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御史不好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二十四章: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沈筠棠一听绿荷提到了沈心瑜脸色就一变。

    还有几名秀女就轮到自家这三妹表演了,怎么这个时候出了事!

    他连忙掩盖了脸色异样的情绪,恢复了常态,而后她朝着绿荷使了个眼色。

    绿荷和丫头还算是机灵,转身就离开了,好似从未来过一样。

    沈筠棠端起自己面前桌上的茶盏抿了一口,随后眉头一皱,“不好,喝多了,得去个恭房才行。”

    坐在她不远处的同僚听到她这句话,还转头过来笑话她,“这才几杯就喝多了?沈大人这酒量可不行,还不如老侯爷呢!”

    沈筠棠朝着身旁同僚拱拱手,笑着赔罪,而后一溜烟就退出了宴会,朝着大殿后净房去了。

    旁边的同僚好笑地摇摇头,也不再管她。

    这大殿上吃了一半去茅房的多了去了,并不奇怪。

    可蒋振川和穆修己因为一直注意着沈筠棠这边,见她离开了,两人同时皱了皱眉。

    沈筠棠从大殿中出来,很快就从恭房附近绕开了。

    到了一处拐角的地方,就看到绿荷站在背光的廊柱下,正紧张地来回走,见到沈筠棠后立马迎了过来。

    附近没人,这处廊下是个说私密话的好地方。

    沈筠棠直接问出口,“三妹怎么了?”

    绿荷要哭出来,“三小姐葵水来了,脸色惨白,腹部痛的腰都直不起来,根本不能当着众人的面献艺。”

    沈心瑜最是信任她这个兄长,与她相比,对祖母到底是惧怕了一分,所以一出事,沈心瑜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

    进宫献艺的秀女们都给安排了厢房休息,方便她们献艺前换衣裳和献艺后卸妆等,就在瑶华殿的偏殿,很是近便。

    沈筠棠抿了抿唇,“先带我过去看看三妹,其他的交给我来安排。”

    听侯爷这么说,绿荷瞬间找到了主心骨,“侯爷,您跟奴婢来。”

    很快,沈筠棠就跟着绿荷进了偏殿的一间厢房。

    沈筠棠一进去,绿荷就小心将门给关了起来。

    随后绿荷领着沈筠棠进了里间,就见三小姐沈心瑜脸色惨白地靠在长榻上,另外一只手捂着腹部,显然是痛的站都站不起来。

    她顿时心疼的不行,还是她对家中姐妹不够关心,三妹什么时候有痛经这毛病的她居然不知道。

    旁边绿荷解释,“三小姐第一次来葵水就有这毛病,只是她不想麻烦老夫人和其他几位小姐,就一直瞒着,谁想到这次居然疼的这么严重……”

    话还没说完,绿荷就被沈心瑜斥责了一声。

    沈筠棠朝着这厢房里看了一圈,最后找了个汤婆子交给绿荷,“灌了热水先给你们小姐放在肚子上捂一捂,驱驱寒。”

    绿荷接了连忙去了,心里却在嘀咕,侯爷一个未娶亲的男人怎么还知道这些。

    沈筠棠坐到沈心瑜身边安抚她,“三妹,别怕,一切有我呢!”

    “兄长,可是马上就要到我了,若是我不去,可是要连累侯府的!”

    可沈心瑜都这样了,还怎么表演,而且她今日表演的还是一曲剑舞。这曲目可都是报给了礼部的,可不能轻易更改。

    若是就这么不去,那更是抗旨不尊。

    就算是这事给沈筠棠做,一下子都棘手无比。

    绿荷将热的汤婆子用棉布包了递给自家小姐,转头却对沈筠棠道:“侯爷,小姐前面还有三位秀女了。”

    也就是说留给沈筠棠安排的时间不多了。

    三小姐肯定是表演不了了,那这个时候又该怎么办!

    在这皇宫中,让沈筠棠立刻去找代替的人还真做不到,皇宫又不是侯府,哪里能她想怎样就怎样,她又不是摄政王那阎王。

    可看到三小姐惨白的面容,沈筠棠到底是心软。

    她脑中立即做了决定。

    她吩咐绿荷,“快去检查下厢房的门有没有反锁好,等会儿不论发生什么,你们都不要惊叫出声。”

    绿荷赶紧去了,等回来就看到侯爷在……在脱衣裳……

    绿荷一下子都僵住了,侯爷这是要做什么,总……总不会是要扮成女子,穿了三小姐的舞服去……去舞剑吧……

    可……可侯爷是男子啊!这真的能行?

    绿荷脑子一片混乱,不知所错的站在原地,都不知道该做什么。

    而三小姐沈心瑜心中的震惊一点也不比自己婢女少。

    她性格本就怯懦,这会儿却惊呆了,腹部的抽痛她都顾不得,随着沈筠棠将大氅解开扔到一边,然后又脱下了中衣,露出上身的胸甲。

    她抖着声音不敢置信道:“兄……兄长?”

    这一刻,沈心瑜突然不敢相信面前的人就是府上的独孙,自己唯一的哥哥沈筠棠了。

    这是什么戏法,哥哥……怎么变成了姐姐?

    可这不是自己的兄长又是谁,还是那张脸还是那个笑容还是那么关心她,甚至为了她要亲自去冒险。

    绿荷捂住嘴瞪大眼睛看着侯爷,不敢发出一丁点儿声音。

    而沈心瑜脑子里突然跳出沈筠棠刚刚叮嘱她的话,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能喊出声。

    沈心瑜表演剑舞的衣裳就挂在旁边的木衣台上,大燕女子的装束比较繁杂,何况沈心瑜这衣裳又是舞服,更是繁复啰嗦,她女子衣裳都穿不好,何况是特制的舞服。

    她边将衣服往身上套边叫愣在旁边的绿荷,“绿荷,过来帮忙,怔着做什么。”

    这个时候,沈心瑜也回过神,赶紧让绿荷帮忙,虽然她心里还满是震惊,但这个时候没什么比侯府整府的性命更重要。

    也顾不得沈筠棠到底是哥哥还是姐姐,沈筠棠能这样做,就永远是侯府的主心骨。

    沈筠棠对她们的表现还算满意。

    她身体发育的快,燕京刚初春,穿的还比较厚,她还能藏一藏,等天气渐热,她这身份是越发藏不住了。沈心瑜是她亲妹,总有一天,他们一家都会知道她真正的身份,而且这一天也快了,提前几个月让她知晓也没什么,恰好也试探一番这个妹妹的性情和品格。

    很快,她将舞服换好,这般一看,哪里还是什么挺拔清俊的小侯爷,根本就是亭亭玉立的侯府闺秀。

    衣裳换好了,这头发她自己是没法了,只能让绿荷帮忙梳了与三小姐一模一样的发髻,将饰品戴上,又将原来粗粗的眉毛擦掉重新画了女子的柳叶眉。

    等一切迅速弄好了,沈筠棠站在三小姐沈心瑜的身边,姐妹两人居然有六七分相似,若是不熟悉的人,一眼可能都分不清沈筠棠和沈心瑜。

    绿荷看着面前的两人一下子说不出来话来,她支支吾吾道:“侯爷?三小姐?”

    沈筠棠从旁边拿了沈心瑜献舞时要用两柄桃木剑,转身拍了拍沈心瑜的手,“三妹,你在这里好好休息,为兄一会儿就回来。”

    沈心瑜瞧着面前兄长的模样,张了张嘴,心里又溢出了担忧,她眼里闪着泪光,“兄长,是妹妹连累你了。还是妹妹自己去吧,你哪里会跳舞!”说着就要挣扎着起来,可是嘴唇都苍白的没有了血色,浑身疼痛没劲儿,哪里真的能起来。

    沈筠棠按住她的手臂,“瑜儿,没事,不过是舞剑,还难不倒为兄。”她在现代有一些舞蹈的底子,沈心瑜要跳的剑舞之前除了老夫人没人知道,她上去表演只要契合音乐,有一点瑕疵,旁人也不会说什么。

    两人在说话的时候,厢房门口有宫女敲门提醒,这是快要到沈心瑜表演了。

    沈筠棠转头对绿荷说:“照顾好你们小姐。”说完抬腿就要离开。

    沈心瑜连忙拉住了沈筠棠的衣袖,指挥着绿荷取了个珠帘的面纱交给沈筠棠,“兄长,将这个戴上。”

    沈筠棠低头看了绿荷递过来的面纱一眼,立马明白了三妹的用意,到底两个人的容貌还是不一样的,她与三妹上半张脸比较像,如果戴了珠帘的面纱,隐隐约约遮住了下半张脸,就算是老夫人不仔细,恐怕都看不出来她不是沈心瑜。

    看来自己这妹妹到了关键的时刻还是有急智的。

    沈筠棠将珠帘的面纱戴上,就快步出了偏殿的厢房。

    在她跟着宫娥往瑶华殿主殿走的时候,却不知道这个时候摄政王已经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