样子,仿佛就走在了我身边,

    剑鸣声不绝,浑若浮世混入清音,再次的响彻天地,百里决没有停下来,剑暴风骤雨般的舞动了起来:“余香总遂晚霜尽,可比秋风落叶愁,百里道,残剑余香,”

    这一剑蓄势之快,发动这猛烈,远在我意料之外,不过尝试过和各种剑客对战,如帝纤尘,如剑魔师父,如李太冲,他们表现得各有特色,也让我早早体会了变化,在百里决咒语念完那一刻,我也几乎在同时把剑歌唱罢,

    忽然间,我鼻翼处,嗅到了一抹血的味道,仿佛是残剑上沾染的血腥味,我知道,对方的剑,几乎已经到了我的脖子边上了,我冷然一笑,剑也在这时候放开:“荒山野岭黄花酒,何不削落做啸台,,”

    我仿佛反问一句,随后剑如劈断苍穹,嗡嗤一声,将前方一切虚妄真实一并斩断,

    这一剑,置死地而后生,是孤仙的绝响,

    恍如是陷入了一片空白后,前方的一切再度复原,而百里决,已经浑身是伤的站在我面前,正喘着粗气恢复自己的身体,

    前方的剑山之巅,一道狰狞的裂缝正在快速的弥合,显然这片不占法术之地,已经给我一剑斩出了诡异的一道缝隙,可见那一剑的威力,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