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号、2号,都不是洪飞他们,那后面三组可就有好戏看了!” “一鼎定乾坤,若是他们三人之间发生交锋,那必然是真正的压轴大战啊!” “等待多日,总算是能看到重头戏了。” “也不要期待过高,毕竟还有三组,洪少他们还是有一定可能性错开的。” “是可以错开,但不觉得这几率太小了吗?” …… 就是林辰他们尚未真正交锋,全场就已经沸腾起来。 反倒是叶胜他们,明明是率先出场,两人实力都不差,可都被林辰他们的热点风头给盖过去了,反而第一轮对决显得无趣了。 洪飞与魔天都是阴沉着脸,毕竟他们都没有绝对的把握对付林辰,而且他们都是事先作为药皇封号的热点。要是连四强都上不去的话,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呵呵,看来这一轮他们三人交锋是难以避免了,真是让人期待呢。”云龙兴致勃勃的笑道。 “林辰…我知道,你是一定不会输给任何人。而且不是还有三组吗?云辰他们也未必就能对阵上。”云月暗暗为林辰打气。 “云辰!你这个混蛋!这一次看你还怎么跑!本小姐就等着看你怎么一败涂地!”天月气呼呼的暗哼道,敢情就跟林辰有仇似的。 而作为洪飞与魔天的两位师尊,星河与魔通皆是神情凝重,毕竟可是关乎到四强争霸名额,谁也不希望自己最得意的弟子止步于八强。 灵天上仙也是面色紧凝,暗叹:“几率太高了,看来这一轮怕是得对阵上两位强敌,这对小辰来说才是一场真正的较量与考验。” 天龙药神也是饶有兴致的笑道:“有意思,看来会是一场龙虎之争啊。” 庞鸿亦是两眼注视着林辰,暗道:“即便云辰不在乎名利,但为了拯救自己的生父,四强名额也必定会全力以赴,可这一论对决真是棘手啊。” 虽说林辰的能力已经得到肯定,可非得拿林辰与洪飞他们作比较的话,绝大部分人还是要认为林辰会略输一筹。 毕竟,洪飞与魔天都是成名已久,实力也是公认的,反倒是林辰始终给人一种模糊不清的感觉。而且还是个没有明面背景,从外围考核中杀出来的一匹神秘黑马。 这时! 叶胜与忘尘,皆是目光锐利,蓄势以备。 虽然他们都被盖了风头,但为了争夺四强争霸名额,自然都会全力以赴。 而叶胜,即是曾在外围考核陨落的叶天之师兄,对林辰也是恨之入骨,可惜没有对阵上林辰,心里也感到些可惜。 不时! 叶胜与忘尘各自靠近药鼎,冷眼对峙。 竟然是共用一鼎,谁先占用药鼎,谁就能抢占先机。 虽说他们都被盖掉了风头,但初次见到以这种方式交锋比斗药术也是别样的新奇,所以首场对阵关注点也是挺高的。 至于各自所备的十味天品药材,自然不是全都需要用上,而是结合各药材的品质与属性灵活调配。要么消耗掉对手的药材,要么就炼制出能够压制对手的上品金丹。 可一般来说,炼制第一味药材的话,为了避免交锋激烈而损坏药材,正常逻辑都会选择属性较强的药材,所以叶胜他们都心里有了底。 “叶兄,请赐教。” “忘尘兄弟抬举了。” 叶胜两人,都是笑里藏刀。 蓄势已久! 当钟声一落,两人眼疾手快,各自抛入第一味药材,然后迅速释放出阵火,都想要先抢占先机。 可见! 两人都是势均力敌,皆是同时御火入鼎。 顷刻间! 药鼎之内,升腾起两股强劲烈焰,立马便展开了激烈交锋,火药味十足。 继而! 两人一边阵火相冲,一边稳定内火对药材进行炼化。可在交锋过程中,更考验对火候的把控力。 而叶胜两人都是旗鼓相当,谁也不甘示弱,斗得是难舍难分。但也可以看出,两人对火候的把控力都非常强,在没有绝对压制对手的情况下,都能稳住阵法内火。 嘭!嘭!~ 药鼎不断强烈晃动,两股强劲烈焰,似乎形成两股大军,冲锋陷阵,激烈拼杀。 竟然双方都讨不了好,那就得看谁能稳定坚持到最后了? 毕竟,在高强度的灵火交锋下,需要时刻保持高度的精神力,对自身元气消耗更大,可能最后连药丹都没能炼制出来,就得消耗殆尽。 “两人共用一鼎,正面交锋无法避免,斗得自然是激烈了。” “现在一看到叶胜师兄他们的激烈对决,脑海里就不由联想到接下来洪少他们三人之间的交锋,那岂不得要斗得天翻地覆?” “虽说叶胜他们的实力都不差,但有着洪少他们的光环在,这组对决也就只有观赏性了,并无法给人带来期待感。” …… 全场关注着叶胜他们的对决,都显得较为低调收敛,一个个甚至都期待着这一组能够快点结束。 而林辰则是静静的关注着叶胜他们的对决,毕竟能打入八强的药师实力都不简单,而且都是各有千秋,都是值得学习与尊重的。 同时! 林辰心神时而转入梦境,暗中潜修,想着有很大可能会对阵上洪飞他们,林辰可不想浪费分毫的时间,能提升一点胜算也就高一点。 良久! 嘭!~ 药鼎激震,乱炎激荡。 叶胜与忘尘各自遭受反噬,不得被迫撤回灵火。 可这两人所炼制的第一味药材,自然都是废掉了。 “忘尘兄弟,你我旗鼓相当,再这般斗下去都毫无意义,而且极其耗费精力。不如你我先和谐些,直到聚丹之际,你我再比划一番如何?”叶胜主动开口道。 忘尘也觉得有理,要是炼制每一味药材都得像这般最后给炼废了,那持续到最后也是难分胜负,而且极其耗损精力。 “可以,就依叶兄之意,但可别使诈,不然我跟你没完!”忘尘沉声道。 “当然,众目睽睽,自得公平竞争。”叶胜微微一笑。 旋即! 两人再次择取第二味药材,同时御火入鼎,各占药鼎一边,形成强力阵火,加强警戒防线。 说是和谐,但双方也是时刻警惕着对手,谁也不敢松懈,时刻保持高度紧张状态,这对他们心理上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精神压力。 如此! 两人施加阵火,以和谐的方式各自提炼药材。因为是势均力敌,还真是不好判断胜负。 直到! 两人都提炼到第五味药材,叶胜有了聚丹的意图,便开始重新对忘尘发起攻击。 “卑鄙!”忘尘怒道。 “我已经开始聚丹了,以聚丹为斗,这可是事先说好的。”叶胜态度一变,极力加强阵火,对忘尘所布设的阵火展开猛烈进攻。 “还好我早就提防你一手,竟然你聚丹,我也聚,看谁能笑到最后!”忘尘不甘示弱,展开强力反击。 都到了最后聚丹关键,两人再度展开交锋,双方都承担着巨大的风险,随时都有可能爆丹。但两人为了熬到最后聚丹,双方都是保存着足够的功力。 嘭!嘭!~ 药鼎激震,两股强劲炽焰,如龙虎之斗,激烈冲击,众人看得也是备是紧张。 激烈争斗已久,最终还是叶胜稍微略胜一筹。 “破!~” 叶胜大喝一声,一鼓作气,强势暴击,一举成功击溃忘尘一重阵火防线。 因为都是势均力敌,在忘尘先被击溃一重防线,自然就得弱了下风。 叶胜先夺优势,自然不会善摆干休,而是再度加强,一边炼聚药丹,一边加强火力,极力攻击着忘尘的阵火。 忘尘冷汗惊流,压力倍增,竟然阵火防线被破一重,自然得重新加强防线,如此阵中内火不稳,聚丹受到极大冲击。 而叶胜则是持续加强火力,不断拉大优势。 激斗已久! 突然! “嘭”得一声! 忘尘阵火溃乱,内火失衡,聚丹未成,直接就报废了。 输了… 忘尘面色蜡白,恨恨切齿,愤愤不甘。 反之! 叶胜一举击溃对手,便顺理成章,渐渐凝聚出药丹,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虽然叶胜他们的对决关注点不高,但整个激烈对决下来,亦是让人直呼叫快,看得是热汗淋淋。看来八强之战,每一场都不可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