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船正行驶在这成河上,并且已经上路了大半日,成河两岸可不是处处都是靖州码头的。此刻两岸都是群山,想找个村落都难,更不用说是大夫了。 摄政王就算是再着急,也只能按照胡阳云说的,将沈筠棠抱到甲板上通风的地方,暂且歇歇。 迷迷蒙蒙间,被江风一吹,再加上到了空阔的地方了,呼吸也变得顺畅舒服了起来,沈筠棠慢慢转醒,微微睁开眼,视线对上的就是摄政王幽深又复杂的凤目。 她骇了一跳,五感瞬间醒来,而后她立马感受到她处于更尴尬的境地。 沈筠棠发现她居然躺在摄政王的怀里,而且这里并不是黑暗的舱房,她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很快知道这是在商船的甲板上…… 难怪江风拂面、空气清朗。 可是这甲板上水手们来来往往,不时有人将目光落在她和摄政王身上,旁边胡阳云面无表情站着,好似旁若无人一般。 最后沈筠棠先扛不住了,原来苍白的脸也变得绯红一片,她挣扎着要从摄政王的怀里脱身,可是摄政王那铁臂,哪里是她能一下子挣脱的了的。 摄政王低头扫了她一眼,“晕船好了?精神了?” 沈筠棠这才回忆起下午的时候在舱房里因为晕船吐的死去活来,又因为长时间没吃东西,后来虚弱的直接晕了过去,也不知道摄政王什么时候发现她这样的,还将她带到了通风处。 她明明记得自己的舱房是反锁的,他又是怎么进来的。 沈筠棠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危机,就算她的房间锁住好似也不是那么安全了。 沈筠棠可不想在这样的公众场合与摄政王拉拉扯扯,尽管身体还难受,嗓子眼儿时不时还作呕,可为了尽快让摄政王放开自己,她还是点点头,“兄长可以松开我了,我已经好多了,自己可以坐着。” 摄政王低垂着眼眸看这小儿煞白的脸庞,眉头蹙了蹙,倒也没有继续为难她。 他松开手,沈筠棠从摄政王怀中挣出来,坐到了旁边空置的那张椅子上。 可只是这么一动,那股想吐的感觉就又上来了。 为了不让摄政王看出来,沈筠棠拼命憋忍着那股恶心的感觉。 可她那点神情,哪里能瞒得过摄政王。 摄政王在心里冷哼了一声,这小儿就是在自作自受! 当真是不想管她,让她自生自灭得了! 可摄政王这阎王也只敢这么想想,真要放着沈筠棠不管,他自己第一个舍不得。 旁边胡阳云第一个看的明白。 摄政王冷声吩咐胡阳云,“弄些清淡的吃食来,另外果蔬也拿一份。” 胡阳云脸色一苦,不敢不领命,灰溜溜朝商船的厨房去了。 你说他一个堂堂的将军,跟在殿下身边干的怎么都是伺候人的太监干的活儿!他容易嘛! 胡阳云走后,摄政王冷冷扫了沈筠棠一眼,把她看的立马移开了视线,缩了脖子。 而后他朝着沈筠棠伸出手。 沈筠棠不解地看着摄政王对她伸出的修长手掌,嘴角抽了抽,“兄长,我身无长物,没有东西给你……” 摄政王瞪了她一眼,“让你伸手,谁要你的东西!” 沈筠棠用狐疑的眼神看向他,好似根本就不相信他说的话,不过在摄政王的淫威下,还是慢吞吞将右手递到他的面前。 摄政王的目光落在她朝着他伸出的手上。 这只手细白腻滑,手指细长,指尖仿若葱尖,一眼看去,就知道软软嫩嫩,手心一点茧子都没有。 摄政王眼神深浓了一瞬,而后伸出自己的大掌包裹住了这只手。 当沈筠棠的手被自己握在掌心中后,摄政王更觉得沈筠棠的手又嫩又小了。 他一只手都能包住她的手,这柔软的小手哪里像是男子的,好似一点骨头都没有似的,让人抓住了就想要捏一捏,一点都不想放开。 他抓着自己的手也就罢了,沈筠棠哪里想到他还肆意的揉捏,顿时就觉得浑身不对劲,就用力想要将手给抽回来。 她一反抗,摄政王这才醒过神,知道自己方才这番动作有些过分。 他故意虎着脸,沉声道:“动什么,方才是给你揉捏手上的经脉,现在给你按摩手上的穴道,可以缓解你晕船的症状。” 沈筠棠对摄政王的解释持怀疑态度,可他既然这么说了,她也不好现在坚持将手抽回来,先看看这阎王说的对不对吧。 其实,摄政王根本就是睁眼说瞎话,他本意确实是想给沈筠棠按摩手上的穴位缓解她晕船症状,可方才摸手是揉捏经脉就纯属无稽之谈了。 能将占便宜说的这么清新脱俗,摄政王当真是个脸皮厚的人! 摄政王虽然不会医术,但因为从小习武,对身体穴位经脉还是很了解的,哪里的穴位点了可以止血,哪里的经脉按了可以缓解疼痛,他与大夫相比也不差什么。 执着沈筠棠小小的柔软右手,他轻轻摩挲着,找到虎口处的穴位,这么柔软的小手,他都不敢太用力,只出了自己三分之一都不到手劲儿去按压。 可这么按下去后,沈筠棠还是疼的轻呼出声。 摄政王剑眉拢起,“这都疼?我还没出力呢!” 沈筠棠只觉得被摄政王按的地方,又酸又疼,下意识想要将手抽回来,“痛死了,兄长,算了吧……” 摄政王拿着小儿当真是没办法,“忍忍,我再轻点。” 沈筠棠手又抽不回来,只能暂时先忍着,信了他这回。 这次,摄政王只用了自己五分之一的手劲儿,终于沈筠棠只是龇了龇牙,没再喊出来了,说明还在这小子忍受范围之内。 摄政王就按着这个力道给她将手上的穴位都按了一遍,沈筠棠原本略微痛苦的表情渐渐放松下来,呼吸都变得平和绵长了。 摄政王光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这穴位按压已经起了效果,他脸色也跟着柔和起来。 胡阳云拎着食盒赶到甲板上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家殿下给小侯爷按摩的情景。 他惊地下巴都要落到地上…… 平日里只有旁人伺候殿下的份儿,从他跟着殿下以来,什么时候看过殿下伺候别人! 就连太皇太后,胡阳云都没见殿下这么伺候过…… 这小侯爷可是独一份儿! 胡阳云拎着时候站在拐角一下子进退两难,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出去还是该藏起来。 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摄政王朝着胡阳云的方向扫了一眼,冷声道:“东西拿来了,还不出来,躲着做什么!” 胡阳云腿脚被摄政王喊的一颤,吓的险些没将手里的食盒给摔到地上。 忙顶着一头的冷汗快步朝着摄政王的方向走了过去。 到了摄政王身边,将食盒放在旁边的小几上后,就退到了旁边,变成了个一动都不敢动的木头,努力忽视着旁边还抓着小侯爷手的主子,恨不得转过身,背对着两人。 以防自己知道的太多,等回了京,被主子灭口。 摄政王看着胡阳云像是个别扭的“姑娘”一样还“害羞”的将头撇向了另一边,眉心一拧,“胡阳云,你就是这样做事的?” 胡阳云被殿下这一说,赶紧转过头,见到殿下朝着小几上的食盒看去,他立即恍然大悟,忙狗腿的将食盒打开,而后一一将食盒里的盘子端出来。 胡阳云这一刻终于了解到魏公公的活儿是多么难做了。 他一个大老粗、武夫,一直都是跟在主子身边拼杀,哪里做过这种伺候人的细致活儿,平日里,人家给他送了食盒,他顺手就将里面的食物给拿出来了,哪里想到伺候人的时候,还要自己端出来。 等将食物摆满小几,胡阳云额头的汗出的就更多了。 摄政王嫌弃的朝着胡阳云挥了挥手,他松了口气,三两步就跑没影了,坚决不在殿下面前多停留一秒钟。 被摄政王按了手部的穴位后,那种晕船的恶心感居然很快就减退了许多。 看来这次这阎王倒是没有框她,做的手部按摩是有用的。 她本来被晕船折腾的一点胃口都没有,中午没吃什么,这会儿看到一桌子的吃食,还都是合适她口味的清淡的,这会儿也觉得肚子饿了。 摄政王见她眼神就知道她这会儿肯定是想吃东西了。他也没继续握着她的手不放,而是将一双筷子递给她,“吃点东西,不要吃饱,半饱就行,睡一觉起来,等到明日,你晕船就会好许多了。” 沈筠棠朝着摄政王看了一眼,很快又移开视线,她默默地接过摄政王递给她的筷子,夹了离她最近的一个凉拌莴笋,送到嘴里,嚼了两下,这凉拌莴笋,又脆又新鲜,放了些醋调味,微微的酸,正是沈筠棠喜欢的口味。而且在这个时候吃,又新鲜又开胃,非常适合她这种没胃口的人。 沈筠棠又忍不住吃了旁边腌渍的小黄瓜,也一样爽口开胃,面前放的粥是滋补的燕窝粥,兑了些红豆,糯糯的,喝进口里一点也不腻。 摄政王坐在一旁,也不说话,就看着沈筠棠吃东西,这小儿看来是真的饿了,不一会儿,已经吃了半碗燕窝粥,瞧着她香甜的吃相,摄政王顿时也有了胃口,端起旁边一碗也陪着沈筠棠吃了起来。 等两人吃完,这小几上摆放的几样小菜已经吃的七七八八。 沈筠棠一碗粥吃完,放下筷子,才意识过来自己刚刚有多没失礼,在摄政王面前居然什么都没说就吃了,而且还馋的狼吞虎咽的…… 一时间,她脸窘的通红,更不知道该怎么与摄政王解释。 摄政王突然变得格外的体贴人,他压根就没与沈筠棠计较,也放下碗筷,“吃好了?” 沈筠棠羞窘地点头。 “你坐在甲板边吹吹风吧,一会儿再在甲板上走走,可以减轻晕船的症状,为兄还有事,先回舱房了,晚些,我让胡阳云叫你回舱房休息。” 说完,伸手摸了摸沈筠棠的头,就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了。 他干脆的动作都把沈筠棠震到了,惊诧的她看着摄政王修长高大的身影消失在甲板才回过神。 沈筠棠摸了摸自己刚刚被摄政王摸过的头发,眉头拧了起来,从给她揉按手上的穴位开始,这阎王好似就不对劲。 是不是一下子吃错药了? 不过摄政王要是一直这样的话,沈筠棠觉得与他一路南下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与以往相比,她还是更喜欢这样温和的摄政王。 与此同时,她也因为摄政王一时的改变,心中放松了不少。 至少她晕船的症状确实是减轻了,坐在甲板边,也有了心情欣赏成河落日的美景。 摄政王回了舱房后,胡阳云就跟了过来。 这段时间,摄政王一直在南下路上,又遇刺,这会子是积攒了许多公文需要他亲自处理,现在,摄政王又坐到了书桌边,开始批阅公文,如果不是沈筠棠突然出事,摄政王恐怕连舱房的门都不会出。 胡阳云给摄政王沏了杯茶,而后默默退到了一边守着。 要他说,那小皇帝与殿下相比,可一点都不如,他跟在殿下身边多年,不管是先帝还是现在的小皇帝,在政事上都没有殿下有天分,也没有殿下勤勉。 他是坚定的站在殿下这边,甚至支持殿下登上那高位。 摄政王走后,沈筠棠完全放松了下来,她在甲板上待了小半个时辰,胡阳云就来请她回舱房休息了。 等回到舱房,沈筠棠发现她休息的舱房已被人打扫干净,一点异味也无。 许是摄政王穴位按压的原因,也或许是心情放松的原因,沈筠棠回了舱房后没有继续晕船,而且晚上还睡了一夜好觉。 沈筠棠还以为在商船上的日子难熬,没想到她不但没觉得难熬,还觉得过的飞快。 一眨眼,就到快下船的日子。 可能是这几日摄政王除了与她一起用饭外,其他的时间从没有打扰过她,这阎王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整日将自己关在舱房里,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才见他出来。 摄政王“闭关”的日子里,她就自在多了。 晕船的症状减轻后,她按照摄政王说的,不时按压自己手部的穴位,又常到商船的甲板上走走看看景色,随后的几日里,居然慢慢不晕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