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养鬼为祸(劫天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千三百六十八章:存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难不成!难不成你喜欢他!?”云玉震惊的问道,素甜连忙把看向我的目光收回,咬牙说道:“喜欢谁与你何干?云少,还请不要干涉我的自由!”

    “你!你也不看看他现在身边一大堆女子围着,你也甘愿成为其中之一?!”云玉气得是咬牙切齿,盯着我好一会,随后一甩袖子,扭头朝着大仙门飞去,而陈政急忙的阻拦,却差点给对方甩手打到脸了。

    素甜反倒是松了口气,但又欲言又止的看向了我这边,目光还落在了皓希仙子的手上,皓希那双手宛如温玉,纤指细巧,就算是女人看到都忍不住要注目一番,她和皓希平分秋色,怕心中还要比对一番也说不定。

    “皓希,温存归温存,可不要忘了自己的位置,我们这些年做了那么多的准备,可不能半途而废了,你可要想到,神霄如今正坐镇外围,却等着我们处理此间之事。”

    而就在这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人群中传过来,我看向了那边的老者坐在了一张玉质材料的轿子上,而轿子旁边则站着一对漂亮的双胞胎,这双胞胎我当然很熟悉,正是之前万炁仙君带着的那对。

    “这我知道!我不会误事的!用不着你多言!”皓希仙子忍不住呛声道。

    “咳咳……”万炁仙君病恹恹的咳了几声,随后那双几乎看起来就是闭着的双眼移到了我身上,而他的嘴角淡淡划过一抹弧线,笑道:“仙尊害得本仙好苦,这身体可不好找,为了能够自由在这不周山深处,不得已只能是找了这么一副身体了,嘿嘿……”

    “万炁仙君别来有恙,倒是可喜可贺,至少不用那么瞎折腾了,不是么?”我呵呵一笑,看到万炁仙君这幅模样我当然很高兴。

    万炁仙君哈哈一笑,两个双胞胎却气得是秀目怒瞪,一副跟我势不两立的表情,这双胞胎当时逃得挺快,要不然也一并让我干掉了,我可不在意她们美不美,敌人就是敌人。

    皓希却没看到他们的目光,她这时候的确也有些旁若无人:“仙尊,至此而后你可要保重,皓希与你阵营不同,恐怕往后皆很难走在同一条道路上了,到时候仙尊可不能怪皓希……”

    “皓希,为何你就不能站在我这边?”我无奈一笑,这皓希仙子是很强的,我能够容忍她到现在,除了她对我一副没有耐受力的样子,还有她本身的实力,所以就算是我也难免想要说服她。

    “仙尊,怕是不行,皓希也知道仙尊喜欢我,可终究是不行的……”

    “为何?”我不由苦笑道,身边的女子们眼睛难免是烈火熊熊。

    “因为结果都是一样的……”皓希仙子淡淡一笑,旋即飘然离去,我咀嚼这句话,却完全找不到端倪。

    这素甜和皓希仙子带来的小插曲毕竟也只是小事,夺鼎大会的欢迎仪式是少不了的,陈政拦不住那云玉后,就挎着脸过来一边道歉,一边是来欢迎我进入大仙门。

    “师父,看着这大仙门反意十足,携琼天界自重,简直是不可一世,他们真如同此处仙家说的那样,我们的创世天是天上明灯,而他们就是地下的星芒?真是太过自大了!简直是鼠目寸光!”范雅气得不轻。

    我笑了笑,说道:“普天之下莫非创世天之下,证道天之下的生灵,皆是生灵,包括我不也是其中之一?又分什么光的暗的,一个整体罢了。”

    “是师父你太好说话了!”范雅气呼呼的说道。

    “范雅,你就不能别那么冲么?”范安摇头说道,范孝则说道:“姐姐那是被踩到尾巴了,哪能不跳呢?”

    “什么尾巴!”范雅瞪了自己弟弟范孝一眼,伸手就要扭耳朵,范孝赶紧飞躲到了另一边,生怕真给抓到了。

    我看着这师兄弟姐妹和谐相处难免是洒然一笑。

    而这时候,幻帝则飘过来提示我是不是该入这大仙门了,包括一旁不敢接茬的陈政,也赶紧趁机笑吟吟的说道:“仙尊,这夺鼎大会是我们琼天仙家共同的大会,如此来决议出这九重天的去留……”

    结果这话一出,我身边的范孝就指着陈政怒道:“什么决议出这九重天的去留?这九重天的仙家才有决定权!不是你们这些琼天仙!且不说你们琼天世界本是琼天玉变化,本质便是一件死物,便是你们追源溯本,也该是九重天或者创世天祖宗遗仙!去留?你去哪里?去寄人篱下?为了要寄人篱下而贱送祖宗之地?贱送九重天本不该属于自己,或者属于自己的一切?简直是可耻,可笑!”

    “你!”陈政两眼顿时瞪大,看着范孝想要驳斥一番,结果看到不只是范孝,我身后的仙家一个个都悉悉索索的议论起来,换成谁都义愤填膺。

    我淡淡的说道:“尊鼎是万炁仙君制作出来替代镇界鼎之物,也是间接以此来窃取九重天之物,而镇界鼎本就是先贤馈赠,以琼天玉保护我九重天之物,以尊鼎窃九重天赠与外敌,这未免就说不过去了,即便是琼天仙得到了此鼎,也该为先贤守琼天,而不是将此作为要挟以令九重天,若是如此,我自不会放过有此想法之人,不知道陈道友以为呢?”

    陈政这老头两眼犹豫了下,很快说道:“仙尊所言自然不差,老夫也是和仙尊一个想法,不过持有别的想法者却也不在少数,仙尊总不能不容异己吧?”

    “求同存异是应该,但这存异的基准却不可超过底线,轻重之分总是要有的,九重天生灵想要留在创世天之下为多数,而你说的异议者毕竟相对而言是少数,那你觉得应该是少数同意多数,还是多数得听从少数呢?”我笑道。

    “呵呵,仙尊这话老夫却不懂了,决定此事的既然是仙尊,仙尊相对大家而言也是少数,又如何说是少数听从多数呢?”陈政顿时钻起牛角尖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