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御史不好当 >

第九十三章:主心骨

    他抖了抖缰绳,回过头,眼神却变得坚韧起来。

    总有一天,他的臂膀也能强健起来,成为阿棠坚不可摧的后盾!

    车轮滚动起来,马车内的蒋忠薇眉头紧锁,到最后还是没忍住,偷偷掀开了一角车帘,朝着车外目送他们的少年看去。

    她由衷的为沈筠棠祈祷,希望永兴侯府能在她的带领下重新屹立在燕京朝堂当中。

    那么她的痴念才会成真。

    送走了蒋振川兄妹,聚宝阁里剩下的都是自己人了。

    进了聚宝阁内院,沈筠棠拉过正指挥丫鬟忙乱的沈心雯,“大姐,先别忙活了,随我来。”

    沈心雯满脸担忧和愕然,还以为发生了什么急事,“阿棠,发生了何事?”

    姐弟两进了二楼雅间,沈筠棠对着长寿使了个眼色,长寿将一只木制长盒恭敬递给她,随后出去守在了门外。

    等雅间里只剩下了姐弟两人,沈心雯脸上忧色更重,“阿棠,是不是顶上那位为难你了?你和姐说实话。”

    沈筠棠没管沈心雯的话,直接将长木盒塞到她手中,“大姐,这个你拿着。”

    沈心雯又忧又急,可弟弟这个时候什么也不说也没办法,只好好奇地打开手中木盒。

    木盒一打开,只见窄窄的木盒里躺了一沓银票,都是面额一百两的,粗摸着估计,大约有五千两。

    她吓了一跳,连忙将木盒合上要还给沈筠棠,“阿棠,家中处处都是用钱的地方,你给我这些做什么,我不缺银子用。”

    永兴侯府老夫人身体不好,老侯爷也重病在身,沈心雯在家里当姑娘时就管着阖府上下的开支,自然知晓府中真正情况是怎样,且她又是长女,处处以大局考虑,出嫁的时候不但没有向老夫人多要嫁妆,还主动在自己规定的嫁妆份额里减了好些。

    现在侯府正是需要用银子的时候,她哪里还能要弟弟的银子。

    沈筠棠按住她的手,严肃道:“大姐,这些给你当体己,不多,只有五千两,你自家收着。府上的用度不用你担心,今日拍卖会你也看见了,光是今日卖出去的琉璃制品,府上就获利不少,即便是松泛着用,也能撑上好一阵子了。”

    沈筠棠一心为沈心雯考虑,话说的真诚,沈心雯看着眼前的这个弟弟,往日里古板的弟弟一下子变得人情练达、懂事孝顺起来,这一切的改变好似从父亲过世时开始的。

    沈心雯想到这,越发心疼自己的弟弟,往常她虽然也疼爱弟弟,可原主的观念不同终究与她隔着一层。到了现在,她却想与这个弟弟说说真心话,提点她一二。

    “阿棠,这次你虽是运气好赚了一笔,看似这笔银钱很多,可放在咱们侯府,却用不了多久。祖父的病需要贵重药材将养着就不必说了,阖府上下大小主子们的开销,二妹已十八,到了要嫁人的时候,三妹十五,也需要相看人家,准备嫁妆。家里姐妹多,一成婚都需要大笔银钱。别说她们,更重要的是你,你如今虽看着不甚壮实,可也到了十七岁,过年就虚十八了,也是要相看姑娘家了,你是咱们侯府的未来,婚事不能随便。光是咱家人的嫁娶一笔笔花销都不小,你今日赚的这些银子还不尽够呢!听大姐的话,这些银子你都好好收好,回去让祖母给你把把关。”

    今日那位,客人们离开时私下里传的那些话,沈心雯自然也听到了。

    弟弟这琉璃生意以后是做不下去了。

    这次赚的银两也就是一锤子买卖,不会有第二次,没了挣钱的源头,银子再多也要省着花。

    听了沈心雯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沈筠棠却笑的灿烂起来。

    她拍了拍姐姐的手,“大姐说的在理,但这些弟弟也都想到了。既然我有本事弄了这琉璃方子做了这琉璃出来,自然还有本事做些别的挣钱买卖,钱不是省出来的,弟弟既当了这个家,必然不会让祖父祖母姊妹们再继续受苦。大姐,这些你先收着,你且看着,若是弟弟日后不行,你再来多帮衬帮衬家里。”

    沈心雯被弟弟的这番话说地瞪大眼,有一瞬间,她都要怀疑自己的弟弟是不是换了个人。可仔细看,眼前人又是与自己弟弟一模一样的容貌,就连耳垂上那颗小痣都相同,不可能不是她家的独苗弟弟。

    她最后到底没再推辞,握紧了手中细长的木盒,眼眶热热的。

    沈心雯确实缺银子,她夫家只是寒门子弟,她嫁过去的时候陪嫁也不多,夫君又有两个兄弟,为了尽量省钱,她这两年连一件像样的新衣都没做,更不用说首饰头面了,出席各种场合戴的还是嫁妆里的那几件。

    妯娌在她后过门,如今肚子已经大了,婆婆的体己私下里都贴补了二房,她管着家,更是捉襟见肘。

    这五千两对于她来说,可谓是雪中送炭。

    她伸手拍了拍弟弟还显瘦弱的肩膀,“好,大姐就先收下,过些日子,你就要进朝堂当值了,凡事要多加小心,家里照应不过来,派人来孙府告诉我。”

    沈筠棠应下后,让她在雅间先歇会儿,她让人去给她安排回府的马车。

    沈心雯坐在雅间垫了软软棉垫的锦凳上,目送着弟弟大步离开。

    原本的六神无主突然被驱散了,好似终于找到了主心骨。

    长期压抑忍耐的心情这一刻好似也彻底放松下来。

    弟弟的肩膀虽然不宽阔,胸膛虽然不结实,但是这一刻,只要有他在,她就觉得他们永兴侯府不管如何总会化险为夷,总会平安兴盛。

    出了雅间,沈筠棠对长寿吩咐道:“用侯府的马车,让清风、竹露领着一队护卫护送长姐回府。”

    长寿立马领命去办了。

    沈筠棠刚下楼,就见李掌柜已经候在柜台后了。

    他一见自家主子,立马笑眯眯地迎了过来,并且把手中的账本双手呈给沈筠棠,“侯爷,今日拍卖的账目已经核算出来了,你先过过目。”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