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御史不好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二章:毛骨悚然的问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幸好她浑身都盖着厚厚暖暖的毯子,双手也被塞进了毯子里,没有露在外面,不然摄政王就会第一时间发现,沈筠棠紧张的手已经攥紧了身下被褥。

    强逼着自己细心感受了一下身边的环境,沈筠棠大概知道她是躺在摄政王身边的,刚刚摄政王殿下还问了一个让她毛骨悚然的问题。

    她到底该怎么回答……

    摄政王问完后,像是顷刻将自己至于“断头台”之上,一会儿不论从沈筠棠嘴里说出什么都将是他最后的判刑。

    他紧张地手心微微出汗,身居高位多年,他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体验到这种紧张又害怕的情绪了。

    他紧紧盯着沈筠棠露在毯子外的又红又润的小脸。

    等了会儿,这小东西嘴巴闭地紧紧的,却什么都没说。

    一下子摄政王的期待落了空,他拧了拧眉,不甘心的再次问了一遍。

    闭着眼强迫自己装死的沈筠棠:……

    天呐,她到底该怎么回答?

    要是说出真心话,下一秒钟,这阎王会不会就用毯子直接将她捂死……

    不说话的话,时间一长,阎王肯定会怀疑!

    他心思那般深沉,照这情况,她之前肯定也说了话……

    沈筠棠心中无比纠结,最后只能牙一咬,学着梦话说了一句。

    “有一点点,就一点点……”

    “为什么!”摄政王好不容易等着,终于等到了答案,却是这样一个,他忍不住问出声。

    他吊在半空的心既没有掉入深渊,也没有升到天上,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实在叫他难受。

    不过这小儿也没有完全让他失望。

    瞧,果然如他所想,她打心底还是喜欢他的。

    是啊,不然那次在御书房见面,她也不会有那种反应。

    摄政王嘴角扬起,溢出一丝甜蜜。

    可是这“一点点”就让他不开心了,一点点,怎么可能只有一点点呢!

    他对这小儿可不是一点点!

    每天晚上,这小儿像是个精怪一样,不知不觉的就钻入了他的梦中,古灵精怪,总是让他欲罢不能。

    沈筠棠虽然闭着眼睛看不到摄政王的表情和动作,但从他急切的语气就能感受到他的激动。

    摄政王忍住将沈筠棠弄醒,当面问一问她为什么的冲动,逼迫自己冷静下来,耐心诱导这小儿说出心底最真的实话。

    “别怕,和我说说为什么只有一点点喜欢摄政王,放心,我一定不会告诉他。”摄政王低沉磁性的声音增加了一点作假的温柔像是诱拐小红帽的大灰狼,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狼尾巴在疯狂的摇晃。

    沈筠棠:……

    不知道现在真晕会不会迟了点。

    她真觉得现在脑子还混沌的自己根本没法应付这个“张牙舞爪”的阎王。

    可沈筠棠也不敢随便“醒”过来,要是被摄政王发现她作假,还听到了他的心里话,恐怕她会死的更惨……到时候他不管不顾强来,她被他发现秘密,还要连累整个沈家。

    沈筠棠进退两难,只能硬着头皮回答摄政王的问题。

    沈筠棠学着昏睡时候含含糊糊的口吻说了几个词,“霸……霸道,对头,我是男的,不行……”

    短短几个词语,每一个从沈筠棠小嘴里蹦出来的时候,摄政王的眉头就皱的紧了一分。

    虽然只是几个词,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摄政王仍然听懂了沈筠棠的意思。

    这小东西居然说他霸道!并且还是永兴侯府的老对头,最关键的是,她说她是男人,不能和他在一起!

    摄政王殿下眉心几乎要拧成一个川字。

    永兴侯府三代单传到了沈筠棠这代只她一个男丁,侯府日后还要靠她延续香火。

    他若是断别人香火确实是天理难容,可让他眼睁睁地看着她娶妻生子,儿孙满堂,他又怎么能忍受!

    摄政王深如寒潭的目光落在面前的这张精致脸庞上,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抚过沈筠棠柔软白皙的面庞,一直延伸,到她露了一半在外面的脖颈上。

    这只脖颈纤细,他几乎可以一只手就掐过来,他能肯定只要他稍稍用上一点力气,这个让他整日里槽心的小东西就不会存在了,他也可以解脱。

    可是悄悄卡在沈筠棠脖颈的大手却怎么也下不去力道。

    到了最后,居然还恐惧的突然收回了手,宽袖下,摄政王骨节分明的手掌紧紧攥起,他扫了眼身边的小儿,紧皱的剑眉突然舒展开,嘴角也勾起,带上了邪肆的弧度。

    就像是这小儿睡梦中说的话一样,他本来就霸道强势,他就是大燕至高无上的第一人,他与天子有何异?如果到了他这个地位还不能得到他想要的东西,那他要现在权势地位有何用?

    想要拿过来就是,何必顾忌这么多?

    永兴侯府沈家的香火又与他何干?

    什么时候,他做一件事情这样瞻前顾后了?

    这不是原来杀伐果决的自己!

    摄政王很快就说服了自己,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尽管心中已经决定,但却没有感觉出一丝快意,反而心情越发的不好了。

    摄政王站起身,眸中浓墨翻涌。

    他站在塌边,背着手,垂眸盯着塌上睡的正酣一无所知的少年。

    躺在塌上的沈筠棠忍不住鼻尖额头冒汗,这汗不是醉酒热出来的,而是被摄政王存在感强烈的视线吓出来的,冷汗涔涔也就是她现在这情况了。

    她知道,刚刚她差一点就死在了摄政王的手掌下!

    突然摄政王弯下高贵的腰和头,贴近塌上的沈筠棠,下一刻,一抹微凉侵占沈筠棠的柔唇,刹那又离开,如在私有物品上盖上永远磨不掉的印记一样。

    沈筠棠用尽了自己所有的自制力,这才没有表现出一点异常来。

    毯子下,她又一次捏紧了手心。

    她暗暗决定,只要摄政王下一秒还有别的动作,她绝对会“醒来”!

    不过这次摄政王在盖完了戳之后并没有久留,他立即转身离开了沈筠棠身边。

    听着愈来愈远的脚步声,沈筠棠彻底放松下来,可她仍然不敢睁开眼睛,万一那阎王什么时候杀个回马枪,那刚刚她演的戏就前功尽弃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